24小时变线人生

老晃
2005-09-04 看过

    ★★★★★ 警告:严重泄漏剧情

    第一次看没注意整个故事是发生在将近24小时里,第一次看没注意的东西太多了,一切千头万绪,容不得你有片刻犹豫。52岁的保罗·哈吉斯善于编织更长于剪裁,他是这部电影的编剧、导演和制片人,在拍摄这部电影之前,他做了将近30年的电视剧,而在这之后,他轻松获得了编剧[百万美元宝贝]的资格,那部电影亏了他这位编剧,竟然拿了一个奥斯卡最佳影片奖。[撞车]没有得到奥斯卡的垂青,但仅在短短一年时间里,它就一跃成为IMDB排名第47名的热门影片,而罗德里格斯锐意进取的癫狂之作[罪恶之城]也不过排在第90名。一部电影获得怎样的炫目票房,对影迷来说意义微乎其微,但一部电影如果进入了“IMDB百部佳片”的名单——2000年以后,一部新电影想挤进这个榜单,已经变得越来越困难了——则意味着,它和影迷之间几乎必然地即将成为零距离。

    保罗·哈吉斯1953年出生于英国伦敦,现在五十出头,正年富力强。[撞车]和[百万美元宝贝]之后,他成功跳出了电视界成了好莱坞红人,片约不断,手头已有四个剧本要写,这还不包括一度被风传的新一集007故事[皇家赌场]Casino Royale。在这份已经排到2007年的工作日程表上,最引人注目的是将由克林特·伊斯特伍德担任导演的二战题材影片[父辈的旗帜]Death and Dishonor (2007) ,这部电影将表现二战中“硫磺岛战役”的残酷现实。此外,[和哈里度蜜月]Honeymoon with Harry (2006)将由保罗·哈吉斯自编自导,其他已确定的编剧作品还包括[死亡和耻辱]Death and Dishonor(2007)以及[The Last Kiss](2006)。

    以上算是影片[撞车]的一点背景和花絮,接下来,谈这部电影——


    1、故事
    按照时间顺序,我先试着给你讲一个完整的故事:

    夜色中的洛杉矶。
    两个黑人小混混刚从咖啡馆出来,其中一个一直在抱怨洛杉矶白人社会对黑人的歧视,另一个则不以为然。不远处迎面走来年轻有为的洛杉矶地区法官,他正在竞选期间,这天晚上是出来陪妻子用晚餐的。他们钻进自己宽敞的黑色吉普车,正准备发动,却被这两个黑人混混打劫了。两个劫匪驾车去黑人聚居区销赃,路上无意间撞伤一个开白色卡车的亚洲人,他们把他扔在医院门口便匆匆离去。法官夫妇回到家,妻子立即大发雷霆,发表了大段种族歧视言论,并自毫不在乎前来调查的黑人女警官的感受,连带肩膀上刺青的锁匠也一起挨了顿骂。与此同时,洛杉矶警方正在全城搜捕驾驶抢来黑色吉普车的两个黑人,刚刚在电话里和一个黑人妇女吵了一架的瑞恩警官,带着年轻副手驾车追逐一辆可疑车辆。慢慢靠近后,他已经发现这并不他们要找的那辆车,但他还是命令车上的两个人下车接受检查。车上的一对中产阶级夫妇刚刚参加颁奖礼回来,男的是黑人,一个知名的电视编导,被迫停车的时候他的白人妻子正在为他口交。一开始,这对典型的好莱坞夫妻还没把眼前的一切当回事儿,然而瑞恩警官显然是成心找茬儿,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这个居心叵测的警官似乎随时都可能拔出枪来干掉这两个不太顺从的美国公民。为了不出意外,电视编导只好认输,乖乖看着他的双手在自己妻子身上乱摸,瑞恩警官满足后,就放他们走了。他们回到家,终于在卧室大吵一架,双方都觉得委屈和愤怒,却苦于无处发泄。瑞恩警官回到家,他的父亲正被尿道感染折磨着,他的日子显然也不好过。
    居住在危险社区的波斯商人决定去买一把枪,因为这个社区的流氓常常到他的小杂货铺来闹事,这个遇事冲动的老头和枪店老板发生了冲突,被店里的警卫轰了出去,他的女儿替他买了一把手枪,并挑选了一盒特别子弹。杂货铺的门锁坏了,波斯商人打电话请来锁匠,正是刚刚为法官家的门厅换锁的那个肩膀上刺有文身的锁匠。他替波斯人换了一把门锁,并提醒他应该把门也换了,不料波斯人大发雷霆,认为锁匠没有能力修好锁。锁匠一气之下,没收钱就走了。
    探长唐·奇度也是个黑人,他正在处理一桩复杂的警察枪击案,他还要同时应付身为同事的白人女友和自己神志不清而且吸毒的母亲,母亲总是把小儿子离家出走的责任算在他的头上。他不知道,自己的弟弟今天晚上刚刚抢了法官的吉普车。

    第二天,白天。
    电视编导和妻子在片场再次发生了冲突,妻子心神恍惚驾车离去,他自己则开着车在大街上游荡。他的妻子在高速路入口发生车祸,身体被卡在车厢里,一辆巡警车开来,车上坐着的正是昨天晚上“合法猥亵”她的瑞恩警官——瑞恩警官的搭档已经主动调离,他现在有一个新搭档。瑞恩警官爬进翻倒的车厢,试图救这个女人出来,结果女人认出了他,拼命尖叫。情况十分危急,很快,漏出去的汽油着火了。瑞恩警官被同事从车厢里拽出来,他却再次爬进去,终于在汽车爆炸前把这个可怜的女人救了出来。所有人的命运似乎从这一刻,开始发生了巨大的逆转。
    两个黑人小混混又去抢车,这一回他们碰到了正在火头上的电视编导,电视编导对他们大打出手,正巧来了一辆巡逻警车,一个小混混跳上吉普车就跑,另一个则跳过篱笆逃向社区的深处。电视编导也冲上自己的车,直到警车把他们拦下来。电视编导腰里藏着小混混打劫他的那把手枪下了车,他情绪极为激动,随时可能和警察发生枪战,巧的是,警察里有一个正是头天晚上瑞恩警官的年轻搭档,他认出了眼前的黑人,为他结了围,避免了一次流血事件。小混混躲在车上,目睹着这一切。
    波斯商人的杂货铺被洗劫了,所有的东西被抢走或砸烂,墙上还有写着咒骂阿拉伯人的标语,而保险公司认为,锁匠曾提醒他们换门,这次损失是波斯商人疏忽造成的,不予赔偿。波斯商人面对一生心血毁于一旦,怒火中烧,竟失去理智带着新手枪去向锁匠复仇。在锁匠的家门口,波斯老头对着锁匠开了一枪,正巧锁匠的女儿冲过来,那一枪正打在小女孩的背上——然而小女孩没有死,枪里装的是空包弹。波斯商人惊呆了,他认为自己见到了一个真正的天使。
    为了前途,探长唐·奇度和法官作了一笔交易,摆平了眼前棘手的案子。他回到家,给母亲买了一些吃的,当时母亲正在熟睡。法官寂寞的妻子独自在家,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了下去,躺在床上百无聊赖的她打电话给所有朋友,却突然发现没有人是真正关心她的,除了自己的女管家。

    最后,夜幕再次降临。
    曾经打劫过法官的小混混独自在城外游荡,他同时还是探长离家出走的弟弟。他搭上一辆过路车,巧的是驾车的正是下班回家的年轻警官。两人言语不和,然后警察误以为黑人要掏枪,先发制人开枪打死了对方,等他发现黑人手里只不过是一个天使玩偶的时候,一切都太晚了。他把黑人的尸体推下车,丢在路边,然后找了一个地方把自己的车烧了。另一个黑人小混混,在路边“捡”到一辆白色卡车,他完全不记得这辆车的司机,其实就是他前晚撞伤的那个亚洲人。他把车开走准备卖掉,却发现车厢里全是来自亚洲的偷渡客(那个被撞伤的亚洲人,原来是个蛇头),黑帮想买这批亚洲人,小混混没同意。他开车到唐人街,把这群人放了,然后开车离开。这时候,十字路口又一起日常交通事故发生了,人们围在一起争吵不休……
    洛杉矶突然下起了二十年来,第一场大雪……

    2、文法
    这部电影很有点儿像保罗·托马斯·安德森的[木兰花],也是群戏,也是好多线索,好多人物和事件,这片子还明显受老导演罗伯特·阿尔特曼影响颇多,其中法官夫人这个角色,几乎就是从[短片集]里直接走出来的中产阶级女人,但整体而言,影片的批判色彩要稍逊[短片集]。保罗·哈吉斯也许因为太过熟悉电视,总摆脱不了通俗剧文法,编织了太多戏剧性元素,他讲命运和选择,讲巧合和必然,虽然表面上在作种族歧视的文章,其实所谓种族歧视他没有打算深挖,他还是力主讲人生,所以有些人看完觉得这部电影虽然舒服却总有点软绵绵的,似乎不够有力,好像哪里透着一种软弱——我可以理解保罗·哈吉斯,他不是一个社会学家,不是习惯于批判和嘲弄的电影大师,他擅长分析和判断,但不急于作出结论,好莱坞不需要他来作结论。他深知这一点。所以,他只是尽可能地把镜头前的动人场面处理漂亮,特别是要做足情绪,而片尾音乐响起的时候,也真就有几分荡气回肠。
    多线索叙事,这是电视剧通过常年摸索得来的宝贵经验,如何穿插人物,不必非得像罗伯特·阿尔特曼那样精密如仪器,只要保持节奏,按照电视剧的路数也一样可能把一部电影拍好。这里最重要的就是制造事端,连续不断的事端,整部电影由人物作出的反应构成,是事件的编织,完美的编织。音乐是非常重要的,和言之有物的空镜头一样,音乐如同留白,可以在事件流的间隙,缓解观众的压力,并制造遐想。

    3、毛病
    这片子最大的问题可能是,故事编得太圆了,太圆润,以至不够有力!巧合太多,意外太多,以至太像通俗剧,这些人为的编排痕迹太暴露,削弱了影片在思想上的提升空间。这个问题,在很多美国剧作家和一线导演身上都有,不仅仅保罗·哈吉斯。因为好莱坞的游戏法则是既定的,是要求导演迎合观众的,太多的导演习惯于从观众角度为出发点思考自己的作品,而恰恰矫枉过正,妥协过多。保罗·哈吉斯的问题在他今后的影片里还会再次暴露出来,作为一个出色的编剧和相当有水准的导演,我希望他在亲近奥斯卡之余,也能够做些稍稍出轨的事,尤其是在改编《父辈的旗帜》的时候,不要太迎合好莱坞的制片商和一小部分影评人。那部他与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再度合作的作品,应该有潜力超越斯皮尔伯格的[拯救大兵瑞恩],并成为老头伊斯特伍德最有力的收山之作,但愿但愿。

    4、主题
    好多人都曾把这个电影和大卫·科南伯格1996年拍摄的那个表现奇异性快感的[冲撞]弄混,因为英文名CRASH是一模一样的,而且它们都有一个冲撞、撞车的主题。不同的是,科南伯格喜欢向内挖掘人类的性心理迷雾,而保罗·哈吉斯则倾向于探索和勾勒人际冲撞、文化冲突带来的人生启示。大家看这个电影,第一反应应该是,啊,这是一部讲美国种族歧视问题的电影,看他讲得多么深刻,他举的例子多么丰富立体!是的,人们有权这样理解,但保罗·哈吉斯在一次访谈中却澄清说,我想说的其实并不是种族歧视,而是一个人的心理问题。你们看片中的每个人,他们每个人都面对一个棘手问题,或者是牵涉太多的罪案,或者是一个疯狂的同事,或者是被羞辱、被剥夺自尊,或是被夺走了一切财富,但每个人面对窘迫的反应不同,不同的反应造成了截然不同的结局——很可能,你面对的最大问题,就出在你自己身上。
    我们可以沿着他的这个思路反思这些人物,从最不理智的瑞恩警官开始。瑞恩警官并不是一个刽子手,他前一天晚上侮辱了一个女人,第二天却挽救了这个女人的性命。他侮辱这个女人的时候我一直在担心,他会不会像《科伦拜恩的保龄》里的中学生一样,突然无缘由地开枪杀死这两个人,但他没有。晚上他回到家,在厕所搀扶父亲起身,看着老头被病痛折磨,我又在担心,他会不会突然跑到厨房里拿把菜刀把自己的老子砍死?这还是因为他侮辱那个女人,给我造成的心理伤害,他在我心里留下了一个阴影,叫我始终怀疑他是个变态,甚至可能是个杀过很多人的变态。这就是因果。可第二天,当他冒着生命危险救了那个女人,我突然觉得茫然了,该如何给这个人定性呢?他不是变态的,他只不过是个焦虑过度的普通警察,另有一点行为不当。一个潜在刽子手,因为救人被我宽恕了,这也是因果。这个例子充分说明,人们总是通过一个人的行为来判断他的道德归宿,判断他的善恶,判断他是健康还是变态。
    再来看看另一个非常次要的角色,这是个很容易被忽略的人物,唐·奇度扮演的探长的母亲。这个母亲似乎总在怪罪儿子,认为小儿子出门变成了混混是身为警探的长子的责任,她爱离家出走的小儿子,而憎恨常常前来照顾她的大儿子。镜头第一次进入这个黑人妇女房间的时候,我注意到,它在桌子上停留了片刻,上面放着一只盘子,盘子里有注射器和一把弯曲的勺子,而这个母亲,正在阳台的躺椅上酣睡。她常常酣睡,醒来的时候会在午夜给儿子打电话,或神志不清,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她是个吸毒者,她的小儿子离家出走很大程度上其实是因为她。是啊,现实中多数人都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人们都喜欢于先向对自己没有威胁的人推卸责任,甚至不惜把罪名加在他们的头上。不敢承担责任,当他们在人际交往不可避免地发生了碰撞的时候,判断失误或处理失当,便成为导致悲剧的根源——所有的问题,都出在你自己身上,这是保罗·哈吉斯真正想说的。
    但是我又想,保罗·哈吉斯是不是在隐瞒什么?无论如何,他确实是把“种族歧视”这个旧话题放在了影片的前台位置上,毕竟是他先引导大家关心洛杉矶非白人群体的遭遇,他用了那么多的韩国人、中国人、波斯人、黑人和波多黎各人,并明白无误地写了那么多关于种族歧视的台词,难道都仅仅是引导人物命运的普通道具?我看也不是,“种族歧视”问题还是保罗·哈吉斯这部电影的主题之一,他的尴尬在于,一面要揭示这种遍行美国的社会问题,一面又要回避正面谈论这个问题,因为,他必须在好莱坞混下去,而好莱坞向来是讨厌激进分子的,无论左派还是右派。这是保罗自己的问题,他自己解决不了,下一部电影就还会有问题。

    5、评价
    无论如何,这是今年夏天我看的最舒坦的一个电影,不出意外的话,我还会看第三遍。

2187 有用
227 没用
撞车 - 豆瓣

撞车

8.6

22840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66条

查看更多回应(266)

撞车的更多影评

推荐撞车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