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高分佳作!谁也杀不死自由的灵魂

看电影看到死
2019-03-07 看过

日本电影史上,《战场上的圣诞快乐》被认为是最深刻的反战电影之一,英国摇滚巨星大卫·鲍伊和日本著名音乐家坂本龙一的出演促就了本片的一段跨世纪佳话。

而由坂本龙一创作的电影同名配乐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戦场のメリー・クリスマス ]亦是配乐史上不朽的经典之作,相信即便没看过《战场上的圣诞快乐》的观众也应该听过它的同名配乐。

整个东亚地区拍摄的战争片实际并不在少数,出于中日战争、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等兵戎相见的近现代史所带来的深远影响,相关题材一直以来都是东亚地区影视剧创作绕不开的重要方向。

但作为战争片亚类型的战俘片却屈指可数,除了小林正树的反战史诗《人间的条件》和大岛渚的《战场上的圣诞快乐》外,几乎再没有值得一提的战俘电影。一味追求商业利润的类型片投资者们似乎只钟情于战争胜利的大场面主旋律歌颂,而从未对战争灰色黯淡的一面感兴趣,从未对战争中失去话语权的历史虚无者们的声音感兴趣。

小林正树《人间的条件》

正因如此,去年年底在韩国本土上映的战俘片《摇摆狂潮》显得更加难能可贵。这部备受期待的韩国商业电影或许无法同大岛渚的《战场上的圣诞快乐》的艺术性相提并论,但这并不妨碍它作为一部值得一看的优秀作品。

影片《摇摆狂潮》的故事背景是朝鲜战争期间著名的“巨济岛事件”。在战争过程中,大约有14万的战俘被关押在朝鲜半岛东南端的巨济岛战俘集中营,主要由美军方面管制。

由于《日内瓦公约》对战俘人权的庇护,巨济岛集中营的战俘们享受着比当时韩国普通百姓还要高质量的生活水平,长期处于这样的环境,一部分获得自由机会的战俘甚至不愿遣返回国。于是,巨济岛集中营爆发了两个不同阵营的斗争。美军在这场暴乱中试图以武力加以镇压,却因此而受到了国际上的指责。

影片切入点正是这场以意识形态为指导的战俘营内部暴乱。为了解决这场旷日持久的暴乱以维护自己的官途,集中营营长与其下属在商议之下,将战俘中声望极高的朝鲜民族战士路基秀释放。故事便跟随主人公路基秀展开。

同时为了扭转备受外界批评指责的不利局面,集中营营长策划向新闻媒体们展示集中营的和谐景象,于是安排擅长踢踏舞的黑人军官杰克逊组织一场由战俘们参与的踢踏舞表演,该表演将于圣诞夜当晚呈现。

在历经一番辛苦筛选之后,杰克逊最终招募到了四位踢踏舞成员,尽管四位成员的水平和学习能力参差不齐,但针对当前的紧急情形来看,也只能是赶鸭子上架,勉强与杰克逊组成一支五人踢踏舞舞团。

从影片所提供的人物身份背景来讲,编剧显然有意识地将五人团设置为影片最大型的现实折射装置,整个舞团几乎囊括了朝鲜战争中所有的弱势角色,从他们的身份背景即可感受到战争的残酷。

路基秀是朝鲜阵营的追随者,被战俘们一致视为朝鲜民族英雄,他早年曾在苏联舞蹈学院求学,舞蹈天赋过人。

但这样一个表面风光无限的角色,却注定是影片中绝对的悲剧性人物:集中营营长将他释放是为了安抚战俘,他只是被利用的棋子;在队友心中他不过是意识形态的符号化身,他没有自由选择的余地;他着迷踢踏舞,但又不得不拒绝这被其身处的意识形态定义的西方资本主义舞蹈。

杨板莱是无数韩国难民中的一员,她精通中、英、日、韩四国语言,为谋求生计而给杰克逊做贴身翻译。战争使得这位原本有着美好未来的少女被迫流离失所,连吃饱饭都成问题,在她随同舞女们来到战俘营的第一场戏里,她所关注的也只是温饱问题。

杰克逊尽管是美国军人且有其职务,但哪怕是在战争这样的非常时期,身为非裔美国人的他在以白人为主的军队当中也无法避免遭受到歧视的目光。在驻军日本期间,与日本当地女子相恋,日夜祈盼能够回日本与该女子重聚。

组织这场踢踏舞表演是他唯一能够再回到日本的机会,他同样是被上级呼来唤去随手可扔的工具。

中年大叔并非军人,他是误打误撞被关进战俘营的。他加入踢踏舞团的目的很简单,他希望踢踏舞能帮助自己一举成名,这样即便自己无法自由行动,与他在逃难过程中走散的妻子也能够通过新闻找到他。踢踏舞便是其用以找回妻子的唯一希望。

胖子是中国军人(因片中扮演胖子的是韩国本土演员,中文腔听起来较为蹩脚),他自小热爱舞蹈,但却不幸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不能长时间做剧烈的运动。

从整个五人团囊括的中鲜战俘、难民和非裔美国军人的配置来看,创作者很明显关注战争中弱势群体们的声音,而非意识形态的孰优孰劣孰对孰错。

影片核心的反战主题是:无论什么样的战争,对于普通民众来说都是一场灾难。路基秀面对的灾难是无法成为自己,无法去拥抱自己热爱的舞蹈;杨板莱面对的灾难是温饱问题,以及随时有可能夺走自己生命的战争……就连平日对待朝鲜战俘态度颇为恶劣的美国士兵,也会有独自坐在角落望着家人合照而陷入乡愁的时候。

影片《摇摆狂潮》与大岛渚带有作者风格的《战场上的圣诞快乐》相吻合的地方在于,两部电影主要的矛盾是文化层面和国民性气质层面的冲突。

这种双重冲突表现在《战场上的圣诞快乐》里是性格隐忍阴沉的日本陆军大尉世野井和热情开朗的英国陆军少佐杰克的互动,在大原上士和劳伦斯先生身上,我们同样能够看到属于两种民族个性的对峙。

而在《摇摆狂潮》中则是生性倔强的路基秀与包括杰克逊在内的周遭美国军人的较量,同时亦是以踢踏舞为符号化的西方文化对参与踢踏舞表演的战俘们为代表的东方民族的渗透。

在《战场上的圣诞快乐》中,大原上士所缅怀的战俘营的圣诞时光是接近童话般的不可能实现的虚构,大岛渚通过这些不可能实现的虚构场面,解构不同文化的、不同民族立场的个体抛开其文化和立场,让他们都以作为最为基本的人的身份进行交流。

这在《摇摆狂潮》中对应的是与战俘营里两种意识形态斗争格格不入的踢踏舞(事实上,巨济岛战俘营的真实历史里并没有发生过踢踏舞表演,踢踏舞表演本质上是影片为突出主题的虚构想象)。在所有体现民族文化的艺术形式中,音乐和舞蹈毫无疑问是最具表现力和感染力的,它们是跨越地域语言障碍的世界性语言。

踢踏舞暂时性地消除了战俘们和美国军队在意识形态上的对立,他们共同分享着挥洒汗水的喜悦与快感。

而《摇摆狂潮》与《战场上的圣诞快乐》最直接的区别在于,《摇摆狂潮》是一部学习好莱坞经典电影叙事的韩国主流商业制作,它融合了喜剧元素、音乐歌舞片元素及调度、好莱坞传记片的剧本方法,是一部有着太多好莱坞经典作品影子的电影。

影片去年12月份在韩国本土上映时,影评人普遍中等评价和观众给出的高分所形成的反差,似乎也正好反映了《摇摆狂潮》在艺术性和商业性两个门槛上的差距悬殊。

对好莱坞类型片剧本创作和具体拍摄方法的效仿并不是韩国商业电影的独家专利。好莱坞电影对世界范围内所有的电影工业皆有重要影响,去年火爆中国大银幕的社会话题之作《我不是药神》便是一部好莱坞式的电影创作。

相比中国电影工业的好莱坞化,韩国对好莱坞的学习的确领先一步,从早年的《杀人回忆》《老男孩》《汉江怪物》到近年的《恐怖直播》《釜山行》《与神同行》等成功的电影作品中,我们都能够轻而易举找到好莱坞电影的表现技巧和元素。

《汉江怪物》

《釜山行》

像奉俊昊、朴赞郁这样拥有自身美学风格的韩国知名导演,也需要学习和运用好莱坞的经典叙事技巧。

与之相辅相成地,在日趋完善的韩国商业电影制作下,韩国新一代演员也获得了表演质感上的提升。韩国青年男演员整体的职业素质不仅比中国强势太多,甚至也与韩国本土的青年女演员拉开了明显的差距,从偶像转型的韩国男演员们投入到正规的电影拍摄过程中来完全不显含糊。

仅以在中国热度较高的几位韩国年轻演员为例,主演《隐秘与伟大》《夺宝联盟》的金秀贤、主演《思悼》《燃烧》的刘亚仁、出演《军舰号》的宋仲基,都在影片中展露了让观众眼前一亮的流畅表演。

而《摇摆狂潮》男主角路基秀的扮演者,以风靡一时的韩国偶像组合EXO成员身份出道的都暻秀(出道艺名为D.O.)同样提交给观众一份优秀的成绩单。

事实上《摇摆狂潮》并不是都暻秀的演员首秀,早在2013年都暻秀便在大银幕上出演了角色,而2014年的那部大热韩剧《没关系,是爱情啊!》更是让都暻秀拿下了韩国百想艺术大赏的新人奖。

都暻秀此后的演艺事业尽管不断有佳作涌现(比如《纯情》《哥哥》《与神同行》),获得了不少的人气奖项或者提名。但由于偶像歌手形象的根深蒂固,直到《摇摆狂潮》这部电影,都暻秀才接到了一个足够展现其表演实力的严肃角色。而结果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都暻秀对主人公路基秀的诠释是成功的、触动人心的。

我们无法回避的事实是,无论是演员职业素质培训,还是类型片的多元化市场,韩国商业电影始终走在中国商业电影的前面。《摇摆狂潮》作为东亚地区较为少见的战争片亚类型的战俘电影,值得被业界赞扬和加以反思。作为优秀的韩国商业制作,这样的作品同样值得去学习。

作者| 卡洛斯的三棵树;公号| 看电影看到死

编辑| 骑屋顶少年;转载请注明出处

51 有用
1 没用
摇摆狂潮 - 豆瓣

摇摆狂潮

8.2

3091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摇摆狂潮的更多影评

推荐摇摆狂潮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