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葉落而知天已秋

Travis1997
2018-02-04 08:16:18

大體而言,常用內地網站的香港年青人可分為兩類:一、僅僅視內地網站為資源撈取的地方,對內地文化本身無興趣。我一個朋友便經常在B站影視區清洗前找黑澤明的電影,現在則不怎麼上內地網站。二、出於求知的目的注册內地網站,如豆瓣、知乎、二次元百度貼吧,畢竟香港人口基數太少,要找志同道合而語言相近的人須往內地找。本身目的單純是求知,之後開始用到社交功能。臺灣這樣的人也有不少,《東京喰種》貼吧的情報師即是臺灣人。豆瓣上的鎮長也是其中一位。相對而言,用內地主流論壇如天涯微博帝吧一類的香港人不多,畢竟香港人自己便有自己的論壇,語言內容更親切。

我屬於第二類。三年前,我中學畢業,開始花更多時間在興趣上,無意中發現了豆瓣和知乎。不得不承認,這兩個網站起初同樣對我有頗大啟發。但是,我花在兩個應用上的心力差距愈來愈大。因為在一本中越關係史著作留下的短評,我認識了幾個朋友,並經常在QQ交流。我亦以香港書展為契機,線下見了十分欽佩的豆友

...
显示全文

大體而言,常用內地網站的香港年青人可分為兩類:一、僅僅視內地網站為資源撈取的地方,對內地文化本身無興趣。我一個朋友便經常在B站影視區清洗前找黑澤明的電影,現在則不怎麼上內地網站。二、出於求知的目的注册內地網站,如豆瓣、知乎、二次元百度貼吧,畢竟香港人口基數太少,要找志同道合而語言相近的人須往內地找。本身目的單純是求知,之後開始用到社交功能。臺灣這樣的人也有不少,《東京喰種》貼吧的情報師即是臺灣人。豆瓣上的鎮長也是其中一位。相對而言,用內地主流論壇如天涯微博帝吧一類的香港人不多,畢竟香港人自己便有自己的論壇,語言內容更親切。

我屬於第二類。三年前,我中學畢業,開始花更多時間在興趣上,無意中發現了豆瓣和知乎。不得不承認,這兩個網站起初同樣對我有頗大啟發。但是,我花在兩個應用上的心力差距愈來愈大。因為在一本中越關係史著作留下的短評,我認識了幾個朋友,並經常在QQ交流。我亦以香港書展為契機,線下見了十分欽佩的豆友。知乎殊異,我一年前在忍無可忍下卸裝了這個應用。在我看來,知乎在知識產出上的衰退跟整個內地互聯網的潮流有頗大關係。有兩個潮流值得留意:一、政治激進化。我十分佩服一個香港知乎用戶,其名林建建。以政治立場論,他是向往公民參與、實現普選的。然而,他亦有大中華情意結,願意花大量時間和篇幅跟內地人温和解釋香港的政治現狀。然而,隨着知乎用戶日趨激進,對他的反感愈來愈多。端傳媒對他做過採訪,一件事令我十分震驚,摘錄如下:

林建建最近心情不太好。因為一個陌生人。 香港氣温最高已達到28℃。見面那天,因為擔任通識課老師的關係,林建建穿了藍色的長袖襯衫──釦子扣到最上面那顆,長褲,戴眼鏡。身高1米8多的他很瘦,笑起來很爽直。 他剛把自己知乎的簽名改成了「投誠」。 原因是有人看到他在知乎上對香港問題的回答,找到了他現實生活中的社會關係──攻擊隨之而來。他受到此事的極大影響,需要另謀出路。 「這是我第一次受到自己知乎上言論的影響,」林建建無奈地說。 「把簽名改成『投誠』以後我就後悔了,」他笑著說,「但是又要等好長時間才能改回來。」

就我所見,他仍偶爾會用知乎,但他的回答僅限於調侃和嘲諷。

二、政治全面化,共青團進駐知乎是一個很好的象徵(網易雲音樂亦不例外)。又,在很多無關係的問題,存在著很多充斥民族主義的回答。在「如何評價《天朝的崩潰》?」的問題中,一個答主指出這部著作有倒放歷史的問題,並非完美的著作,作者茅海建後來的著作成就更高。這個回答很出色,但不是最高贊的回答。另一個答主只是揪著整部《天朝的崩潰》最後一段話,對作者破口大駡,應該把這種中國人的自卑送到歷史的垃圾堆云云。這個離題萬里的回答的贊數反而是前者的三倍。正因此事,我便知道知乎不再是一個值得逗留的地方。

倒不是說政治立場的相同與否是我選擇吸收知識途徑的唯一標準。豆瓣上的歷史理性和AOI是左派,跟我不太一樣。但是,他們的研究領域跟我興趣重疊。我向歷史理性請教過有關日本殖民史的研究成果,他很樂意回答我。因此,我亦很樂意關注他們。知乎並不一樣,我沒必要看一堆只是基於情緒的民族主義發言給自己找罪受。

知乎的衰退並非個例,整個內地互聯網乃至社會的氣氛都令我這個香港人愈來愈反感。我喜用豆瓣,一個重要原因是它的高度隔離性。我相信將來我會有更多興趣相近的內地朋友,但我對作為一個整體的內地再無好感可見。我不是個例。隨着更多內地人到香港學習工作,香港人可能改變對一個個內地人的想法,但要扭轉「中國印象」並無可能。

20
0

回应(2)

添加回应

知乎 (Android)的更多长评

推荐知乎 (Android)的豆列

了解更多手机应用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