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工作者 新闻工作者 9580记者

有一种力量,叫柴静式的语言

请温柔喊我培培 2014-11-16
有一种力量,叫柴静式语言

看的心戚然,心碎,却很难想象。一个女孩子靠什么练得如此淡然的本领。平静如一本难以捉摸的书,仅凭封皮,一眼望去,就顿觉强大的吸力。明白波涛骇浪虽涛声喧天,却不如风平浪静,暗涛汹涌的可怖。柴姑娘就具有这样的魅力。不动声色,一个微笑就可抵挡千军万马,再一谈吐吁气,空气就整个的被凝住了。

恰巧,最近看到一句话,就甚为欢喜,放佛找到一种内心焦渴的妙药。如果你有所困扰,心鹜八极,神游万仞,却力不从心的困扰,亦或无力神游时却心怀苍生时,该如何破?成长过程中,给自己设立一个目标。“你看谁最好,你就超越他”,把很长一段时间里的漂泊的心像吃里秤砣一样,不再漂泊人云亦云。来到北京,就觉天地大,牛人多,身边的童鞋们都十分的优秀。有那么一段时间,你看多了会很恍惚,很没自我。然后归于时间的惯性,你又会重蹈覆辙,忘记了昔日的尴尬,学会了可以淡然相处,倒不是你本领的增加,而是人是一种很得意忘形的动物,但同时也是很有忘性的物种,不戳着后背,不刀架脖上,你会以为自己这么久的修炼就已经炉火纯青了呢。

所以我恬不知耻的就想着,一定要给自己设置一个很明确的目标,拿一个人作为目标,要比单纯的某文字或者列表,发挥的...
有一种力量,叫柴静式语言

看的心戚然,心碎,却很难想象。一个女孩子靠什么练得如此淡然的本领。平静如一本难以捉摸的书,仅凭封皮,一眼望去,就顿觉强大的吸力。明白波涛骇浪虽涛声喧天,却不如风平浪静,暗涛汹涌的可怖。柴姑娘就具有这样的魅力。不动声色,一个微笑就可抵挡千军万马,再一谈吐吁气,空气就整个的被凝住了。

恰巧,最近看到一句话,就甚为欢喜,放佛找到一种内心焦渴的妙药。如果你有所困扰,心鹜八极,神游万仞,却力不从心的困扰,亦或无力神游时却心怀苍生时,该如何破?成长过程中,给自己设立一个目标。“你看谁最好,你就超越他”,把很长一段时间里的漂泊的心像吃里秤砣一样,不再漂泊人云亦云。来到北京,就觉天地大,牛人多,身边的童鞋们都十分的优秀。有那么一段时间,你看多了会很恍惚,很没自我。然后归于时间的惯性,你又会重蹈覆辙,忘记了昔日的尴尬,学会了可以淡然相处,倒不是你本领的增加,而是人是一种很得意忘形的动物,但同时也是很有忘性的物种,不戳着后背,不刀架脖上,你会以为自己这么久的修炼就已经炉火纯青了呢。

所以我恬不知耻的就想着,一定要给自己设置一个很明确的目标,拿一个人作为目标,要比单纯的某文字或者列表,发挥的影响力要大的多。有了具体的目标对象,我们可以在各方面给自己设置触点,生活,品性,态度,学习,精神,甚至连模样,穿衣打扮风格,语言,惯用逻辑等可以模仿和学习。以前还挺鄙视只会模仿抄袭的人,时过境迁,才发现在人类开始学习认知的第一步,总是从模仿开始的,模仿也是一种对自己更好的训练。

所以,把柴姑娘当作“目标”,当作自己的可以学习的榜样,是多么的具有号召力。柴姑娘博学强识,睿智聪慧。既懂得明眸皓齿,剥笋辨析,又懂得临危不乱,静心会意。其中自然书是读了不少,关键还是那种特心思细密,颇有见地的人儿。柴姑娘当初还在湖南某夜间电台工作时,被央视陈邙约见,陈芒见面就发问柴姑娘有没有做好出名的准备。柴姑娘,一个刚刚二十出头的丫头很是鄙视的回到,“如果成功是一种心理感受的话,我很早以前就已经成功了。”她是个很有自我主张和意见的姑娘。

不经意间,又翻开了其2012年在广州新书《看见》发布会时所做的演讲,网易公开课里就有,名为:柴静:看见。开讲前暖场,便是阅读的力量。她很谦虚的把人气,热闹归结为阅读的力量。提到对自己影响最大的采访,说的是列夫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提到采访中的卢安克,还有在人生的突然遭遇的变故时,讲到民国时期的上海财政部长的故事,一本《顾准文集》让她汲取了力量。柴姑娘还专门在博客里写了篇长文《非如此不可?非如此不可》,贝多芬的曲子里一首循环的旋律。

顾准简直像严歌苓小说《陆犯焉识》中的陆焉识。。陈道明以学富五车的知识分子被践踏到极点,但是对生命的强生欲望,因政治牵扯家庭儿女间伦理悲剧,都极其的相似。他不甘心只是盆景之栽,不听话,便被卸了职。一个在新中国大家都喜穿军装时他却经常一副背带裤,玳瑁镜的“资化”派头。在以后的反右运动以及文革中,他成了严厉被打击的对象他被下放到农村捡大粪,在饥荒的年代,粪便也是不易碰到时,他便蹲在别人拉屎的旁边,等着别人提起裤子,便“用手捡起”。他常常一身粪便,血肉模糊。

但是他没有在绝境中悲哀和怨忿,一猛子扎进经济学,数学和凯恩斯的原著中,而且在刻苦钻研中,他一点一点的思想开花。用柴静的话说“他的思想也是后天一步一步形成的,你可以看到他把头脑中的桩子一个一个拔去的过程。”在后来,他说“逻辑只是工具,研究经济一定要研究历史。”他便开始了研究经济史的过程。在那个时代,他远远的超脱了其他学者的步伐,摆脱了穷于逻辑工具的研究障碍。
他说,历史可以让人不发牢骚。他还在这样的环境里冷静的观摩中国农村的经济,不如此,无法深刻的了解中国农村。他在强度劳动的闲余时间里写了很多篇日记,““旱与灾二者之后,决心对地球宣战,从历史命运说,是有某种必然性……减少农村人口以改变糊口经济的现状,除此之外,宁有他途?”写完之后,自己回忆道“心如刀割”。在历史与自己的遭遇中,他完全超脱了个人的身体的不适感,他把遭遇看成是一种研究史的状态。
柴静说“顾准的孤独不同于因为境遇导致的落寞-----落寞里还可以充满幻觉或者憧憬。他的孤独,是一个认识到绝境之后,又心甘情愿地停留在这个绝境当中的选择。”而在孤独和寂寞中,正如他夫人的建议,多读书,你就不会感到孤独了。所以读史明镜也好,但内心却可汲取无穷力量。当红卫兵拿出大字报让他交代他文革这些年都干些什么的时候,他用毛笔字写了两个大字:读史。

他从愤怒出发,却向远方走去了。这是柴静的描述。

柴静的文字和语言犹如顾准这位老人一样,故事凄然,但冷静却十分的犀利而独特。她的十分钟时间的演讲中,顾准的故事占据了大篇幅。因为这是一位令人尊敬的老者,是一部有关上个世纪那段隐晦的历史。作为反观我们的今时今日的镜子,也许可以惊醒许多的迷失于现实槽口的伙伴。这的确是阅读的力量,可以静心,可以顺意,可以顽强,可以沉淀。

说到最后,我都没有提任何的柴静式的语言,语言只是力量的包衣,思想才是主宰。这是柴静式的表达,极尽感官的体会去表达。喜欢用暮色四合,天地混沌,来表达大自然中那种虚无飘渺,喜欢用共同体剥落,挣脱的词汇去看灵魂的挣扎,喜欢用秤砣,水泥,泥浆,石头这些硬朗厚重的词汇去表达内心的沉淀;志趣相投,目光相会,喜欢简短的字词,穿出来情感的交汇。
无论思想还是表达,读起来总会触碰心灵的瞬间,电光火石一般。用她《非如此不可?非如此不可》文章的最后一句话来刹尾:遇罗克说过“所谓的不朽,就是在后代的心中引起共鸣”。
2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3条) 只看楼主

  • 水沾罗
    我喜欢你写的:)
  • 请温柔喊我培培
    谢谢哈,我们都是柴粉
  • Lyzml
    谢谢哈,我们都是柴粉 请温柔喊我培培
    我也是,她是我女神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