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军 李军 533成员

2014年11月14日下午讨论课记录之论文解读

杨大宝 2014-11-16
解读李军教授论文:《历史与空间——瓦萨里艺术史模式之来源与中世纪晚期至文艺复兴教堂的一种空间布局》
发言人:某迪
记录人:杨大宝
内容如下:

YD:我对本文的理解是一种历史观和空间布局的相互影响。副标题是对本文要论述的具体内容的提示。本文分为七个章节。首先是引言:可见的艺术史。引言分三个部分:1. 卢浮宫博物馆艺术品展示陈列方式构想。夏尔•勒布朗的建议:“……根据画派分门别类……呈现艺术诞生、发展、完美、趋于衰落的不同阶段。”——以空间呈现时间秩序的形式。罗兰和大卫:“艺术家主导……画作混杂起来……最明亮鲜艳色彩的花坛”。2. 卢浮宫博物馆空间分割。“普罗米修斯造人”天顶画 。四个重要雕塑学派。3. 关于“博物馆与艺术史”思想传承。麦歇尔 (Christian Von Mechel)。温克尔曼:“……诞生、发展、变化和衰落的历程。” 本文要解决三个问题: 1. 瓦萨里艺术史模式基本内涵的空间解释。2. 对这几种模式的各种历史来源进行具体论证。3. 对于中世纪晚期至文艺复兴教堂一种空间布局及其原因的破解。

YD:接下来是第一章瓦萨里艺术史模式:一个想象中的殿堂。作者有两种读解:1.古希腊罗马循环往复、周而复始的历史观。温克尔曼的艺术史模式(诞生、发展、完美和衰...
解读李军教授论文:《历史与空间——瓦萨里艺术史模式之来源与中世纪晚期至文艺复兴教堂的一种空间布局》
发言人:某迪
记录人:杨大宝
内容如下:

YD:我对本文的理解是一种历史观和空间布局的相互影响。副标题是对本文要论述的具体内容的提示。本文分为七个章节。首先是引言:可见的艺术史。引言分三个部分:1. 卢浮宫博物馆艺术品展示陈列方式构想。夏尔•勒布朗的建议:“……根据画派分门别类……呈现艺术诞生、发展、完美、趋于衰落的不同阶段。”——以空间呈现时间秩序的形式。罗兰和大卫:“艺术家主导……画作混杂起来……最明亮鲜艳色彩的花坛”。2. 卢浮宫博物馆空间分割。“普罗米修斯造人”天顶画 。四个重要雕塑学派。3. 关于“博物馆与艺术史”思想传承。麦歇尔 (Christian Von Mechel)。温克尔曼:“……诞生、发展、变化和衰落的历程。” 本文要解决三个问题: 1. 瓦萨里艺术史模式基本内涵的空间解释。2. 对这几种模式的各种历史来源进行具体论证。3. 对于中世纪晚期至文艺复兴教堂一种空间布局及其原因的破解。

YD:接下来是第一章瓦萨里艺术史模式:一个想象中的殿堂。作者有两种读解:1.古希腊罗马循环往复、周而复始的历史观。温克尔曼的艺术史模式(诞生、发展、完美和衰落)。“循环往复”的“生物学模式”——贝尔丁(Hans Belting)2. 基督教文化影响——历史目的论。对瓦萨里艺术创作的全面考察分五个方面:1.艺术史叙事。《大艺术家传》。作者的构想:倒凹字布局,以米开朗基罗为中心。2.雕塑创作。米开朗基罗墓,瓦萨里设计。3.绘画构思。佛罗伦萨大厅天顶画为例。4.室内空间设计。新贮藏室为例,分析两侧的地图的排列。5.建筑。乌菲齐宫为例。然后作者回到传记本身两个版本之间进行考察。1550版本封面插图以及1568年版本齐奇马布埃肖像来分析。对这两个版本比较,第一个版本更具平衡感。作者先对空间、视觉本身考察,本章末尾从文本出发,也呈现了倒凹结构。于是提出问题:瓦萨里从哪里得到空间意象的?

YD:第二章 《最后的审判》图像与西斯廷礼拜堂的图像程序。作者比较了1550版本封底插图和1568年版本第一部分卷首插图。接下来,作者追溯了类似形象的影响。图《阿雷左居室名誉厅天顶》瓦萨里绘制,这幅画预示了文字版创作。但这个图像来源还不是最早的。再早一些的图像是米开朗基罗西斯廷礼拜堂壁画。此外还有西纽雷利《死人复活》和瓦萨里《最后的审判》草稿。他与两个画家的关系也值得讨论。两个画家在瓦萨里心中有特殊地位,前者是舅舅,后者是导师。作者猜想:既然瓦萨里从米氏那截取了传记,那有没有教会瓦萨里其他什么?然后,作者对传统的图像进行考察,从圣德尼教堂正立面大门浮雕《最后审判》考察,耶稣右手边是天堂选民,左边是罪人。作者叙述了最后审判空间布局的文本,得出结论:文本中是一个对称的结构,米氏对空间的处理给同时代的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然后作者考察了西斯廷礼拜堂,分三个阶段。作者详细分析了每个阶段壁画图像的具体构成。作者有一个贯穿始终的想法:新约对旧约的超越,南北墙也是新对旧的超越。瓦萨里模式来源有两种可能,一是能直观看到,但不一定有启发;二是独特的历史模式,超越历史的基督形象与历史过程结合起来。

YD:第三章 另一类图像传统:《方济各生平》祭坛画。首先介绍了方济各生平。然后有两个历史问题:瓦萨里和祭坛画的关系,与圣十字教堂的关系。瓦萨里是熟悉祭坛画的,他详细论述了圣方济各生平这幅画的重要,堪称瓦萨里叙事的起源。他对这个教堂很熟悉。但作者认为以圣十字教堂作为瓦萨里叙事的起点很重要。

YD:第四章 原型:阿西西圣方济各教堂上图像与布局。圣方济各教堂是一种独特的方济各会思想模式。阿西西圣方济各教堂的图像制作与分析分两个阶段:1.1252-1281。作者关注了两幅图《第六印天使》和《圣彼得受难》。 右相对左有更高的地位,《圣母与基督》中,圣母摊开右手指着方济各会的会士,似乎在推荐自己钟爱的信徒。基督似乎也面向右面,似乎在祝福。传达了方济各会的想法,他们才是基督的新宠。作者两个阐述:一是图像的平衡性,二是不平衡性。2.1288-1305。作者先介绍了设计者背景。接下来分析了阿西西圣方济各教堂上堂中殿布局。作者重新进行了编号,对具体的图进行了讨论。南墙的圣方济各生平与北墙的基督生平相对应,是作者新对旧的超越的想法。接下来作者从神学文本到视觉图像进行了分析。由基督的六天对应了历史的六个时期。作者集中讨论了神学问题。阿西西上殿的设计者从神学文本中找到答案。然后是这几幅图之间的递进与发展关系。作者提出如何理解乔托所画的圣方济各生平?《启示录》有三个阶段的理论,把圣方济各解释为第六印天使,我认为这里值得讨论,最后再说这个问题。《圣方济各生平》在第三层。图像的布局 上有一个总体的设计,从西向东发展的逻辑。接着作者讨论了乔托的《泉水的奇迹》《向小鸟布道》,是破译第三层图像的关键所在。向上帝祈祷获得了圣灵的降临,这两幅画是左右对应的关系。人类和小鸟语言是不通的,作者认为圣灵的降临,《使徒行传》说别国的话成为一种可能。两幅画是两个蒙太奇镜头,告诉我们圣灵降临了。鸽子形成了T型空间。

李老师:上面是新约场面。北墙高窗两侧是旧约故事,有三个开端。对面也是开端。1和1对应。新约层面最后两幅,按照顺序,耶稣死后复活四十天后升天,耶稣升天后,说教会是我的身体,云带着耶稣升天。另一边使徒团聚,圣灵突破云层,到了建筑内部。使徒去世界各地传道,圣灵降临的那天他们都会说别国的话,圣灵可以创造奇迹。一二三层有一个延续,构图由上往下发展。一天内分几个单元,按空间画的,所有的构图先设计好。方济各葬在乱坟岗,在东面,所以教堂也朝东面。那个时期的教堂都是朝西的。夕阳西下和最后的审判实践一致,黑暗降临,一切结束。而这个教堂朝东。这面墙是特殊的。《泉水的奇迹》、《向小鸟布道》一个是仰望,一个是俯瞰,像电影蒙太奇的方式,这个祈祷不仅得到了水,也是圣灵降临。圣灵可能还会穿破第二个T型空间。所以可以用圣灵向小鸟传道。圣灵时代成形。这面墙正好是东,关键所在。从西到东,再到西而展开。这个格局中还有以圣方济各为中心的另一个秘密,这是方济各会的秘密,是这样的布局。

YD:第五章:几个相关的历史问题。作者继续讨论三个问题:1.上教堂两个阶段图像布局的连续性。2.上下教堂的关系。3.瓦萨里与阿西西的关系——以阿西西为基础建立关于文艺复兴的基本叙事框架。作者认为三者之间有因果关系,谈了西斯廷礼拜堂与圣方济各教堂的联系。圣方济各教堂与圣十字教堂的设计者是父子关系,瓦萨里心中有对这三个教堂的亲源关系。

李老师:西斯廷礼拜堂是西斯都四世建筑的,他是方济各会的会长,这些都联系起来了。

YD:作者继续推断瓦萨里艺术史模式另外的可能来源,通过文字或其他学者的交流,瓦萨里曾在威尼斯工作过,接触过他的著作。最后是尾声:空间的历史叙事。1.神学思想的梳理。12世纪末, 约阿希姆的“三个时代”学说。12世纪和13世纪之交 ,阿西西方济各教堂奇马布埃与乔托的实践。16世纪40-60年代 ,瓦萨里的应用与实践。2.阿洛里“大画”的分析。作者认为阿洛里通过图像向瓦萨里致敬,我们再一次看到图像与文字,空间与历史在文艺复兴的缠绕和联系。至此,作者完成了一开始提出的三个问题,影响是多方面的,空间影响是不可否认的,对几种模式来源进行了论证,对教堂的空间布局及原因进行了解释。最后我引用本文最后一段话作为结束:“神学和艺术史共同相会在中世纪晚期至文艺复兴一种独特的方济各会教堂的空间构造之中。在这种空间里,神学以视觉的方式供人阅读;艺术则以宗教的方式让人膜拜,神学与艺术共同构建了一种空间化的视觉文化传统;而艺术史则从中看到了自己的基本叙事框架。”谢谢大家。然后,我有几个问题,希望老师说说关于历史神学的情况。

李老师:第六印天使是方济各会的概念。圣方济各是12世纪末到13世纪初,死于1226年。约阿西姆在前,发展了系列思想。大家可以看我建筑树一文的讨论。神学是后来建构起来的,关于三位一体的问题很难理解,历史上不断有神学家试图阐释这个,认为是不一样的。有幻影说,还有一种说法把圣父和圣子对立起来,可以匹配时代,圣父时代,是旧约。新约,约阿西姆的算法,是圣子时代。圣灵是第三个时代,圣灵是未来。当时有很多异端。方济各会士看到了自己,这个学说为修会的兴起奠定了基础。文艺复兴叙事从契玛布埃、乔托开始。阿西西是一个开端,瓦萨里的叙述开始于阿西西教堂,这个教堂对整个叙事很重要。黑格尔主义的历史哲学来于此。比如,圣父(犹太教)、圣子(基督教)、圣灵(新教)。第一帝国(神圣罗马帝国)、第二帝国(普鲁士)、第三帝国(希特勒),都是这个模式。俄罗斯第一罗马、第二罗马(拜占庭)、第三罗马也是。艺术史也如此。艺术中心从巴黎到纽约到北京,也是这个模式。GY你也读过,你来说说。

GY:这篇文章我敬畏多年。读也需要六年时间,涉及到艺术史最核心的问题,艺术史的空间陈列问题。阐释这篇文章容易简单化。涉及到的这几个空间,从法国卢浮宫到西斯廷礼拜堂到圣十字教堂,到阿西西圣方济各教堂。作者穿越了历史的层层迷雾,最后落到一个原型就是圣方济各阿西西教堂。作者结合自己的经验串连到一起。我现在还在敬畏着这篇文章。

李老师:LF也说说。

LF:我是一年级读的这篇文章,我们当时是四个人分组讨论,我们拿到的是文本,没有配图,如果没有空间感,很难把握。我把着重点放在思路的起点上,您是怎么把这些串连起来的,因为三个问题回答起来要穿越千山万水。这篇文章的思路是有长有短,枝枝节节,像蚂蚁探路一样。您说的教堂东面,我一开始也不太明白圣灵指哪个部分,从文本进入很难想象。

李老师:首先要了解约阿西姆主义学说。圣灵突破的是两个空间,主要的目的是要门下的空间进出的人都能感到圣灵降临。不再通过中介,直接降临到人身上。孔德(军人时代、教士时代、科学家时代)也受这个主义影响。下教堂和上教堂有联系,师徒关系。我也是一家之言。我的讨论和当时的学说是贴切的,我的思路是空间来自于文本,文本又来自于空间。把瓦萨里空间化,书有空间结构,所以讨论的是和它相关的空间,一直到圣方济各教堂,讨论到神学。我的创意是又把文本追溯到图像。约阿西姆的观念怎么来的?他是一个画家,他应该来自于自己。新约和旧约可以时间化,那么圣灵可不可以时间化?他的处心积虑的思想被简单化,言外之意也就暴露出来。历史之树中我讨论过相关问题,图像是思想的插图,也可能有相反的东西。约阿西姆应该是来自图像。这是我对艺术史的贡献,我在阿拉斯之前已经这么做了。我的基本想法是在法国形成的,大概02-05年期间,我还去了意大利,去了约阿西姆的老家,火车上丢了所有的行李和电脑(护照和钱包没丢)就是做这个。从07年开始写,大概五年时间完成这篇文章。谢谢大家。

(注:记录的过程中会漏掉一些小细节,可能无法很好地体现“此时此地”的生动鲜活的气氛,讨论的核心部分就是以上内容,如有重要疏漏或错记之处请大家提出来,我再完善,感谢!)





1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