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写作(IWriting) 爱写作(IWriting) 8155组员

活着

chenxtgooxx 2014-11-16
一架跨大西洋客机从肯尼迪机场起飞,当它滑向跑道末尾时,海面无风,天气晴朗。一切都准备好了,只待这一天的到来。
阿萨斯是四十年前阿尔及利亚独立战争中逃至纽约的阿尔及尔地下运动组织成员。成年那年,风光地迎娶了青梅竹马—美丽动人的辛娜丽女士。可惜好景不长,二战后,阿尔及利亚试图脱离法国控制,建立了民族解放战线,整个阿尔及尔笼罩在灰色气氛中,阿萨斯满腔热血投身于解放事业,加入秘密暗杀行动中。辛娜丽也瞒着爱人参与了行动,然而在一次爆炸策划中,辛娜丽没能逃过法国士兵的魔爪,葬送了自己,还有那个未能出世的孩子。阿萨斯在异乡苟且地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春夏,思念妻儿之情支撑他走下去,可怜他,不知在那个如此渴望回到的故乡等待着他的是挚爱的坟头,当然,很可能,战火纷飞的年代,连坟头也没有。
埃米托是土耳其裔美国作家,这是自十五年前离开家后第一次回到土耳其。他的家族世代尚武,祖父还曾是1918年土耳其革命的领导者之一,然而埃米托却违背父亲意愿放下枪杆子选择文学创作,在一个夜晚,将父母多年的积蓄拿走,独自乘船去到希腊城,几经波折到达纽约求学。凭借着自己的努力一举成名,成为当今美国最受欢迎的作家。在他的笔下有着形形色色的人物,他写过了不同...
一架跨大西洋客机从肯尼迪机场起飞,当它滑向跑道末尾时,海面无风,天气晴朗。一切都准备好了,只待这一天的到来。
阿萨斯是四十年前阿尔及利亚独立战争中逃至纽约的阿尔及尔地下运动组织成员。成年那年,风光地迎娶了青梅竹马—美丽动人的辛娜丽女士。可惜好景不长,二战后,阿尔及利亚试图脱离法国控制,建立了民族解放战线,整个阿尔及尔笼罩在灰色气氛中,阿萨斯满腔热血投身于解放事业,加入秘密暗杀行动中。辛娜丽也瞒着爱人参与了行动,然而在一次爆炸策划中,辛娜丽没能逃过法国士兵的魔爪,葬送了自己,还有那个未能出世的孩子。阿萨斯在异乡苟且地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春夏,思念妻儿之情支撑他走下去,可怜他,不知在那个如此渴望回到的故乡等待着他的是挚爱的坟头,当然,很可能,战火纷飞的年代,连坟头也没有。
埃米托是土耳其裔美国作家,这是自十五年前离开家后第一次回到土耳其。他的家族世代尚武,祖父还曾是1918年土耳其革命的领导者之一,然而埃米托却违背父亲意愿放下枪杆子选择文学创作,在一个夜晚,将父母多年的积蓄拿走,独自乘船去到希腊城,几经波折到达纽约求学。凭借着自己的努力一举成名,成为当今美国最受欢迎的作家。在他的笔下有着形形色色的人物,他写过了不同的人情冷暖,却猜不到在跨越大西洋的故乡里,自他走后,父母一夜苍老,十五年来四处打听孩子的下落得到的竟是一次次的失望。对于两位老人来说,活着只是为了再见一面埃米托,或许向他道个歉,祈求他原谅,仅此而已。可怜他们,竟撑不过这飞机跨越海洋的距离,短短的16个小时的距离,仅此而已。
飞机到达中转站里斯本,有的人走了,而有的人继续留下……
机舱门打开,一名年轻的女士走进来坐在靠后的位置上,用毛毯盖住手上的小盒子—装着她刚去世母亲希贝尔的遗物。希贝尔作为土耳其现代女性的代表,拒绝接受父母之命的婚姻,与葡萄牙商人相恋并且私奔到法鲁,从此过上衣食无忧的富家太太生活。在一次跨国贸易中,商人栽了一个大跟头,夫妻俩的身份地位由此一落千丈,商人经受不住打击抛弃妻女结束了生命,希贝尔带着女儿躲到里斯本。由于缺乏确切的身份证明,母女二人无法归国。希贝尔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再次回到土耳其,看看那座故城,看看那些故人。可怜这愿望随着希贝尔女士的辞世破灭了。孝顺的女儿带着母亲的遗物和无限的遗憾回土耳其,替母亲去看看她梦中的故国故城故人,一如她离开时那般美好的国、城、人。
机身开始摇晃,舱内的照明灯惊扰了熟睡中的旅客。
一切都准备好了,只待这一天的到来。海面无风,天气晴朗,一艘小艇在完成任务后悄悄驶出了这即将掀起巨浪的海面……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爱写作(IWriting)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