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就喜欢折腾男朋友! 我们就喜欢折腾男朋友! 408349小折腾

【不是故事】这是我生命中美好的时刻

阿童木和南 2014-11-16
------------------------------------------------------------------------------------------------------------------------
故事里的一个真实男主镇楼,但我不会具体说是哪一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因为小组规定,照片被删除,有兴趣的话问我要吧。O(∩_∩)O哈哈~)
------------------------------------------------------------------------------------------------------------------------

不知道从哪里说起,于是就先说那件到现在已经被看作见怪不怪的事情了吧。
还是初三时候的事了。中考前大家都被班主任嘴里说的如果考不上会怎样怎样的话给吓到了,我们当时是重点班,大家天天都在忙着紧张的复习。
我是从小地方转学过去的,偶尔还会想起才来的时候,从一开始算起,一晃,快三年了。时间不慢不紧,像爬山虎的脚,慢慢的爬满我们全身。尽管,这一切,只有岁月还记得。

他是我的同班同学,平时周末的时候我总去他家和他一起复习功课,他妈妈对我也很好,经常说,yb(姑且称他为yb),你经常带XX来家里玩啊。阿姨还经常问我最近一段时间的学习生活,我说还好,吃饭的时候也像我在家的时候妈妈对我叮嘱一样关心我。
但那天是怎么回事,我的确搞不懂为什么会发生那件事。我们的学校是寄...
------------------------------------------------------------------------------------------------------------------------
故事里的一个真实男主镇楼,但我不会具体说是哪一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因为小组规定,照片被删除,有兴趣的话问我要吧。O(∩_∩)O哈哈~)
------------------------------------------------------------------------------------------------------------------------

不知道从哪里说起,于是就先说那件到现在已经被看作见怪不怪的事情了吧。
还是初三时候的事了。中考前大家都被班主任嘴里说的如果考不上会怎样怎样的话给吓到了,我们当时是重点班,大家天天都在忙着紧张的复习。
我是从小地方转学过去的,偶尔还会想起才来的时候,从一开始算起,一晃,快三年了。时间不慢不紧,像爬山虎的脚,慢慢的爬满我们全身。尽管,这一切,只有岁月还记得。

他是我的同班同学,平时周末的时候我总去他家和他一起复习功课,他妈妈对我也很好,经常说,yb(姑且称他为yb),你经常带XX来家里玩啊。阿姨还经常问我最近一段时间的学习生活,我说还好,吃饭的时候也像我在家的时候妈妈对我叮嘱一样关心我。
但那天是怎么回事,我的确搞不懂为什么会发生那件事。我们的学校是寄宿学校,没到周末的时候不能回家,但那天自习课后,yb他拍一下我的肩说,走。
去哪里?
网吧。(想来那个时候我们最快乐的消遣方式的确也要去网吧了,还没有LOL这回事)
本来我想说我想的是现在去网吧,晚上肯定回不去学校了,不想他已然走到我前面,快要下楼梯了,他回过头来看我,说,快一点,用大人命令小孩子的口气。也不知道我哪里那么听话,可能他是一直比较强势的一个人,我当时就马上回答他,来了。没办法,谁叫三年里我俩最好呢。
两个好好少年,真是NO ZUO NO DIE。因为没满18岁,莫名其妙的跑到一家没有任何名字的黑网吧,玩了两三个小时,再出来天就黑了,又跑去路边吃烧烤,点了很多,我说太多了吃不完,他说慢慢吃,他说他饿了,我只好陪着他坐在吹着风的路边,就着烟熏火燎的烧烤摊一点都不顾形象的狼吞虎咽。那天要的几瓶啤酒全都是他一个人喝的,不是我不够哥们儿,而是我一沾酒就醉。
他喝得脸红脖子粗的跟我说话,说快要考试了,我们都好好加油,一大堆的废话,我也懒得去记了,唯一记得清楚的是他可能高中要转去另外的学校,跟我说他郁闷极了,舍不得离开。我从没见过他那么心事重重的样子。但没办法,因为他爸爸要调去另外的单位工作。

吐苦水时间完了我再看表,都已经是快十一点了。这么晚,学校寝室已经是锁门了,我开始有点害怕起来。我跟他说太晚了,回不去学校了,他说没关系,晚上大不了玩通宵。后来细想,那还是初中三年时间里他第一次不是一个好好学生的形象。不过现在我知道当年他是故意的了。

我说,我不去,很困,想睡觉。

之后的事情基本上说都不用说了。
两个小男生身上又没身份证,身上钱又不多,找了一家叫城北旅馆的小旅馆住下,双人间。以前住宿条件一点都不好,热水都是房间里的暖水瓶装的。
我实在是累得不行,简单的洗了洗就一头栽在床上睡了,我想无论过了多久我都记得,旅馆的床垫比学校的木床板还硬,换到现在,哥们儿又要说也是醉了吧。
不过可能真的也要拜像石头一样硬的床垫所赐,整个晚上翻来覆去都睡不着,好不容易睡着了,半夜两点还是三点,再醒过来的时候,发现yb怎么躺在我的床上并且我还躺在他怀里的这件事情,也就不提了,没什么好说的,他以一个极其优美的姿势,一条大腿跨在我腰部的位置,并且我分明的感到他下面那儿也有点顶着我。我当时只有一个感觉。热。全身都热。
因为窗帘的有一角没拉上,我看到冬天外面的夜好暗,但画布一样被泼了油墨的天幕下又闪起少有的几颗明明灭灭的星星。
但我只是觉得夜晚太过漫长,那晚我们睡在一起,我三分之二个身体贴在他怀里,但因为他睡得太死,我又怕吵醒他,只好被迫维持着原来的姿势。那张小床上,大半个晚上,我们彼此的身体,后来yb还翻过身体将我压在下面,我真是想挪一下身体都不行。我想很多人可能不信,但老实说,那个时候我真的并没有渴望是这样一回事。

等到天亮了,两个人一起来,他先是楞了一下,不过马上反应过来又什么都没说。地板上,全都是我们散落的衣服(因为冬天冷,睡的时候将自己穿的衣服搭在被子上,我想以前应该很多人都这么做过)。两个人面面相觑,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大概都在等对方说第一句话。其实现在回想多大点事。可当时大家都还是小孩子,还是挺怪不好意思的。

为了化解彼此的尴尬,我随口自言自语的说了句,天亮了。想想真是傻逼透了。
因为夜不归宿,回到学校的第一件事就是被班主任请去教导处去训话。
但因为这件事,我和yb之间还是各自感觉都有点不太对味,毕业之前,我都没再去过他家里。
发毕业证那天,yb来找我,给我说了一件事,虽然也不算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不过还是让我挺意外的。

(下次再说吧。)
-----------------------------------------------------------------------------------------------------------------------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1条) 只看楼主

  • 阿童木和南
    2014.11.15 周六 更新

    先说一点题外话。

    昨天发了一个片段后也收到一些豆邮,不管怎么样,都要谢谢你们。之前有发某君的照片,但鉴于组规,照片后来照片被删了,因为这个原因中途还经历了被封贴的短暂闹剧。至于我的另外一个帖子<青春照相馆>同样在发了出去之后有网友说我借宋冬野和李志来炒作,天地良心,只是只这真是某君的真实名字,至于李志,我只改了一个字,因为某君的哥们儿叫李治,这是真的。

    行了,继续之前的讲吧。(虽然某君也玩豆瓣,我也指不定哪天被他看到我就完了,所以请你们悄悄看了就好了,O(∩_∩)O哈哈~)
    -------------------------------------------------------------------------------------------------------------------------

    初中毕业,野比君一家搬到了我们临县的另一个城市。而领毕业证那天他跟我说的让我意外的事情就是,他爸因为工作上受了处分,体制内的那些事情,你们懂的。

    就这么,我和我的野比君分开了。(不过是谁说的之前在喝断片的情况下被睡了就算在一起了,哼。)

    上了高中,我们在各自的学校,离得很远,联系自然也就少了很多,最多也就是时不时地发条短信互相问候一下对方的近况。仅此而已。

    但在学校放第三个寒假的时候,野比君跟我说他打算回我们的城市来,这我倒是有点意外,他说上了高中之后学习有点跟不上去,为了将来的考学打算,他跟家里商量之后决定走艺术生这条路。

    于是,就这样,野比君就又回来了,还是我去车站接的他。快两年没见,这小子个头倒长高了不少,已经高出我很多。
    于是,他整个寒假都住我家。(忘了说,我们初中的时候,我和野比相互认了对方的母亲做干妈)

    于是,那一个多月时间里,又发生了一些戏剧性的事情。

    有一天晚上我们一家人出去吃饭,还有我爸的其他几熟人朋友。席间有个中年大叔以祝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名义敬我酒,但之前就说过了吧,酒对我来说就是噩梦,但那天也不知道我爸是喝到二麻二麻(四川方言:喝酒到半醉的模样)神志不清还是故意要锻炼我的社交能力,他坐在旁边,一句话也不说,搞得一时间我处在端杯子就自己受罪,不端杯子就是对人不尊重的两难境地。

    就在这个时候,原来还坐在旁边大快朵颐的野比君突然端起他面前的杯子,十分豪爽的说了句,叔叔,我弟从不喝酒,我带他敬你。(我坐在旁边差点没翻白眼,我擦,我什么时候成你弟了,哥哥,认的干亲不能当真啊)

    这个我妈的义子喧宾夺主的替代了我这个亲儿子在整个酒局上出尽了风头。

    因为被敬酒的大叔自知被打了脸,老谋深算的他怎么可能就这样算了呢。我是眼睁睁地看着他在一副“我干了,你也必须干”的表情里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随后紧接着说了句,小伙子挺能喝的啊,他在夹了一筷子菜之后,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身边另一个看上去稍微年轻一点但同样是即将迈入大叔阶层的男人。

    他们每喝完一杯,整个包厢里就响起一阵不约而同的鼓掌声,整个过程里我耳朵边一直充斥着同样的一句话,“小伙子,好,真行。”

    结果也就可想而知,还没到一圈下来,要不是我爸妈硬岔进来解围,真不知道会演变成什么样的情况,我在一边对这种局面感到厌恶的同时也在心里偷着笑,叫你逞英雄,活该。尽管从我的嘴里说出来之后不知为何变成了少喝点,我更没有注意到的一个细节就是,我还在桌子底下狠狠地用脚踩了野比君一下。谁知道这个白痴突然“哎哟”一声,他说XX(我的名字),你干吗踩我,不痛啊。

    还害得我被我妈说了一通。

    后来在洗手间,他一吐完,马上出来,凑到我耳朵边说了句,怎么样,哥够意思吧。——我真心想说,有多远死多远,满身的酒臭味,熏死了。

    然后我们回包厢,就几步路的距离,中途遇到一个和我们在一个局上的女生,看她样子也是往洗手间的方向走。

    我俩本来还觉得尴尬,因为原来想打个招呼却不知道别人叫什么,最后到房间里看到有个人身边缺了一个人,才明白过来,正是那个向我敬酒却被野比君打了脸的中年大叔的女儿。

    --------------------------------------------------------------------------------------------------------------------------
添加回应

我们就喜欢折腾男朋友!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