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蝉歌 蝉歌 214成员

【蝉歌3•特稿】中国社交媒体“大起底”

今羽 2014-11-15
中国社交媒体“大起底”
文/吴畅畅

上世纪90年代末,当我等还在使用QQ作为虚拟聊天工具时,谁曾想到短短十年的光景,网络信息传播技术会实现连续不断的换代与更新?当MSN成为城市白领用以炫耀并区别于QQ的聊天平台时,QQ推出一系列空间应用,一副“得屌丝者得天下”的誓死模样;当迫不及待地在MSN个人账号里写上短短一句话,以表示即时的状态、心情和感受,当博客成为自媒体的新兴代表时,开心和人人(校园)网以熟人网络、偷菜等社区游戏等噱头重新占领城中白领或大学生的市场;当新浪微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取代饭否等中国第一代微博,并变相地呼应海外社交媒体的应用,以“政治化”的姿态成功赢得国内知识界和大学生的好感时,陌陌等匿名社交应用开始默默地抚慰城中各色人等空虚而寂寞的心灵;当美国匿名社交应用Secret宣布获得了2500万美元的B轮融资,并给国内的匿名社交产品(诸如无秘、乌鸦、呵呵等)一剂强心剂时,微信早已凭借语音短消息以及最新升级的视频传送技术,使其一跃成为亚洲地区最大用户群体的移动即时通讯软件,2013年11月注册用户量已经突破6亿。

此番《蝉歌》“起底”,对象覆盖人人、开心、微博与微信各自的某一方面。或许文字呈现有些碎片化,没有写到你期待的要点,但每位作者皆从使用...
中国社交媒体“大起底”
文/吴畅畅

上世纪90年代末,当我等还在使用QQ作为虚拟聊天工具时,谁曾想到短短十年的光景,网络信息传播技术会实现连续不断的换代与更新?当MSN成为城市白领用以炫耀并区别于QQ的聊天平台时,QQ推出一系列空间应用,一副“得屌丝者得天下”的誓死模样;当迫不及待地在MSN个人账号里写上短短一句话,以表示即时的状态、心情和感受,当博客成为自媒体的新兴代表时,开心和人人(校园)网以熟人网络、偷菜等社区游戏等噱头重新占领城中白领或大学生的市场;当新浪微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取代饭否等中国第一代微博,并变相地呼应海外社交媒体的应用,以“政治化”的姿态成功赢得国内知识界和大学生的好感时,陌陌等匿名社交应用开始默默地抚慰城中各色人等空虚而寂寞的心灵;当美国匿名社交应用Secret宣布获得了2500万美元的B轮融资,并给国内的匿名社交产品(诸如无秘、乌鸦、呵呵等)一剂强心剂时,微信早已凭借语音短消息以及最新升级的视频传送技术,使其一跃成为亚洲地区最大用户群体的移动即时通讯软件,2013年11月注册用户量已经突破6亿。

此番《蝉歌》“起底”,对象覆盖人人、开心、微博与微信各自的某一方面。或许文字呈现有些碎片化,没有写到你期待的要点,但每位作者皆从使用者的角度出发,不作全景式勾勒,只图鲜活而直观的描述。从中你可以查见开心与人人在定位和商业化扩张的分歧,以及同类型同质化的社交媒体产品如何只能红火一款、“一将功成万骨枯”的过程,理解它们难以推进中国政治改革的原因,你也可以与如今已回归“正常”的微博上最流行的腐文化、粉丝行动感同身受,当然你亦可以选择自拍上传微信,亦或微信的私人定制服务。不过,你必须清楚,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的信息传递,看似偶然的背后,离不开各色力量的操纵和操持,例如前段时间微信上传开的Gucci等大牌开始涉及方便面等食品生产领域,就是典型的国内大众媒介、微信公共账号与顶级品牌之间共同“合作”的结果。

在社交媒体中,无论是个体的自主和炫耀式展示,还是对政治的自由拼贴、想象与组装,我们永远都在“狂欢”,一路上不断地“欢庆”。当某个普通人在社交媒体上一呼百应时,当社交媒体被视为不可避免的数字化革命时,我们是否有过细想,社交媒体所赢得的“群众”基础到底是什么?微观的层面上,普通个体主动成为粉丝,并非能够赢得平等的对话机会,很多情况下,他们“甘愿”如此,甚至洞若观火,按照某位(已被封号的)知名博主的说法,这不亚于经济体制对个体的压迫和剥削;宏观的层面上,我们纷纷选择社交媒体作为摆脱和反对体制的工具,可这一切的抵抗、逃避或行动,依旧逃离不了被监视的牢笼。彼得斯(Jone Peters)十余年前曾感叹,技术的发展让人走的更近还是导致交流的无奈,如今罗文客(Geert Lovink)则提出另一个命题,基于可持续的交流、强连接、感性和想象力,我们能否超越既定的新媒体文化形式(例如Twitter或Facebook),超越线上/线下、参与/排除的简单思维,从而锻造社会交往与组织的“另类”形式?这也是本期特稿交由您思索的问题。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更多相关帖子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