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个流浪画家 做个流浪画家 32成员

11.13街头涂鸦记

屎精病 2014-11-15
对于“街头涂鸦”或者“流浪画画”这样的事,我一点激情都没有。事实上,我最近拾不起画画的激情。现在,我看看周围,都是夏天时情欲旺盛时留下的渣渣。今年的3月开始,到8月,我所有注意力仍旧在“性感”这个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的词语上。我画了一些胸,其实也就两三张。只有被困在火车上,或者实在很乏味的旮旯角时,我会集中注意力,想象两颗性感的胸,在我平乏懒惰的生活中,也只是一瞬间而已。9月,我面临一场挫败,败得干干净净,什么也没剩下。我再也不抱有激情和勇气了,激情和勇气是很可怕的。10月份转瞬而过,我抽了很多烟,那时候风很大,秋天很爽朗,烟进入我的身体,我也像秋风一样痛快地走在路上。然后我回到家,11月很快冷下来,我仍旧没做什么,只是去给人画了一个卷闸。前两天去理发的时候,理发师帅哥跟我唠嗑,说,你是干嘛的?我说,我是给人画墙的。他说,是吗,你是学画画的啊?我说是啊。他说,那你给我们理发店画吧。然后还带我去看了看那个墙。我摸着它说,1000块钱吧,包工爆料。他笑了,说没道理这么贵。我也觉得没道理,能讲出道理的,只有青岛那帮想入非非的朋友们。然后我就带了几瓶自喷漆,坐公交车去市里了。

我家在正定县,离石家庄市里不远。公交一会儿就到了。我在石家庄豆瓣...
对于“街头涂鸦”或者“流浪画画”这样的事,我一点激情都没有。事实上,我最近拾不起画画的激情。现在,我看看周围,都是夏天时情欲旺盛时留下的渣渣。今年的3月开始,到8月,我所有注意力仍旧在“性感”这个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的词语上。我画了一些胸,其实也就两三张。只有被困在火车上,或者实在很乏味的旮旯角时,我会集中注意力,想象两颗性感的胸,在我平乏懒惰的生活中,也只是一瞬间而已。9月,我面临一场挫败,败得干干净净,什么也没剩下。我再也不抱有激情和勇气了,激情和勇气是很可怕的。10月份转瞬而过,我抽了很多烟,那时候风很大,秋天很爽朗,烟进入我的身体,我也像秋风一样痛快地走在路上。然后我回到家,11月很快冷下来,我仍旧没做什么,只是去给人画了一个卷闸。前两天去理发的时候,理发师帅哥跟我唠嗑,说,你是干嘛的?我说,我是给人画墙的。他说,是吗,你是学画画的啊?我说是啊。他说,那你给我们理发店画吧。然后还带我去看了看那个墙。我摸着它说,1000块钱吧,包工爆料。他笑了,说没道理这么贵。我也觉得没道理,能讲出道理的,只有青岛那帮想入非非的朋友们。然后我就带了几瓶自喷漆,坐公交车去市里了。

我家在正定县,离石家庄市里不远。公交一会儿就到了。我在石家庄豆瓣发帖子约到一个姑娘,一起费完剩下的自喷漆。去哪儿呢?我经常路过一个立交桥,就在那附近吧。

她刚下班,我们沿着小路随便走。随便聊了聊,聊了聊她的工作,我的工作,同样爱画画。她果然是比我小两三岁吧,然后我们走到一个卖炸鸡排的小店。店门口有一块空墙,我往上画了个“神鸟凤凰”加肥加大版...有个五六岁的小姑娘看着我们尖叫,我们怕被发现赶紧撤了。

然后讨论,要不要吃点什么呢?我特别想吃川菜,油辣的脱骨鸡爪...想了好几天。9月底的时候有人请我吃,我就一直惦记,没想到10月又吃了一次。淘宝有卖,但是邮费太不划算。然后我就一直想着。然后我们看到附近一家小川菜馆,门面下面正好有处水泥墙,有被涂黑的“办证1829#—¥*”,于是就在那吃了。等菜的时候把那块喷了几个字:“So Hot”,没带大红色,就喷了俩粉红的辣椒,画了个内裤和胸罩,妹子画了几朵花。

我是有预谋的,因为附近有石家庄一个装逼小书店,叫“一半时光咖啡”。吃完我们走到他们门口,妹子在地上画了个表,让我往表里画了个大象。我们往前走了走。。。哦,不对,好像是画完这个去吃饭的。回来的时候又画了个表,她画了个大象。正好显示两次到的时间,不过看不出来是几点。

然后我们去立交桥下,有些紧张。我在桥边喷了“天上的白云真白啊”,妹子画了大象,我画了长颈鹿。。。然后我们往南边走,有一块拆迁的小平方,露处白砖。我们绕来绕去才找到下脚的地方,画了一张哭脸,和“我还不想塌”几个字,她在别处涂了个什么我也忘了。后来我们在一个大电箱那涂了点什么。

再然后,我们回到立交桥路口,我正在专心地喷“关于爱我又想起了你”时,妹子慌乱地说,有人来了,说不让画!一个粗短大汉过来,拽走我的包,厉声质问“谁让你们在这画的!谁给你们权利!。。。你们为什么。。。去派出所。。。不能给你,东西都给我没收了!。。。”还说这段是他管,他的地盘,说“你们知不知道我花了多少钱才弄干净,老是有人乱涂乱画。”他指的并非涂鸦,而是被喷黑的小广告。这花不了多少钱。他夺走我的包,颜料都不多了,包也只是个帆布袋子,不值钱。不过我咬他手了,牙还没下去他就松开了。我记得那个细节,咬的口感还记得,他手有些凉是因为天有些冷,蹭了下牙,没有咬下去。还有个细节,他问,你们为什么——用那种很义正言辞只有在婆媳大战电视剧里出现的那种口气——画这些?我有些笑着说,因为好看啊。我真的笑眯眯地看着他。妹子也说了好多,我都忘了,那个人还拽我,后来我把所有颜料(其实都是空瓶子了)都放进袋子,拽她,我们就过马路走了。那个人车还停在路边,很生气的样子,但是没有跟过来。我们俩连跑都没跑,就走开了。

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即使是专业涂鸦的人,也会鄙视我们这种瞎画的行为。感觉确实和随地大小便没有什么区别吧。我以后不会这样了,我发现这个世界是完全严肃正经的,或许我该去别处,但是美丽的地方是不容玷污的,美丽的人离我很远。若是一个不美丽的城市,我这样随地大小便也是不好的。什么是价值?美丽是价值,被人需要是价值,完成别人的心愿式价值。这个世界充满了意义,连用黑色盖住小广告,都是有意义的。前几天APEC开会,整个石家庄公交免费,正定的老太太都念叨着,哎呀,免费了,我们出去转转,真的不要钱吗?会不会有人不知道把钱扔进去啊...整个石家庄到处是洒水车,乌拉乌拉唱着歌把水洒地湿漉漉的,一会儿一趟,一会儿一趟,偶尔还制造让人兴奋的彩虹。公交车和洒水车都奔着自己的意义往前奔跑。可会开完了。我不知道它们会不会失落。反正我现在特别失落,我也曾奔跑过,现在,我的会散场了。

哦,那天涂的东西,现在应该不在了吧。现在在,将来也不在了吧。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更多相关帖子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