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eijingToday 优质生活在北京 BeijingToday 优质生活在北京 7成员

【侃侃花边】火影完结,梦想还在继续。

xinbabay 2014-11-15
终于陪伴我们十五个年头的火影忍者也走向了尾声,火影连载的这十五年,是青春与热血的十五年,是与火影的主角们一同从青春懵懂,逐渐成长,逐渐能够承担起自己肩上责任的十五年。那木叶村中的下忍考试的青涩,守护自己家人与梦想的执着,随着青春与成长而到来的爱与责任,镜头里演的是火影,镜头外演的的是我们和火影一同成长的人生。

只要有树叶飞舞的地方,火就会燃烧。

小时看火影,最容易被感染的是我要成为火影的热血,成长之后看火影,打动内心的却是火影诸人对自己人生意义的不断追寻:我爱罗的孤独,鼬的坚守,鹿丸的恬淡,甚至是丁次的破茧成蝶……

火影十五年,少年长成,热血不灭。

不是每一位忍者都能成为火影,但这每一条自己用毕生的信念去坚持的道路,就是他们的忍道!

鼬:“无论你走怎样的道路,我都深爱着你”

他是宇智波一族的少年天才,他是宇智波佐助的哥哥,更是为了和平与弟弟牺牲一切的伟大忍者。当他的族人有了叛乱之心时,他为了保护自己的弟弟,与木叶高层交易以全族的性命来换弟弟存活。

事后,他隐藏了所有感情,让自己心爱的弟弟憎恨自己,让木叶全村惧怕自己。而自己却这样背负一切进入“晓”去卧底,他承受的那一切,我想就是火影也未必承受的了吧!

可惜这样的鼬还是败给了...
终于陪伴我们十五个年头的火影忍者也走向了尾声,火影连载的这十五年,是青春与热血的十五年,是与火影的主角们一同从青春懵懂,逐渐成长,逐渐能够承担起自己肩上责任的十五年。那木叶村中的下忍考试的青涩,守护自己家人与梦想的执着,随着青春与成长而到来的爱与责任,镜头里演的是火影,镜头外演的的是我们和火影一同成长的人生。

只要有树叶飞舞的地方,火就会燃烧。

小时看火影,最容易被感染的是我要成为火影的热血,成长之后看火影,打动内心的却是火影诸人对自己人生意义的不断追寻:我爱罗的孤独,鼬的坚守,鹿丸的恬淡,甚至是丁次的破茧成蝶……

火影十五年,少年长成,热血不灭。

不是每一位忍者都能成为火影,但这每一条自己用毕生的信念去坚持的道路,就是他们的忍道!

鼬:“无论你走怎样的道路,我都深爱着你”

他是宇智波一族的少年天才,他是宇智波佐助的哥哥,更是为了和平与弟弟牺牲一切的伟大忍者。当他的族人有了叛乱之心时,他为了保护自己的弟弟,与木叶高层交易以全族的性命来换弟弟存活。

事后,他隐藏了所有感情,让自己心爱的弟弟憎恨自己,让木叶全村惧怕自己。而自己却这样背负一切进入“晓”去卧底,他承受的那一切,我想就是火影也未必承受的了吧!

可惜这样的鼬还是败给了病魔,自己的身体已濒临极限,不得已提前与弟弟佐助约战,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却只想帮助弟弟解除了咒印枷锁,最后的他淡淡的笑着,熟悉的动作再一次出现,轻轻点在佐助的额头说道:“这是最后一次了……。”

发狂的佐助疯狂的寻找着真像,斗阿飞,杀团藏,但是,没想到的是结局确更像一幅画。鼬拖着秽土转生已经残破的身体,缓缓走到佐助面前,说道:“早已失败的我就算是现在想以长辈的身份多告诉你一些,也无法传达给你。所以这次就只说一点点真相吧。你可以不用原谅我...无论你今后想怎么走,我都一直深爱着你。”

而今,佐助也完成了成长的蜕变,与小樱开始了新的生活。那么,鼬你又在哪里守护着他们呢?

鹿丸:“真麻烦”

“我本来想过着随便当个忍者,随便赚点钱。然后和不美又不丑的女人结婚,生两个小孩,第一个是女孩,第二个是男孩,等长女儿结婚,儿子也能够独当一面的时候,就从忍者的工作退休。之后,每天过着下将棋或围棋的悠闲隐居生活,然后比自己的老婆还要早老死,我就是想过这种生活。”

鹿丸不帅,不酷,不强,甚至连戏份也不算多。但在他身上却拥有《火影忍者》中最强大的智慧与最难得的恬淡。在这个人人都想要当主角的世界,鹿丸更像一个现实主义青年,有着自己平淡的小理想,并为之奋斗,不渴望,不奢求。

但也正是这个看似得过且过的鹿丸,在面临大事时能给人强烈的安全感——在追回佐助的任务中,临出发的前,鹿丸给队员们说:“佐助跟我没有很深的交情,我也不喜欢这个人。但佐助也是木叶的忍者,是我们的同伴。所以我们要拼命把他救出来,这是我们木叶的风格。并且,虽然我的性格这样,但也不会在这件事上怕麻烦。因为我的行为关系到你们的性命。”

忍者的世界中从来不缺背负命运的强者与成为盖世英雄的热血,而恬淡的鹿丸确实一枚不走英雄路的暖男。他不会身披金甲,脚踏七彩祥云来和你上演一出肝肠寸断的轰轰烈烈,却能用心去守护自己的小幸福。

这也许就是手鞠爱上他的原因吧,他不会霸气的宣布我是要成为火影的男人,但他会让你感受到平平淡淡才是真。

宁次:“因为你说我是天才”

宁次,作为火影里出现的第一个天才,他本该像小说主角一样,天纵奇才,星光四溢。可是命运偏偏不如他所愿,从小带着父亲的憎恨长大,好不容易可以独当一面了,又因为家族派别的关系,在这个天才的心上狠狠的刺了一刀,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创伤。

这个天才第一次崭露头角的时候在中忍考试,可悲的是第一次失败也是在这,就好像我们小时候总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可当我们长大了,见过更大的世界,才知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这一刻,我们会动摇,会怀疑。长期以来的自尊被现实击碎,而宁次也正是这样。

儿时支撑宁次成长的是,憎恨的力量。而当这一切化为泡影的时候,他也彷徨了,迷失了。直到他们去追击佐助遇到危险时鸣人说道:“他可不是我这种吊车尾的,他是真正的天才。”那一刻,宁次仿佛全身在颤抖,同伴间的信任,让这个曾经的天才,又找回了自己。

可是,故事的最后总是会让人意想不到,当鸣人和木叶村即将面临死亡的时候,这个骄傲的天才站了出来,在鸣人诧异神中,用自己的生命保护了他。“我有绝对不能输得理由,我这么做,也是为了那些相信我这个凡人是天才的他们。”缓缓闭上眼睛,宁次对这个世界有太多的舍不得,世间也有太多的美好值得留恋。但是最后,他还是留给了同伴一个简单的微笑,很温暖,很安心。

我爱罗:“我也希望有一天能成为别人所需要的存在”

谁还记得当他还是个孩子时有多么的善良,谁还记得当他跟在夜叉丸后面玩耍时有多么的可爱,若曾拥有爱,我爱罗不会如此恸哭,不会如此绝望,不会如此不知所措,不会如此支离破碎,不会如此偏执仇恨。

可惜,他从未曾拥有过。所以,生命之于他,就变成了一片战场。没有风没有光,没有伤没有痛,没有爱也没有被爱。只有用杀人来证明自己的存在,用淋漓的鲜血来填充虚无的心灵。带着诅咒和怨恨而生,被人厌恶和恐惧而活。

所以当鸣人拼尽全力想要唤醒被守鹤控制的我爱罗时,从那对双眼中看到了同样的孤独,同样的遭遇。“一个人很孤独吧!”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却引起了我爱罗心里的强烈共鸣。其实,他要的很简单,一次普通的对话,一次和蔼的问候,乃至一个温馨的眼神,让他至少看起来不是那么的孤单,就够了。

我爱罗的“冬天”终于慢慢解冻,杀戮之心也慢慢退却。所以当鸣人将他从“晓”救回来,准备离开沙之国时,我爱罗主动与鸣人握手,并第一次露出了微笑,这一刻,他终于不是那个在额角刻着爱,而心中只有孤寂的孩子……

自来也:“对于忍者而言怎样活着无所谓,怎样死去才是最重要”

“我原来是想要自己像历代火影那样死去的,将故事的成败赌在结尾上。”

自来也的死可以说是火影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而他对于纲手的爱,更是岸本对于爱情为数不多的描述。自来也从什么时候开始恋着纲手已经无从查考,也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将生命的始末中所有的爱恋全都给了纲手,即使它是没有回报的。

“男人被拒绝后会变得更坚强,而幸福什么的,不是男人所追求的”这是自来也对纲手最后的表白,也是他最后一次为爱而坚强。多年以后,我们还记得那天的长凳、晚枫、夕阳……瑟瑟的秋风将枫叶吹起,盘旋着在自来也和纲手身边落下。

临行前的自来也已经老了,满头白发的他再没一根黑发可以用来为心爱的人变白……但还是深沉的爱着纲手,一直期盼着纲手的温情。可他渴望着的,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也还是没有到来。

我永远忘不了,每次拿本小黄书悠闲走出木叶的自来也,却在那天只留下了悲凉的背影,仿佛就在说:“纲手,照顾好自己,来世再见!”

有一个时代叫NARUTO,只要有树叶飞舞的地方,火就会燃烧。

尽管这一场相伴已经长达十五年,但火影还是完结了。彼时可以和鸣人一起在街道上大喊影分身术的少年已经成长为开始穿上正装,小心翼翼的戴上社会人的面具。但就像花儿终将凋零,人们也都会老去,不变的只有那永恒的记忆,而对于我们来说:“有一个时代叫NARUTO,只要有树叶飞舞的地方,火就会燃烧。”

via Guangming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