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仰探讨及其它 信仰探讨及其它 27591成员

正视人生的信仰-徐锦尧神父-(有声朗读)

艾丽丝 2014-11-15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12条) 只看楼主

  • 艾丽丝
    我贴天主教一位祖父以前的著作,因为目前中国天主教的神学和教导体系比较完善
    现在天主教也专门和新教神学和存在问题进行过对话
    现时的天主教是经过“梵二”改革的
    在中国,新教还处于混乱中 ,还处于路德和加尔文主义状态
    有好些以前追随了新教七八年的人后来都改信天主教了
  • 艾丽丝
    《正视人生的信仰》全文阅读:
    http://books.chinacath.org/files/article/fulltext/0/230.html

    第十四课:澄清对真信仰的误解
    第十四课:澄清对真信仰的误解
    天主教不是一个普通的宗教,“天主”不是一般意义下的“神”,天主教的信仰因此也有其非常独特的一面。在探讨天主教信仰之前,让我们首先澄清一些对真宗教或真信仰的误解。
    一、真信仰不纯是“心灵寄讬”
    信仰充实人生,使人生有所寄讬;但信仰并不单单是一种寄讬。
    寄讬源于生活的无聊、空虚、寂寞,对一切感到迷惘、无助。
    但真正的宗教信仰却是正视人生、积极进取、信心坚定、与神与人共融、甘心为神为人而献身的。他自信有神明的助佑,所以失败而不气馁,受苦而不畏缩,甚至失望也不绝望。有神在远处向他招手,在他身旁扶持,在他耳边细语,他会无恐无惧,百折不挠,一心依恃地奋勇前进。
    他不会只顾把心灵寄讬于神身上,相反地,由于信仰的充实,他自己反而会成为其他弱小兄弟姊妹的寄讬!
    二、真信仰并非只为“祈福免祸”
    天主有能力福佑我们,使我们免于灾祸;也愿意把最好的东西赐给我们。但信仰却不单单为了祈福免祸。
    祈福免祸心理源于逃避现实、贪图侥幸、找寻己益,令到与神的交往渐渐变成一种交易;求而不得的时候,更易对神失去信心。
    真正的信仰却是面对现实、脚踏实地、力求上进、讲求牺牲与奉献。他知道神已经把他视为“成年人”,所以乐于看到他独立生存、勇敢奋斗。这时人应做的就是“尽人力而听天命”,而且要“足踏尘世路,肩担古今愁”,绝不贪生怕死,只顾自私地苟存性命于乱世。佛家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更显出有真正信仰者高贵的胸襟和恢宏的气度。
    三、真宗教不单在“教人为善”
    绝大部分的宗教都教人为善,也要求人努力为善,更提供方法助人为善。但宗教却不单单是一个教人为善的“道德集团”而已。
    其实要做善人,未必一定要相信宗教。我们有时也会见到外表虔诚的人,内里却是伪装的君子。
    纯正的宗教信仰能开启我们的眼睛,使我们醒觉到人的尊严;天主教更认为人人都是天主的子女。在这种自觉下,我们很自然去爱、去服务,那是一种发诸内而形诸外的自然流露,而非刻意的矫揉做作。在这个角度下,“升天堂”也不再是信仰的首要目标,而是信仰的结果;我们不会只是为了天堂而信天主,正如孝顺的子女,不会单单为了遗产的继承而敬爱父母一样。
    四、真信仰不在追求“奇迹”
    有人以宣扬奇迹去“吸引”别人,使人相信;并以天主的“有求必应”去企图使人相信“天主比外教神明更好”。殊不知你有你的奇迹,我有我的奇迹,每个宗教所宣扬的奇迹,可说数之不尽,欲凭奇迹的多寡去判定宗教的真伪,并无意义。这里并非否认奇迹的存在,却欲指明:奇迹并非信仰的核心。
    其实奇迹是存在的,圣经中也记载了很多奇迹,今日也仍然有奇迹的存在,但我们自己却很少亲身经验到奇迹,它并非我们日常碰到的东西。
    圣经中的奇迹有特殊的含义,它象征一个“善必胜恶”的时代的来临,耶稣也是藉着奇迹去证明他说话的权威性,让人去相信和接纳他的话;但现代奇迹却并非宗教的核心。我们既不是为了贪图获得奇迹而信仰,我们的信仰也毋需*奇迹去支持。
    相反地,真正的宗教信仰会让我们看到 --天天都看到--人生本身就是一个大奇迹:大自然的瑰丽、宇宙的和谐;人们相亲相爱,甚至互相宽恕;吸毒的人戒了毒;自私自利的商人成了童叟无欺的好商人;自我中心的人忽然开始想到要关心别人;我们天天能够起床;我们发觉我们所爱的人仍然健在……这一切都是“奇迹”,都值得我们庆贺、欣赏、感谢。
    五、信仰要避免陷于狂热
    有些人过分强调宗教的感性层面,逐渐引导信徒走上“狂热”之途。他们在聚会中狂叫、号哭,陷入半昏迷状态,有时甚至使人达到“竭斯底里亚”(hysteria)的疯狂地步;这是很危险的。
    过分的宗教狂热可以使信仰变得非理性和反理性。更甚者,还会使信徒妄自掣起信仰的大旗,去攻击,甚至迫害、残杀异端者(其实只是异己者!)这种信仰除了巩固宣教士的权威及增加他们自己的经济收益外,对人生、对世界大同可说是害多于利。很可惜的是,这种宣泄情感式的宗教行为,在冷漠的世界中,可以治疗人在社会中因经常被拒绝而受到的创伤,所以信仰这种宗教的人还是趋之若鹜;而狂热的宗教行为,仍是永远都有市场。
    本来深刻的宗教经验可以使人感动、流泪、痛哭,或在另一方面使人喜乐、甚至手舞足蹈。这是好的、健康的。不过,这只是信仰生活中的一小部分。信仰应比一时的感动和短暂的皈依更有深度。它应是一个人全心、全意、坚决、不可反悔的行为,人愿意无条件地接受天主进入自己的生命,指导自己的生命和改变自己的生命。他在信仰生活中,有热情、感动的时刻,也有冷然面对和正视生命的时刻;有经验到神的临在因而拥抱他的时刻,更有当灵性生命进入了黑夜,似乎失去了神,而仍能在漫漫长夜中枯等神再现的时刻。
    真正的信仰是终生的、持久的、有深度的、对自己和对接触到自己生命的人都有裨益的;有“热”的时候,也有“冷”的时候。
    六、真宗教并不等于“礼节仪式”
    一切宗教都有或繁或简的礼仪,这是重要的;但礼节仪式不过只是一种发诸内而形诸外的“标记”,所以并非信仰的核心部分。耶稣很重视内心的虔诚,他认为“天主是神,朝拜他的人,应当以心神、以真理去朝拜。”(若4:23)所以只重外表而缺乏内心的虔敬和生活的真诚,实在是舍本逐末;必须两者兼备,相得益彰。
    七、真宗教绝非“法术魔力”
    有一位神学家说:“上主创造世界时,希望人能爱人用物;但在人心败坏后,人却只会爱物用人。”法术或魔力所标榜的是“言语”(例如咒语、经文等)、“动作”(例如“作法”)或某些“物件”(例如符箓、镜等)本身的“法力”。人们甚至相信神也会屈服在这些言语、动作或物件之下,而为作法者所“用”。所以相信法术魔力的人,不单“用人”而且“用神”!天主教和许多其他大宗教却是相信神的本身,而且要按神的旨意去生活,去圣化自己、改善世界。神绝对不是供人役使的对象,相反地,他却是人生活的目标和取向。
    八、真宗教并非源于人的无知与无能
    有些无神的社会学家认定宗教是源于人的无知与无能。无知,所以误信打雷是雷公作怪;无能,所以渔夫在茫茫大海中,易于产生求神拜佛的心理。随着民智的开启(打破了无知),与科技的发展(人变得越来越能干),于是上述的社会学家便认定神可以寿终正寝了。信仰,当然不是指这一套!
    九、真宗教不是有闲阶级的奢侈品
    有些人信教,只是因为太清闲、无聊,要找朋友、凑热闹。他们有空才去教堂参加活动,一旦忙起来,或失意了,便不再相信。所以有些人求学时、未婚时很热心,结婚了,或者有了事业,便冷淡了;有些人环境顺遂时,感到“天恩浩荡”,所以十分虔诚,一旦遇到挫折,便怨天尤人,连教堂也不去了。
    真的信仰当然不是这样的。天主教是一个正视人生者的宗教,人在最忙、最软弱、最困扰时,反而是他最需要宗教给他奋斗力量的时候!
    十、圣经金句背诵
    1.我们藉着洗礼已归于死亡与他同葬了,为的是基督怎样藉着父的光荣,从死者中复活了,我们也怎样在新生活中度生。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的旧人已与他同钉在十字架上了,使那属罪恶的自我消逝,好叫我们不再作罪恶的奴隶。(罗6:4,6)
    2.你们不可与此世同化,反而应以更新的心思变化自己,为使你们能辨别什么是天主的旨意,什么是善事,什么是悦乐天主的事,什么是成全的事。(罗12:2)
  • 艾丽丝
    那些新教徒注意了,真信仰不是奇迹“奇迹”,要避免陷入“狂热”
  • panjoy2001
    那些新教徒注意了,真信仰不是奇迹“奇迹”,要避免陷入“狂热” 艾丽丝
    确实,天主教曾经独霸神坛,感觉宗教改革后天主教的势力被削弱而变得温和些了,作为抗罗宗的新教整体上的感觉偏狂热和极端些。
  • 艾丽丝
    确实,天主教曾经独霸神坛,感觉宗教改革后天主教的势力被削弱而变得温和些了,作为抗 ... panjoy2001
    天主教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开了“第二次梵帝冈会议”,简称“梵二”
    重新界定了一些信理和教会的角色
    也积极展开基督教内部间和基督教和其它宗教之间的对话
    但是自“梵二”以后,天主教在西方走下坡路了,
    越来越多神职人员的丑闻被暴露出来,神职人员和修女也减少
    内部都有很多分歧
    新教从分裂出去后分成不知多少派别,有些还很极端
    天主教说新教是“分离的兄弟”

    中国的新教还是那句,依然是基要派为主,再加上灵恩派变种和夹杂一些民间迷信
    在中国基督教有两个极端,一个极端是主要吸引农村和一些少数民族地区,另一个极端就是一些持自由主义的知识分子
  • panjoy2001
    天主教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开了“第二次梵帝冈会议”,简称“梵二” 重新界定了一些信 ... 艾丽丝
    哦。差点把梵二理解成梵我不二了,谢谢解答。
  • 星星知多少
    那些新教徒注意了,真信仰不是奇迹“奇迹”,要避免陷入“狂热” 艾丽丝
    我是见到过很多神迹的人。你的提醒是很好的。一个成熟的信徒不能追求神迹。我们信徒里有很多人初期都是见到过神迹的。但是,都有一个感觉,以后基本上见不到神迹了。我曾经为此痛苦过。现在,我明白信基督教如果是仅仅是追求神迹,会迷失方向的。我对基督教新教有不理解的地方,其内部派别较多。我对天主教印象很不好。我脑子里还存在教会中世纪黑暗的影子。教皇-----的皇字,我也很反感,信徒大家都是人,是神的子民,凭什么你是皇?再说,主的信息,天主教是靠神父传达的,我认为他们称父也僭越了。他们传达神的话语是二手货,不会走偏吗去?新教最令我欣慰的,就是信徒人人都可以直接和神交流。我是一个很喜欢自由的人,因此,直到现在,我还没固定加入哪个教会,也没受洗。我有个想法。信主,最关键的是用诚实和心灵去信。圣经是最好的依据。一些教会的仪程、形式我不太重视。当然,我会受洗的,也会固定参加一个教会为主要站点的。好像,你在探讨教会的一些情况,我平时对教会也有一些这样和那些的考虑。于是,我写下了这些话。
  • 艾丽丝
    我是见到过很多神迹的人。你的提醒是很好的。一个成熟的信徒不能追求神迹。我们信徒里 ... 星星知多少
    很多人初期都是追求奇迹,或者是所谓体验到奇迹
    但是随着认识加深,有很多神迹消失了,但理性会加深

    顺便纠正一下,“教皇”是以前的旧译中文,翻译不准确
    真正的翻译是“教宗”,教宗(pope)原本拉丁文是“父亲(papa)”的意思
    现在很多新闻和其它资料都翻译成“教宗”,唯独是基督新教内部资料没有改
  • 艾丽丝
    徐锦尧神父:新教的传教,我根本不羡慕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a17cc60101b41f.html
  • panjoy2001
    徐锦尧神父:新教的传教,我根本不羡慕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a17cc60101b41f.html 艾丽丝
    我觉得“梵二”以后天主教在西方走下坡路其实是件好事,一个宗教变得宽容的结果就应该是虚化自己的“组织”角色以至近于无,“组织”色彩鲜明的宗教教派一般都会有真理在握的偏执心态,是一种强化集体小我的结果。
查看更多回应(12)/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