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反常 反常 113成员们

杨波:屎色仙境

老成 2014-11-15
有一次开车快到广州时,从高速上望过去,整座城市宛若被扣在一个巨大,半透明,灰黄色的碗里。碗里雾霾氤氲暗涌,恍如屎色仙境,这幅堪称壮观的景象,在我看到电影《星际穿越》里巨浪般的沙尘暴向城镇滚滚逼近时,获得精准的对应。



雾霾是人类不惜超出环境负荷来发展工业而宁愿付出的代价之一,这一点很清楚;《星际穿越》却没明确地告诉观众那作为人类末日象徽的沙尘暴究竟源于何处。但至少,片中末日将近时,人类业已放弃工业和科技的发展而多数成为农民,这一叙事前提暗示环境恶化、植物逐一变异灭绝、地球上的人类注定不将死于饥饿就将死于窒息的悲惨结局,多少跟之前拼了命发展的工业和科技相关。退化为农民本想亡羊补牢,可惜为时已晚。



不料,以上暧昧不明的情节看似支持的反工业、反科技观念,却不过是作为反面的铺衬,来更有力地烘托出这部电影的核心价值——基于人的智慧、信念和爱,通过科技的进步,人不仅能走出任何自然造成的困局,且必将控制自然。



以上即为这部在逻辑上混乱不堪的电影里最根本的一条悖论,它还体现在电影中那些作为唯一能够解决末日的问题的人——科学家、工程师和冒险者们的态度上:完全不去分析人类自取灭亡的原因并予以回避、改正,而只是设法为人类换一颗星球,好让...
有一次开车快到广州时,从高速上望过去,整座城市宛若被扣在一个巨大,半透明,灰黄色的碗里。碗里雾霾氤氲暗涌,恍如屎色仙境,这幅堪称壮观的景象,在我看到电影《星际穿越》里巨浪般的沙尘暴向城镇滚滚逼近时,获得精准的对应。



雾霾是人类不惜超出环境负荷来发展工业而宁愿付出的代价之一,这一点很清楚;《星际穿越》却没明确地告诉观众那作为人类末日象徽的沙尘暴究竟源于何处。但至少,片中末日将近时,人类业已放弃工业和科技的发展而多数成为农民,这一叙事前提暗示环境恶化、植物逐一变异灭绝、地球上的人类注定不将死于饥饿就将死于窒息的悲惨结局,多少跟之前拼了命发展的工业和科技相关。退化为农民本想亡羊补牢,可惜为时已晚。



不料,以上暧昧不明的情节看似支持的反工业、反科技观念,却不过是作为反面的铺衬,来更有力地烘托出这部电影的核心价值——基于人的智慧、信念和爱,通过科技的进步,人不仅能走出任何自然造成的困局,且必将控制自然。



以上即为这部在逻辑上混乱不堪的电影里最根本的一条悖论,它还体现在电影中那些作为唯一能够解决末日的问题的人——科学家、工程师和冒险者们的态度上:完全不去分析人类自取灭亡的原因并予以回避、改正,而只是设法为人类换一颗星球,好让他们在新的星球上继续以同样的方式并落得同样的下场,反正星球多的是。这就像你认为给你在学校里杀了人的儿子换一所新学校就能解决一切问题一样。其自相矛盾在于:解决问题的方式正是导致问题的原因——换一颗星球这件行为的动机、目的和主旨,与人类毁掉地球的动机、目的和主旨一模一样;你的儿子正是在你这种换一所新学校就能解决一切问题的理念熏陶下去杀人的。



有人说从这部电影中感到人之渺小,恰恰相反,片中四处昂扬着无比狂妄的人本主义,甚至一点儿也不害臊地揭示出本暗喻为上帝的,指引人类走出困局的“他们”正是人类本身。这种只有在农耕时代才显得没那么荒谬的天堑变通途、人定胜天的观念在今天依旧大行其道,因为它早已不再是某种需要逻辑来推导、证据来证明的道理,甚至早已不再是某种相关情感的人的品质,而成为一门以“不需问为何去信”为“须去信”之前提的宗教。在现下惟以进步,且惟以不断加速的进步才能维系其存在的工业社会境况中,每一个人也必须信仰这一境况本质处天堑变通途、人定胜天的进步观才能在社会中取得合法席位。



事到如今,进步不再是什么能够提高个人生活愉悦程度的人类活动,请问,希格斯玻色子的发现令大一统理论向最终的确认又向前跨进了一步、A国和B国在C问题上达成共识、或3G提速为4G……这些进步真的令你本人感到更幸福了?对人类而言,进步是其步入末日的唯一姿势;对个人而言,进步则仅是一种裹挟。美国主义者和大国崛起主义者如是,好莱坞大片的导演和为广州扣上大碗的那些人如是,一边质问自己为何要在这种非人环境中生活一边毫不迟疑地驶入大碗中的我,亦如是。



好像为《星际穿越》做宣传般,该片上画第二天的凌晨,欧航局发射的一台名为菲莱号的航天器就成功降落在一颗彗星上。这是人类第一次登陆彗星。你激动吗?为了这次登陆,菲莱号飞了十多年,超过64亿公里,前后耗资超过13亿欧元。13亿欧元,这些钱可以救护多少贫弱?什么?只有鼠目寸光的Low逼才会问这种问题?好,那换个问题,想必花13亿欧元令一台洗衣机大小的机器登陆彗星的目的不应仅是去证明人类有能力令这台洗衣机登陆彗星吧,还有其他什么高瞻远瞩的目的?科学家的官方回答如下:“希望借此了解形成于太阳系形成初期的彗星,并进一步探究太阳系甚至人类的起源。”



呵呵。



伽利略为了活命在法庭上违心承认自己的理论是错的,就此,加缪认为伽利略的真理“连火刑柴堆的价值都不如”,“到底地球围着太阳转还是太阳围着地球转,压根儿无关大局。说穿了,这是个无足轻重的问题。”加缪“从未见过有人为本体论去死的”,但你一定见过不少为了拆迁或爱情去死的人。太阳系形成初期的彗星结构,以及太阳系乃至人类的起源这些问题是否无足轻重姑且不论,但我相信,参与这一计划的欧航局的科学家们若面对跟伽利略同样的审判的话,为了活命,他们多半会选择用那13亿欧元去救助贫弱,去吃喝嫖赌,甚至把这些该死的钞票当庭烧掉都行。



换成你,你愿意为了“太阳系形成初期的彗星结构”去死?



假设同一个人面对同一个问题,当这一问题切乎此人客观处境时,与当此人处于他人、群体、社会裹挟下时,将会产生两个答案,且这两个答案常常截然相反。举一个例。我发现独裁者总喜欢拍些以长者而非统治者的面目,慈祥地与平民儿童相处的照片。我并不认为他仅企图借此洋溢的人性来隐瞒其自知的暴君身份,我更愿相信那慈祥在彼时彼地是真实的。然而,当他放下怀里里孩子回到王宫,即会下达屠城灭族的经济政策或战争命令。我想,若让这个老头手刃他怀里的那个有血有肉的孩子他应该做不到吧,但他可以经过其颁布的政策去杀死那个作为人类数据库里的某个函数的孩子。各位,他在抱着那孩子时,与坐在办公桌后面时,面对的并非两个不同的孩子,即,他面对的并非两个不同的问题。



当面对是无望地与亲人在地球上等死,还是一人携带受精卵奔赴太空寻觅适宜星球去延续人类的选择时,《星际穿越》中那些进步主义者却毫不迟疑地选择了前者。此种政治不正确基于,即便在他们看来,与任凭其亲人孤独死去相比,延续人类这样的事也连个屁都不算。此时,他们摆脱了裹挟,展露出怀抱孩子的独裁者的慈祥,将问题拉回到自己身上;或者说,当某个问题有条件被真正拉回到个人身上时,对这个人来说,它才会成为真正的问题。



每天通过各种新闻你都将获知许多问题,如南海问题,如幼儿被拐卖问题,如王菲的恋爱问题,只见你紧锁眉头,仿佛谢霆锋一般。其实,我们现在遇到的几乎一切问题都不成之为问题。我们面对真正问题的资格和能力正被逐次剥去。确切地说,将进步裹挟其中的文明才是对个人终极的裹挟,它将人裹挟在先于问题到来的沙尘暴一样的答案之中。



但多多少少,个人终归还是会遇到问题的,谢霆锋当然也是人。当你的幼子被掳去时,当你将你老婆捉奸在床时,你终于发现那沙尘暴一样的答案毫无用处,你突然变得孤单一人,那些像地铁高峰时将你紧紧簇拥在中间的人群一个不差地向你投来了仇恨的目光,因为你的个人问题破坏了这种整体裹挟的和谐、紧凑和平滑。



对那些爬到桥上作势自杀,实是不得已借此向他人提出诉求的人,其走投无路并不能博取人们的同情,因为他们用并非真正的自杀造成了真正的道路拥堵。前几日却有一例外,广州一位爬上海印桥的男子不仅造成堵车,并且创下了桥上枯守78小时的时间纪录,他同样没有自杀,但人们予其更多的却不是愤怒和咒骂,而是迷惑。为什么?因为此人没有提出任何诉求。他爬到桥上引发关注、触发众怒,此若其刻意而为,也只是借力来端正面对自己的问题的姿势。海印桥就是独裁者怀里的那个孩子,就是你捉你老婆的奸时掀开被子看到的那一幕。借此,他从裹挟之外,而非之内发动起义。将个人从人类中拔身而出需要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气。他难道不是一个英雄?不如我们凑钱给他树个碑吧。



地球绕着太阳转,人人平等的社会终将实现,扶助贫弱,3G提速为4G……等等,这些所谓真理、公理、共识、道德,以及人们对它们的不懈追求和维系,即诸多以人类角度提出并致力于解决的问题——对一个跃下大桥乃至作势跃下大桥的人来说皆为狗屁,对帕斯卡尔来说,进而是人伪善乃至邪恶的证明。因将自爱视为人最重要的天性,帕斯卡尔认为“人人都是天然彼此为仇的”,因此“人们在尽可能地运用欲念,好使它为公共福利服务;但这只不过是伪装,是仁爱的假象,因为它归根结底不外是仇恨”,“我们根据欲念而奠定了并籀绎出种种值得赞美的政治的、道德的与正义的准则;然而归根结底这一人类的邪恶根源,这一afig-mentummalum(罪恶的创造)只不过是被遮掩起来而已,它并没有被消除”。



自文明始,科学、政治、道德、文化、宗教——文明不仅没有解决任何人真正的问题,进而去遮掩、曲解、嫁祸这些问题。个人的处境,尤其精神处境并未因文明的进步而获得丝毫改善。不信?请以个人状态扪心自问一分钟。无法扪心自问?请爬到海印桥上试试。不错,人已丧失掉恢复个人状态的能力,他们一个个像鱼离不开水一样离不开仇恨并被其仇恨的他人,只有被裹挟时才能获得自欺式的平静。这平静与死无异。



帕斯卡尔将“恨自己”视为天主教最重要的救赎之道,个人借此跳离人类而有能力去无限地接近于上帝。成为神,得道升天,或《超体》里的露西能使用百分百大脑后变得无所不在,这种狂妄跟《星际穿越》里不将末日看待为末日,却看待为可以解决的问题从而将末日幻化为人类新起点的狂妄,难道是两回事?



将王菲的恋爱问题放一放吧,请微闭双目,舌尖顶住上颚,返回并沉浸在你对他人的仇恨及他人对你的仇恨之中,并认真地,极其认真地想想中午吃些什么才会令自己变得高兴一些。诸位,在将自己屁股上的屎擦干净之前,请不要插手政治。请致力于恢复不必爬上海印桥,也可以面对个人问题的能力吧。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