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失恋了。 我失恋了。 188707痴人

相遇是一场美好的相约

依依Yiyi 2014-11-15
彻夜 难眠
是谁变了

我流泪 愤怒和尖锐
是因为忐忑

你不能理所当然了你的资格
我需要更多安全感
才能平衡


你知道吗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 是真的没有想到也没有想过会和你走到一起
只是你跟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开玩笑 臭贫
我损你 你不生气 可以肆无忌惮的开玩笑

可是我也不知道怎么了
事情总是在不经意间开始慢慢发酵 直到变质

莫名其妙的说一起去看电影 后来越走越近
你表现出对我的好感 问我到底对你是什么想法
我反问你 你说觉得我挺好 但是话语中却略带玩笑和嫌弃
所以 我没有当真 只是当朋友间的玩笑
然后 因为意想不到的事 还是莫名的在一起了

开始的时候 我觉得我们这样的开始仓促莽撞
我茫然 不知道等待我的究竟是什么 也不懂你的世界是怎样



黑暗中沉睡着是你的轮廓
却碰不到你的灵魂
这一张小小的双人床 让我迷路了

每天就好像背对背的列车
只在深夜里汇合
幸福了 然后呢
爱情用什么再确认
你是不是也记得多久没有说爱我


后来的后来 我们像朋友又有些像恋人
在你面前 我想努力保持自己原本的样子却越来越卑微
我天真的以为 只要彼此包容彼此谅解彼此一起努力
我们 就会越来越好
有一段时间 我真的是这么以为 仿佛看到了未来和希望

渐渐的 好像不受控制一样 我们开始变得容易争吵 无话可谈
...
彻夜 难眠
是谁变了

我流泪 愤怒和尖锐
是因为忐忑

你不能理所当然了你的资格
我需要更多安全感
才能平衡


你知道吗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 是真的没有想到也没有想过会和你走到一起
只是你跟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开玩笑 臭贫
我损你 你不生气 可以肆无忌惮的开玩笑

可是我也不知道怎么了
事情总是在不经意间开始慢慢发酵 直到变质

莫名其妙的说一起去看电影 后来越走越近
你表现出对我的好感 问我到底对你是什么想法
我反问你 你说觉得我挺好 但是话语中却略带玩笑和嫌弃
所以 我没有当真 只是当朋友间的玩笑
然后 因为意想不到的事 还是莫名的在一起了

开始的时候 我觉得我们这样的开始仓促莽撞
我茫然 不知道等待我的究竟是什么 也不懂你的世界是怎样



黑暗中沉睡着是你的轮廓
却碰不到你的灵魂
这一张小小的双人床 让我迷路了

每天就好像背对背的列车
只在深夜里汇合
幸福了 然后呢
爱情用什么再确认
你是不是也记得多久没有说爱我


后来的后来 我们像朋友又有些像恋人
在你面前 我想努力保持自己原本的样子却越来越卑微
我天真的以为 只要彼此包容彼此谅解彼此一起努力
我们 就会越来越好
有一段时间 我真的是这么以为 仿佛看到了未来和希望

渐渐的 好像不受控制一样 我们开始变得容易争吵 无话可谈
我努力找话题 希望和你多说几句 但是一次又一次的争吵 你一次又一次让我失望
我开始想要疏远你 如果那个时候 你可以主动问候我关心我 为你的承诺努力 可能一切都会不一样
不过 都是我的错 你并不喜欢我 更没有爱
与其说是因为寂寞 更确切 只是在维持所谓的责任和义务

争吵越来越多 每一次的谈话都会以不愉快而告终
我们甚至可以一天不说一句话 没有一句问候
对你的事 我可能还没有你身边众多异性中的一个了解
我开始想要分手 把想的说出口 不再得过且过
第一次
吵架 我很失望的说 我们分手吧
你说你不想谈这个 我当时庆幸的以为是你并不想这样分手
第二次
我说 既然不爱就分手吧 都是我的错
你直接转移到别的话题
第三次
我说 我们谈谈 面对我们的问题
面对我说的分手
你终于说出你不喜欢我 一切都只是错误
终于 你说 还是做朋友吧 你喜欢的也是我们做朋友的时候的我

仿佛我好像得到了我想要的结果
可是 他还是不懂 离开是想要被挽留
所有事情摊开 才发现 最傻的是我 被伤害的也是我
对方可以当做这是一场闹剧 可也许是玻璃心 我不行
也可能是因为 我确实想过要维持要努力要认真
而对方却根本没有

也许吧 一切 都是我自作多情
No zuo no die
可是我想知道 如果我不说分手 你就这么得过且过吗
也对 反正你过得逍遥自在 无所谓有没有在一起 只是一个名义而已

晚上躺在你身边的我 却看不懂你的思想 看不透你的内心 我不懂 你究竟怎么想



誓言 谎言 我都听着
爱再深 放久了会冷
会产生裂痕

那时候 你是把我在手心捧着
而现在 你忘了为我
擦去泪痕

还记得最开始 我不开心 有了争吵 我不喜欢也不知道如何去表达我的想法
你花了一晚上问我 逼我说出我的想法
也是那一天 你问我想要的是什么
你跟我承诺 答应我 会努力变成我要的样子

可是直到今天 我才知道一切都只是说说而已
从始至终 我都被谎言所欺骗
你的每句话每个承诺和关心 只是为了哄我开心

我说我后悔不分手了
你说那好 就不分手
就是这么不经思考

可是 我已经不是那个会在被你骗的我了
而你的不分手 也只是 维持一个关系

你记得吗 你从没说过 你爱我

也许正是因为 颜值太低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2条) 只看楼主

  • tabSen

    大家好,我是富土康3号流水线的张全蛋,英文名叫Michael Jack,法文名叫Hélodie Jaqucline。
  • 依依Yiyi
    都没有人回复 好心塞
添加回应

我失恋了。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