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豆瓣写手 豆瓣写手 17236小-行者

片段

焉山 2014-11-15
为了死了的爱情而活着。 实际上,我的生活方式就是这样了。 你还想说什么多余的话语让我自己觉得难堪。 她以为她的情绪已经无法被自己所掌握,声音跟夜间窸窸窣窣都可以混为一谈,就像来了一场虚无缥缈的风轻轻抚走了沉积与此的不安,分散到了不同地点的归宿,以各种不知名的形式在迷宫中行走。 如迷路一般的状态。 如男人呼出的烟雾环绕在周围久久无法散去,迷离的样子。 他一直沉默在门口。面如土色。 我已经想不出借口来维持。 也许本该如此。 所有一切。早就已经是枉然。 他打算关上门,想了想,又说。 祝福你在这个位置上活的开心。 一个人在房间里又归为死一般湿闷的空气 。 窗外传来几声鸟叫,怯怯的,似是着了风寒。 一切。 都是枉然。 她把自己想肉片 一样铺在床上,却不敢让风进来吹干自己,伸出了藏在袖子的手指,难看地不禁皱眉,是冬天才会有的颜色,已经发紫。她看了一会儿觉得别无他法,把手指埋在被子里,在这种情况下,神经好像都无知觉,她应该哭出才对,回忆就会随着眼泪的蒸发不复存在。 她慢慢的闭上眼睛。 有街上漂浮的浓浓酒味,有无知所错流浪狗的呜咽声,清醒得都能感觉到路边朦胧的灯光,浑浑噩噩地撒落明亮。 她忽的站了起来,失去灵魂般东倒西歪走进了洗手间 ,洗了一把脸,拼命地把清...
为了死了的爱情而活着。 实际上,我的生活方式就是这样了。 你还想说什么多余的话语让我自己觉得难堪。 她以为她的情绪已经无法被自己所掌握,声音跟夜间窸窸窣窣都可以混为一谈,就像来了一场虚无缥缈的风轻轻抚走了沉积与此的不安,分散到了不同地点的归宿,以各种不知名的形式在迷宫中行走。 如迷路一般的状态。 如男人呼出的烟雾环绕在周围久久无法散去,迷离的样子。 他一直沉默在门口。面如土色。 我已经想不出借口来维持。 也许本该如此。 所有一切。早就已经是枉然。 他打算关上门,想了想,又说。 祝福你在这个位置上活的开心。 一个人在房间里又归为死一般湿闷的空气 。 窗外传来几声鸟叫,怯怯的,似是着了风寒。 一切。 都是枉然。 她把自己想肉片 一样铺在床上,却不敢让风进来吹干自己,伸出了藏在袖子的手指,难看地不禁皱眉,是冬天才会有的颜色,已经发紫。她看了一会儿觉得别无他法,把手指埋在被子里,在这种情况下,神经好像都无知觉,她应该哭出才对,回忆就会随着眼泪的蒸发不复存在。 她慢慢的闭上眼睛。 有街上漂浮的浓浓酒味,有无知所错流浪狗的呜咽声,清醒得都能感觉到路边朦胧的灯光,浑浑噩噩地撒落明亮。 她忽的站了起来,失去灵魂般东倒西歪走进了洗手间 ,洗了一把脸,拼命地把清水往眼里灌,对着镜子,再自由地让流水轻轻流过苍白的面容,像是要过滤什么。 一下子失去重心又跌坐在地板上,木质的地板清脆地发出声响,迟缓的痛感渐渐蔓延。 她盯着桌面上的鱼缸,两条金黄色的金鱼,悠哉地挥动着身后的尾巴,轻盈地似没有任何困难可以阻碍。水中漂浮着灰尘,在昏暗的灯光中一清二楚。她应该去换水,可是现在她只想成为它们。 没有忧伤,看不到流泪,没有长远的记忆,看不到曾经。 她活着,就像是一个傀儡,拖着长长的线,又细又长贯穿进身体每个部位。 一个地方也不放过什么也逃不开。很忧伤,寂寞地想去死。 若我成为一条爱水的 鱼。 就这样单纯得过了几天以后,她渐渐地能跟要好的朋友出去了。她的好朋友似乎深深了解到她的痛楚,没有在她面前提过他的名字,哪怕路上随意听到的一首首明郎的曲子都是他作的曲。 是一种无处可逃的窒息感,他的话语,他鼻翼地一吸一呼,他好闻的洗发水味道,连着音符,感觉到完完整整,几乎就是他。 他整个人在脑海里,似万花筒一样紧紧地靠拢在一起,以不同的方式展现。 如果能够回来那些日子,他们的时光就不会半途而废。 她实在不知道她自己有多想。 下面一首是为了送给她。 我希望。 她一辈子都不要离开我,当然方式是,希望她一辈子听我为她所作的歌。 他的话语很快在空气中没有了存在的痕迹。 爱情与绝望就如此匆匆消逝。 她在车上,低着头,听着一首曲子。 一曲终了 再轻轻地哼给副座上的男人。 听,这是我朋友为我作的曲。

/初三的时候写的也就是去年写的/我写完给同学看她问我怎么了/我笑着回答她/我没怎么/虽然现在学业繁忙理科一直吊车尾/但我希望我能一直坚持下去/ 写到我老/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2条) 只看楼主

  • 失落的羊
    来我们这里写吧
  • 焉山
    来我们这里写吧 失落的羊
    什么!?
添加回应

豆瓣写手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