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有种文学 你有种文学 12孔大夫

凝望纪元的猴子

不正经孔夫子 2014-11-15


新纪元1969年,东猴首都近郊



猿一郎已经上了两个月学了。虽然他现在还小,就连身上的毛还没变成红色,但是一郎用一个月时间就学会了99个常用字符,比起同龄的小猴人们要快上不少。医生偷偷告诉一郎的妈妈狒雅,说是一郎的智商要比一般猴人高上20-30个百分比,只要一郎好好努力,将来一定能出人头地。



即使医生说, 狒雅也已经发现自己的孩子非常聪明,不仅教他的知识掌握的很快,而且还善于思考,喜欢提问。狒雅一直将一郎视作自己的骄傲,只要是一郎问的问题,狒雅都会认真回答,偶尔一郎问的问题连狒雅都不了解,狒雅也会找来相关的文章,念给自己的孩子听。



“妈妈妈妈,这个字是什么意思?”这天晚饭后,一郎又拿出心爱的儿童绘本,伸出毛茸茸地小手指着绘本上的“人”字问自己的母亲。



“这个字念做‘人’。”狒雅一边抚摸着儿子的脑袋一边温柔地说道。



“人?”



“嗯,对的,猴人、猪人、鼠人、猫人还有狗人等,所有能够掌握文字,拥有限度以上智商的生物,我们都称它们为‘人’,一郎是人,妈妈是人,爸爸也是人。”狒雅点着绘本上画着的各个种族人的插图,耐心地解释着。



“那这个长着大耳朵大脑袋的,就是猪人了?”一郎伸手指向一张插图问...


新纪元1969年,东猴首都近郊



猿一郎已经上了两个月学了。虽然他现在还小,就连身上的毛还没变成红色,但是一郎用一个月时间就学会了99个常用字符,比起同龄的小猴人们要快上不少。医生偷偷告诉一郎的妈妈狒雅,说是一郎的智商要比一般猴人高上20-30个百分比,只要一郎好好努力,将来一定能出人头地。



即使医生说, 狒雅也已经发现自己的孩子非常聪明,不仅教他的知识掌握的很快,而且还善于思考,喜欢提问。狒雅一直将一郎视作自己的骄傲,只要是一郎问的问题,狒雅都会认真回答,偶尔一郎问的问题连狒雅都不了解,狒雅也会找来相关的文章,念给自己的孩子听。



“妈妈妈妈,这个字是什么意思?”这天晚饭后,一郎又拿出心爱的儿童绘本,伸出毛茸茸地小手指着绘本上的“人”字问自己的母亲。



“这个字念做‘人’。”狒雅一边抚摸着儿子的脑袋一边温柔地说道。



“人?”



“嗯,对的,猴人、猪人、鼠人、猫人还有狗人等,所有能够掌握文字,拥有限度以上智商的生物,我们都称它们为‘人’,一郎是人,妈妈是人,爸爸也是人。”狒雅点着绘本上画着的各个种族人的插图,耐心地解释着。



“那这个长着大耳朵大脑袋的,就是猪人了?”一郎伸手指向一张插图问道。



“恩。”



“那这个小小的尖脑袋的,就是鼠人了?”



“恩。”



“那么妈妈,这边最角落里的插图,画的是哪种人?我从来没有见过呢。”一郎看着绘本安静地思考了一会,忽然伸出手指向了绘本的角落。



“啊,这个是旧人,妈妈也好久没看到了,想不到这本书里居然还有旧人的介绍。”狒雅看到绘本角落里那个另类的插图,也小小吃了一惊,经过略微迟疑之后,狒雅缓缓答道。



“旧人?旧人是哪种人呢?他们现在生活在哪里?”一郎好奇地问道。



“一郎你知道旧是什么意思吧?旧,就是以前、过去、已经没有了的意思,旧人也是一样,他们曾经是地球的支配者,但是大约两千年前,旧人们都灭绝了,全都没有了,地球支配者成了我们猴人,还有猪人、鼠人等,也就是统称的新人。”狒雅小心翼翼斟酌着词汇,尽量以一郎能够理解的方式解释道。



“可是旧人为什么会灭绝呢?他们不是支配者吗?”一郎瞪着红红的大眼睛,好奇地追问道。



“旧人啊,据说旧人的文明非常发达,甚至比起我们现在仍然发达很多,也就是旧人比我们现在还厉害的意思,现在世界上仍然有好多充满谜团的遗迹,其实都是旧人留下来的。关于旧人灭绝的记载在很久以前的书里似乎有,但是现在已经没人能看得懂了,不过仍然有很多科学家在研究旧人的遗迹,还提出了三种关于旧人灭绝的猜想。”



“有哪三种呢?”



“第一种是陨石撞击说,也就是说大概2000多年前,地球上落下了一颗小行星,掀起的粉尘遮盖了天空,使得环境变得极为恶劣,旧人没能熬过去,就灭绝了。”



“唔。。那第二种呢?”



“第二种是气候变迁说,就是地球的气候一直在改变,2000多年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地球上的气候剧烈变化,旧人没能适应,只有新人留下来了。”



“那还有第三种那?”



“第三种是物种斗争说,大致是指旧人们自相残杀,结果最后都同归于尽了。”



“妈妈我听不懂。”一郎一头雾水地挠着脑袋。



“不懂没关系啦,这对一郎现在还太难了。”狒雅愉悦地捏着儿子的脸蛋,接着说道,“总之大概在两千年前,地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旧人没能适应变化灭绝了,新人在那时崛起,取代了旧人支配者的地位,大体上就是这样。”



“哦。。”一郎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然后钻进狒雅的怀里,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困了吗?”狒雅柔声问道。



“恩。”一郎缩在妈妈怀里,揉着眼眶含糊地应道。



“困了就睡吧。”狒雅温柔地抱起孩子,哼着轻柔的曲子摆动了起来。



一郎舒服地转了个身,将脸埋进妈妈温暖地怀里,但是临睡前,一郎似乎想起了什么,又抬起头轻轻地问道:“妈妈,爸爸什么时候会回来呢?”



“很快的,只要赶走那些贪婪的猪人,爸爸就会回来的。”狒雅看着怀里缩成一团的孩子,爱怜地说道。



一郎沉默了片刻,忽然又开口对狒雅问道:“妈妈,旧人的物种斗争,是不是跟我们猴人与猴人之间的战争差不多?那么猴人也会灭绝吗?”



狒雅闻言愣了一下,思索了片刻正要回答,却发现一郎已经在她的怀里沉沉睡去,狒雅将孩子抱到床上,温柔地为他盖好被子,然后做完这一切,狒雅似乎是对着一郎,又像是对着自己,喃喃念道:



“傻孩子。。这些事情,用不着小孩子多想的。。”



新纪元前30年,十万重林边缘



肥杰有点紧张,他抱着冲锋枪靠在树干上,不停地扇着耳朵。可即使是一直在扇动耳朵,他仍然感觉自己头上的汗不停地往下淌。



“怕了吗?”一个戏谑的声音从脚边传来,肥杰一低头,发现是贼眉鼠眼的鼠十三在用通用语调侃自己。



“去你的!”肥杰看着脚边不过自己巴掌大的鼠人,气不打一处来,抬起脚就向鼠十三踩去,鼠十三吓了一大跳,好不容易才连滚带爬地躲了过去。



“卧槽!你这死肥猪,吓死我了!”鼠十三一口气跑到了身后的树上,然后惊魂未定地朝着站在树下的肥杰吼道,“不就开个玩笑吗!你们猪人要不要这么不禁说!身体长这么大,胆子却这么小!”



“小小小!小你个丈母娘!冲锋陷阵的都是我们猪人,你们鼠人躲在背后还有脸嘲笑我们!”肥杰扇着耳朵骂道。



“那叫侦查!我们那是在侦查!你才躲啊!”



一鼠人一猪人,彼此对视了片刻,忽然都叹了口气,不再较劲了。



“如果顺利的话,这会是最后一战了吧。”鼠十三酝酿了片刻,终于又开口了。



“啊。。”肥杰深吸了口气,抬头看着天空,叹息地说道,“这战斗打了上百年了,几代人都没了,如今终于要落幕了。”



鼠十三对着肥杰一瞪眼,开口说道:“你们猪人倒是只过了几代,我们鼠人可是几十代都过去了!”



“罢了,罢了,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就别斗嘴了。”肥杰对着鼠十三摆了摆手,接着说道,“假如这场战打完我没死,我就回猪人的聚居地去,老老实实做个小本买卖,安安分分过日子。”



“别说这么不吉利的,别说这么不吉利的!”鼠十三瞪着小眼睛打断肥杰的话,“智人们只剩这么一个大的聚居地了,这回我们各族人都团结了起来,一起打这最后一战,无论如何我们都不会输的!只要彻底摧毁智人,世界就会和平,我们之后还多的是好日子过。”



“啊,对啊,要过好日子,要过好日子。”肥杰扇了扇耳朵,轻轻叹了口气,“而且据说这回智人中还出了叛徒,智人这几千年的历史,看样子是要落下帷幕了。”



一个鼠人一个猪人,彼此最后对视了一眼,一起抬起头来,安静地看着残阳逐渐西斜。



“果然无论怎么看人类都好恶心啊。”



“是啊,像极了没毛的猴子,而且还没有尾巴。”



“他不会把我们带到陷阱去吗?爷爷从小就教育我人类是无法信任的。”



“明明是同为人类,却出卖了人类,真是令人厌恶。”



一个干瘦的中年人镇静地站在各种动物面前,一边搓着手,一边无视身后传来的各种议论声,谄笑着用通用语对面前几只衣着华丽的动物说道:“诸位首领,出了前面森林的平原就是人类最后一个聚居地了,再往前走,就要遇到人类的哨所了,我们是不是该休整一下?”



“不必,这一刻我们已经等了很久了。”一只戴着华丽头冠的猴子睁开原本闭着的眼睛,瞄了中年人一眼,咧嘴笑道,“你别忘了,我们其实还算是野兽。”



“哪有哪有,你们比人还像人!”中年人赔笑着说道,嘴角却藏不住一丝鄙夷。



“哼,油嘴滑舌。”另一侧趴着的一只猪闻言发出一声冷哼,然后抖着身体站了起来,身后漫山遍野的猪见状,纷纷摆正了背上的冲锋枪,也站了起来。



“够了,都不用多说了。我们代代传下来的祖训说了,我们不可能和人类和平相处,是时候实现我们先祖的夙愿了,我们要建立一个完全属于我们的世界。”猴子身后转出一只瞎了一只眼的老鼠,面目凶光的看着中年人,尖声说道。



中年人藏住嘴角的冷笑,低下头,弯腰退到了一边。猴子看了看中年人,又看了看身边的老鼠,微微皱了皱眉头,向老鼠问道:“你的人都回来了吗?”



“都回来了。”老鼠眯着芝麻眼说道。



“探查的结果呢?跟情报一样吗?”



“恩,没什么问题。”



“好。”猴子微微点头,然后对老鼠说道,“让你的人先进去埋炸药,火光一起,所有人跟着猪人杀进去。”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片刻之后,树林里所有的老鼠都不见了,又过了片刻猪人背着冲锋枪出发了,各种各样的动物紧随其后,全副武装地朝前跑去,原本满满的树林,瞬间只剩下站在阴影里的中年人,和那只喜欢闭着眼睛的猴子。



一阵令人不悦的宁静后,猴子抬头问中年人:“为什么要背叛人类呢?”



中年人看着猴子,冷笑着说道:“他们把我赶出来,自然是不想让我活,既然我活不了,那我也只好让他们也死了。”



猴子看着中年人,微微叹了口气:“人类都只剩这么一块聚居地了,你以为我们发现不了吗,只是我一直让人压着,不让人知道罢了。”



“为什么?”中年人脸上第一次露出了真正的诧异。



“人类几千年的文明发展至今着实不易,仅仅靠这一百多年的时间,我们不可能将人类的知识全部破译,若这最后的人类也灭亡了,人类文明就真的失传了。我虽然明白这点,但这些动物虽然智商提升了,骨子里依然不过是野兽,要想阻止它们,简直比登天还难,我也只能由他们去了。”猴子昂着头,双眼直视着中年男人,低声说道,“你知道你把人类文明带向毁灭的罪孽,是有多重吗?”



东方忽然响起了一阵密集的爆炸声,然后冲天的火光照亮了半边天,隐隐约约还有纷乱的哭喊声传来,中年人艰难地将目光从猴子脸上移开,然后望着火光冷笑着说道:“你要知道,人类禽兽起来,可是比禽兽还禽兽。”



猴子看着了看中年人,又看了看远方的火光,微微叹了口气。



“放心吧,战争永远不会结束,即使没有人类,只要有人的地方,战争就永远不会停止。”中年人回头,冲着猴子微微笑道,“你们,也已经都是人了。”



人类纪元2070年,福州军事指挥部



“守住!死也要守住!给我拼了命去守!”罗平一脸焦虑地对着无线电吼道,“若是这座城丢了,人类手上的土地就第一次少于那群畜生了!无论如何,这座城不能丢!”



无线电那头断断续续地传来了激烈的炮火声和惨叫声,然后忽然间通讯中断了,罗平一把将通讯器砸在了地板上,满脸焦虑地踱起了圈子。



绝对不能如此轻易地将人类的土地让给那群畜生!绝对不能让丧钟如此轻易响起!



“长官!前线实在是要守不住了!那群畜生的种类太多,实在是应付不过来啊!”副手拿着前线传来的情报,同样一脸焦虑地对罗平说道,“再守下去,伤害不是我们承受的起的,我们是不是也该撤退了!”



罗平夺过副手手上的即时情报,瞄了一眼直接扔在了地上,愤怒地冲着副手咆哮道,“这他妈的!你告诉我!这里不是二线城市吗?为什么会直接受到这么猛烈的冲击?!”



副手看着罗平,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应该是前线的广州已经失守了,但是城外的情报已经断了好几天了,我也不是很确定,但是今天早上确实有据称是来自广州的难民逃来。”



“什么?怎么可能?”罗平闻言一脸震惊,“广州城固若金汤,又是防御的重中之重,怎么可能说失守就失守了?”



副手看了看罗平,张了张嘴,吞吞吐吐地说道:“据说城里的猪中出了叛徒。”



“怎么可能!自从禁令下来后,中国的城市里已经找不到野生动物了!所有食用的动物都是隔离饲养的,尤其是广州,原本剩的那点野生动物不都被吃光了吗!?”罗平摇了摇头,一脸的难以置信。



“听难民说,就跟象牙偷猎一样,自从没野味之后,广州的黑大排档利润暴涨,经常有人趁夜色偷偷出城捕些野味回来 。“副手叹息着说道,”不料上回有群野味中混入一只新野猪,那猪进了城后通过新鼠联络,里应外合,趁夜色开了几个小门,把那群畜生全放进来了。那群畜生进城后径直把武器库占了,然后广东就沦陷。”



“。。武器库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被发现?”罗平看了看副手,又看了看窗外,一脸茫然。



“整座城的样子,早被那群老鼠看光了!”副手忽然来了火气,扑上来抓着罗平的衣领咆哮道,“长官!接受现实吧!那些动物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了!它们是打定主意要联手把人类干掉了!”



罗平看着暴走的副手和指挥部表情呆滞的部下们,一直陷入了迷茫,就在这时,忽然有传令兵冲进指挥部大声喊道:“长官!有来自敌人的信息!”



“什么?”罗平愣了一下,三步并作两步赶了过去,大声问道,“哪来的情报?”



传令兵看了罗平一眼,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一边递给罗平,一边小声说道:“长官,刚刚有一只猴子偷偷摸进来,扔下了这封信就跑了,我们反应慢了,来不及追。”



罗平愣了一下,接过信封,打开之后发现里面只有一张纸,上面歪歪扭扭写着:“再不撤退,你们真的要全军覆没了。”



罗平看着纸上歪歪扭扭的字,呆了片刻,抬起头来却发现整个房间里的人,视线全部集中在自己身上,罗平偷偷叹了口气,振作精神,咬牙下令道:“给我给前线传指令,放弃城市,暂时撤退!总有一天我们一定会杀回来的!”



副手意味深长地看了罗平一眼,转身传令去了,整个指挥部一下子喧闹了起来,罗平默默转过身,在心中狠狠骂道:



“这些该死的畜生!”



人类纪元2034年,南京附近某村镇



老王原先是个大学教授,教生物的,今年刚从北京退休下来,打算回家乡养老。小村镇的人普遍文化程度不高,但好在重视教育,对老王这样的高级知识分子尤为尊重,结果老王还没歇半个月,就陆陆续续有村民找上门来请教问题。老王倒也热心,毕竟是个知识分子,能帮忙解决的问题尽量帮忙解决,只能没想到遇到的事情一件比一件古怪,就连他这样的高级知识分子,看了居然也觉得摸不着头脑。



先说村西头开养猪场的张屠夫,这张屠夫家代代养猪为生,一个百来头规模的养猪场,自己养自己杀,从三十多年前办到现在,一直不温不火,但也没出过什么问题。猪这种动物,长得虽然又胖又蠢,但实际上与人类的亲缘关系还是相当近的,而且说起智商,当真是哺乳动物中排名前几的聪明。虽是猪平时吃了睡睡了吃,有心情的时候打打滚晒晒太阳,但只要人一打算杀猪,门还没打开,猪就察觉了,拼命跑拼命挣扎,叫得惨不忍睹。



但这两年张屠夫家的猪似乎是改了性,平时倒也看不出来什么不同,等到要杀猪的时候,一只只猪安安分分地待着,也不挣扎,看起来乖的不得了,可等张屠夫一打开栅栏门,一栅栏的猪就全部疯了一般,齐心协力往外冲,跟受人指挥似得。这事第一次发生的时候,张屠夫吓了一大跳,但好在手快,一把将栅栏门关上,那群猪一只也没逃掉,之后张屠夫学乖了,要杀猪的时候,一只一只慢慢往外放,虽然麻烦了点,但好歹安全。



但事有例外,两个月前,张屠夫开门的时候松懈了,不小心将门开了稍微大了点,结果被一栅栏的猪逮住了机会,一口气全都冲出来了,还把张屠夫顶得摔了两个跟头。张屠夫刚要追,却见养猪场的大门不知怎么就被那群猪打开了,一栅栏二十多头猪散作三三两两,径直朝镇外后山林子里跑去,转眼都不见了。后来张屠夫叫了几个人,一起去林子里找猪,虽然眼瞅着到处都是猪留下的痕迹,但那二十多头猪他们找了一整天却一只也没见着,几个人只得放弃,悻悻地回了家。



自从这件事发生后,张屠夫看那猪圈里剩的上百只猪,总觉得心里闹得慌,虽说怎么看都看不出异常,但屠夫的直觉告诉他有些事情不对劲。张屠夫干脆先停手,暂且不杀猪了,每天偷偷躲起来观察那群猪,结果这一观察,却发现这些猪经常交头接耳发出奇怪的声音,像是在说话,更诡异的是,每过一段时间,猪圈里的猪都会凑到一起,围成一个圈子,呼噜哗啦一阵热闹,似乎在开会。



这些事情只有在猪觉得没人在的情况下才会发生,每当张屠夫大摇大摆过去投食的时候,这些猪该吃的吃,该睡的睡,该打滚的打滚,可等人一走,一只只猪马上跟通了人性一般。这可把张屠夫吓坏了,觉得家里的猪全部成了精,每天愁眉苦脸,头发都白了,但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就在这时,老王退休回乡,张屠夫听说老王是个高级知识分子,赶忙请来看看。



老王第一次听张屠夫说的话时,根本不信,他老王教生物教了几十年,可从没听说过猪有这么聪明,觉得估计是张屠夫被什么事情吓到了,说的话言过其实,这种事情他老王实在不太想管。不过张屠夫天天往他家里跑,今天送鱼,明天送鸭的,铁了心要老王跟他一起去看看。老王实在经不住这样求,只能不甘不愿地跟着张屠夫,去他猪圈偷窥了半天,不料这一偷窥,却发现张屠夫说的话一字不假,那群猪果然如同成精了一般,聪明的吓人。



实话实说,老王也被吓到了,不过身为老牌知识分子,老王发挥了自己求真务实的精神,不仅当场拍下了录像,拿回去细细分析,还上网四处查找资料寻求案例。不料老王这一找,却发现原来这事早已屡见不鲜,近年来世界各地屡有动物反常行为的新闻报告,最早的甚至可以追溯到十二三年前,只是因为老王一直没在意,也就从来没打开看。



老王越查资料越觉得一个脑袋两个大,然而这事情还没解决,村里唯一一间希望小学的老校长又找上门来了。千大万大,不如孩子的教育事业大,老王赶紧把老校长请进来,正要泡壶茶招待,却见老校长扑通一声对着老王跪了下来,带着哭腔对老王说道:“王老师啊!都怪我作孽啊!我已经不知如何是好了!但孩子是无辜的!你一定要帮帮我们啊!”



老王赶紧把老校长扶起来,让老校长坐下慢慢说,听老校长断断续续说了半天,原来也是件跟动物有关的怪事。镇上的希望小学是建在山脚下的,那山树林繁茂还有乡民种的许多果树,平时零星可见不少小兽,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山上迁来了一群猴子。猴子迁来就迁来吧,现在也没有猎人的说法了,倒也相安无事,就是偷偷水果有点讨人厌,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老校长发现,每到小学上课的时候,总有大大小小的猴子,偷偷跑到教室旁边,像是在认真听讲一般。



不管怎么说,猴子总比上课内容来得有意思,自从发现有猴子听课后,教室里的孩子上课也不听讲了,一个个探头探脑地找猴子。老校长本想不想管那些猴子的,但看着学校里的教学质量日益下降,实在是忍不住了,于是老校长找了几个教师,布置了些陷阱,想要抓几只猴子威慑一下,让猴群不敢再来。



谁能想到,这件事情惹祸了。



陷阱拿出来,很顺利地抓了五六只猴子,老校长让人全把这些猴子关进笼子,饿两天再放掉。不料没半天工夫,笼子里的那些猴子不知道怎么就都跑走了,还没来得急让老校长惊讶,那群猴子偷偷摸摸又来了,还操着不知从哪来弄的火把和汽油,把校舍点燃了。好在火势发现的早,没酿成大祸,但是在那之后,那群猴子三天两头来放火,搞得一学校的人胆战心惊,学校的老师只能轮流放哨,课也没法好好上了。老校长实在想不出什么好主意了,只好来找高级知识分子老王,来提提建议。



老王听老校长讲完,目瞪口呆,张口结舌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就在这时,张屠夫一把推开老王的房门,自顾自地走了进来,还操着大嗓门喊道:“王老师!解决的办法想出来了吗!”



老王面色铁青地看了看走进来的张屠夫,又看了看坐在一边的老校长,低着头默默嘟囔道:“疯了,这个世界,都疯了。”



人类纪元2015年,广元人道动物保护协会中心



这是周逸第一次参加协会的大会,刚进协会的时候,就有前辈好心指点周逸,说是在协会里做事要懂得看风头,不要仗着年轻气盛乱说话,要懂得跟随领导思路。刚听这话的时候,周逸还不太理解,想着这跟动物保护有什么关系?但是现在看着台上唾沫横飞的会长,周逸一下子明白了。



“妈了个蛋,现在的人是不是吃转基因大米吃的脑子都傻了?你们看看这传单标题,《胡乱放生等于谋杀》,啊,我呸!” 黄芒站着台上,挥舞着一张传单,怒气冲冲地说道,“他们吃肉的时候怎么不说放生等于谋杀?啊,你们看,‘有些好心人由于缺乏正确的放生知识,导致放生不合适甚至直接死亡’,呸!这话说得!这是变着法子骂我们没文化是吧?我就不乐意了,这什么意思?没上过大学的人就没文化了?就没人权了?就没说话的权力了?就不能放生了?我说,扯淡!”



周逸拿着发下来的传单,翻来覆去看了一会,小声嘀咕道:“这报纸上说得是没错啊。。”



“小周,别走神,认真听会长讲话。”旁边的前辈一脸严肃地提醒道,周逸赶紧收了心,认真听台上会长的讲话。



“。。同志们,你们知道我们这些保护组织的形势现在有多严峻吗?现在市场上转基因的产品越来越多了,那腐败的政府居然管都不管,这是完全不管我们这些草民的健康安全啊!”



。。转基因食品也不见得就有害啊。。周逸在心里默默地嘀咕。



“。。还有我们上回组织的放生活动被人声讨了,说我们往湖里放的是陆龟,把陆龟放水里纯粹是淹死。我想说的是,放屁!血口喷人!”黄芒站在台上,挥舞着手臂,激动地说道,“要是我们放的是陆龟,它们不会自己爬上来啊?当我傻啊?就算我傻,乌龟也不傻吧?要是乌龟长那么大不会上岸,那活该被淹死!”



。。所以不都说了是陆龟吗,都淹死了还怎么爬上来。。周逸看着黄芒激动的脸,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根据最近的网络信息,我们可以发现,舆论的导向对我们很不利啊!虽然媒体记者还站在我们这边,但是哪里都有无知百姓在抨击我们,说我们没文化只会乱搞,破坏社会稳定,假好心办坏事,只不过是在自我满足罢了。”黄芒皱着眉头,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们必须维护我们自己的合法权益!我们要说话!我们要做事!我们要反击!我们要掌控舆论的导向!只要我们能掌握足够的民意,即使我们要求江主席再出来就任,江主席也得出来!”



“江主席都120多岁了,就算我们要他出山,他出不动了吧?”周逸终于还是忍不住嘟囔出声了。



“哎!那边那个小伙子!我看你说话了!是不是有什么好的建议!说出来跟大家分享一下!”不料小周话音刚落,黄芒就一伸手指向了他,示意他开口说话。



周逸心里一惊,正思考着该说什么比较合适的时候,周逸座位前面的那个人却一脸兴奋地站了起来,一甩头发,纵声道:“会长!我们再办个游行怎么样?”



“你傻啊!办游行?办几天?谁给你发工资?你丫要是能拉到赞助,不论几天,游行我都办给你看!”黄芒一翻白眼,张口就把那人骂了个狗血淋头。



“那。。我们去把动物园里的动物都放了?”周逸前面的那个人瞬间就萎了,缩着脑袋小声地说道。



“去,去,去你妹啊!你负责放老虎?还是负责放狮子?你要负责,我就去,再把城里那几个养鸭场养鸡场通通放个遍,还能改善城里人的伙食!”黄芒脱口而出又是一串骂,那人默默垂着脑袋坐了下来,周逸瞄了眼那人焉了的样子,忍不住嘿嘿笑了两声。



“后面那个小伙子,说你呢,别看别人,你刚刚是不是笑了?别笑啊,你也起来出两个点子?”讲台上传来了黄芒戏谑的声音,周逸闻言一惊,抬起看到黄芒正直直地盯着自己,知道自己躲不过了,只得战战兢兢地站了起来。



“那个。。额。。要不,我们去把不正常动物研究中心里的动物给放了?”周逸瞄了瞄黄芒,弱弱地说完,然后缩着脑袋等着挨骂,不过台上半天没传来会长的咆哮声,周逸壮着胆子抬起头,却看到黄芒正皱着眉头似乎在认真思考。



又过了片刻,黄芒松开了皱着的眉头,点着头赞许地说道:“好!这是个好主意!那些科学家,只做实验不做事,平时就知道胡扯,一天到晚拿动物做实验,怎么不拿自己做实验啊?我们就该把他们那些实验动物全放了!让他们做个屁!”



周逸看着会长激情洋溢的样子,一时难以置信。



“决定了!我们好好策划一下!把郊区那间不正常动物研究中心的实验动物,全他妈放掉!”黄芒握着拳头,意气风发地宣布道。



广元郊区,脑科学研究中心



“嘘!小心点!这地方有监控的!从那边走!”夜色中,广元郊区脑科学研究中心的围墙外,七八个人正在小心翼翼地移动,黄芒一把拉住冒冒失失往前走的周逸,压低声音提醒道。



周逸愣了一下,老老实实地跟到了黄芒身后,也压低声音问道:“会长,我们要怎么进去?”



黄芒回头瞄了周逸一眼,撇了撇嘴说道:“翻墙进去啊,你初中网吧白上的啊?”



“那个。。我初中爸妈管得严,没去过网吧。。”周逸摸了摸额头,弱弱地回道。



“懦夫。”黄芒轻蔑地说道。



周逸一时无语,只能闭上嘴,老老实实跟人往前后,然后在一个偏僻的角落,费了半天劲终于翻进了围墙,然后又是一路摸索,终于找到了研究中心的动物房。



“会长,门锁了啊?”一个长着小胡须的小年轻摸索了片刻说道。



“屁话,你家晚上不锁门啊?”黄芒伸手给了小胡须脑袋一巴掌,“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老本行,赶紧开锁,不然我带你来干什么?”



小胡子闻言嘿嘿一笑,从怀里掏出一根铁丝,鼓捣了片刻,动物房的门就打开了,一群人鱼贯而入,走在最后的小周还不忘把门带上。



“真臭。。妈了个蛋,区区一个动物房装修的这么好,怎么不拿去救济穷人啊?”刚进动物房,迎面便是一股奇怪的味道,黄芒皱着眉头左顾右盼了一会,咬牙骂道,“还无菌环境,妈了个蛋,动物住的比老子还好,简直不能忍。”



“那,会长,这动物我们还放不?”小胡子凑上来问道。



“放!干嘛不放!他们不是有钱吗?有钱再去买啊!”黄芒一挥手,招呼手下赶紧行动,“全部分头去找!看到哪个房间有动物,就回来告诉我!”



一群人分头一间间房间打开看,过了几分钟,有人从一个房间探出脑袋,朝着黄芒叫道:“会长,这边有一屋子小白鼠啊!全关在玻璃箱里,我给都放了啊?”



“你傻啊!让你们找半天你就给我找堆老鼠出来!老鼠不恶心啊?老子最讨厌老鼠了!不许放!”黄芒对着那人一阵破口大骂,那人愣了一会,默默去打探另外一个房间了。



“会长,楼上也有动物。”又有人从楼上跑了下来,对着黄芒问道,“楼上有一屋子兔子,怎么办?”



“放!都给我放了!”黄芒一挥手,那人转头就要往楼上走,不过似乎想起了什么,黄芒又一口叫住了他,“你等等!那个,别全放光了,留两只我们带回去,晚点庆功的时候吃。”



“好的好的,明白了。”那人点着头便去干活了。



“会长,这边一屋子鱼啊?”



“放鱼不麻烦啊?你丫多动脑啊!不会装作没看到?”



“还有这边有好多小苍蝇。。”



“。。我看你纯粹找骂是吧?”



周逸一边听着外面传来的吵闹声,一边愣愣地站在五楼走廊最深处的一间大房间里,看着面前的一堆大大小小的玻璃罐,不由自主地发起了呆。



“周逸你搞定了没?发什么呆?”过了几分钟,似乎别的地方都搞定了,黄芒志得意满地带着一众手下走进了周逸所在的大房间,身后的小弟手上还拎着两只兔子。



听到黄芒的声音,周逸木讷地转过头,犹豫了一下,吞吞吐吐地说道:“会长,有脑子啊。”



“屁话!我没脑子,你有脑子啊?”黄芒伸手重重给了周逸脑袋一下。



“不,不是这个意思。”周逸捂着脑袋一脸委屈地说道,“你看这些桌子上的玻璃罐,里面有好多脑袋。”



黄芒愣了一下,定睛一看,果然房间里的桌子上摆了许多大大小小的罐子,还全都接着电源,罐子里的液体中飘了许多裸露的大脑。黄芒看着那些罐子,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道:“这脑。。有点小啊。。”



“会长!这边有好多猴子!”就在这时候,后面有人似乎看到了什么,脱口而出道。



“恩?猴子?”黄芒闻言转头望去,果然房间另外一侧靠墙,有十多二十个大大小小的玻璃屋,每个玻璃屋里关了一只猴子,全部在安静地睡觉。黄芒走上前揣摩了片刻,然后往身后一招手:“胡子,去,开锁,把这些猴子都放了。”



小胡子信心满满地上前,掏出铁丝摸索了半天,忽然悻悻地退了下来,嘴里说道:“会长,这是密码锁,打不开的。”



“。。废物!你丫不是号称锁神的朋友吗?密码锁都搞不定?”黄芒对着小胡子一翻白眼,伸手操起旁边的椅子就往面前那块玻璃砸去,“锁打不开,来强的啊!”



那块玻璃被椅子砸到后,哗啦一声裂作碎片散了一地,房间里猴子们也被响声惊醒,全部睁开了眼,原本在那间玻璃屋里的猴子一脸迷茫地观望了下,小心翼翼地摸了出来。可是黄芒还来不及自得,动物房里忽然警声大作,黄芒脸色一变,赶紧招呼身后的众人:“糟了!这玻璃居然连着警报!我们快撤!”



“那其他猴子呢?”周逸愣了一下,开口问道。



“你傻啊!人重要猴子重要?快走啊!”黄芒目露凶光,狠狠瞪了周逸一眼,带头转身就跑,周逸默默看了看,也跟在了人群背后。



一群人三步并作两步冲下楼,正要一鼓作气冲出动物房的时候,忽然门口迎面冲来一群保安,两群人撞了个正着,彼此都吃了一惊,不过保安队长似乎反应更快,马上脱口吼道:“全都给我抓住!别让他们跑了!”



“我艹!”黄芒面色大变,一把把门摁上锁住,赶紧回头往走廊跑去,“翻窗走!”



“会长,窗户锁住了!”



“砸了啊!”



“不行!试过了!是防弹玻璃!”



“我艹,在这种地方用防弹玻璃是不是有病啊!”



“会长!他们冲进来了!”



“没办法了,上楼!”黄芒看了看已经出现在走廊尽头的保安们,一咬牙,带人往楼上跑去。



“楼上不是死路吗?”



“刚刚那房间有不少棍状的东西,我们拆点下来,等会强行冲出去!”



一分钟后,一群人,气喘吁吁地跑进了五楼尽头的那间大房间里,黄芒让人把门锁上,然后镇定地指挥一半人锁上门堵住,另一半人去拆棍子,指挥完毕后,黄芒一回头,却看到周逸又在发呆。



“小兔崽子!都什么时候了!还发呆?”黄芒气不打一处来,伸手又给了周逸后脑勺一下。



周逸被黄芒打了个正着,也没反应,只是愣愣地转过头,一脸不可置信问道:“会长。。我们不是只放了一只猴子吗?”



“恩?”黄芒闻言一皱眉,抬头一看,却发现面前那些原本关着的玻璃屋全打开了,里面的猴子跑得一只不剩。黄芒见状也愣住了,就在这时,他感觉似乎又什么东西在扯他裤脚,他低头一看,却是一只猴子。



“我去!干什么啊!”黄芒吓了一跳。



周逸看了看猴子,又看了看黄芒,畏畏缩缩地说道:“会长。。它是不是让你让一下?”



“啥?”黄芒愣了一下,回头却发现自己身后立着一个大冰箱,那猴子正直盯着冰箱的把手,不停地拽他的裤脚。黄芒犹豫了一下,往旁边走了两步,让出了冰箱的位置。



那猴子见黄芒让开了,一脸欢喜地爬了上去,然后用力打开了冰箱门,从下面一层架子上抓走了几个50ml管,整个行动过程井井有条,完全不像野兽。黄芒迷茫地看着猴子一系列动作,喃喃念道:“这猴子,成精了吗?”



“会长。。”周逸小心翼翼地接口道,“刚刚走的时候,我在最后。。好像。。看到我们放出的那只猴子在开密码锁。。”



“啥?!”黄芒整个脸都青了。



“会长!快撑不住了!”黄芒回头一看,只见几个手下正死死抵在实验室门后,而房间外似乎有人一直在撞门,那门眼看着就要撑不住了,门栓都快掉了。黄芒面色一紧,正要回头问问另外那几个手下棍子拆的怎么样了,就在这时黄芒忽然发现自己身边的那只猴子不见了,顿时忍不住脱口而出:“那只猴子呢?”



堵门的那几人闻言一愣,忽然有人察觉了什么,低头一看,一只猴子正在悄无声息地开门栓。几个人吓得魂飞魄散,还来不及伸手阻止,门栓便被猴子拉开了,屋外的人一下子全撞了进来,那猴子回首对着黄芒嘿嘿一笑,纵身跑了出去。



“门开了!通通给我束手就。。咦?有猴子?”



“别管了,先抓人再说!”



黄芒看着冲进来的保安,脸彻底黑了。



人类纪元2010年,广元郊区脑科学研究中心



“小谢,之前侵染的小白鼠效果怎么样?”导师一边看着学生提交上来的报告,一边开口问道。



小谢扶了扶鼻梁上的眼睛,打开笔记本看了看,回答道:“子代部分小鼠智力明显提升,但是目前侵染后的性细胞表达成功率还比较低,暂时没法进一步实验。”



“也好,你暂时不用急,先把目前这部分实验做好,之前再考虑下一步的实验安排。”导师点了点头,满意地说道,“保存载体的大肠杆菌有在负70度冰箱里冻好吧?用剩的表达载体菌一定要收好,那个侵染性比较强,万一泄露了就尴尬了。”



“老师,我知道了。”



导师看了看小谢,又看了看手上的报告,琢磨了片刻,接着说道:“等到小白鼠的实验比较稳定后,你准备下,可以把实验放到猴子身上做了,我们这个编码人类大脑发育的基因如果剪的没错,对很多脑疾病可是大大的福音。”



“知道了,老师。”小谢点了点头,但是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不无忧虑地对导师说道,“我们这菌是不是该放在安全点的地方?万一传播出去了,会不会导致生物的严重变异?”



“哈哈,没事没事,年轻人知道忧虑,是好事!”导师哈哈一笑,站了起来拍了拍小谢的肩膀,“你就把菌放冰箱里吧,没事的,谁吃饱了撑着去动我们的菌?再说我们这菌,只要不侵染到性细胞,就算感染了动物也不会产生高智商后代的,几个体细胞而已,不用太过担心。当然万一发生突变就另说了哈哈哈。”



“好的,我明白了。” 小谢信任地看着导师,终于放下心来。



做完这阶段的实验,就能在猴子身上进行实验了,说不定到最后,能得到很了不起的成果呢。年轻小谢微微低着头,充满期待地想道。



作者:犬君


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http://www.naimao.net/article/961.html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更多相关帖子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