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我室友,喜欢我

avatar LO 2014-04-25 13:47:35

没人能交流这件事的感觉太憋屈了。 这是我的马甲,我也没什么朋友上豆瓣,写到哪算哪。 本人性别男,现在在UK某校念大二。 去年下半年,我跟我女朋友分手了,然后我从学校跟她一起住的double room搬了出来,在网上找了合租的房子。 跟我一起住的室友之一,就是我接下来要着重提到的人,暂叫他L,男,大我一岁。 所以是两个男人的事情,不想看的可以撤了。 我们几个人住在一起到现在为止有半年多,陆续发生了一些事情,让我觉得L喜欢我。 这是让我很不可思议的事情,我觉得可能这辈子也碰不到像这样的事情了。 L这个人,真的就是各方面都很牛逼,牛逼到很假的地步。 他在我学校附近的另一所很牛叉的学校念PG。但他年龄只大我1岁,我念大二,他却是研究生,是因为他很牛叉的以前念书跳过级,他曾经还被学校派到其他国家去演讲过,还拿过一个名头很大的奖。我已经透露太多信息了。 学习好就算了,这人情商一点也不低,国内家境也不差,长得也很帅。虽然刚认识的人会觉得他有一点高冷,不过熟了就会发现他是个不错的人。 所以说好男人很多都是gay,像我这种就摆明了是凡人。如果L真的喜欢我,我对自己的人生都要刮目相看的感觉。 但在发觉他喜欢我之前,我一点都没觉得L哪里像gay,身边应该也从来没有人想过这个问题。说明一下,我对gay没有偏见,如果我身边有gay的朋友,我会真诚的支持他的。 注:因为插楼很多,而且豆瓣会把赞多的浮在上面,打乱时间轴。你们可以直接点“只看楼主”。找不到“只看楼主”键在哪里的,点链接: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51921753/?author=1#sep ↑↑↑↑↑↑↑↑ ↑↑↑↑↑↑↑↑ “只看楼主”就是上面这个链接,还看不到?

热门回复

  • 这个环节就告一段落,而游戏还在继续。

    当时,轮到一个妹子当“皇帝”。她是Z的同学,玩起来很疯,脑子也灵活。这种人当皇帝是最恐怖的,被她虐到的人数不甚数,可以直接称她为暴君。

    暴君妹在这一轮抽到的人是L。

    L那天被抽到的频率很低,基本还没出过丑。看到他被抽到,我们都暗自很高兴。L当时选择了大冒险,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他是绝对不肯对一堆陌生人说自己事情的人。

    暴君妹当时提的要求是,让L挑在场的随便哪个女生,嘴对嘴KISS一下就算过关。

    以防有不怎么玩这个游戏的读者感到吃惊,我科普一下,其实这个KISS梗是我们圈子玩真心话大冒险最经典的要求之一,虽然很没节操,但这个游戏玩的就是节操。

    不过对L来说,这个要求跟别人有一点不同。虽然要求是可以让L在场随便挑一个女生,但是,至少我们几个住在这间屋子的人都很清楚,L根本没得挑。

    因为在场的女生中,除了Z,他其余一个都不认识。

    这里插入一下我个人的推断。因为暴君妹是妹子Z的好朋友,我觉得她应该知道妹子Z对L的感觉。她头脑也很灵活,我觉得她会提这个要求,也是料到L没得挑,她多半也就是想要撮合Z和L的意思。

    不过,这也不关我什么事。于是我就隔岸观火,坐看L打算怎么收场。

    但L当时很出人意料,他完全不假思索,很平静的对暴君妹说,那我挑你吧。

    于是我们一众人全都傻眼加O型嘴了。L居然跟第一回见面的妹子直接就脸不红心不跳说这样的话,把我们这些愚蠢的凡人都给吓到了。

    连我们都这样的反应了,就更不用说暴君妹了。她觉得她当时已经精神错乱了,连反驳的话也说不清了。

    L很理所当然的说,是你自己要求说让我在场随便挑一个女生,你不是在场女生吗?

    但暴君妹本来就是为了撮合L和Z才提这样的要求的,她怎么可能同意发生这样的事情呢?就看她之前明明还叱咤风云的,被L一句话瞬间打回小白兔。

    接着,她也只能很无奈的表示,这一轮作为皇帝弃权。

    我觉得L的目的其实也就是她这句话吧。显然他这回又很轻松达到目的了。

    当时周围的人都觉得,就这样了结让人很不尽兴。不止他们这样想,我也觉得,没能看到L出丑实在太亏了。

    我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心态,对暴君妹说,你不应该放过L的,他明显就是故意吓唬你,你让他有种就来,我打包票他不敢亲你。

    我这话一说完,众人纷纷响应,都觉得我说的没错。

    L当时冷笑的对我说,既然你说我不敢,那你敢替她么?

    我本来就是个在人前很爱逞英雄的人,而且我刚刚说完那些话,现在气势输下来太没种了。我承认,我当时有暗暗被他的话怔到,但说到底,我觉得现场有这么多人在,以L这种很重视隐私又很低调的人,肯定不会轻举妄动。我当时头脑一热,很硬气的说卧槽你牛逼那你来啊。

    但我犯了个天大的错误,就是我低估了L的思维构造。

    我当时话刚说完,L凑过来在我嘴唇上压了一下。一股气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面而来,我眼前暗了一下,又亮了。

    等到周围一片尖叫的,嫌时间太短的,嫌不够深情的,吼自己相机还没来得及打开的,叫着再来一次的声音出现的时候,我看着L,意识到自己被亲了以及再也没脸见人了这个事实之后,也感同身受的明白了一个千古真理。

    那就是,NO ZUO NO DIE.



    这种事情我都写出来了!谁再说我是磨人的洗洁精?(悲愤脸)
  • 第二天我去了我爸家。吃饭时,我爸给我各种夹菜,我奶奶对我各种关心,她一边感慨我有出息(老人家觉得出去留学就是有出息),一边不停的责怪我爸怎么不多关心我。我在一边只能尴尬的呵呵。

    在我过去几年的成长期、叛逆期等需要关心的时候,我爸明明没怎么关心过我,现在我大了,开始提重拾亲情是不是有点太晚了。虽然我脸上还是比较亲切,但老实说,心里并不领情。

    总算到了晚上9点,我觉得自己差不多也该撤了。我刚打招呼说要走,麻烦的事就来了。

    我奶奶坚持要我晚上住在家里,怎么都不肯让我住酒店,我说我酒店钱都付了的,她就很强硬的说这钱她来出。对老人家而言,她完全无法接受孙子来X市不住她家里,却住在酒店里。

    我爸的老婆在一边,当时脸色很不好,其实她脸色一直就没怎么好过。

    真是饶了我吧。感情这样东西,不可能吃顿饭就熟络起来吧?光是待一天都让我有点累了,打死我也不想在这里过夜。

    但我也不忍心直说,于是我扯了个谎,我说接下来我要见个很久没见的好朋友,会玩到很晚,都约好了,人家正等我呢。

    我奶奶便问我跟朋友约在哪里?

    我有点卡壳,因为除了我爸的家和机场以外,我在X市,连一条其他的路名都报不出,我连住的酒店都是订在我爸家的附近。我只能假装淡定的顺口胡扯了个我在酒店周边看到过的路名。

    我奶奶听了之后说,那倒也不远啊,走过去很近,我送你一起走,就当吃完饭散散步。

    我慌了,说奶奶年纪大了还是别送了,但我说了还没几句,奶奶说我才60出头,送我孙子走几步怎么了?

    她一边很生气的说,一边暗暗掐了一下我的手臂。

    我看她的样子,好像是有话想回避我爸,要单独对我说。

    我只能自叹棋错一着,到这个份上,我想让她别送我,看来是绝不可能的了。

    听她说说话是无妨,但我哪儿来的朋友在那个路口等我啊??要是被我奶奶知道我为了不住在家里而故意说谎的话,我都不敢想她会是怎样的反应。

    于是我借口上厕所的功夫,拼命想该怎么办。

    虽然我很不愿意麻烦L来救场,但除了找他,我在X市真的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

    于是我只好给L拨了电话。

    接通后,我低声对L说要你帮我个忙,但来不及解释了,你方便到XX路口来一下吗?

    他沉默了一会,回答说好,要我等他二十分钟。
  • 之前提到,我听他的话觉得略不爽,一时脑残来了句,你自己不也老做奇怪的事,还好意思说。

    L直接就被我给问闷了。

    其实不止他,我自己也被自己问的话惊了。

    我就想着,乘他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我是不是该淡定的开溜。

    但接着,我就看L就把手里的东西放下,站起来并走过来了。

    我说你要干嘛?

    因为气势差距,我当时后退了一步。因为门外的空间不大,我一往后退,后背就贴墙了。

    L冷笑的说,你都这样说我了,我要是不做点什么,我多对不起你说的那句话啊?

    这话炫酷得我差点给他跪了,有种自己亡命天涯时被仇家逮到的感觉。

    我说,英雄,我错了还不行吗?

    他不让我走,说,你倒是说说看,我对你做过什么奇怪的事了?

    我说,你现在一副要揍我的样子啊,这还不够奇怪?

    他就停了两秒没说话。

    然后L用有点怪异的看着我说,你是觉得,我要揍你吗?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血往头上涌的感觉,我觉得自己脸肯定僵掉了。

    他也不说话,像在等我回答。

    于是我们就这样僵持了让我相当难熬的几秒。

    最后,是他松了手。

    他说,算了,今天放你一码。

    然后我还没动,他就说了晚安,回自己房间把门关了。

    但那天,我呆了很久都没睡。

    我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 看他笑得那么丧心病狂,我也笑了。

    当时,我心里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因为L还是那个老样子,没有因为之前的种种,而发生变化。

    等他笑够了之后,我边继续啃水果边简单的告诉他,自己因为发烧而睡了一整天的事。

    他问,那你发烧现在好点了吗?

    我说睡了那么久早就好了,我只是饿,但家里没别的可以吃。

    这时,我才留意到L的样子和衣着,不太像是从床上起来的样子,就问他,你还没睡觉吗?

    他说他之前一直在做essay,听到我开房门往外冲的声音觉得很奇怪,所以来看看。

    我说,哦,那你快回去继续做吧。

    他看看我,没再多说什么,就走了。留我一个人在厨房里。

    周围又安静下来,有了跟之前的热闹的落差,我才感觉到原来我现在独自在这儿啃水果的样子是多么的苦逼。

    可我沉浸在这种苦逼情绪里大概还没到两分钟的样子,L又回来了。

    这次,他穿了外套,像要出门的样子,他手上还拿了一件外套,是我的,估计直接在我房门背后取的。

    他把外套丢在了我头上,说,走,去觅食。
  • L和Z到我家的时候是中午,我特地让Z约了几个我们市几个在UK念书的朋友,互相都认识。我们都是单身狗,我们团结友爱,互相吠叫,可以让气氛没那么尴尬。

    我妈之前在英国的时候没见到Z。Z一进家门,我看到我妈眼神都变了,进入婆婆第一次见媳妇的变身状态。她可能觉得Z妹子就是我女朋友了吧。

    也许有人要问我,你怎么知道你妈变身了。其实我之前有很多同学都来过我家,男女都有,但是我妈的状态完全不一样。其实说白了,因为我弟乌龙事件的影响,我妈,已经不是那个单纯的那个妈了。

    L到我家后的表现还算正常,他带了些X市的小吃当伴手礼。我爸妈对他这种行为一顿寒暄,然后各种赞美。

    当时我很忙。我在一旁端茶倒水之外,还要用眼神教导我弟不要乱说话。

    家里的气氛比我想象中的要缓和很多。

    我妈跟他们打过招呼后开始下厨,这可能刺激到了Z的雌性荷尔蒙,她跑厨房帮忙去了。

    不用想都知道,我妈当时肯定笑成了一朵花。我觉得,这对我妈来说是个美好的误会,就让她乐一乐吧,这时候不要拆穿Z其实喜欢L这种不合时宜的事情。

    在Z去厨房帮忙后,后来情况变成,大家都跑去厨房帮忙。

    于是,大家开始包馄饨。

    包过馄饨的人应该都知道,面粉是一个很粘人的东西。特别是对我们这种新手来说,挑战不小。

    和睦融融的送别气氛正在进行着。突然,我的脸感觉到一阵冰凉。

    我吓一跳,往一旁躲开。

    然后看到L拿着湿纸巾。

    我当时瞠目结舌,你要干嘛还没说出口。L又凑过来,用湿纸巾擦掉我的脸上的面粉。

    他说,你又弄到脸上了。

    我觉得L帮我擦脸上面粉这件事情本来没有什么,可能是因为我的反应,让所有人包括我爸妈,都在盯着我们。

    但是L这尊大神擦完后继续在包他的馄饨,完全感觉不到旁人的目光。

    我当时很尴尬,但是我尽量表现的这是M对我的恶作剧。我知道L才不会玩这么碎节操的恶作剧,但是我这样表现能让整个画面和谐一点,因为这TM是在我家里啊。

    我也继续埋头干活,馄饨馅伴着节操包一包,整个场面,我也是微醺了。

    我弟化解了场面的安静说,哥你脖子那里还有。

    我以刘翔的速度抓起纸巾,自己把脖子擦了擦。

    我弟说,还有。

    我当时就孙猴子抓虱子上身了。

    我妈说,呵呵,他从小就这样。然后那顿饭,我爸妈感谢了我所有的朋友在UK对我的照顾,还打听了我的八卦,之后我舍友和朋友也很识趣的绕开了我妈想知道的核心问题。

    午饭后,由Z送L到机场。

    我们把L送到楼下。

    我妈对L说,以后XXX(我的名字)就拜托你多照顾了。

    我心想,我靠老妈你是把你大儿子往虎口里推吗?

    L马上答应了下来,然后看着我笑了笑。

    也许他觉得我妈说这句话很好笑吧。

    但我的感觉,其实并不好。

    L今天帮我擦掉面粉后,让我妈觉得我在UK就是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人,全靠L照顾。

    但我妈这句话一针见血,让我突然意识到在UK,L确实帮我解决过很多大麻烦。我和EX大半夜在酒吧门口纠缠不清是他来接了我,情人节在酒吧他帮我赶走喝醉的老外,我生病后他大半夜带我出去吃东西。而且还有很多我没写到帖子里的事情。我真的是一直被L照顾着。

    当时我被自己的这个想法震撼到了,因为我之前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我毕竟是男的,这种像是被另外一个男照顾着的感觉,反正让我有点心情微妙。

    结合这几个月发生的所有事情,L在无形中就把我们的关系带入了一个新世界。这种关系我冷处理过也热敷过,但是现在感觉我越挣扎被套的越紧。

    于是我做了个决定,等回UK后,是时候找L谈谈了。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