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的爵士春秋

avatar 大明湖畔一只猫 2013-05-28 14:17:11

我想我应该是这个圈子里最年轻的一批了。在小组里逛了两天,有很多感触,看到前辈们回忆当年的往事,深深的感受到国内乐迷们良好的氛围。 生于1991年,目前理科生在读,每天处理成堆的代码、电路和数学表达式,这样的生活或许还会持续十余年甚至更长。我热爱这个行业,它给我的左脑带来快感,然而我同样热爱爵士,它让我无处安放的右脑有一个家。 1999年,当前辈们穿梭在整个城市找打口碟的时候,我还是个小学生,爵士两个字没听说过。当时除了野在外面玩之外,唯一的兴趣可能是趴在家里的地板上拿着学校发的口琴一页页地吹音乐书上的歌。于是我成了班上少数看得懂五线谱的人。 2005年我14岁,得到了我的第一把吉他,开始学习古典吉他,混迹多年之后,如同广大同一年龄段学吉他的同学一样,成了一个三流吉他爱好者。那时候脑子里只有塔雷加、索尔、卡尔卡西。一个孩子得到了音乐觉得获得了一片天空。同样是在读初中的时候,那时上海东方电视台有一个音乐频道,我在某个节目里听到了一首歌,一个钢琴伴奏的女声,我从没听过那样的钢琴,感觉不稳定却又很舒畅。我记下歌词上网查找,后来我知道那首歌叫<Don't know why>,那个女人是Norah Jones。我爱上了她的音乐。当时家里上网很慢,基本4k/s的下载速度,我拖了Norah Jones的两张专辑。<Don't know why>,<Sunrise>,<Come away with me>,这三首歌循环了一暑假。听说她唱的是爵士,于是,这就是当时的我心目中爵士乐的全部。 2007年我上了高中,那年遇到了老乔,他改变了我的世界。老乔在我家附近租了一家店面开琴行,认识他的时候他在弹钢琴,我发现他弹的曲子像极了我听到的Norah Jones,缓慢、摇摆并且不稳定。当时我没问,只是觉得好听。第二次见到他,他弹吉他,我又听到了那个节奏,我问他这是不是上次你在钢琴上弹的那首?他说,这是一种12小节的曲式、一种风格,叫blues。Blues,从此这个东西给我开启了一扇关不上的门。于是他开始教我弹吉他,和弦、音阶、蓝调音。 之后的有一天,我去琴行玩,老乔给我看了一段视频,那是一个现场演奏的视频,钢琴、贝斯和鼓,弹着我听不出旋律的东西,琐碎的音符和节奏没有引起我的兴趣。老乔说这首歌叫<Autumn leaves>,这才是爵士乐。于是我开始在网络上搜索这种音乐。有人说,去听听<Take Five>。于是我找到了一个视频。钢琴响起5拍的节奏,摇摆的鼓点,这个前奏很吸引我,当萨克斯响起的时候我哭了。很多年以后想起来或许有些可笑,但那时确实留下了眼泪,因为我从没听过这么好听的音乐。这是我第一次正儿八经听一首爵士乐,从此踏上了这条不归路。那两个赶我上路的人是Dave Brubeck和Paul Desmond。去年年底Dave Brubeck逝世了,九十二岁的高龄也算是爵士乐的传奇。 2010年我上了大学。一个三流吉他爱好者已经不满足于手指的肌肉记忆,以及那些简单的三和弦。我开始学习爵士乐的和声、音阶。当我能够亲手弹出那些色彩丰富的和弦时,前所未有的满足感侵袭。我觉得,只要有音乐,就都还不算糟。 高中时候上海电视台新开了一个频道叫ICS,全都是英语节目,其中有一个每周一期的节目叫<More than Jazz>,我一直很喜欢看,让我学到、体验到很多新东西。那个主持人是个亚裔美国人,高个短发,弹爵士吉他,给观众介绍各种爵士乐风格与人物。他叫Lawrence Ku,后来我知道他的中文名叫顾忠山。 大学之后,第一次看到现场的爵士演出。当场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许久不退。我觉得人生最美妙的地方在于,不断地有新东西震撼我,让我兴奋得流泪,兴奋得浑身起鸡皮疙瘩头皮发麻。 许多人说我们生在一个幸福的时代。的确如此,我们通过网络迅速获取想要的一切信息,前所未有的高效资讯流通。然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有了很多遗憾。我没有经历过那个满上海淘打口碟的年代,没有经历过中国摇滚与地下音乐鼎盛时期的疯狂,我无从感知那个最纯粹最干净的音乐年代。但总的来说,我依然庆幸自己生在这个时代、这个城市。上海与北京已经成为国内两个爵士乐主流阵营。这里有以顾忠山为代表的一批国外正统科班出身的外国乐手常驻上海,也有李小川、陈嘉俊、陆宣辰、赵可等一批音乐学院的本土乐手。排开商业因素,他们确实为爵士乐文化的推广做出了很多贡献。加上上海有着特殊的历史背景,作为亚洲最早注入爵士乐的地方,这座大都市近百年的爵士情结是岁月洗刷不掉的。 2012年,赵可参加了某个很火的选秀节目。我爸看了之后说,爵士挺好听的。那时候我特别感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上海与日本有着相似之处。同是外来文化入侵,日本很好的吸收并发扬。曾经看到过一篇采访刘玥和黄勇的文章,黄勇说遇到过一个来华的日本乐手,弹得很不错,但不会说一句英语。那是因为日本已经孕育出了能够独立培养优秀乐手的氛围。而国内的教育非常缺乏,其实很多方面排开政治因素,中国应该向国外好好学习。 我希望在若干年后,当我已是垂垂老者,能够听到孩子们像喊出肖邦莫扎特的名字那样喊出Louis Armstrong, Duke Ellington,Miles Davis,John Coltrane。我希望在若干年后,我依然有爵士魂。

热门回复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