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者有心  去小组页 > 听者有心 100个成员

[侯德健]--被埋没的人和被埋没的歌[ZT]

roverz 2008-01-23 16:07:37

[侯德健]--被埋没的人和被埋没的歌 作者:李皖 侯德健在唱《归去来兮》、《龙的传人》时,罗大佑在干什么?翻开历史资料我们知道: 1977、1978年,罗大佑在医学院上学,写《闪亮的日子》刘文正作情歌,沉吟于风花雪月。而侯德健已在真切地感悟生命中深深的悲悼。现在我们惯于将罗大佑视为开启了台湾流行音乐的人,惯于将《之乎者也》视为台湾流行音乐的第一张重量之作,惯于将台湾流行音乐的重量集于罗大佑一人,文化关怀、社会良心,抗议、批判、反省、思考,以为都是从罗大佑开始的。当我翻阅1993年台湾流行音乐界人士共同评选的"台湾流行音乐百张最佳专辑"时,深深地感到侯的存在已被人们完完全全地忘掉了。   比如说,人们都知道罗大佑的《未来的主人翁》,而谁能知道侯德健也有一首名字一模一样的《未来的主人翁》;人们都知道罗大佑改编了王洛宾的《青春舞曲》,又有谁知道在侯德健那里还有一首改编得更惊人、气势上更磅礴的《青春舞曲》 在用音乐思考的道路上,侯德健是第一个启程的人。之后我们看到了罗大佑,在他身上有侯德健孤独的、淡淡的影子。  侯德健虚与委蛇的历史,他辗转于两岸的反复,都使人对他的真诚深深地生疑,太容易把他看作一个首尾两端的人、一个政治上的摇摆

...

[侯德健]--被埋没的人和被埋没的歌 作者:李皖 侯德健在唱《归去来兮》、《龙的传人》时,罗大佑在干什么?翻开历史资料我们知道: 1977、1978年,罗大佑在医学院上学,写《闪亮的日子》刘文正作情歌,沉吟于风花雪月。而侯德健已在真切地感悟生命中深深的悲悼。现在我们惯于将罗大佑视为开启了台湾流行音乐的人,惯于将《之乎者也》视为台湾流行音乐的第一张重量之作,惯于将台湾流行音乐的重量集于罗大佑一人,文化关怀、社会良心,抗议、批判、反省、思考,以为都是从罗大佑开始的。当我翻阅1993年台湾流行音乐界人士共同评选的"台湾流行音乐百张最佳专辑"时,深深地感到侯的存在已被人们完完全全地忘掉了。   比如说,人们都知道罗大佑的《未来的主人翁》,而谁能知道侯德健也有一首名字一模一样的《未来的主人翁》;人们都知道罗大佑改编了王洛宾的《青春舞曲》,又有谁知道在侯德健那里还有一首改编得更惊人、气势上更磅礴的《青春舞曲》 在用音乐思考的道路上,侯德健是第一个启程的人。之后我们看到了罗大佑,在他身上有侯德健孤独的、淡淡的影子。  侯德健虚与委蛇的历史,他辗转于两岸的反复,都使人对他的真诚深深地生疑,太容易把他看作一个首尾两端的人、一个政治上的摇摆者、一个风派人物。但谁又了解他内心深处真正的想法呢?如果我们深入那些歌曲,离开那面太简单化太容易变形的政治哈哈镜,我们或许会依稀抚摸到那颗敏感执着又矛盾重重的心。侯德健是狂热的,梦想的,冲动的,不安的,是这一代虚幻的理想主义的一个典型代表。他热爱信念却又没有信念,坚守理想而理想的内部却空无一物。   第一次感受到《龙的传人续篇》,已是这首歌写成十一年之后,一下子就被震撼了。当年,侯德健把它录制到大陆第一张作品集时没有注意到它,后来搜索着听了那么多的台湾流行乐代表作,还是没有注意到它。那天,也就是1993年春季, 偶尔在一个小店的柜台里发现尘灰满面的《新鞋子、旧鞋子》,想买回去忆忆旧,不料听后却像被狠狠砸了一砖头:一首无比壮美的歌,居然被自己埋没了整整一个青春——《龙的传人续篇》,应该是听过它的吧?只是那时的听歌人是个懵懂无知的少年,听过后浑然无觉;再次听已是成年以后,才知道哪里才有真正的瑰宝。   侯德健创作这首歌的年代是1980-1982,录制是1984,在台期间录没录过?不知道。歌者一开首便将自己置于一个岁岁年年生生世世永远不可能终止也永远不可能正确选择的命运的关口: 嘿唉!昨天的风吹不动今天的树;嘿唉!今天的树晒不到明天的阳光。光阴总是拼命向前,谁也不能让青春转回头。你也不能,我也不能,哭也不能,笑也不能…… 两支芦笙交织出忧患的、悲凉的沉思,沉思的人被笼罩在巨大的命运之下——哭也不能,笑也不能,他沉吟着,面对着那似乎不可能有丝毫改变的对每一个人都会是一模一样的结局,该怎么样呢?   “虽然春天不能永恒,冬天绝对不是结论”——歌曲随即将主题曲由《何苦如此》转向《花开花谢》,侯德健改变了嗓音,从咏叹变为画外音,象一个置身世外的灵魂在地球的上空默默注视着人世间生生世世的轮回: 你看那太阳它日日夜夜,再看那花儿们岁岁年年,多少人多少年唱一首歌,我们在唱它到永永远远。 浮云悠悠突然收拢,紧接着接上了绚烂之极的急弓和快板,我们听到了人类辉煌的颂歌——男女声部热烈的轮唱——《青春舞曲》。"太阳下山明朝依旧爬上来,花儿谢了明年还是一样地开。"就唱这两句,不断反复不断丰厚乐声人声越汇越大直至无比壮阔。随着人声渐远一代人渐远,芦笙再次浮起,管弦和钢琴载着一支竹笛对《花开花谢》作幽幽的变奏,很多岁月就这么过去了。 人声再次响起已是多少年后?还是那个沉思者,还是那个独唱的男声,所不同的是,这一次,整个人类在附和着他:两队男女在背景上衬出广阔的合唱,这一首歌叫《永永远远》:    天地之间,五千多年,花谢花儿开,放过五千遍。     太阳下山,太阳上山,日日夜夜,黑白多少年。     多少黑白夜,多少岁岁年,我们老祖先,经营到今天。     不变的天,一样大地,天和地之间,我们永永远远。 不同于《龙的传人》的中国主题,《龙的传人续篇》虽然仍在关注这片土地,却远远超出了仅限于中国人的主旨。《龙的传人续篇》是人类命运的追索,是对生命生生绵延的赞歌,是一支远比《龙的传人》更宏伟、更深刻也更有价值的歌曲。也许它出现的太早,也许它曲式太复杂,也许它因为更开阔的视野反引不起中国人的共鸣,总之它被自始至终彻彻底底静静悄悄地埋没了。 此后,1988年,在再次制作个人专辑时,侯德健翻玩了罗大佑的两首歌。 对一个我唱我歌的艺术家来说,这是自我衰退的典型征兆,然而却让人从中看到侯罗两人在艺术上的亲近和缘分。就某一个传统而言,侯罗原本就是一体: 侯德健是启蒙者,罗大佑是继承人,虽然后者的光芒在很多地方盖过了老师,其实却是历史的无情戏法使然。 事实上在中国的流行音乐史上,侯德健始终有任何人也取代不了的地位: 他的人生哲学(不只限于对政治一类社会问题的思索),他在中国音乐运用上的雄辩和彻底(很少照搬西式民谣或摇滚的语汇),他的我行我素和独来独往(几乎不讨好哪类听众也从来没有进入过商业),不仅为罗大佑所不及,也远远超出了任何一位听者的想象。

1
展开查看全文

回应 (4条) 只看楼主

  • roverz
    侯德健离开台湾到大陆成全了三个人 罗大佑 李宗盛 郭峰
      
      侯德健祖籍四川,1956年出生于台湾高雄冈山镇 属猴 父亲是国军老兵
      这个在大陆和台湾都有杰出贡献和重要地位的音乐人,最终告别了音乐;他的贡献、地位,和他的音乐一起,也被海峡两岸共同有意无意地遗忘了。
      侯德健和罗大佑
        侯德健是开拓者 罗大佑是跟随者 正是侯的探雷而使罗免蹈覆辙
         罗大佑更多的是以自我为中心进行发泄 而侯德健往往从第三者的角度来观察来陈述 
        罗大佑更多的是愤青般的贵问 而侯德健则是直入人心的关乎人文的审问
      随着侯的边缘化给罗腾出了空间成全了罗的地位
      侯德健 | 罗大佑
      1954年 | 出生
      1956年 出生 |
      1974|年 |发表的第一首创作曲《歌》
      1976年 第一首创作歌曲《捉泥鳅》|
      1977年 《归去来兮》 |
      1978年 《龙的传人》 | 《童年》
      1982年 |第一张个人专辑《之乎者也》
      
      1983年6月4日侯德健抛下发妻稚子,取道英国,进入中国大陆。天哪! 历史真会开玩笑
      
        
      侯德健和李宗盛
         让我们看《康熙来了》中的一段:
        李宗盛:我还是因为借那个金韵奖那个就认识。。进这个行业,对,然后才认识郑怡,那郑怡那时候要做唱片,她的producer是侯德健,我就每天涎着脸就跟着郑怡旁边,人家郑怡去小侯他家开什么制作会,我也跟着。。这样,我那时候白天送瓦斯嘛,在家很臭这样,送瓦斯。晚上他们开会我就跟着,然后每次他们开完会出来,因为郑怡那时候是我女朋友,我就跟郑怡讲,一开完会出来我就讲:这个专辑如果是我做的话,怎样怎样。。。后来不是小侯那时候就去大陆了。。。。
          蔡康永:侯德健那时候已经是很大牌的。
          李宗盛:哇,侯德健还得了,侯德健!
          蔡康永:是因为龙的传人吗?
          李宗盛:对。。。小侯那时候已经很大牌了就是,哇塞!
          蔡康永:所以你那时候见到侯德健,是那种,就是很卑躬屈膝那种吗?
          李宗盛:卑躬屈膝倒不至于啦,我也是个人物哈哈!。。。所以第二天早上呢,那唱片公司就哇。。。很害怕,就打电话给我,哎,你知道吗小李,小侯。。。去大陆。。然后我说啊真的吗?我心里就开始就乐起来,真的,我知道他接下来一定讲说,你下午到公司来一下,开个会好不好?所以我就是借那一次,我就做了人生的第一张专辑《小雨来的正是时候》。郑怡的,狂庆!那个,那个专辑,就那张开始。
         
      命运就这样选择了李宗盛
      
      侯德健和郭峰
        18岁的郭峰成为中国音乐家学会中最年轻的会员。86年创作了《让世界充满爱》,一举成名,并发起了第一届百名歌星演唱会;1988年他东渡日本;1991年远赴新加坡;1995年回国继续音乐事业。从《让世界充满爱》到《心会跟爱一起走》,郭峰创作了大量脍炙人口的歌曲。现在他已是集作词、作曲、制作、演奏、导演、策划于一身的创作型音乐人。
         在82年的时候,18岁的做了最早的“北漂”族,都不能说是北漂了,因为北京都不能立足下去了。没办法去了天津,经人介绍在一个录音棚里做杂工,白天做杂事,晚上他就睡录音棚,当时他觉得太好了,有地方吃饭有地方睡觉,但当时他已经相当满足了。那个时候他创作了很多歌曲,这就是他的歌为什么充面着人文的关怀,因为他觉得他也是最底层的人。
         一个机会让郭峰认识了东方歌舞歌唱演员郑绪岚,她听了郭峰创作的几首歌曲,觉得郭峰还是比较有天赋的,便把郭峰介绍给了同在一个团里工作的著名音乐人侯德健.当时侯德健带来的音乐制作器材在当时北京是绝无仅有的,通过认识侯德健才知道这些音乐制作器材的功用,也才懂得了流行音乐是如何编配组合的,侯德健听了郭峰做的两个歌曲《你去吧,我的孩子》和《我多想变成一朵白云》.马上表态,希望未能进东方歌舞团,所以郭峰就被引荐给东方歌舞团团长王昆,他很幸运,王昆团长也是非常爱惜人才的.他的创作才真的进入了全新的时期.
  • Om
    有新鞋子旧鞋子的留个言
  • roverz
    有新鞋子旧鞋子的留个言 Om
    我有的
  • Om
    我有的 roverz
    收到了,谢谢亲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