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无岛 永无岛 1成员

在世界崩溃之前

浅仓南 2011-11-09
2012很快就将到来,但最令人担心的倒仿佛不是世界毁灭。中国正陷入一片哀鸿遍野之中,悲观情绪蔓延,经济貌似滞胀,很多经济学家甚至预言崩溃。每天打开网页,坏消息总要占到90%以上。

好像国外也没什么好消息:占领华尔街不知道搞得怎么样了。伊朗又核武器了。欧洲经济继续低潮。有人甚至在吃饭的时候说:是不是又要世界大战了?

没有好消息的世界好黯淡。

去年年底我们买了一套稍大一点的房子,欠银行一大笔钱,正卡在房价很高,贷款正要收紧前。利率有些优惠,但依然吓人。总体来说,比较悲催。很快我们那个小区的二期房价就跌了一些。有同事也一直想买那个小区,总在关注,总提供一些信息过来,比如跌了啊,有人亏本卖了之类。我们都尽量保持淡定。

有时候想,我们真是被摧毁的一代:当我们准备进入主流社会承担责任时,主流社会却正在坍塌。但转眼又会想:其实我对自己的生活还基本满意。能做到这样已经何其幸运?悲观和自我安慰交融,大概也是目前很多人的主要心态。

有时候我想尝试一下总结自己这一年,也总是无法定论:一是今年基本处于一种转变和思考中,并未做出什么实际性的成果;二是通过今年一年,好像确实有什么东西变化了。切切实实的变化在于:这是一种抛弃了虚妄的生活,对我来说相...
2012很快就将到来,但最令人担心的倒仿佛不是世界毁灭。中国正陷入一片哀鸿遍野之中,悲观情绪蔓延,经济貌似滞胀,很多经济学家甚至预言崩溃。每天打开网页,坏消息总要占到90%以上。

好像国外也没什么好消息:占领华尔街不知道搞得怎么样了。伊朗又核武器了。欧洲经济继续低潮。有人甚至在吃饭的时候说:是不是又要世界大战了?

没有好消息的世界好黯淡。

去年年底我们买了一套稍大一点的房子,欠银行一大笔钱,正卡在房价很高,贷款正要收紧前。利率有些优惠,但依然吓人。总体来说,比较悲催。很快我们那个小区的二期房价就跌了一些。有同事也一直想买那个小区,总在关注,总提供一些信息过来,比如跌了啊,有人亏本卖了之类。我们都尽量保持淡定。

有时候想,我们真是被摧毁的一代:当我们准备进入主流社会承担责任时,主流社会却正在坍塌。但转眼又会想:其实我对自己的生活还基本满意。能做到这样已经何其幸运?悲观和自我安慰交融,大概也是目前很多人的主要心态。

有时候我想尝试一下总结自己这一年,也总是无法定论:一是今年基本处于一种转变和思考中,并未做出什么实际性的成果;二是通过今年一年,好像确实有什么东西变化了。切切实实的变化在于:这是一种抛弃了虚妄的生活,对我来说相当重要。即使有时候也会怀念虚妄的自己。

有时候我觉得这种转变意义非凡,有时候又觉得也不过如此。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种变化迟早会到来。只是时间问题。所以关键只是在于我何时做这种转变。

对于世界,或者对于中国,大概也是如此。虚妄的繁荣总会过去。迟早要面对这种低潮和崩溃,然后才能开始重建。只是时间问题。只是在我们这一代发生了。就像当年人们无法躲避世界大战。就像有一代人注定要为无用的口号而牺牲。

昨天我听一个60后讲不能说的那一年的事情,讲他们在广场上绝水。但绝水的几个人却一直在尿尿,周围人觉得好奇怪。原来他们为了绝水,提前喝了好多水……有时候大概不是在于你为那个时代做了什么,而是那个时代赋予你怎样的记忆,怎样的过去。在于你曾经为什么而奋斗过,不管结果如何。

我为什么而奋斗过?为了建立属于自己的美好世界。为了获得自我的真正自由。

在我的世界崩溃之前,我决定装修房子,写小说,继续推进公司的电影;在我的世界崩溃之后,如果我们还是幸存者,那我们就埋头重建。一切的历史,不过如此。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