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向阳花开·杭州LGBT 向阳花开·杭州LGBT 1828葵花子

同性爱的感动——【形婚面面观】感想

向阳花开·杭州 2011-11-09
http://guanguanzhiyou.blogbus.com/logs/170253301.html
作者就是那个很友善的做同志文学研究的直女MM


首先,要提两点。一,这很严肃。二,我是异性恋,我不是所谓“腐女”。

今天下午在中国美院参加了杭州向阳花开组织的一次小讨论“形婚面面观”,与会者包括《我的那些同志孩儿》的作者藕姨、同志母亲梅姐,一对形婚朋友,以及向阳花开的志愿者和许多有意思的同志朋友。气氛很温和,大家由“形婚”展开各种有意思的话题,最终走向的或许只是非常简单的人际交往的可能性问题。在我看来,当非异性恋这个事实存在的时候,道德判断是十分孱弱的,合理化走向或许才是正确的选择。

大概在2000年,我第一次接触张北川的防艾理念时,我第一次真正意识到在异性恋世界外存在着一个所谓“非我族类”,而那个时候,我可以在大量阅读之后写下这样的话:若说存在即合理,在异性恋存在的同时,同性恋的存在必然是合理的。在稳定的个性观念形成之初,我自认不存偏见、自由选择是社会进步的某种表征。然而,同性恋这样相对前卫的话题与我的生活还是有一定距离的,到了大学一年级,当我一位朋友对我出柜的时候,我当时的震惊还是无法想象的。虽然我认同这个群体,且有大量书籍电影观赏的基础,但是当这样的事实与我的生...
http://guanguanzhiyou.blogbus.com/logs/170253301.html
作者就是那个很友善的做同志文学研究的直女MM


首先,要提两点。一,这很严肃。二,我是异性恋,我不是所谓“腐女”。

今天下午在中国美院参加了杭州向阳花开组织的一次小讨论“形婚面面观”,与会者包括《我的那些同志孩儿》的作者藕姨、同志母亲梅姐,一对形婚朋友,以及向阳花开的志愿者和许多有意思的同志朋友。气氛很温和,大家由“形婚”展开各种有意思的话题,最终走向的或许只是非常简单的人际交往的可能性问题。在我看来,当非异性恋这个事实存在的时候,道德判断是十分孱弱的,合理化走向或许才是正确的选择。

大概在2000年,我第一次接触张北川的防艾理念时,我第一次真正意识到在异性恋世界外存在着一个所谓“非我族类”,而那个时候,我可以在大量阅读之后写下这样的话:若说存在即合理,在异性恋存在的同时,同性恋的存在必然是合理的。在稳定的个性观念形成之初,我自认不存偏见、自由选择是社会进步的某种表征。然而,同性恋这样相对前卫的话题与我的生活还是有一定距离的,到了大学一年级,当我一位朋友对我出柜的时候,我当时的震惊还是无法想象的。虽然我认同这个群体,且有大量书籍电影观赏的基础,但是当这样的事实与我的生活第一次直视时,我还是必须承认自己的虚弱。如果没有记错,那天是十九岁的生日,我一个人坐在通程麦当劳里,收到你的短信,你用的英文,我没有立即回复,完全没有准备地哭了出来,我的眼前是你未来的不易的生活。但是,我现在想的是,你的自我认同清晰之后,我愿意陪同你向父母出柜。回顾那段时间的阅读,我的室友也许记得当时的状况,图书馆里所有关于同性恋的书全搬进了宿舍。那个时候,我开始完整地了解异性恋世界之外的另一个世界。我目前在做的事是同性恋文学的研究,一来是专业的关系,二来是为社会认同的展开尽一己之力,三来(也是逐渐发觉的)同性爱中包含许多对人际建构和异性恋的启发。

今天的讨论到最后,我脑海里的形容词只剩下了一个“感动”。我发言的时候,有点紧张,就如同一位同志朋友跟我打招呼时的忐忑一样,看来,社会认知的具体化任重道远。对于“爱”这个字,我自认神圣娇艳,不容亵渎,爱没有条件,这其中也包括性别——坐在我侧方的同志伴侣,在他们的眼神交流中我可以读到那种干净的相偎和热烈的爱意。关于这个群体的抗争、隐秘、寻找、压力和合理化过程中的突出问题,这里暂且不谈,我只谈在接触同性恋的过程中,对我极为重要的几点启发。

首先,自我认同的话题不是一个同志的任务,是每个人的任务,我是谁——这种简单却也高深的问题常常被人忽视。当疲惫的生活侵蚀人们的感官,寻找自我便变得十分珍贵。在同志的世界里,他们需要走过千山万水,过滤各种质疑和不解,打开自己的心扉,看见原初的自己,那时可能已是伤痕累累,但是不直面一个真实的自己,如何收获最低端的安全感。广布开去,每一个人都应该留给自己回溯和审问的机会。也许,那时,在很深很深的夜里,就不再抱怨失眠带来的不安,看到自己的脆弱,并且承认——于是又走向新的完满。

第二,偏见不是根深蒂固的。貌似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感觉,上海人势力小气,不喜欢河南人,美国的月亮比中国圆……这是个允许自由表达和各种声音出现的时代,但是偏见难道是一种本能吗?又比如近日湖州某地暴乱,不明真相的群众们在人人网上破口大骂哪里哪里的人,作为同样不明真相的群众,不做道德判断,但是有一点必须承认,骂战的展开有长久的偏见为盾。你的优越感来自哪里,对,就是偏见。同性恋作为一种亚文化,它缺少自己的声音,社会宽容氛围的形成是消解偏见的过程,这种消解的产生其实也是对主流文化中的其他偏见的控诉。

第三,爱与自由的最好表达是真切的诚实的,关于此,我在同性恋者身上学到的形容词是“勇敢”。我们每天都在错过,时间长了,这就是过错。我对恋爱的想象,源于我对于“爱”这个字的操控欲。孤单不可耻,孤独才可耻。关于心动,我的建议是不要用"crush"给自己找交待,应该去表达,不管对方是正确的人还是错误的人,至少不会错过,但是不要犯贱,缠着一个不给回应冷漠无比的人,那不值得。你做的都是对的,爱是自由的选择。
最后,要说到社会压力,我跟我妈提了一下我目前有兴趣做同性恋文学研究,被狠狠地骂了一顿,这是我始料未及的。虽然一直以来我都生活在相对民主的环境中,一直都是自己判断前路并做出自我选择,如今只是简单地提到我关注这方面,就被父母骂,可以想象一个同志面对出柜等状况的压力。我想,我愿意为亚文化的正名做一点事。

这是个和美的时代,但愿。
http://guanguanzhiyou.blogbus.com/logs/170253301.html

作者就是那个很友善的做同志文学研究的直女MM
0
显示全文

回应 (6条) 只看楼主

  • 十万哥喂神马
    记得
  • 向阳花开·杭州
    周六我也约了她~~不知赶不赶的来~~
  • 东亚夏季风
    “当非异性恋这个事实存在的时候,道德判断是十分孱弱的,合理化走向或许才是正确的选择。

    我们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理性的人从道德批判的阵营转移到合理化走向阵营的,因为这才是可以走下去的路。

    “我目前在做的事是同性恋文学的研究,一来是专业的关系,二来是为社会认同的展开尽一己之力,三来(也是逐渐发觉的)同性爱中包含许多对人际建构和异性恋的启发。

    真心的拥抱一下!友同人士对我们的支持和帮助真是令人振奋啊!直人尚且如此,反思我们自身呢?!

    “第二,偏见不是根深蒂固的。”
    有感于自己在工作中的出柜经历,流言蜚语也不过是一时的,乌云终将散去,太阳照常升起。

  • Kira-1
    写的好棒!希望更多的人看到!
  • 十万哥喂神马
    那我们就来顶一下吧
  • 向阳花开·杭州
    所以上次我约她来的呢~but有事木有来~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