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读一本书 爱一个人 过一生 读一本书 爱一个人 过一生 86765爱书的的小豆豆

《岁月神偷》:有一种味道叫香港

百道网 2011-11-08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香港,已经成为一个特别情结的标记,一个可以不断被消费的文化符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纠缠心底的味道。

大概和香港的文化定位有关,这个城市在屏幕上为华语观众提供了一大批嬉笑怒骂、英雄末路、生死缠绵的商业电影,而在文字层面催生出来的却又是种种别样的滋味。这几年,内地挖掘香港本土文化的劲儿不小,引进了一大批知名不知名的本土文化人,也让读者从不同的时代、不同的角度领略到了香港在城市变迁过程中的自我构架的变化。李碧华、董启章、西西、也斯、梁文道,不管走的是纯文学路线,还是别具一格的顽童体,从这些文字中流露出的香港,总是那么一种淡淡的味道,说不清道不明,混杂着怀旧情愫和寻根的乡愁。

当然,罗启锐的这本新作《岁月神偷》也不例外。作者是香港知名导演兼编剧,我依稀还记得去年同名电影上映时的轰动,赚得无数文青眼泪。“在变幻的生命里,岁月,原是最大的小偷。”片头一语道尽机关。当内地出版同名书时,冲着电影的声名,我毫不犹豫地买了此书。捧回家中细细品读,才发现和我所想像的,甚至和电影本身,干系不大。

这本书收集了作者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随笔作品,记录了种种奇闻轶事、人情百态,以及个人的感慨随想。行文之间时不时蹦出一...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香港,已经成为一个特别情结的标记,一个可以不断被消费的文化符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纠缠心底的味道。

大概和香港的文化定位有关,这个城市在屏幕上为华语观众提供了一大批嬉笑怒骂、英雄末路、生死缠绵的商业电影,而在文字层面催生出来的却又是种种别样的滋味。这几年,内地挖掘香港本土文化的劲儿不小,引进了一大批知名不知名的本土文化人,也让读者从不同的时代、不同的角度领略到了香港在城市变迁过程中的自我构架的变化。李碧华、董启章、西西、也斯、梁文道,不管走的是纯文学路线,还是别具一格的顽童体,从这些文字中流露出的香港,总是那么一种淡淡的味道,说不清道不明,混杂着怀旧情愫和寻根的乡愁。

当然,罗启锐的这本新作《岁月神偷》也不例外。作者是香港知名导演兼编剧,我依稀还记得去年同名电影上映时的轰动,赚得无数文青眼泪。“在变幻的生命里,岁月,原是最大的小偷。”片头一语道尽机关。当内地出版同名书时,冲着电影的声名,我毫不犹豫地买了此书。捧回家中细细品读,才发现和我所想像的,甚至和电影本身,干系不大。

这本书收集了作者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随笔作品,记录了种种奇闻轶事、人情百态,以及个人的感慨随想。行文之间时不时蹦出一些粤语方言,也不乏电影中一语中的的犀利文风。也许是和导演出身有关,罗启锐非常关注日常生活中细微的地方,读他的文字,如同看他的电影,能感受到那种骨子里透露出的伤感,这才是书和电影真正的神似。他描写树,是这样写的,“在我理想的国度,每个人的家中,或者在大门前,或者在庭院里,或者在阳台外,都可以有一棵树,让主人家乘凉,老爹说故事,孩子们度童年”;走过坟场,顿感“大多数坟场,其实都是幽玄凄美的”;听音乐,“可以令一间房子优雅、活泼、出世甚至性感”;吃海鲜,面对鱼类惨遭食客荼毒,悟出“这种吃法,不叫鱼生,叫人生”。在他笔下,饮食男女、人情世故、大街小巷、点滴往事、明星绯闻,甚至天气、地铁、鞋子、厕所,众人所不屑的、不注意的东西,在他眼中,都有其可挖掘的深意,这其实也是他电影的一贯风格,小成本,大境界。

罗启锐所构架的香港,或者说他电影和文字中呈现的香港,始终停留在上世纪60年代。对一个专注细微之物的唯美者来说,童年的所见所闻就是他最大的灵感资源,在他的电影语言里,时间是一个不断吞噬的偷盗者,而他毕生与之不断抗争的武器,就是追忆。在《岁月》的文字中,我们看不到当时轰轰烈烈的六七暴动,社会大思潮被各种日常琐事所填充,这种亦非罗导的首创,比如台湾侯孝贤,比如越南陈英雄,走的都是生活的美化记忆这一路线。电影《岁月》以童年的视角,孩子的眼光,讲述旧时的香港生活点滴往事,那段过去,对他个人经验而言,近乎于沉溺;而在文字版的《岁月》中,似乎不那么温情脉脉。他的行文是多变的,时而阴冷,时而犀利,乃至刻毒,仿佛世间百态,都跳不出一个“透”字。不管风格怎么变化,对罗启锐,以及经受过其电影温情洗礼的部分观众而言,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香港,已经成为一个特别情结的标记,一个可以不断被消费的文化符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纠缠心底的味道。
作者:沈莫非(高校教师),文章来源:《百道新书日报》http://t.cn/hrb9fi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读一本书 爱一个人 过一生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