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庄之道 老庄之道 37458成员

《周易》西行―关于《周易》的德译与英译[徐梵澄]

观希希 2011-11-08
中国有一本古书,有若干种西文译本。或许其译本之多,仅次于基督教的《圣经》,那便是《老子》。在撰者所曾得读的若干译本,唯独德国的卫礼贤的译本,最与原文相合。可惜初版其中遗漏了一句未译,但那可能是印刷上的错误。本来人为之事,无论多么费神劳力,总有欠圆满的地方。稍有事业经验的人,必然深明此理。有些微细处所,我们只好掠过,存而不论。其欠完善之处,我们发觉了不妨标出,然而无所责难。
在欧洲的东方学者中,卫礼贤诚然是一位深通中国古典的。除我们正进而研究的《易经》译本外,尚译有好几种古书,其中包括有《礼记》,还有关于中国智慧的著述等。要将卫氏生平及其全部译著调查清楚,还要待之他年。这工作是不难做的。唯愿有心之士,出来担任这部分工作;也许德国学术界会有人作这事。在我们,对这一位费了毕生心力在研究中国学术的大师,应当有所纪念和敬重。―这里,只限于校读其所译的《易经》,并该译本的英文重译。
据卫氏《易经》译本序言,他的中国学问,得自一位师儒劳乃宣。劳氏所授者,有《孟子》,《大学》,《中庸》,最后方授以《易经》,从事翻译。那么,其间不会未读《论语》,卫氏著作中亦提起过《论
语》,或者未从劳氏亲授而是从另外某人学的。这一次第是我国的传统办法,初...
中国有一本古书,有若干种西文译本。或许其译本之多,仅次于基督教的《圣经》,那便是《老子》。在撰者所曾得读的若干译本,唯独德国的卫礼贤的译本,最与原文相合。可惜初版其中遗漏了一句未译,但那可能是印刷上的错误。本来人为之事,无论多么费神劳力,总有欠圆满的地方。稍有事业经验的人,必然深明此理。有些微细处所,我们只好掠过,存而不论。其欠完善之处,我们发觉了不妨标出,然而无所责难。
在欧洲的东方学者中,卫礼贤诚然是一位深通中国古典的。除我们正进而研究的《易经》译本外,尚译有好几种古书,其中包括有《礼记》,还有关于中国智慧的著述等。要将卫氏生平及其全部译著调查清楚,还要待之他年。这工作是不难做的。唯愿有心之士,出来担任这部分工作;也许德国学术界会有人作这事。在我们,对这一位费了毕生心力在研究中国学术的大师,应当有所纪念和敬重。―这里,只限于校读其所译的《易经》,并该译本的英文重译。
据卫氏《易经》译本序言,他的中国学问,得自一位师儒劳乃宣。劳氏所授者,有《孟子》,《大学》,《中庸》,最后方授以《易经》,从事翻译。那么,其间不会未读《论语》,卫氏著作中亦提起过《论
语》,或者未从劳氏亲授而是从另外某人学的。这一次第是我国的传统办法,初学总是先读完四书以备应考;再读五经;经中多最后方读易。―总归卫氏之学华文,是依我国士大夫传统方法,是比较高深然是正路,也就整个说还是简捷的路。

劳乃宣是清末一位有政绩的官僚,清史有传,姑摘要录出:劳乃宣,字玉初,浙江桐乡人。同治十年(公元1871)进士,以知县分直隶。光绪五年(1879),初任临愉。……任蚕县,……任完县,购书万余卷,皮尊经阁。任吴桥,创里塾。农事毕,令民入塾,授以弟子规,小学内篇,圣谕广训诸书,岁尽始。……二十六年(1900),调吏部稽勋司主享,请急南归。浙抚任道熔,延主浙江大学堂。寻入江督李兴锐幕,端方,周馥继任,咸礼重之。周馥从乃宣议,设简字学堂于金陵。初,宁河玉照造官活字母,乃宣增其母韵声,号为“合声简字谱”,傅江、浙语音相近处皆可通。宣统元年(1909),诏撰经史讲义,轮日进呈。二年(1910),钦选资政院硕学通儒议员。三年(1911),召为京师大学堂总监督,兼学部副大
臣。逊位议定,乞休去。隐居沫水。时士大夫多流寓青岛。德人卫礼贤立尊孔文社,延乃宣主社享。著《共和正解》。卒年七十有九。世目为通儒。著有《遗安录》,《古筹算考释》,
《约章纂要》,《诗文稿》。
。。。。。。

据上面所引清史,劳氏实颇为一有心人,虽然作了若干任知县,处处留心教育工作。为平民作字谱以至于替宣统编讲义,末路替西方人士讲易经,儒门的觉世精神仍然一贯,卫氏序中说他与此老师度过不少美丽的论道的辰光,有过内中的启悟。在救护工作之暇,他仍然在研读《易经》,终于青岛被攻下了,渐渐秩序恢复,劳氏也回来了。《易经》始大致译完。随后卫氏返国,不久劳氏亦卒。
卫氏序中,提起过古拉丁诗人兼文法学者卯努斯(Terentia-nus Maurus)的一句名言“Habent sua fata libelli”一一“书本自有其命运”。―他在北京多年求之不得的一部《易经》善本,却在德国本土弗理登瑙(Friedenau)友人处得之,据说是很美丽的几册装
订。倘若即是他在书中提及的周易折中呢,则不过是华贵的清版。
他于是携此书周游半天下。直到民国十二年(1923)暑季,他在北京草此书序文,说他再游中国之后,北京的全部政局已经改观,然仍能得到多方助力,终于使其得将全部整理竣工;次年,始在耶纳
(Jena)之狄德理希(Eugen Dederichs)书店出版。
由此看来,这一部翻译,实可称为《易经》研究―出自名师指点,费时不下十年,用了很深的功夫。其在西方读者所激起的反应很大,受到不了解或不同情的批评甚多。主要是说这是一部“文字的”翻译,而未能是一部“历史性的”翻译,它未能说明公元前十世纪时《易经》的意义对周民族如何,或在当时的本义如何;然同情者...................

以上未及核对,还有八页左右,网上有电子版
2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