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如此正经以至于越来越不正经』 『我如此正经以至于越来越不正经』 112155『正经党』

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

飞行的孤独员 2011-11-08
我第一次见她时,她没找到约定的地方,给我打电话,电话里的语气有些许焦急。我找到了她说的地方,在一个地铁口。她正在向上走。清晨的阳光这时候斜斜的恰好照进去,饱满的金黄色洒了她一身。她披着一条波西米亚风的披肩,修长的躯体很好的展现了女性美。有点儿慵懒,可是隐隐中透出某种锐气。之前她说过她的年龄和职业,可是这与我见到的她一点都对应不起来。我毫无缘由的在她的身上感受到种种矛盾性----幼稚与成熟,传统与叛逆……这时候她抬起头看到了我,笑了一下,嘴唇的弧度恰似一张弓,射出的笑容击中了我的心房,我嘴巴张开想打个招呼,可是却发现自己突然说不出话来。这种被击中的感觉一直持续,持续到几天后她离开,持续到我们各自回到各自的生活中,直到现在。



我第一次见到她时,天已经黑了。我在学校门口等她,借着路灯橙黄色的光观察来来往往的人。大概十几分钟之后我看到她向我走来。这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因为之前我并没有见过她,阴暗的光线下也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可是我就是知道,那个迈着轻快步伐走过来的人就是她。我迎过去,她露出些许惊讶的神情,然后她也认出了我,轻松的一笑。随后我们一起吃了饭,一起聊天。灯光下她的皮肤很白,微微发青的脉管静静伏在皮肤之下,甚至给人...
我第一次见她时,她没找到约定的地方,给我打电话,电话里的语气有些许焦急。我找到了她说的地方,在一个地铁口。她正在向上走。清晨的阳光这时候斜斜的恰好照进去,饱满的金黄色洒了她一身。她披着一条波西米亚风的披肩,修长的躯体很好的展现了女性美。有点儿慵懒,可是隐隐中透出某种锐气。之前她说过她的年龄和职业,可是这与我见到的她一点都对应不起来。我毫无缘由的在她的身上感受到种种矛盾性----幼稚与成熟,传统与叛逆……这时候她抬起头看到了我,笑了一下,嘴唇的弧度恰似一张弓,射出的笑容击中了我的心房,我嘴巴张开想打个招呼,可是却发现自己突然说不出话来。这种被击中的感觉一直持续,持续到几天后她离开,持续到我们各自回到各自的生活中,直到现在。



我第一次见到她时,天已经黑了。我在学校门口等她,借着路灯橙黄色的光观察来来往往的人。大概十几分钟之后我看到她向我走来。这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因为之前我并没有见过她,阴暗的光线下也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可是我就是知道,那个迈着轻快步伐走过来的人就是她。我迎过去,她露出些许惊讶的神情,然后她也认出了我,轻松的一笑。随后我们一起吃了饭,一起聊天。灯光下她的皮肤很白,微微发青的脉管静静伏在皮肤之下,甚至给人一种她的肌肤仿佛接近半透明的错觉,而这种白皙与她一身黑色的装束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反差。她在说到激动处脸会微微发红,而说到开心处时朗然一笑,自然大方。我们聊着,恣意无忌,偶尔语顿,彼此一对视,便心领神会,像是分离好久的老朋友。然而最吸引我的不是她恰到好处的装束,也不是美丽的外表,而是她独一无二的在同龄人中罕见的人格和灵魂。突然我对她生出了某种喜欢,这一丝隐而未言的情感在成都秋天有点儿清冷的空气中,在这深蓝安静的夜空下,悄悄开成了一朵沉默的小花。
0
显示全文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