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245成员

常纪文与动物保护

Aught 2011-11-08
总是记得常纪文教授笑呵呵的样子。别人说他他也笑 遇到赵南元那样的SB他也笑 而且笑得超淳朴无邪。当赵南元问他我看你没杀过狗,你杀过狗吗。常嗯e迟疑了几秒 很无辜神情地说 没有。在一虎一席谈上最后的总结胡一虎还在笑。别人都说些自己的观点。结果常只是重复了一遍胡锦涛的话。这很聪明,谁能反对胡锦涛的话而且我发现,他语重心长地向sb刘仰解释,——每次在别人争论的时候他都说:我来解释一下吧——别人争论的时候他永远插不上嘴,人家终于让他说了他却说:“我憋了很久了”。大家就笑,然后他接着说说“我是一个平和的人。” 他就是真正有学识没有功利心私心的学者,为了中华民族想做点好事的作为一个真正的学者,他永远不骄不躁。不像赵南元那样骂骂咧咧像文革时期审问别人一样。在齐鲁电视那个节目,面对赵南元,常在节目最开始就点出了关键点——但是含蓄的——他说“虐待的定义啊,是多样的。”眼光转向赵南元,接着说“对于人类中心主义极端的人,”看着赵南元,“虐待他也认为没虐待,哈哈哈”接着就笑笑地傻傻的。经过一天后我看完赵南元的文章和郭鹏对他的回复文章后 我才发现,起初我还不知道什么叫人类中心主义者。但那时我才猛地发现,赵南元就是人类中心主义者。他是清华教机械自动化的教授。是...
总是记得常纪文教授笑呵呵的样子。别人说他他也笑 遇到赵南元那样的SB他也笑 而且笑得超淳朴无邪。当赵南元问他我看你没杀过狗,你杀过狗吗。常嗯e迟疑了几秒 很无辜神情地说 没有。在一虎一席谈上最后的总结胡一虎还在笑。别人都说些自己的观点。结果常只是重复了一遍胡锦涛的话。这很聪明,谁能反对胡锦涛的话而且我发现,他语重心长地向sb刘仰解释,——每次在别人争论的时候他都说:我来解释一下吧——别人争论的时候他永远插不上嘴,人家终于让他说了他却说:“我憋了很久了”。大家就笑,然后他接着说说“我是一个平和的人。” 他就是真正有学识没有功利心私心的学者,为了中华民族想做点好事的作为一个真正的学者,他永远不骄不躁。不像赵南元那样骂骂咧咧像文革时期审问别人一样。在齐鲁电视那个节目,面对赵南元,常在节目最开始就点出了关键点——但是含蓄的——他说“虐待的定义啊,是多样的。”眼光转向赵南元,接着说“对于人类中心主义极端的人,”看着赵南元,“虐待他也认为没虐待,哈哈哈”接着就笑笑地傻傻的。经过一天后我看完赵南元的文章和郭鹏对他的回复文章后 我才发现,起初我还不知道什么叫人类中心主义者。但那时我才猛地发现,赵南元就是人类中心主义者。他是清华教机械自动化的教授。是啊。在他眼中,动物只不过是和机器人反应机制同一属性罢了。常老师永远都是不愠不火,而且还笑笑地面对他,和一切质疑谩骂他的人,而连反对他的人也觉得他傻傻的..真的真的很可爱。我想他是真正的学者。当王丽萍在他身边的位子上描述那些家畜被放在很矮的笼子里连站都站不起来只能眼睛朝上瞪着天空被迫痛苦地运输的时候,坐在旁边的常也感觉很痛苦似的,向上看着叹着气——这种小动作完全就是一个很有怜悯心的正义的人的最真实表现啊。对面的也是社科院的另一个研究员和媒体人完全无动于衷嘴角不屑一顾的表情。

作为真正的学者,完全不顾忌自己的形象,地位,金钱利益《--甚至还媒体上驳斥那种追求金钱利益的行为;作为真正的学者,一心想的是为人民为国家求福利,在媒体上公开放出“伤害动物就是伤害人类自己的感情!”的命题——要知道,作为国家最高研究机构社科院的社会科学家,还是主任,能在媒体上大肆谈论人的“情感”,并担心“人的情感被伤害”,并已经被当成科学和法律中的命题——而且说得十分深情和诚恳——这其实让我小震惊了一下。真的跟文革不一样了。从最高政府的研究机构也开始注意到人类感情的敏感性了。突然觉得在中国他绝对是斗士,是人文人道主意再复兴的先驱!!!人必须重视和养成不停地“感觉到自己”的习惯——就像岩井俊二拍得电影一样。那些反对他的人的担忧,我也是可以理解的。比如在中国90%的人口还是农村人口。您真正看过农村人口的生活和精神状况吗。经济水平不发展和极其落后的大部分地方,人的吃饭,住,根本还是问题,他已经不可能再顾及自己的什么丰富的情感。——这个我是可以理解的——就比如我们都有跟民工或城市里那些装修的啊,小贩啊打交道的经历,他们人是老实巴交的很好的。但我自己的感觉是他们普遍的特点是,反应很慢说什么都说啊?~那种——你也可以说是麻木——但是我想在那样的经济条件下一直成长,生活的人,大都就是这样的。没有那么多按我爸爸说那种“小资产阶级的“软弱”,“丰富”的情感”(他们那一代说成是小资)。无论是什么阶级,我们这代的发展,已经远远地把那些历史上过时封建不适合时代发展的东西抛在后面。尽管如此,你便可以知道——中国人口生活的两极分化,是多么多么的严重。

回想起来,在西单这种北京大城市里比较中心的地方,已经很早以前就卖“哥斯拉”了——是一种类似黄鼠狼或耗子样子的,在昂贵的哥斯拉店里,一只哥斯拉的价钱在几千——卖的男生穿得像model或歌星,很娘地照顾着耗子。闻着他们无法去除干净的骚味还咂咂嘴地欣赏地抚摸着它们的皮毛和尖嘴。我也进去看过多次,除了感觉臭臭的,还是觉得很可爱的。一直在说好可爱~ 而在不远的河北肃宁县,跟哥斯拉长得差不多感觉意识也差不多的小浣熊,貉,白狐狸,貂等,在被集市上的农村人们欢欢喜喜地剥皮——而且是在他们活的,还有清醒意识和痛感的情况下,被生剥皮。有些,自己被完全剥皮后,还没有立即死,还回头看自己的身体。这同样是发生在近10年中,也许现在还有。农民们一边说笑着一边“干着活”,而他们1,2岁的孩子,就在旁边看着他们杀,吃着白薯。《--在城市人看来,后面这些细节完全可以当成恐怖片桥段;而在农村人看来,他们每天就经历这些,从小就看这些,生活在这样生活中长大,觉得没什么就像我们城市人在马路上开车时候大声听着音乐一样 太平常了。平常到不被意识到。不被感觉到。城市人觉得他们“麻木”。但是理解他们的成长生活环境你可以得出这个结论,但是你这样说出或是声讨,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人的sense,永远都是和经济条件成正比的。生活富裕了,才会有精神上的敏感和追求吧。

那么这种情况下,带头起草的这个“关注人类内心情感”以及暗示“使人们不再麻木要意识到感觉到自己”作为引申义的这样一部法律,对于那些农村还没吃饱穿暖有地方睡觉的经济落后地区的人口,对于有过同样经历现在可能当上了城里人的教授或律师所以就要捍卫农村老汉的人,就遇到尴尬。

每次媒体邀请两方人做节目——一派是常纪文这边,还有城市人;一边是以前是农村人现在是学者的另个学者,和另一个在农村呆过很久现在很活跃野性生活在城市读了书得文化业内的人。媒体总是想提出“是或不是”“该或不该”的二元问题,是因为媒体也明白农村人不这么想,城市人却这么想,而两部分都是中国人民。他们要让两部分人都看他们的节目。所以两部分人观点他们都说,并且放在一起。他们不想得罪收视率是真的。

所以我想常肯定能清晰地认识到这点。但是,他仍然傻傻地,深情地,传道,推动这部法律被别人所理解。他是真正的勇者。有人说我们要尊重 不同群体的意见。我觉得这点不难做到。但这和立法管理和规范农村人滥杀动物和城市人滥玩动物(比如遗弃,滥吃,还有对自己宠物不负责任让他们随地大小便不给他们清理等等这些)行为没有一点点冲突。规范和管理正是因为尊重你这么做,所以才给你想个科学的办法怎么能做的更好。你生产貉皮,那就做到让貉皮出口给国家赚钱,让被杀死的牺牲的貉不那么痛苦——因为科学证明动物也有痛感;你养宠物,我们就帮助你怎样更爱你的宠物——爱是包括责任不遗弃的,包括你自己管好自己的粪便不让它脏到骚扰到别人的——这都是规范和管理——是帮助你更好的继续做下去自己的选择——无论你是屠夫,还是动保。《--这才是这部法律的核心。是管理和规范。管理和规范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科学的方式。你养一个宠物,你能对他负责,你能不让他的大便亮在那被人踩到,这叫科学。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更加文明的。社会的精神文明更加发展的。

城市里那么多人喜欢宠物,有多少,保证不让自己狗排泄物 污染到弄脏到我们这个环境的呢?“爱”宠物的人,对自己心爱的宠物的管理,恰恰,正是爱更加深刻的表现对么?就像你爱你的朋友,你不会跟他说好听的,纵容他去杀人或骗人,而是说出真话给他听,一个道理对吗。而我们普遍看到的城市里小区遛狗的宠物爸妈们,有谁是拿环保纸/袋子拿在手里出来遛狗的呢?小区里就算再宣传,还是有大部分人不自觉的。狗尿各方面弄得楼道电梯到处都是。给清洁工造成多大麻烦。清洁工都是农村的,这样又无意中加大了农村人对城市人的憎恨。我了解常纪文教授是恨铁不成钢,你有了一个罚款的法律,硬性要求要罚款,不收拾自己狗狗大便,那么大家也就被养成了这个习惯了,过一段时间大家自然而然也就习惯这么做,并且绝对会亲身感受到自己身边生活的环境更干净了。感觉到这个法律的好了。常纪文教授是做好了牺牲和试金石的准备,先让别人谩骂——无所谓的,重点是过了3,5年大家反而觉得好了。大众就是这样的。

对于那些肉品加工业有关的农村人,更要教育和法律和监督都要十分有力地去实施;但是最基本地,首要的,先要调节整个生产和消费这个食物链条的运行机制——包括要让城市人,倡导节制性,适度性消费,各个民间组织出来宣传不用大鱼大肉的生活习惯,科学家站出来说肉和不健康加工的肉对人体危害怎样。而不是媒体上天天介绍美食节目——是,一个鸡健康养出来可以美味,但事实又是什么,加工业普遍都是填鸭,鸡虐待以及从出生到死亡连天空,草地都没见过,你从超市买回来根本不是和电视上介绍宣传的不是一个东西。你还吃吗?但这是事实。大众需要被告知,被告知,再被告知这个事实。而不是被诱惑,诱惑,再诱惑各种根本不存在的“美食”。这就是为什么环保组织,爱护动物组织要插手,假如说他们的观点是偏激,但是宣传的效果,大众能够收到50%他们的意思和真正的改变。这样一来,吃肉的人少了,可吃可不吃的情况下,虚伪地浪费情况下,讲排场消费情况下等等情况下大家都因为受了民间组织宣传的影响而做到后面那个选择(不。。),那么市场需求量就少了很多很多,加工业所有牵扯到的工作的人就不必去无限度地扩大生产,提高效率。换句话说,不用养那么多动物,卖那么多因为没人买。这样工作人员不会工作压力那么大,工作压力大业绩要求高下导致他们必须在三秒中杀一头牛,填一只鹅,他们根本已经麻木——不需要工作量无限制的增大反而减少很多后就能从硬性地要求和规范他们,对于每一只动物的屠宰加工,都要讲究质量——还不要说人道与否这些标签吧——就是质量,比如那些死亡前痛苦的毒素不会有了,病患,病毒变异减少了,真正可以健康起来。谁也没说肉不好吃,但是工业大生产下高效加工出来的肉就是不成。味道上肯定也没有天然无病散养屠宰不虐待出来的肉美味。一定的。而且随着人类自我意识和精神丰富的——也就是文明的发展,人们在吃肉的时候会想到昨天在电视上看到的那只牛勤恳的模样,我今天在吃他的肉,很好吃,但是我从心理要感谢他献出了生命。——如果是像视频里那样虐待宰杀出来的牛,也是不会吃的。但是为什么我们看到那些工人那么凶恶地踢踹折磨它们,恰恰是因为他们压力大,工作量太大,自己郁闷,所以就憎恨那些动物。把郁闷发泄到不能还手不会说话的动物身上来。还是因为商人要追求利益,市场需要。对于诱惑这方面,民间组织可以先站出来从这方面来宣传;买的人少了商人那方面再加上硬性法律规定,就有成效了。商人你教育他们是没用的。电影《门徒》里面,贩卖万恶之源的毒品的大老板自己不吸毒。他深知道吸毒的危害,更好玩的是他竟鄙视吸毒的人。他也绝对不让家人碰。但是他能把毒品买卖做到非常好赚很多钱,为什么,就是因为有钱可以赚,他自己不吸有的是人吸。教育没有用的,商人只要有利可图都会做的。无论是伤天害理的还是什么的。所以中国农村那些屠宰厂老板,加工厂老板也一样的。

人们应该更加科学的意识到“爱”不是纵容,而是包括规范,管理你爱的对象让他们和你们更好才是更深刻的爱。而如果要真的施行“恶”,比如为了人真的要杀生,我们把被杀的生命的痛苦让他减到最小,并且心中对他抱有感恩。这才叫之所以是文明的人。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1条) 只看楼主

  • Kavcat
    还好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