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雲 陳雲 350成员

20111105 禮頓道印尼餐廳結業的啟示

喵呜 2011-11-07
陳雲 - 禮頓道印尼餐廳結業的啟示

Facebook隨筆 2011年11月5日 相關報道見後附

以香港有限的店鋪,應該引入類似法國的市政法例,不容許商舖隨便更改營業範圍,而原租客也有優先權續約。這是產權限制,但也是基於尊重公共生活,不得不如此限制。

這些法律討論,只能在香港自治,全民有共同命運之後才可以做。目前,只是私產的持有者,無限量地剝削公共權利。

這種產權限制和公共法學,香港很少人討論,甚至成為禁忌。例如徵收店鋪的空置稅,就是基於公共權利而限制私有產權者的權利。很多民主國家都有此法例。香港就只得我一個人提出來討論。

類似銅鑼灣這家店,如果引入法國的市政法例和租務管制,則加租之後,原有租客有優先權續租,當此租客無法負擔而走人,店鋪也只可以租予食肆經營,假如改變租用的用途,必須得到市議會的同意。

此法例的精神就是:你以為擁有店鋪就可以為所欲為嗎?不是:因為街道是公共的,社區是公共的,人流是公共的。你的店鋪,同時也剝削了公共資產,故此要受到公共法律和議會的約束。這就是民主!故此,私產持有者,如果不是基於國族的共榮精神,是絕對不會支持民主的!

這就是我一貫說的,民主與國族共同體是同時存在的。孫中山講的民族、民權、民生三位一體,也...
陳雲 - 禮頓道印尼餐廳結業的啟示

Facebook隨筆 2011年11月5日 相關報道見後附

以香港有限的店鋪,應該引入類似法國的市政法例,不容許商舖隨便更改營業範圍,而原租客也有優先權續約。這是產權限制,但也是基於尊重公共生活,不得不如此限制。

這些法律討論,只能在香港自治,全民有共同命運之後才可以做。目前,只是私產的持有者,無限量地剝削公共權利。

這種產權限制和公共法學,香港很少人討論,甚至成為禁忌。例如徵收店鋪的空置稅,就是基於公共權利而限制私有產權者的權利。很多民主國家都有此法例。香港就只得我一個人提出來討論。

類似銅鑼灣這家店,如果引入法國的市政法例和租務管制,則加租之後,原有租客有優先權續租,當此租客無法負擔而走人,店鋪也只可以租予食肆經營,假如改變租用的用途,必須得到市議會的同意。

此法例的精神就是:你以為擁有店鋪就可以為所欲為嗎?不是:因為街道是公共的,社區是公共的,人流是公共的。你的店鋪,同時也剝削了公共資產,故此要受到公共法律和議會的約束。這就是民主!故此,私產持有者,如果不是基於國族的共榮精神,是絕對不會支持民主的!

這就是我一貫說的,民主與國族共同體是同時存在的。孫中山講的民族、民權、民生三位一體,也是基於這點常識。故此,香港自治,香港人的命運共同共榮思想,是解決香港一切公共問題之鑰匙。這也是我將生命抵押在香港自治運動的原因。

孫中山講的常識,很多人不理解。這個店鋪加租趕走老店例子,就可以看到民族(命運共榮體)、民權(民主約束)和民生(自由經濟權利)的結合。香港人很多問題無法解決,就因為缺乏這些西方人不須特別思考而已經掌握了幾百年的常識。

很多學者看輕孫中山的三民主義,認為是承襲美國的政治思想家的理論,不夠獨創性。然而,正是因為承襲,故此安全而符合常識。馬列主義、共產主義很獨創,但正因為獨創,故極其危險。

於地產霸權,有很多現成法律來應對的,也符合自由經濟原則,只要香港自治,很多令人絕望或憤慨的事,都有合理的解決方法。香港社會也會更為國際化、現代化。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1条) 只看楼主

  • 喵呜


    禮頓道印尼餐廳 經營半世紀
    加租三倍 米芝蓮食肆結業
    香港蘋果日報 2011年11月5日 報道連結

    【本報訊】租魔肆虐,米芝蓮食肆也被迫結業。經營近半世紀的印尼餐廳,其銅鑼灣禮頓道主店上月底悄悄結業,名人街坊食客愕然,原來是遭業主瘋狂加租逼走,「可能想租俾啲名牌大舖」,第二代揸 fit人蔣翹帆( Hudson)慨嘆未能守住祖業,愧對父母,也不滿特色食肆被租魔趕盡殺絕。

    記者:翁煜雄、譚靜雯

    銅鑼灣禮頓道「印尼餐廳」,午膳晚市總座無虛席,藝人周慧敏、甚至新鴻基地產副主席兼董事總經理郭炳聯也是坐上客,今年更首獲《米芝蓮》推介,大讚其沙嗲串、巴東牛肉有特色。 2003年起扛起祖業的蔣翹帆以為終於媳熬成婆,卻沒想老舖在 10月被迫火速結業,「間舖敗喺我手。」

    業主:你哋畀唔起租

    由守業第二代淪為「敗家仔」,源於上月 75歲蔣老先生,如常到店內打躉時收到一封信,讓行過船見慣風浪的他,也像無助小孩般致電大兒子 Hudson,「佢把聲震晒,話業主要收舖。」

    印尼餐廳也是香港故事,蔣父與妻子早年由印尼經內地落腳至此,如許多香港人般艱苦,蔣父決定行船,至 1968年薄有積蓄便與友人合資在銅鑼灣恩平開道設印尼餐廳, 1984年搬至現址:「父母當呢度係家, 10號風球都番嚟,親戚新年都嚟呢度拜年。」

    面臨收舖, Hudson遂約業主傾談,但只獲業主助手「敷衍」,「問佢想加幾多租,佢話你哋畀唔起租㗎喇。」他主動將月租由 10多萬元調至 20多萬元,但也迎來冷面孔,「我哋生意唔錯都要執笠?震驚到唔識反應。」

    無奈,銅鑼灣印尼餐廳 10月 30日無聲無息結業了,「我同最後光顧嘅鬼佬講,佢係最後一個客人,請佢飲咗支啤酒。」翌日,工人用鐵鎚將悉心設計的型格門面敲碎,數十年心血只餘破磚。

    「熟客冇串燒食」可不理,自己重操故業當網頁設計也沒難度,但年邁雙親感情寄託頓失,才最叫 Hudson與家人心痛,「呢幾日阿爸成日話要番嚟睇吓,阿媽陪佢去維園散步。」 Hudson昨在廢墟般的舊舖邊指邊說,「阿媽個屁股黐喺個收銀櫃唔走,我就黐住佢;呢個卡位我(以前)喺度做功課,嗰個卡位就係瞓晏覺嘅。」店舖是生計,也是回憶。

    旺角分店月底又滿約

    蔣老太應記者要求來拍照,外表年輕的她中氣十足,「梗係有感情啦,但要加三倍租,你教我點做?做人要向前看,啲仔會搞掂,我要去接孫放學。」不過,臨行前她忍不住偷看破爛店舖,「做乜鑽到咁嘈㗎?」

    Hudson說印尼餐廳只剩旺角新世紀廣場分店,但因廣場翻新,租約也至月底完結。他努力找新舖位,但發現銅鑼灣租金貴得驚人,「聽講有間雲吞 麪舖加到 150萬蚊租,每日賣幾千碗都唔掂啦。」他最後在中環皇后大道中 Lplace覓得月租 20多萬元的樓上舖,料下月底重開,「都擔心租金遲早再加。」

    他聽聞銅鑼灣特色食肆都面對租金狂飆壓力,料農曆年後會有執笠潮,只餘下可負擔驚人租金的名牌店或連鎖舖,「咁香港仲邊有特色?」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