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武汉上学 我在武汉上学 11847成员

我们是什么?我们在哪里!?

Lcf 2011-11-07
高贵的天鹅,代表着纯洁,此时此刻却如此讽刺。因天生具有的奴性,所以宁愿苟活。

其实所谓之自由只是换了间更大的笼子,也许笼子里的一切都变了,但本质仍是笼子,既然身在笼里又有什么权利申诉民主自由之权利呢?自由是理想,同时也是虚无。从理想到虚无的转变仅仅是对已现实的彻底失望,对未来的彻底否定。

明明醒着,却故作沉睡,明明知道,却装作不知,是什么扎根于血液,是什么融入于文化?传承是一种伟大, 也是一场灾难。它带着一个民族的希望,具有一个民族的特征,同时又给这个民族加上了枷锁,如今枷锁换成了手铐,我们是不是该庆幸这种进步?其实唯一变化的不过是重量,但其束缚的特性依旧未变。

犬儒意为像狗一样活着的人,他们旁若无人、放浪形骸、不知廉耻,却忠诚可靠、感觉灵敏、敌我分明、敢咬敢斗。最早的犬儒是一群斗士,他们用不被世俗容忍的态度与行动捍卫着心中最高的道德,德行是对生命的最高追求。但原本的一切都被扭曲,当目的本身发生偏移时,即使过程相同,最后的结果却是截然不同的,放弃了高尚,高尚与下贱无异。当严谨演变为玩世不恭,对生活之态度也随之改变,我们放弃了捍卫自身道德的权利,如此,最终连自由的权利也放弃了。妥协之后,由精神换取了物质之基础,我们进...
高贵的天鹅,代表着纯洁,此时此刻却如此讽刺。因天生具有的奴性,所以宁愿苟活。

其实所谓之自由只是换了间更大的笼子,也许笼子里的一切都变了,但本质仍是笼子,既然身在笼里又有什么权利申诉民主自由之权利呢?自由是理想,同时也是虚无。从理想到虚无的转变仅仅是对已现实的彻底失望,对未来的彻底否定。

明明醒着,却故作沉睡,明明知道,却装作不知,是什么扎根于血液,是什么融入于文化?传承是一种伟大, 也是一场灾难。它带着一个民族的希望,具有一个民族的特征,同时又给这个民族加上了枷锁,如今枷锁换成了手铐,我们是不是该庆幸这种进步?其实唯一变化的不过是重量,但其束缚的特性依旧未变。

犬儒意为像狗一样活着的人,他们旁若无人、放浪形骸、不知廉耻,却忠诚可靠、感觉灵敏、敌我分明、敢咬敢斗。最早的犬儒是一群斗士,他们用不被世俗容忍的态度与行动捍卫着心中最高的道德,德行是对生命的最高追求。但原本的一切都被扭曲,当目的本身发生偏移时,即使过程相同,最后的结果却是截然不同的,放弃了高尚,高尚与下贱无异。当严谨演变为玩世不恭,对生活之态度也随之改变,我们放弃了捍卫自身道德的权利,如此,最终连自由的权利也放弃了。妥协之后,由精神换取了物质之基础,我们进入了监狱,也由此放弃了独立之人格。从此以后我们游走于各式各样的监狱中,从阴暗的铁栏杆到给铁栏杆穿上外套,却没有人发现改变的仅仅是我们眼前所见,那些我们所不见的从未改变。

当我们追求本质的时候不只不觉中我们已经沉浸在外表的华丽之下。因为每个人都会有所见也将有所不见,王尔德说:“犬儒主义者对各种事物的价钱一清二楚,但是对它们的价值一无所知。”因为我们已经在物质中迷失了自己,所以当质朴出现时,我们才会视而不见,我们才会像狗一样,直到最后甚至忘记最本质的东西------忠诚。

常想起一句话来:吾日三省吾身 。但天下熙攘,皆为利忙。物语横流了,精神空虚了似乎是当代常见的一句话,可这仅仅是最表象的东西。也许从表象上这可以构成一个因果关系,但最根本上的是我们对于现实的妥协,不是我们没有自由的机会,只是因为我们放弃了,放弃了我们的信仰。为何要三省?三是变数,古人之三视为常,常常自我审视才能达到圣人的境界。可如今一切都变了,一个勤劳的自我审视者同时是一个自我麻痹者,通过不断审视禁区,麻痹自我达到阿Q的境界。鲁迅的小说不再是在描述一个他所身在的时代,同时似乎也是一个预言,一个先知对于今时今日之现象的预测。

智者懂得趋吉避凶同时也有面对现实的勇气,其实在现实生活中每个人都是一个智者,但当智者丧失了勇气的时候也就变成了犬儒,即使知道却装聋作哑,因为他们明白忠言永远逆耳,既然要的不过是摆出相信的样子,那又何必在说真话上面空费心思呢。这何尝不像是监狱中一直斗争的勇士,原本呆在黑暗冰冷的监狱中,面对着铁栏杆他们用他们的心灵去呐喊,用行动去斗争,但当监狱充满光明时,铁栏杆被包上天鹅绒时,他们沉寂了,其实他们知道自己仍处在监狱中,只不过他们被表面的华丽啄瞎了双眼,满足现状让他们丧失了斗争的勇气,最后他们来到了更大的监狱中……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我在武汉上学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