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银 高银 75成员

(转)南韓詩人高銀和他的詩歌

孤岛@MAIS 2011-11-07
《联合报》,2006年12月22日
南韩诗人高银和他的诗歌
文/傅正明

1990年,著名美国诗人艾伦. 金斯堡赴汉城和南韩诗人高银(Ko Un)同台朗诵诗歌,高银给金斯堡留下了深刻印象。1997年,高银的108首禅诗英译本《超越自我》( Beyond Self )出版,由金斯堡作序,金斯堡这样赞扬作者:「韩国的诗歌菩萨,拥有非凡而平易,丰富而迷人的诗歌创造……。高银,一位高尚的诗人,集老练的佛教徒、多情的政治上的自由主义者和大自然的历史学家于一身。」
诗的禅趣和野趣
首先让我转译这本诗集中的几首短诗,以窥高银诗歌禅趣之一斑:
走下山冈(Walking down a mountain )
回头望
嘿!
哪里是我刚走下的山冈?
哪里是我?
秋风摇荡无踪影
恰似蛇蜕一层皮
的确,作为人,像大自然一样,像植物和动物一样,我们无时无刻不在蜕变更新。在这首诗中,诗人把佛教的「无我」、「无常」等概念表现得情趣盎然。
回声(Echo)
问夕照中的群山
你们是什么
你们是什么你们是什么……
如我们所知,禅宗对于宇宙人生之谜的探寻,讲究实修实证,不依赖义理推究或盲目信仰。因此,对于有些难题,往往问而无解。诗中群山的回声就是这样。既然无解,我们不妨索性放下。放下,反而有可能通达宇宙人生的终极真理。 ...< 和平之歌>< 箭矢>
《联合报》,2006年12月22日
南韩诗人高银和他的诗歌
文/傅正明

1990年,著名美国诗人艾伦. 金斯堡赴汉城和南韩诗人高银(Ko Un)同台朗诵诗歌,高银给金斯堡留下了深刻印象。1997年,高银的108首禅诗英译本《超越自我》( Beyond Self )出版,由金斯堡作序,金斯堡这样赞扬作者:「韩国的诗歌菩萨,拥有非凡而平易,丰富而迷人的诗歌创造……。高银,一位高尚的诗人,集老练的佛教徒、多情的政治上的自由主义者和大自然的历史学家于一身。」
诗的禅趣和野趣
首先让我转译这本诗集中的几首短诗,以窥高银诗歌禅趣之一斑:
走下山冈(Walking down a mountain )
回头望
嘿!
哪里是我刚走下的山冈?
哪里是我?
秋风摇荡无踪影
恰似蛇蜕一层皮
的确,作为人,像大自然一样,像植物和动物一样,我们无时无刻不在蜕变更新。在这首诗中,诗人把佛教的「无我」、「无常」等概念表现得情趣盎然。
回声(Echo)
问夕照中的群山
你们是什么
你们是什么你们是什么……
如我们所知,禅宗对于宇宙人生之谜的探寻,讲究实修实证,不依赖义理推究或盲目信仰。因此,对于有些难题,往往问而无解。诗中群山的回声就是这样。既然无解,我们不妨索性放下。放下,反而有可能通达宇宙人生的终极真理。
在高银的短诗集《瞬间之花》( Flowers of a Moment )的一首诗中,诗人涂抹一笔残照,表达了「愿为浑圆满月下的一只狼」的欲念。寥寥数笔,意境幽深,有汉诗中「穿云踏夕阳」的野趣和禅机。中国古典美学以山林野趣为高格,以超凡脱俗为高格。在高银诗中,动静得宜,雅俗兼有。作为诗人自画像的「狼」,不但是大自然的粗旷形象,同时也是无畏的尖锐的社会批评家的形象。

丰富的人生和艺术生涯
高银这头「诗狼 」出生于韩国西部群山,中学时代南北韩战争爆发后辍学出家,闭门静坐禅修,当了十年佛门弟子,1962年还俗,开始写诗。他曾创办一所慈善学校,接苦济贫。后来。在汉城的动乱和内心的焦虑中,高银两度自杀未遂。终于走出困境的诗人,投身南韩民主化运动,写作政治诗歌,以至于从1974年到1989年,先后四次羁狱,在逆境中得到他妻子的扶持。九十年代,高银云游天下,朗诵诗歌,足迹遍布世界。
勤于笔耕的高银,从六十年代以来,已经出版诗集、自传、剧作、散文、游记百多本,并且精通汉语,有中国经典译著出版。高银著作,已被译为十多种语言。其早期诗风,带有虚无主义情绪,后来,在战争带来的废墟和悲剧性现实中,他长于捕捉一人一事一个记忆撞击出来的诗之灵感火花,不尚雕琢却能化为赏心悦目的审美对象。重要诗集有反映韩国在日本殖民主义铁蹄下独立运动的宏伟史诗《白头山》,以诗歌素描勾勒现实生活中众多艺术形象的《万人谱》。
入世的高银,先后担任过「自由实践文人协会」会长、「民族文学作家会议」会长、「民族艺术人总联合会」议长等职,并荣获韩国多种重要的文学奖和文化奖。多年来,高银一直是诺贝尔文学奖热门人选。

一颗诗心
高银认为,「表面上看来,文学诞生于作家个人的密室,但是,要想让它体现真实,诗人就得跳进社会底层,加入与劳苦大众相濡以沫的战场,把人们现实生活的各个方面彻底加以内化、自我化和概括化。」在深层意义上,文学和诗歌是在哪里诞生的呢?高银以诗集《朝露》( Morning Dew )中的《一颗诗心》 ( A Poet's heart ) 一诗作了更为生动的回答:
一颗诗心在罪恶的缝隙里诞生
在盗窃,谋杀,诈骗或暴力中诞生
在世界晦暗的角落里诞生
最初是诗人的词语爬行
以尖刻的诅咒粗砺的誓词爬进缝隙
聆听城里赤贫如洗的贫民窟
一度足以支配社会
然后把诗心化作一声素朴的啼哭
出自当今一切潮湿的真实
穿过邪恶和谎言中的缝隙
最后被别人的心鞭笞致死
毫无疑问,一颗诗心注定如此
东坡云,诗穷而后工。这是千古不易的诗学格言。但是,我们应当了解的是,诗人,并非穷则必工,诗之工,还需要其他的必要前提,包括诗人的人文关怀和艺术才华。高银两者兼备,因此享誉全球。但是,高银在这里捕捉到了伟大诗人的另一种困境:诗工而后穷。同样,并非诗工而必穷,并非如高银所写到的那样,「一颗诗心注定如此」。因为,一个优秀诗人取得巨大艺术成就之后,也可能名满天下,并且「达则兼济天下」。但是,诗工而后穷的现象,在中外文学史上同样是常见的。懂得树大招风、天妒英才的道理,就不难理解这一点。
和平之歌
在高银的诗歌中,不难发现一种冷幽默热心肠。在他的< 和平之歌> ( Song of Peace ) 中,诗人把和平誉为人们的粮食,宛如韩国乡村的袅袅炊烟一样宁静。< 箭矢> ( Arrows )一诗带有高银典型的外冷内热的艺术特征。笔者根据的英文的转译难于传神,但我相信读者仍然可以玩味其反讽意味:
箭矢
化作一束束箭矢
让我们一起高飞,身体和灵魂
刺透太空
让我们一起高飞,身体和灵魂
一旦离弦就没有折回之路
只能在那里穿刺
随着射中家园的痛苦腐烂
从不折回
最后一口气!让我们现在就离弦
像破烂一样扔掉吧
我们度过了那些岁月
我们享受了那些岁月
我们堆积了那些岁月的
幸福
和别的一切
化作一束束箭矢
让我们一起高飞,身体和灵魂
天空呼啸!穿越天空
让我们一起高飞,身体和灵魂
在黑暗的日光中靶子正在急速扑向我们
最后,当靶子倒在
血泊里
让我们所有的人同时中箭
鲜血淋漓
绝不折回
绝不折回
欢呼啊,勇武的箭矢,我们民族的箭矢
欢呼啊,勇冠三军,堕落的精灵!
显然,箭矢是一个暴力意象。表面上看来,诗人好像是主张武力的,但他的诗笔很快就带来一个意想不到的转折。箭矢成了射手自己的变形,换言之,弓箭与人同一,不仅会射中敌人的靶子,而且会射中自己,胜利者和牺牲品将一起流血。诗人就这样在冷嘲热讽中否定了暴力,因此,这首诗实际上也是一首「和平之歌」。当北韩的核子试验引起金正日臣民的欢呼,在国际社会却激起强烈反响和忧虑时,重温这首诗歌,就像聆听警钟。
高银力求把握韩国民族文学的精髓,着眼于未来的南北韩统一。今天,在政治高压下和一片颂歌声中,北韩的高银还没有出现,也不容许出现。同样遗憾的是,中国大陆的韩国文化热正在兴起,所谓「韩流」甚至有席卷世界之势,然而,媚俗的消费文化不会青睐高银式的入世关怀。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cc3b701000bdh.html
15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2条) 只看楼主

  • 朝南阳台
    求教:国内谁能翻译好高银的诗歌?这很苦恼。
  • 孤岛@MAIS
    我觉得什么时候高银拿了诺奖,就能火速有好译本了,哈哈。
    我看了网上一些资料基本都是从英译本来的,所以看着玩儿吧,或者祈祷高银拿奖。
添加回应

更多相关帖子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