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子 本子 723成员

人间---羞耻 黄碧云

[已注销] 2011-11-07






她無法傷害因為她堅守一個溫柔的秘密。弱者恥。但人子說沒有比溫柔更大的。

我身後有人吸煙。我嗅到小枝香煙的味道;不遠,就在我身後,如果他湊上來跟我說話,我一定會嚇一跳;就在我將廢紙放入廢紙收集箱的時候,身後有小枝香煙的味道。

但我沒有回過身去。我不看我身後的事情。

然後拐過街角,就有屍體的味道。小小的,帶腥的死魚的味道。

再拐一個街角,還是有屍體的味道。有一點變化,可能是老鼠,或甚麼動物。

然後我站著,想:如果我身後時常有小枝香煙和屍體的味道,那是因為──其實我身後沒有人,街角也沒有屍體──那是我;我的味道。或許沒有其他人,只有我。只有我知道這種令我羞恥的氣味。

羞恥就是私。不願意再解釋更多的,一個人的;和所有其他無法融和的,怪異的。

渴望沉默一樣(她和我姊天悅),保守著羞恥(我的心。)我姊天悅,無法言說,她臉上的楓葉傷痕。

她只是在傷痕之上輕輕抹上薄薄的粉。我從來沒有問,怎麼了。

她懂得羞恥的美麗。弱者之說。

但這是強者世界。所有受傷害和侮辱的,失敗的,如果有皮膚就是有顏色的,如果有語言就是少數語言,如果有金錢必有所匱乏,必須沉默而且覺得羞恥。「不要說話,除非有人問你。」

「我還






她無法傷害因為她堅守一個溫柔的秘密。弱者恥。但人子說沒有比溫柔更大的。

我身後有人吸煙。我嗅到小枝香煙的味道;不遠,就在我身後,如果他湊上來跟我說話,我一定會嚇一跳;就在我將廢紙放入廢紙收集箱的時候,身後有小枝香煙的味道。

但我沒有回過身去。我不看我身後的事情。

然後拐過街角,就有屍體的味道。小小的,帶腥的死魚的味道。

再拐一個街角,還是有屍體的味道。有一點變化,可能是老鼠,或甚麼動物。

然後我站著,想:如果我身後時常有小枝香煙和屍體的味道,那是因為──其實我身後沒有人,街角也沒有屍體──那是我;我的味道。或許沒有其他人,只有我。只有我知道這種令我羞恥的氣味。

羞恥就是私。不願意再解釋更多的,一個人的;和所有其他無法融和的,怪異的。

渴望沉默一樣(她和我姊天悅),保守著羞恥(我的心。)我姊天悅,無法言說,她臉上的楓葉傷痕。

她只是在傷痕之上輕輕抹上薄薄的粉。我從來沒有問,怎麼了。

她懂得羞恥的美麗。弱者之說。

但這是強者世界。所有受傷害和侮辱的,失敗的,如果有皮膚就是有顏色的,如果有語言就是少數語言,如果有金錢必有所匱乏,必須沉默而且覺得羞恥。「不要說話,除非有人問你。」

「我還有甚麼好說。」自從去了那個可怖的讀書會,我知道無所謂同路人。

無所謂──你有你極為難聞的氣味。他有他的刺。

兩個人,對坐著,說著話,但各想各的事情。與話無關。

如果對鏡相照。我看到我自己,而你看到你。

其實我知道,真實令我們羞恥。

紀說當亞當夏娃犯了罪時(人第一次知道罪)就發覺自己赤身露體,並且感到羞恥,就用無花果葉,將自己遮掩起來。

我寫是我的無花果葉。

羞恥之源是身體;我們最初的存在感覺。

必然對生命有更美好的期望;而我們無法;我們的不完美令我們羞恥。

這樣沒有比羞恥更珍貴的。

但這是強者世界。強者言語,控訴,說服,論斷。因為無所為恥,所以無一不可為。無恥者勇。

強者世界,弱者無處可躲,除了變成同謀者;和強者一樣言語,控訴,說服,論斷。

有那麼多受害者;獨裁政權受者害,在塞爾維亞控訴前總統米羅維治,在智利控訴前總統彼來西,在伊拉克控訴候前總統賽因;性侵犯受害者像那些從小被侵犯的神父們;各個從暗處走出來的無音者;如今發聲,在電視提供比肥皂劇還好看的控訴娛樂,在報紙寫出動人的真實床邊故事;弱者現在不再沉默:我要活下去!我要爆大鑊(如果翻譯成廣東話)!他們除了他們的鐵鍊外,一無所失!多麼勇敢!多麼荷理活!弱者一旦得到言語,就不再為弱。他們要公義,而公義不過是穿上黑袍的報復:如果你挖掉我的眼睛,我也要挖掉你的眼睛。讓你知道多麼痛,多麼黑暗。

弱者離棄羞恥,變成強者。強者世界,只有強者,更強者,極強者。

失去所有反差如日之令人盲。長日多麼長。

我姊天悅,從來不知道傷害。她從來沒有說。

「那一年,盲眼算命者說,你不要開車,你會有血光之災。」

她無法傷害因為她堅守一個溫柔的秘密。

弱者恥。

但人子說沒有比溫柔更大的。

忘記,不言諒,默默承受;並不快樂(她和我姊天悅)但生存感覺非常尖銳。

我轉過身來。「沒有甚麼事情發生。」身後有茉莉花開。原來已經是茉莉花的季節。下雨了。地中海氣候的秋天,下好大好大的雨。轉過街角,有完美屍體,默默守候。

一共有三十七個;這是聖法蘭西,他腰間的麻繩經歷了八個世紀,仍不腐爛,這是聖基斯度華,他的腳骨有洞,因為他曾經是個嚴行者,這是聖嘉芙蓮,她胸口的血痕,鮮紅如昔如玫瑰寶石,這是聖約翰的無頭屍體,從頸骨散出琥珀的焦香因為他曾經被殘忍的愛著,莎樂美如愛,這是聖法帝納,西維爾城的守護聖人,他知道全城的秘密,所有天主教徒都向他告解;這是第三十七個,並無姓名,我們無法得知,屍體的來由,只是他喉頭有劍,牙齒細密,如果你細數,有三十七。聽說是個話語看守者。慎言知恥。

0
显示全文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