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朝圣山---论剑 朝圣山---论剑 142贵宾

不只是儿童游戏

UUFO 2011-11-07
幼童的思考模式和研究人员一样,这种科学直觉却在成长过程中逐渐失去。
撰文╱贝格里(Sharon Begley)
翻译/涂可欣
如果你烤出来的布朗尼蛋糕外皮焦脆,中间却没熟,下次再试时,你可能会降低烤箱温度、烤久一点、或者换个烤盘,但绝不会三样一起改。一次改变一项才能了解哪个变数重要,这就是科学研究的基本原则。

从1990年代起,陆续有研究指出,儿童拥有科学思考逻辑,他们会预测、进行小实验、取得结论,并在新证据出现时修正最初的假设。虽然我们知道儿童会在游戏中确认因果关系,对机率也有粗略的概念(当你从蓝色弹珠数量是白色弹珠四倍的容器中,随手抓起一把全是白色弹珠时,连八个月大的幼儿都会出现惊讶的表情),但我们并不清楚他们能不能完全掌握实验科学的关键策略:分离变数再逐一测试即可获得资讯。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和史丹佛大学的科学家想了解儿童是否有这观念,他们设计了一道题目让60名四、五岁的儿童来解。研究人员先示范给儿童看,当你把特定塑胶珠子一个一个放在特别的盒子上时,会让绿色LED灯亮起,并有音乐响起;接着科学家拿了两对珠子,一对紧黏在一起,另一对珠子则可分开,并显示这两对珠子放在盒子上时也可以启动机器。这些表演暗示了一个可能:对珠中只有一颗珠子有用。...
幼童的思考模式和研究人员一样,这种科学直觉却在成长过程中逐渐失去。
撰文╱贝格里(Sharon Begley)
翻译/涂可欣
如果你烤出来的布朗尼蛋糕外皮焦脆,中间却没熟,下次再试时,你可能会降低烤箱温度、烤久一点、或者换个烤盘,但绝不会三样一起改。一次改变一项才能了解哪个变数重要,这就是科学研究的基本原则。

从1990年代起,陆续有研究指出,儿童拥有科学思考逻辑,他们会预测、进行小实验、取得结论,并在新证据出现时修正最初的假设。虽然我们知道儿童会在游戏中确认因果关系,对机率也有粗略的概念(当你从蓝色弹珠数量是白色弹珠四倍的容器中,随手抓起一把全是白色弹珠时,连八个月大的幼儿都会出现惊讶的表情),但我们并不清楚他们能不能完全掌握实验科学的关键策略:分离变数再逐一测试即可获得资讯。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和史丹佛大学的科学家想了解儿童是否有这观念,他们设计了一道题目让60名四、五岁的儿童来解。研究人员先示范给儿童看,当你把特定塑胶珠子一个一个放在特别的盒子上时,会让绿色LED灯亮起,并有音乐响起;接着科学家拿了两对珠子,一对紧黏在一起,另一对珠子则可分开,并显示这两对珠子放在盒子上时也可以启动机器。这些表演暗示了一个可能:对珠中只有一颗珠子有用。接着研究人员让儿童自己游戏探索。儿童会不会拆开那对可分离的珠子,只将一颗珠子放在机器上,看看它能否启动机器?

科学家在发表于9月《认知》的论文中指出,儿童的确会分别测试对珠中的元件,而且他们的科学研究精神非常强烈,甚至尝试了科学家没有料想到的情况:即使是黏起来的对珠,他们都会用悬握的方式,一次让一颗珠子碰触机器。儿童想分离因果变数的决心令人印象深刻,史丹佛大学的古德曼(Noah Goodman)说:「他们实际上设计了一个实验来取得他们想要的知识。」这表示幼童能用基本科学方法来帮助他们认识世界。

越来越多证据指出儿童具有科学逻辑,然而让人难解的是:如果即使连幼童都拥有科学研究的直觉,为什么这种能力在往后几年似乎会消失?研究显示,从幼稚园到高中生都不太会设计对照研究,也不知道什么样的证据可以支持或驳斥一个假说。古德曼推测,我们无法发挥幼年时拥有的科学直觉,原因之一是:不管成人或儿童都擅于解决与现实生活有关的难题,但遇到抽象问题就一筹莫展;然而教育家却经常使用抽象问题,来测试学生的科学思考能力。此外,我们对世界知道的越多,我们的知识和信仰就会凌驾科学推论。这些研究带给教育专家的讯息是:我们除了要延续幼童的科学直觉之外,还要有更好的方法来介绍抽象概念与现实难题之间的关联。

【欲阅读更丰富内容,请参阅科学人2011年第117期11月号】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3条) 只看楼主

  • 郁瓷
    一个有趣的结果,长大以后似乎就少了想象空间,这又是为什么呢..................这是因后天的培养造成的么...........
  • 天际流云
    长大后知道怎么吸收别人的经验。。。很多东西无需自己努力就能知道结果了。。。所以渐渐就放弃了自己努力。。。还是那句话——用进废退
  • 闲看落花
    这几乎就是我们生活“习以为常”的想象
添加回应

更多相关帖子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