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影像馆 影像馆 578成员

关于中国Hip-Hop的只言片语

简单的记忆 2011-11-07
 Hip-Hop来自美国,但它显然不是只属于美国人民。时至今日,它已经成了典型的全球化浪潮作用下的世界性文化产品。从欧洲到亚洲,从非洲到美洲,到处都有Hip-Hop小子们的身影和声音。在中国当然也不例外。如今连当下世界上最红的Hip-Hop大牌Kanye West(听歌)都要来华献艺,眼看着Hip-Hop热潮就要席卷神州。

  尽管咱们这儿不像邻国日本和韩国那样拥有成熟和坚实的Hip-Hop群众基础,也没有几个真正意义上一呼百应的超级明星,但我们的孩子们还是在数量有限的中文Hip-Hop艺人中分别找到了只属于自己的榜样和支持对象。不过,大部分乐迷听得最多的还是来自Hip-Hop原产地的那些音乐家的作品。但也有从一开始就误会了Hip-Hop的歌迷,比如有些孩子就把那支曾经风靡中国的超级青少年韩流偶像团体HOT当作Hip-Hop。他们的音乐里确实有Hip-Hop元素,但那只是满足唱片包装需要的调料。他们古怪夸张的发型,在不少听着Old School唱片启蒙、把纯粹的Hip-Hop当作惟一标杆的乐迷看来,更是"缺"到了极限。

  在中国与Hip-Hop的传统四大元素(MC\DJING\BREAKING\GRAFFITI)相对应的有关人群里,跳街舞的那部分人数(即B-BOY和B-GIRL们)是最多的。小伙子和姑娘们并非全都知道有种音乐叫Hip-Hop,但他们的身体直觉告诉他们只有在...
 Hip-Hop来自美国,但它显然不是只属于美国人民。时至今日,它已经成了典型的全球化浪潮作用下的世界性文化产品。从欧洲到亚洲,从非洲到美洲,到处都有Hip-Hop小子们的身影和声音。在中国当然也不例外。如今连当下世界上最红的Hip-Hop大牌Kanye West(听歌)都要来华献艺,眼看着Hip-Hop热潮就要席卷神州。

  尽管咱们这儿不像邻国日本和韩国那样拥有成熟和坚实的Hip-Hop群众基础,也没有几个真正意义上一呼百应的超级明星,但我们的孩子们还是在数量有限的中文Hip-Hop艺人中分别找到了只属于自己的榜样和支持对象。不过,大部分乐迷听得最多的还是来自Hip-Hop原产地的那些音乐家的作品。但也有从一开始就误会了Hip-Hop的歌迷,比如有些孩子就把那支曾经风靡中国的超级青少年韩流偶像团体HOT当作Hip-Hop。他们的音乐里确实有Hip-Hop元素,但那只是满足唱片包装需要的调料。他们古怪夸张的发型,在不少听着Old School唱片启蒙、把纯粹的Hip-Hop当作惟一标杆的乐迷看来,更是"缺"到了极限。

  在中国与Hip-Hop的传统四大元素(MC\DJING\BREAKING\GRAFFITI)相对应的有关人群里,跳街舞的那部分人数(即B-BOY和B-GIRL们)是最多的。小伙子和姑娘们并非全都知道有种音乐叫Hip-Hop,但他们的身体直觉告诉他们只有在这种晃悠的音乐下才能让自己跳得最舒服。有不少现在有名的中国MC当年都是霹雳舞少年,比如王波、C.O.U.的WOOTACC、龙飞,当初都是被街舞引进了Hip-Hop的大门。还有更早的李小龙和戴兵,也都各怀绝技,与街舞颇有渊源,前者还是曾经得过全国霹雳舞比赛冠军的Old School代表人物。通过刻苦的训练,一个身体协调四肢灵活的人是有可能成为一个街舞高手的。但如果想成为一个优秀的MC,只靠每天猛练嘴皮子是远远不够的。作为用饶舌这种形式来讲故事的说唱歌手,所说的内容是衡量MC自身优劣的一个更重要标准。恕我直言,整个大中华地区,能写出像国外经典作品那样经得起推敲歌词的MC屈指可数。香港的前"大懒堂(听歌)"成员MC仁和台湾曾经的第一脏口MC"热狗"起步较早,已经自成一派;"龙门阵(听歌)团体"的李俊驹、张楠,C.O.U.的小老虎和WOOTACC,广州的"噔哚",加拿大华裔马克,北京人王波是来自内地的比较成熟的MC代表。而"龙门阵唱片"则是中国第一家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家专门出品Hip-Hop唱片的唱片公司。

  中国的Hip-Hop打碟DJ现在是整个Hip-Hop行业里最稀有的工种。看看每年报名参加DMC比赛的选手数量和那些年年相同的老面孔,你就知道有多惨淡。而竞争少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水平始终无法提高,即使自己引以为荣的中国区冠军,每次去伦敦参加决赛都是初赛就被淘汰,成为名副其实的观光之旅。而说到中国的涂鸦(Graffiti),大概还真有外行人把它们和那些遍布祖国各大中小城市街头巷尾的办证电话号码混为一谈,事实上那些似乎永远擦不干净的数字也的确应该算作中国最大规模和最具影响力的集体涂鸦作品。但那些影响市容的视觉垃圾,和富有艺术含金量的真正涂鸦作品,还是有着本质区别的。现在国内比较有名的几个涂鸦团队分别来自大江南北,地域观念泾渭分明,风格也都不尽相同。但他们大都是从一开始就把涂鸦当作可以发挥自己美术天分的艺术形式,而不是用来宣扬和表达自己的某种立场,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类似国外同行那种政治性较强的作品在国内比较少见。这些团队很懂得适应环境的生存之道。他们或许也很羡慕那些成为传奇的法外之徒的老外前辈们,但他们更知道什么叫做中国特色。在深圳和上海都有政府专门留出来给涂鸦WRITER们尽情挥洒的涂鸦墙,与前不久刚刚开始对涂鸦实行禁令的希腊雅典或者更早的纽约比起来,我们的地方政府甚至还更好说话一些。当然,如果咱们的紫禁城城墙上也开始出现各种签名和TAG的话,恐怕禁令的力度就不是我们能想象出来的了。

  倘若把那首著名的《Rapper's Delight》的问世之时(1979年)算作Hip-Hop的诞生之日,这种目前堪称世界上最具活力的后现代音乐文化,很快就将迎来它的30岁生日。但在看得见的不远未来,它还能否继续保持不断自我衍变、创新出奇、高速进化的特质,让每个怀揣梦想的少年仍旧希望不灭,却不得而知。至于中国的Hip-Hop,它当然不是MIX俱乐部里每天晚上觥斛交错的酒杯和眼睛里只有大蜜的各色款爷,但它肯定也不是"新黑人主义"教条下眼里只有自己的片面定义。那么它究竟是什么,又会成为什么?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