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寤 觉寤 232成员

禅悟:转向我们的本性(转)

风吹云一笑 2011-11-07 17:18:23

禅悟:转向我们的本性 (2011-11-06 13:46:34)转载标签: 杂谈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2ef6130100z7qy.html 禅悟:转向我们的本性 生活即是修行。当我们在行住坐卧中,觉知是很重要的,学会觉知,安住於觉知,那於作用处,这个关注和寂静就会出现。它会聆听下一步的事,也会觉知整个过程状况,在其内或有宽阔的虚空,或与万物联结相互的爱,或感受到能量体大如宇宙,整个生命是可以领会这种情势,并且又很自在。 作者: Jack Cornfield 禅宗公案参究「我们到底是谁?」「拖著臭皮囊行走的是谁?」或 「父母未生前,你的本来面目是什么?」 这些问题迫使我们返观我们体内的意识。 阿姜查要求我们努力「成为那个知」。 藏传老师指导学生内观,看看是谁或什么东西在「观」。 泰国森林高僧阿姜曼,告诉他的学生们,要仿佛从前额中央的「第三只眼」, 来观看所有的经验。在每次实修中,我们转向意识并安住於意识本身。 就像我们在电影院里,我们不管播放的是浪漫剧、冒险剧,喜剧还是悲剧。 然后,他提醒我们要转头去寻找那影像的源头。转头一看,我们第一次认识到, 整部戏则是

...

禅悟:转向我们的本性 (2011-11-06 13:46:34)转载标签: 杂谈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2ef6130100z7qy.html 禅悟:转向我们的本性 生活即是修行。当我们在行住坐卧中,觉知是很重要的,学会觉知,安住於觉知,那於作用处,这个关注和寂静就会出现。它会聆听下一步的事,也会觉知整个过程状况,在其内或有宽阔的虚空,或与万物联结相互的爱,或感受到能量体大如宇宙,整个生命是可以领会这种情势,并且又很自在。 作者: Jack Cornfield 禅宗公案参究「我们到底是谁?」「拖著臭皮囊行走的是谁?」或 「父母未生前,你的本来面目是什么?」 这些问题迫使我们返观我们体内的意识。 阿姜查要求我们努力「成为那个知」。 藏传老师指导学生内观,看看是谁或什么东西在「观」。 泰国森林高僧阿姜曼,告诉他的学生们,要仿佛从前额中央的「第三只眼」, 来观看所有的经验。在每次实修中,我们转向意识并安住於意识本身。 就像我们在电影院里,我们不管播放的是浪漫剧、冒险剧,喜剧还是悲剧。 然后,他提醒我们要转头去寻找那影像的源头。转头一看,我们第一次认识到, 整部戏则是由一束光线投射到萤幕上而产生的。在电影中,清晰而闪耀的光 呈现各种各样的颜色,但其本质是纯粹不变的。  某些时候,也有电影放映的间隙,节奏有点慢,甚至令人厌烦。 我们可能在座位上转动,注意到周围的人吃爆米花,此刻才猛然记得自己是在电影院。 以同样的方式,我们可以看到自己念头的间隙,以及整个自我意识的间隙。 我们大部分时候极易沉浸眼前的念头和问题中,迷失自我,我们的理智不断上演 有关自我的戏剧,在灵光闪现的瞬间我们感受到周遭经验中有空灵的间隙,顿时 放下我执。「这些间隙,」邱阳.创巴仁波切说,「是非常好的消息。」 它们的存在提醒我们让心永远安住於意识,这样的心灵自由是可能的。 我们并不要求特别的冥想环境或像萨拉姆那样的濒死经验。 或许学校某个男孩突然注意到一束阳光照亮了灰尘,他已不再是费力学数学 的五年级学生。当他感觉到历历在目的神秘性时,将会心一笑,他的整幢大厦 和小学生的故事都被封存在静止自由的觉性大海中。或许某个走在大街上的妇女, 思念著一个遥远的朋友,有一刻,她忘记了自己的差事,感受永恒以及生命的 微妙。在争论时,我们停止,发笑,放下和沉默。这些灵光闪烁的时刻都提供了 自由的滋味。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开始观照是「谁在觉知」时,我们可能会像寻找水的鱼 一样感到困惑。我们发现,没有什么是坚实的,没有人在感知。 这是一个美妙的发现。觉知是无色相的;它非有非无,不来不去; 而是只有一个清晰的「知」空间,意识的虚空,它是空无的,同时又是知的。 当你拿著这本书,意识在读文字,并思索意识的本质。转身过来问,是谁在阅读。 起初你的回答可能是:「我感觉不到任何东西,它只是一片虚空。」 留驻这个「知」,这个空无的开放性。学会信任它,它是没有限制的意识, 它能反映一切,但又不被影响。 如果你经常做这种参究,可以逐渐培养出区分生命事件经验和「知」之意识的能力。 你要学会安住於这个「知」,沉著,在任何情况中,纵使困难或困惑,也要安心下来。 这个安住,完全不同於我孩童就知道的病态的疏离。我年幼时出於恐惧,分裂我的经验, 通过我作为旁观者的微妙距离,保护自己。当我们真正安住於觉知时,我们的经验是 开放亲切的,不设防的。 有了它,慈悲心会生起, 我们会觉知到心与生命的自然联系。 禅修者玛丽亚,是当地医院急诊室的护士。 关於她如何学会使用安住於觉知的艺术,她是这样描述的: 「有时候不太忙,而我的心漫游在纷纷妄念里,这时我可以自找工作做, 检查病人或做书面工作。有时,我们可能会碰到一大批意外事故、 心脏病发作、哮喘的患者。我做我的工作,但也觉知整个事发状况。 我学会了开放性觉知。那情形好像我的心变得宽阔而寂静,专注当下感知所感, 而同时又不执著於它。我想,这就像是运动员说的流畅状态。我在工作当中, 做一切正确的事情,但某部分的我,只是看著这一切,保持沉默。」 「这些日子里,这个情况出现较多,不仅仅出现在工作中。 当我禅坐时,这种觉知变得更强烈。我与儿子有过一次大吵,这当中, 我能感觉到身体紧绷,还有自认为看法是多么正确。只要感觉,我放松下来, 转移到意识虚空中,事情就开阔了。那时我是在说不,但还能感受到‘不’ 背后潜藏的那股强大的爱,感受到这些只是我们的角色,我们必须演好角色, 但这背后是无尽的虚空,一切都是圆满的。」 当我们学会安住於觉知,关注和寂静就会同时出现。 它会聆听下一步的事,也会觉知整个事发状况,这里面有宽阔的虚空, 以及万物相互联结的爱。当其中有足够空间时,我们的整个生命, 可以既领会这个情势又感到自在。我们看到了生命的舞蹈, 我们悠游於美妙的旋律中,但不执著於它。 在任何情况下,我们可以接纳, 放松身心,并返回到意识的空性

0
显示全文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