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奥地利学派批判 奥地利学派批判 542成员

你们的小组介绍看起来还像那么一回事,但…………

在狮穴中 2011-11-07
小组的帖子实在是惨不忍睹,拜托你们要批评奥派也发点靠谱的人的靠谱文章行吗?

还有,批评请做到力作能及,自己不清楚的人物及理论最好少谈。

最后,你们有没有认真看过哈耶克的著作?你们为什么要把他一带批判?就因为他是所谓奥派的代表人物之一?
0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16条) 只看楼主

  • 何品
    他们就是,吃饱了饭,发泄一下。你知道为什么女人们喜欢“东家长,李家短”的吧。都是出于同一个原因。
    当然,也不能排除,他们所有人都这样。还有一种情况就是,脑子不够用,又不想下些功夫。以为天下有免费的午餐,他们不知道,吃人家的嘴短,用人家的手短的道理,当然也不明白政府的钱是从哪里来的。

    哈哈!你就少操点他们的心吧。一个人能得到有效的帮助的前提,是他自己有愿望希望别人帮助。一个人真想死,你是绝对救不了他的;同理,一个人就是甘于愚蠢(准确地说他们该是认为,面子比愚蠢重要,不想事的悠闲比愚蠢重要,等等),你也是救不了他的。再来个比喻的说法,你有能力让一头牛,听你的人类琴声吗?哈哈!
  • 小龙人orwell
    最后,你们有没有认真看过哈耶克的著作?你们为什么要把他一带批判?就因为他是所谓奥派的代表人物之一?
    ==========================
    喔唷,想不到LS 2位是没事变着方的要把哈耶克,变神封圣哦,好像哈耶克就此变得一点都不能碰了一样。
  • 小龙人orwell
    他们就是,吃饱了饭,发泄一下。你知道为什么女人们喜欢“东家长,李家短”的吧。都是出于同一个原因。
    当然,也不能排除,他们所有人都这样。还有一种情况就是,脑子不够用,又不想下些功夫。以为天下有免费的午餐,他们不知道,吃人家的嘴短,用人家的手短的道理,当然也不明白政府的钱是从哪里来的。

    哈哈!你就少操点他们的心吧。一个人能得到有效的帮助的前提,是他自己有愿望希望别人帮助。一个人真想死,你是绝对救不了他的;同理,一个人就是甘于愚蠢(准确地说他们该是认为,面子比愚蠢重要,不想事的悠闲比愚蠢重要,等等),你也是救不了他的。再来个比喻的说法,你有能力让一头牛,听你的人类琴声吗?哈哈!
    ================================
    你这么聪明,干嘛不去南极洲,把你们的那一套弄出个样子来我们看看?说句不好听的,能通过政府的手段吃你们的白食也是本事,不要自己当了卢瑟,还抱怨世界不理解你。
  • 在狮穴中
    喔唷,想不到LS 2位是没事变着方的要把哈耶克,变神封圣哦,好像哈耶克就此变得一点都不能碰了一样。

    ==========================================================

    可问题是你要批判的什么完全的先验主卝义,教卝条式的自卝由放任主卝义,甚至最小政卝府的理论,哈耶克都不拥有。而且恰恰相反,哈耶克一直都在批卝评这些观点,还认为那种自卝由至上主卝义,特别是无政卝府自卝由主卝义是建构理性主卝义的一种形式,他甚至指责过米塞斯是建构理性主卝义的(私人信件中)。对米塞斯的知识论的反卝对,在30年代就有了(《经济学与知识》一文中有体现,他还在信中提到害怕此文惹怒米塞斯)。什么时候开始反卝对教卝条的自卝由放任不知道,甚至不知道他以前有没有过这样的观点,但起码最晚《通往奴卝役之路》时就展示了种态度。

    如果说上面的文字中那些观点还不够明显,你如果看书不仔细会遗漏的话。那么,在《自卝由宪卝章》和《法律、立法与自卝由》中是再明显不过了。这两本书,尤其是前一本大量的政策讨论都和那种教卝条放任主卝义完全不同,非政策讨论的部分也是再明显不过地表示了自己并不支持最小政卝府的理论,而且很多时候还认为政卝府应该有作为。哈耶克最关心政卝府如何行卝事(手段),是否符合法治原则,而不是纠结政卝府的大小。

    因为那些东西批卝评哈耶克,说明根本就没看过他的著作,而不是没看懂。
  • 小龙人orwell
    可问题是你要批判的什么完全的先验主卝义,教卝条式的自卝由放任主卝义,甚至最小政卝府的理论,哈耶克都不拥有。而且恰恰相反,哈耶克一直都在批卝评这些观点,还认为那种自卝由至上主卝义,特别是无政卝府自卝由主卝义是建构理性主卝义的一种形式,他甚至指责过米塞斯是建构理性主卝义的(私人信件中)。对米塞斯的知识论的反卝对,在30年代就有了(《经济学与知识》一文中有体现,他还在信中提到害怕此文惹怒米塞斯)。什么时候开始反卝对教卝条的自卝由放任不知道,甚至不知道他以前有没有过这样的观点,但起码最晚《通往奴卝役之路》时就展示了种态度。

    如果说上面的文字中那些观点还不够明显,你如果看书不仔细会遗漏的话。那么,在《自卝由宪卝章》和《法律、立法与自卝由》中是再明显不过了。这两本书,尤其是前一本大量的政策讨论都和那种教卝条放任主卝义完全不同,非政策讨论的部分也是再明显不过地表示了自己并不支持最小政卝府的理论,而且很多时候还认为政卝府应该有作为。哈耶克最关心政卝府如何行卝事(手段),是否符合法治原则,而不是纠结政卝府的大小。

    因为那些东西批卝评哈耶克,说明根本就没看过他的著作,而不是没看懂。
    ============================================
    这是你自己对哈耶克的理解,有关哈耶克许多叙述,由于他自己用词晦涩,本来理解就多歧义

    按照你的意思,哈耶克是既反对所谓最小政府,也反对罗斯巴德的无政府资本主义的了?

    既然如此,你不妨把相关的哈耶克的论述出处引出来。另外,本组引述的大多数对哈耶克的批评都来自他重要的编者之一 约翰•格雷。您的意思,莫不是格雷和李伟森也没有读过哈耶克,或者说这2位对哈耶克的理解不如您?
  • 小龙人orwell
    我们只是针对一般人对奥地利学派的宣传来针锋相对的给予批判,奥地利学派是个松散的学派,各个具体的人之间当然在具体议题上,有或左或右的分歧偏差。认为对一个具体学派的主流观点的批判,就必然包括在这一点上与学派主流观点相左的个别成员。那是您自己理解力低下,粉丝心发作而已。
  • 小龙人orwell
    为何说何品是个铅笔教分子呢?我们来逐句分析一下他的发言,就知道,他的说词是和基督教残基传教时用的一样语言逻辑。


    2011-11-11 18:25:08 何品

    他们就是,吃饱了饭,发泄一下。你知道为什么女人们喜欢“东家长,李家短”的吧。都是出于同一个原因。
    ==========================
    请注意,在讽刺时喜欢以女人说事的,一般都是基督徒,毕竟是个认为女人只是肋骨变的宗教。所以,大多数所谓国内的奥派的脑残粉丝大多敌视女权,鄙视妇女的智商和社会能力,最终沦为残基,只是时间问题。
    ------------------------------------------------------------------------

    当然,也不能排除,他们所有人都这样。还有一种情况就是,脑子不够用,又不想下些功夫。以为天下有免费的午餐,他们不知道,吃人家的嘴短,用人家的手短的道理,当然也不明白政府的钱是从哪里来的。
    ===========================
    对于彻底的现实主义者,为何需要搞清这些问题呢?吃你用你又怎样,免费午餐,从来是针对一部分人而言。能吃能用,本来就是生存方式。哪个人活着不是吃人用人通不通过政府占你用你,不过是修辞学的高招而已。现今被各类税额调整者,他们的早先占的那些地难道是干净手段弄到的?
    ------------------------------------------------------------

    哈哈!你就少操点他们的心吧。一个人能得到有效的帮助的前提,是他自己有愿望希望别人帮助。一个人真想死,你是绝对救不了他的;同理,一个人就是甘于愚蠢(准确地说他们该是认为,面子比愚蠢重要,不想事的悠闲比愚蠢重要,等等),你也是救不了他的。再来个比喻的说法,你有能力让一头牛,听你的人类琴声吗?
    哈哈!
    ============================
    大家注意,仔细观察,这段就和小水罐的传道词是一样的。我翻译如下
    哈哈,你就少操点他们的心吧。一个人能得到恩典救赎的前提,是他自己有愿望希望获得主的救赎,一个人真要跟从撒旦,你是绝对救不了他的。同理,一个人就是甘于撒旦(准确地说他们该是认为,俗世的利益比圣灵的恩典重要,不想人类终极救赎所得的悠闲比自认自己的无知重要。等等)就是耶稣也是救不了他的。再来个比喻说法,你能让撒旦,听懂主的救赎之音嘛?哈哈哈。
  • 在狮穴中
    过去的一些理论家确实提倡过这样一种“最小国卝家”(minimalstate)的论说。的确,在一定的条件下,比如在一个不发达国卝家的政卝府机器还未能够很好地履行这两项主要职能的情况下,人们把它的活动限定在这个范围之内便不失为一种明智之举,因为它所拥有的那些微弱的权力根本就无法使它承担起额外的负担;再者,如果它无视自己的实际情况而妄图承担更多的职责,那么这只会导致这样一个结果,即它甚至会无力为自卝由社卝会的运行提供种种不可或缺的条件。然而,对于发达先进的西方社卝会来说,上述顾虑则是无甚意义的;更为具体地说,上述顾虑乃是与西方社卝会确使人人获得个人自卝由这个目的毫无关系的,甚或与其充分运用大社卝会中的自生自发有序化力量也是毫无勾连的。

    我们认为,在发达社卝会中,政卝府应当运用它所享有的经由征税而筹集卝资金的权力,并由此而为人们提供市场因种种缘故而不能提供或不能充分提供的一系列服卝务。显而易见,上述情形不仅是毋庸置疑的,而且我们的这个观点也根本不是在提倡上文所谓的“最小国卝家”说。①的确,我们甚至还可以认为,即使政卝府因为人人都自愿遵循传统的正当行为规则而不再需要使用强卝制,我们还是有强卝硬的理由把另一种权力赋予政卝府当卝局,使它们能够要求其居民纳卝税并用这些税款去资助上文所说的那些服卝务。我们认为,大凡在能够用市场为人们提供他们所需要的服卝务的场合,诉诸市场可以说是最为有效的方法;但是,这却并不意味着在市场无法提供这些服卝务的场合,我们就不可以诉诸其他方法了。一如我们所知,在某些情形中,亦即只有当所有的受益者都被要求对某些服卝务承担各自费用的时候,这些服卝务才能够得到提供;这是因为这些服卝务不可能只为那些交纳费用的人所独享。因此,在这些情形中,显然只有政卝府才能够有资格动用这种强卝制性权力去要求所有的受益者为这些服卝务承担费用。

    ————《法律、立法与自卝由》,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邓正来译,p331-332,2000/2003.


    他们(指的是老辉格们——我加的)的论点,决非那种彻底的自卝由放任(laissez faire)的论点,恰如这两个词的语种所示,它实际上也是法卝国唯理主卝义传统的一部分,而且就其字面意义来看,它也从未得到过任何英国古典经济学家的捍卫。
    ————《自卝由宪卝章》,社科院,1999/2007,P93

    传统的自卝由放任原则(formulae of laissez faire)或不干涉原则,并没有为我们提供一个可靠公式,来区分在自卝由制卝度下所可接受的政卝府行动与不可接受的政卝府行动。
    ————《自卝由宪卝章》,P363


    事实上,在现代社卝会,没有一个政卝府把自己限卝制在偶尔有人描述的“个人主卝义的最小政卝府”的活动范围内,而且对政卝府活动的这种限卝制也不曾为"正统的"古典经济学家所主张。
    ————《自卝由宪卝章》,P402


  • 小龙人orwell
    何品之流,托名追求各类思考真理。但却最终落入宗教式迷思,原因何在。

    其实是很简单的,因为所谓逻辑实证主义,实是新柏拉图主义的余孽。所以才会被基督教利用,逻辑实证主义的一个基本前提,就是认为存在一个从各类出发点总可以导出的必然正确的理论结论存在,所以,这帮人总是先从左的马教迷死,突然又跑到罗斯巴德,或者各类其他喜欢做出宗教型断语的各类理论。

    可是如果前提是并不存在一个完全正确的理论,各类理论必然的需要通过实证检验的立场,不断做出调整和修正,那么很快就能脱离这种可笑的迷思。至于LS何某之类,最终以各种或明或暗的形式与小水罐合流是迟早的事。
  • [已注销]
    装逼犯直接永久封禁,当年铅笔教奥派怎么对待我的,我今天就怎么对你们
查看更多回应(16)/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