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光之轮——The Wheel of Time 时光之轮——The Wheel of Time 825成员

时光之轮8·匕首之路 序 欺骗的外表 连载二

梦起东方 2011-11-06
走过罗莫斯身边,他们面前出现了一小片称不上山谷的洼地。零星分布的几株羽叶木、蓝杉、三叶松和橡树上还残留着最后一点绿色,其他树上只能看见枯叶和秃枝。更往南的一些地方,立着一根明显的地标,也是他们选择在这里见面的原因————一根细长的尖碑,如同一条闪耀的金色缎带斜倚在山坡上,除了被埋在土中的一段之外,它在树梢以上的部分足有两百尺高。黑丘地区所有年长到可以自己跑出家门的孩子都知道它,而距离这里最近的村庄也在四天路程以外,而且没有人愿意走进这个地方十里之内。关于这个地方的传说充满了疯狂与死亡————行走于世间的死亡,因为碰触这座尖碑而导致的死亡。

艾森勒不认为自己是个容易幻想的人,但她还是微微打了个哆嗦。妮安说,这座尖碑是传奇时代的残迹,而且实际上是完全无害的。运气好的话,那位两仪师就不必回想起多年以前的那场谈话。死人在这里并不能重新行走于世上,这有点可惜。在传说中,蒂露坎曾经亲手砍了一名伪龙的头,却为另一个能够导引的男人生了两个儿子。或者,也许这两个男人根本是同一个人。也许,蒂露坎能够知道怎样活着度过眼前的危机,并完成任务。

如同预料,艾森勒首先要见的两个人正在等待她,他们也各带着两名随从。培塔·奈齐曼曾经如同星光一...
走过罗莫斯身边,他们面前出现了一小片称不上山谷的洼地。零星分布的几株羽叶木、蓝杉、三叶松和橡树上还残留着最后一点绿色,其他树上只能看见枯叶和秃枝。更往南的一些地方,立着一根明显的地标,也是他们选择在这里见面的原因————一根细长的尖碑,如同一条闪耀的金色缎带斜倚在山坡上,除了被埋在土中的一段之外,它在树梢以上的部分足有两百尺高。黑丘地区所有年长到可以自己跑出家门的孩子都知道它,而距离这里最近的村庄也在四天路程以外,而且没有人愿意走进这个地方十里之内。关于这个地方的传说充满了疯狂与死亡————行走于世间的死亡,因为碰触这座尖碑而导致的死亡。

艾森勒不认为自己是个容易幻想的人,但她还是微微打了个哆嗦。妮安说,这座尖碑是传奇时代的残迹,而且实际上是完全无害的。运气好的话,那位两仪师就不必回想起多年以前的那场谈话。死人在这里并不能重新行走于世上,这有点可惜。在传说中,蒂露坎曾经亲手砍了一名伪龙的头,却为另一个能够导引的男人生了两个儿子。或者,也许这两个男人根本是同一个人。也许,蒂露坎能够知道怎样活着度过眼前的危机,并完成任务。

如同预料,艾森勒首先要见的两个人正在等待她,他们也各带着两名随从。培塔·奈齐曼曾经如同星光一样英俊。虽然初遇这位长者的时候,她也早已褪去了所有青春气息,但她立刻就像小女孩一样被他迷住了。现在,这个当年俊美无俦的男人多了许多皱纹,减了不少发丝,剩下的头发也大半变成了灰色。大概也是因为这样,他削去了艾拉非风格的辫子,留起了短发,但他仍然挺直腰杆坐在马鞍上。他穿着带刺绣的绿色丝绸外衣,艾森勒能看出,那件外衣里面显然是没有垫肩的。他肯定还能精力充沛地使用腰间的那柄佩剑。方脸的埃沙·托吉特剃光了头,只留下头顶的发丝,结成顶髻。他穿着古铜色的外衣,比艾拉非国王要矮一个头,身形也略显单薄。但培塔与他相比,就显得柔和多了。夏纳的埃沙脸上并没有任何凶恶的表情(虽然他眼睛里似乎蕴含着一点挥之不去的哀伤),只不过艾森勒怀疑夏纳国王是用与他背后大剑相同的材料铸成的。艾森勒信任这两个人,也希望他们的家族关系有助于坚定这种信任。婚姻一直像共同对抗妖境的战争一样巩固着边境国家的盟约,艾森勒的一个女儿嫁给了埃沙的第三个儿子,一个儿子娶了培塔最喜爱的孙女为妻,另外,她还有一个弟弟和两个妹妹分别和这两个家族联姻。

两名国王的随从就像他们的国王一样各不相同。一如往常,伊师迦·忒莱西安仿佛刚刚从酒宴的烂醉中醒过来一般。艾森勒从没见过任何像他一样胖的男人还能骑在马背上。他优质的红色外衣上满是皱褶,眼神迷蒙,胡髯也没有刮。与之相反,高瘦整洁的齐瑞尔·西恩里如果擦去脸上的汗水和尘土,就和巴狄瑞一样风致优雅了,他的靴腰、手套和长辫子上都缀着银铃,脸上永远都是那种不可一世的表情,大概只有面对着培塔的时候,他才不会越过他那突出的鼻尖看人。的确,西恩里在许多方面都是个傻瓜————艾拉非国王并不常听取咨政们的意见,他们更喜欢和他们的王后交流各种想法。但西恩里也绝不像表面那么简单。而爱格马·加加得比埃沙更显壮硕,这个服饰质朴的男人完全是用钢铁和岩石打造的,身上的武器比巴狄瑞的还要多——他自身就是一件致命的武器。窈窕俊美的艾莉桑·褚灵和粗壮平实的赛莱拉形成鲜明的对比,那件手艺精致的蓝色丝裙穿在她身上非常合适。她火烈的眼神也和赛莱拉静如止水的样子形成了同样的对比,但同赛芮拉一样,只从表面来判断她绝对是个错误。“和平与光明眷顾你,坎多的艾森勒。”埃沙用粗糙的嗓音对勒住马的艾森勒说。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更多相关帖子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