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怕流氓有文化 就怕流氓有文化 57211粮草

脑残瞎编自远东法庭一说被拆穿之后,又替纳粹翻案。

小龙人orwell 2011-11-06
铅笔教脑残历史学家,自上次在清风组篡改史料,刻意误引,胡编逻辑,被人揭穿之后。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4358783/

在替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翻案之时,把第三帝国的纽伦堡庭的案也一起翻了。
具体请见此处
http://www.douban.com/note/84942488/

2011-11-03 15:51:41 数卷残编 (幫閑不幫忙)
  
  日方辩护团副团长清濑一郎认为审判只能根据波茨坦宣言第10条规定的严厉制裁虐待盟国俘虏的残虐行为,而不能审判该规定以外的问题;盟国建立的法庭不具有以“反和平罪”与“反人道罪”起诉的权限;“反和平罪”是战争开始的时候还不存在的罪名,因此相当于“事后法”,而“事后法”是违反“罪行法定主义”的。
  “东京法庭所说的一半是谎话,但我们没有任何办法与之对抗。谎话不仅扩及日本全国,而且扩散到全世界。审判虽然结束了,但不消除这种误解,就不能解除我的责任。”
  
  《东京审判驳回而未提出的律师资料》,日本国书刊行会,1996,8

脑残此引证若成,则不但远东庭法据尽失,连纽伦堡庭也是法理全无,希特勒自成正派政治家矣。
0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2条) 只看楼主

  • 时雨
    台巴子的爹不是11区么,什么时候多了个汉斯干爹?
  • 小龙人orwell
    其实如果同意清濑一郎的辩护意见,那么同样的意见也应该援引适用于纽伦堡庭了。因为,对于德国方面同样也是,“盟国建立的法庭不具有以“反和平罪”与“反人道罪”起诉的权限;“反和平罪”是战争开始的时候还不存在的罪名,因此相当于“事后法”,而“事后法”是违反“罪行法定主义”的。

    而且,第三帝国政权对于战俘的待遇实在是好于日本方面的。至于对犹太的种族灭绝,那按照同样的法理不应当属于国际法调整范围,只能归到国内法,而当时西德尚未成立,如果以西德成立以后的法律刑求纳粹决策者们,岂不也是”事后法“。若要适用恐怕只能上溯至魏玛宪法,可是第三帝国对于魏玛宪法的种种改动也都基本是按照他们控制的法理程序走的,若如此审下去,自然只能审出纳粹的清白来了。
添加回应

更多相关帖子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