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敦煌,世界的敦煌学

avatar 不呼吸会死 2021-01-28 14:07:09

1900年,动荡的中国让世人记住的不只有八国联军打进北京,那个快被人遗忘的西北戈壁的敦煌莫高窟,也爆出一个足以震惊世界的发现。一个面积仅为十几平米的藏经洞,所藏文书为后世的敦煌学的建立和发展,奉献了不可磨灭的功绩。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至今仍留存在国内的洞藏文书已少之又少。原因,当然跟那个动荡不安的世道有关。不过,也正因此,形成了“敦煌在中国,敦煌学在世界”的现象。

作者樊锦诗出生于日本全面侵华战争的第二年,因为战争,她生在北京却长在上海。爸爸毕业于清华,而她最终考入北大。文革让她失去了爸爸,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引发的经济大潮却又给文物保管工作带来的意外的新问题。

前后几代人,舍小我顾大局。克服着时代的磨难,忍耐着环境的恶劣。莫高窟一线的一代代“英雄”们在痛苦和迷茫中坚守着。恢宏壮观的莫高窟正是在这一个个渺小无力的个体的合力下,从残破中一点一点焕发出灿烂的光芒。放大到历史长河中,微小的个体在此过程中所承受种种劫难,又算得了什么呢?除了他们自己和那些真心爱他们的人以外,又有多少人真的在意他们为之失去了什么?作者自嘲“简单相信,傻傻坚持”,这是一种“坚守大漠、勇于担当、甘于奉献、开拓进取”的大无畏“莫高精神”的体现,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回望历史时的无奈呢。

作者在表达做出家庭和敦煌之间的人生抉择后,有感而发对“人生的幸福”的理解,也给了我一些人生的启示:活着,并且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着。心底里就会安宁,就不会焦虑。困难总会存在于路途前方不知名的某个角落,面对它、正视它、不胆怯的迎接它。困难就总会像一直存在于远方一样,必然的成为过去。回头看,哪个困难不是纸老虎呢?

季羡林老先生说:“敦煌是中国的骄傲”,因为在这个“中国、印度、希腊、伊斯兰四大文化体系的汇聚之地”,有一个莫高窟,一个“历经上千年的中西文化交融而形成的佛教石窟艺术”圣地。

热门回复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