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面前,我可以任性得像个孩子

avatar 天下 2020-10-15 22:06:28

疫情期间,单位集体隔离,眼看着稿费汇款单就要过了截止日期,我决定把身份证和汇款单寄给树哥,让他在北京帮我取一下。几千块钱,数目不多,但代表的信任无价。 收到我的身份证之后,他对我说,看到你的照片,想你了。树哥其实是不怎么会主动说情话的一个人,腼腆又正直,我们平日里的交流往往止于一个平静的状态,虽然,我其实真的很想他。我说:“钱取出来之后,就放在哥哥那里吧,我有啥需要就找你,你买给我。” 那时,距我们分别大概140天。 树哥是我在豆瓣认识的第一个同志朋友,作为一个善良的有责任的人,儿子、丈夫、父亲这三个角色,让他只能选择深深藏在柜子里。他说,我的出现,是他生命里的一道光,他从未想过自己能有这般幸运。 是的,我喜欢他,依恋他,笔落于此,我又想他了。 在豆瓣上聊了数日之后,我们加了qq,已婚身份带来的同样的苦恼,让我们很自然地想要互相温暖。我们都一样,爱着自己的伴侣和家人,但又不甘于沉寂内心里最浓厚最热烈的情愫。今年元旦前后,我去北京见了他,他消费了家人对他一直以来的信任,谎称出差而陪了我两天,那也是我们完完全全在一起的仅有的两天。 我们不知道那算不算恋爱,也没有做任何承诺,我们只是能读懂彼此间相视的眼神,能拥抱着拍一拍对方的后背,说放心有我。 网友约会,短暂情侣后再无缘相见,大家都很忙,划不来在注定没有结果的异地朋友身上浪费时间……这样的结局,往往是意料之中的情节,如果事实的确如此,我或许会有遗憾,也绝对不会惊讶。

但这并非我和树哥的结局。 初次见面两天,我们就分别了,但直到现在,他仍存在我心里很重要的一个地方,分别伊始时每天读一句诗,反反复复回忆在一起那两天的点滴,这让我深深知道,有时候,一个瞬间并不短暂,因为它会因为回忆而永恒。现在渐渐地,我们彼此处理自己的工作家庭和生活,喜时彼此分享,难时互相安慰,浓烈归于平寂,但那份温存只增不减。 同志网友之间,以约会奔现上床开始,而发展成无关肉欲守望相助的兄弟亲情,这是我万般没有想到过的。 这样的感情,才更加会长久吧,大概也是因为我们知道了这一点,才珍惜彼此,不放纵,不苛求。 我们期待再见,那一定如初见般的再见。

热门回复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