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毕业

avatar 天下 2020-09-27 11:40:19

毕业前,有段故事作为插曲。

小羊是学校国标队的成员,常跟他一起去练舞的有两个人,他们三个男生组成了一个小团体,常一起约约饭,聚一聚。和我在一起后,小羊和他们的联系不免少了很多。

那两人当中,直到现在我仍然确信,其中那个个子高的,是喜欢小羊的,没错,是超过同性友谊的喜欢。而小羊也很欣赏那个男生,会写诗,会写歌词。爱情会让人变得狭隘和自私,是的,因为这件事,我是没少酸过。

事情的结果是,这让我更加珍惜小羊。其实,我完全可以自己消化这种酸,即使可能不可避免地流出自己的不开心,也不会去干涉和阻碍他的个人社交。

“可是我不想你有一点不开心。”他说。 于是,毕业前,他对我说,“他们两个约我一起吃个便饭,我去了?”我笑着说,那就去嘛。

“嗨,木。他们要送我个礼物,我收还是不收啊?”正吃饭的时候,他发来消息。

“为什么不收,毕业礼物啊。”我回复。

回来之后,他把一个盒子摆在桌上,“就是这,你拆还是我拆?”

他把我逗笑了,“你那么小心干嘛,我没有那么小气好吗?”

“不小气吗?那天我就给学弟整理了一下领带,你自己坐在那把三个西红柿都吃了,我又不是没看见。”小羊说,“我知道,这种小气是在乎我。我也知道,你刻意装作不小气,也是在乎我。”

“咦,太肉麻了,知道就好。”我说,“快拆开看看是啥。”

拆开后,是一个水杯,倒了热水显出他们合影的一个水杯。还特别加了一张字条,要带去德国放在你的房间里哦。

后来我和他一起整理出国要带的东西的时候,他拿着那个水杯看着我说,“这个杯子好像太占地方了吧,我就不带了。”他认真的样子,又把我逗笑了。

小羊就是这样,会从我的角度去想,不得不说,这样给了我很强的安全感。

他的毕业照,大多是我拍的。

我说,“你看那阳光打到你的脸上,多好看。”

他说,“只有在你的镜头里,我才笑的如此灿烂。”

毕业之后那几天,他赖在学校不走,直到离校的最后期限。

“我跟你一起回家吧。”我说。

“真的假的?”

“你同意的话,我就买票。”

“我爱你,”他抱住我,我们屏住呼吸,拥吻在一起。

在家里的那几天,也真的好幸福,他的妈妈把我当自己的儿子,常在他睡懒觉的时候,拉着我的手去市场一起买菜,不熟悉的邻居毫不质疑我们的母子关系,晚上,“一家四口”去广场散步,跳广场舞。他家三室一厅,我们睡在不同的房间,却总会在夜深人静时偷偷潜入,捏一下他的脸,不敢出声地相视而笑,轻吻一下就赶紧离开。

“明明是自己对象,怎么搞的跟偷情一样?”他悄声说。

“那你还笑那么开心,难道你喜欢偷情的感觉?”

“只要是和你,我愿意天天偷。”

“和我,不用偷,我自己送上门来。”

后来,那个假期,我们还去了西双版纳。青旅的老板是一个女孩,大概相爱的人之间,眼神里散发着甜蜜,所以她仿佛一眼就看穿了我们的关系,交流时,她常带着祝福我们的笑意。那几天正赶上他的生日,我早已准备好了蛋糕,有一天从景区里出来,我说带你去个地方,就来到了蛋糕店,当看到蛋糕上已然写好了他的名字和专属祝福时,那份惊喜让我开心至极。

在那个对我们来说都陌生的城市,周围的一切于我们都毫无瓜葛,这份陌生让我们觉得,彼此就是对方的全部,我们可以毫不掩饰眼神里流露出的爱意,我们牵着手在大街上唱着歌散着步,我们在澜沧江畔听着江水涌动、看着游船在江面漂流,拥吻在一起,那一刻,并未见什么异样的眼光,那一刻,现在回想起,依然是不敢相信的童话。

时间面前,人是无力的,即使再拖延,也要有别离。

他要回家陪陪父母,准备出国的事情,而我也要回家看爸妈。

我有意买了比他晚几个小时的航班,那天,在机场,我看着他坐上摆渡车,车子开动,他隔着车窗和机场大厅的窗子,向我挥手,亮晶晶的东西竟不经意地从眼角滑落。

这又不是永别,而且27岁的大男人了,真的至于如此吗?我告诉你,我也未曾想到,竟会那样深刻。想想也是能理解,毕竟,在那次分别前的1个多月,我们完全属于彼此,没有距离,无时无刻不在一起。

我们,就是彼此的全世界。

热门回复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