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失业日记(流水账)

avatar Allons-y 2020-08-11 23:11:15

2020年8月11日 晴

这是我被迫主动失业的第2天和依然装作上班的第2天

投出去的50份简历依然没有回音

人生却随之又向着37岁迈进了一小步

昨天H在群里说某大公司完全因为年龄面试没过

“这是逼我创业吗”H这样写道

去西岸的SCOP看了Alec Soth的展览

想起了杰克·凯鲁亚克 的《在路上》《真探第一季》和《佛罗里达乐园》

残破的美国梦,失落的侏罗纪和被遗忘的瓦尔登湖

疫情期间的好处是展览票价不贵,¥40,可以现场预约购票

买了25块的Costa咖啡团购,不要脸的几乎坐了一下午

终于写完了昨天开了头的《极速车王》影评,4000多个字,应该没什么人能看完吧

然后买了Tim's最便宜的一款咖啡,又吹了2小时空调

《大断裂:人类本性与社会秩序的重建》看到了第228页,原来共享经济也不过是个老玩意

《三联生活周刊哈利波特20周年特别版》看到了第80页,这么大年纪了竟然还能被感动

继续给咱们纯兴趣不赚钱的电台项目写最新那期地文案,昨天已经把封面图做完了

我希望最晚明天能把这期策划发布

今日到此结束

大家晚安

热门回复

  • 2020年8月21日 周五 晴
    这是我被迫主动失业的第12天,依然装作上班的第10天。
    差不多又投了十来份简历,依然石沉大海,胡思乱想的时候禁不住想,难道是新居风水不好?某些时间点有些过于巧合,人呐,运气背的时候就是容易迷信。
    今天约了两拨人吃饭聊天,于是一天之内跑了四家咖啡馆(其中一家属于私人性质的),加起来喝了6杯美式咖啡,有趣的是,竟然最后把我喝困了,难道是咖啡因物极必反?
    人还是要相信善有善报,之前工作还稳定的时候,一个闺蜜需要资金周转,于是就借了一笔小钱给她(虽然对我来说也不算小),于是她一直记着,之前就请我吃了好几次饭,喝了好几次咖啡,现在知道我失业了,更是出门不让我付钱,等我找到工作了,必须得请她吃顿大餐。
    以前上班的时候,其实除了看电影很少跑商圈,这次失业反而跑了一大半,魔都如今的咖啡馆已经多如牛毛,一条愚园路大概聚集了20来家不同风格的咖啡馆,让我惊讶不已,简直堪比意大利和北欧,但不知道为何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而这种不对劲在今天呆的某一家里找到了答案,如果用一个词说叫做——魔幻,再用一个词说叫做——撕裂,在魔都呆过的人都知道,现在动不动就是所谓网红店,特征就是装修十分具有设计感,良心点的美式咖啡价格在20元以下,花式咖啡略贵,贪心点的平均一杯咖啡接近40。
    今天推开一家兼卖酒的小咖啡馆时,时间大约时早上10点左右,并不大的空间里已经挤了一桌“主妇”十分有趣,从年龄和装束上看,应该新婚不久和过了七年之痒的老夫老妻都有,其中一个还被尊称为“老师”(在中国社会文化里,这个词已经有点变味了),她们叽叽喳喳地谈论着如何褥迪斯尼羊毛以及豪华谢师宴等等的琐碎话题,我有一句没一句的听了个约莫,由于声音吵得我头痛,也不太好意思“窃听”,因此细节没听就明白了个大概,知道四五千块从他们嘴里出来的感觉就犹如我花个四五十块,而孩子的人生他们也已经基本规划到了大学,这本身自然没什么问题,只是一个现状而已。但有意思的一个细节是,其中一个从坐下来到买单找了好几次店员,主要目的是要开发票,这对我来说就十分有趣了,让人无限遐想,难道私人吃饭公家买单吗?我这样揣测别人自然是非常不对的,但有这样的第一反应也很正常吧。
    而就在他们热热闹闹的时候,店里又来了一男两女估摸着是00后的青年,坐下来娴熟的点了三杯招牌咖啡,掏出相机和手机一阵拍,一边喝一边开始低声评价,并和自己家的做着比较,想来是来“偷师”的,对于装修和店里零售的其他商品又做了一番专业的商业分析,大概是咖啡不合口味,各自喝了半杯就在门口拍了点照片便离去了。
    这两幅画面本身在咖啡店里也是再平常不过的了,但是今天的特别之处就是咖啡店门口正好来了一辆运装修垃圾的环卫车,轰隆隆地声音还是不是“惊扰”了店里的这些顾客,在轮流透口气或是准备的时候,好几个环卫工人坐到了咖啡店门口的椅子上,碰巧那家咖啡店门口还做了个狗的木雕。
    我坐的位置在角落,店门恰好成为了一个天然的分割线,让我的视角里左边是富太太团和那三个小青年,右边是那条狗和忙碌的工人们,富太太们视金钱如粪土,他们口中的小钱可能恰恰是右边这些坐在门口喝着自带白开水汗如雨下的工人们一个月全家的糊口钱。
    富太太们自然是没有做错任何事情,追逐着咖啡梦想的小青年们也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但我左右的这两拨人,就好像生活在两个世界一般,“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北京折叠”,这些个字眼在我脑中跳跃着。
    想起某老一辈KOL曾说过,你如果买不起房说明你不够努力,再看看眼前,左手边是有钱但看起来并没有在努力的一拨人(这样说可能不太公平),右手边是没钱但看起来非常努力的一拨人,现实呈现在眼前的荒诞让我瞬间眼泪就下来了。
    这个世界哪里是我曾经希冀过的美丽新世界?完全不是,一点也不是,而更让我难过的是,我根本不知道的我应该从哪里去改变它,我知道有什么东西不对劲,但我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我想反对,但我也不知道反对谁或是什么,我想呐喊,但我又不知道该喊什么或是向谁喊。
    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深深绝望压得我说不出的难受。
    大概,是我没跟上这个世界吧,大概,就是我的问题吧。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明天是周六,我可以好好睡上一个懒觉了。
    不小心写多了,“今天”一不小心变成了“昨天”。
    晚安。
    P.S.今天随意找到的一家潮流服饰+咖啡的小店给了我两个小惊喜:1、咖啡一杯才15,在那个高端地段显得过于良心;2、看着我一杯咖啡喝了一个小时明显在蹭空调,店员小哥不仅没赶我还送了我一小杯热咖啡。
    上帝还是在派天使照顾我的吧,谢谢你,上帝。
  • 为什么文化修养这么高的人也会职业危机啊
  • 为什么文化修养这么高的人也会职业危机啊 Tuslko

    年龄歧视,性别歧视
  • 2020年8月27日 周四 晴
    这是我被迫主动失业的第18天,假装上班的第14天,今天天气略微凉爽了一点,黑夜也越来越长了,冬天又要来临了,亦或者说这个冬天太长了。
    如果一个月后还找不到工作,只能跟爸妈坦白了,但主要是上一次“失业期”我妈嘴上不说,身体和言语上表现出来了的不安焦虑和负面情绪给实在给我太大的压迫感了,近一年几次大的吵架明显是因为“失业”。
    今天完成的不多,主要是把两个节目策划初稿提纲做掉了,和一个有经验的朋友聊了聊,又有了新的思路。
    昨天在和偶然认识的一个猎头聊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工作没介绍成倒成了聊天的朋友),他问我一个问题:
    他: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这种思想层面的东西,不同学者表述出来的都是不一样的,这些多元化的内容你们看下来,思想不会产生混乱吗?
    我:要看你怎么定义混乱了,如果你把混乱视为一个贬义词,期待一份完美的答案,那么哲学本身就失去了意义;如果你把混乱视为一个永恒的状态和过程,那么混乱是必须的。思辨,思辩,讨论才是重点而不是争出个结果。你就想想生活中所有的解决方案都是暂时的,但我们的主流在于一直强调所谓结果,混乱中其实也有结果,只是不是绝对。昨天我还在和同学讨论,我说我们现在做内容的很难有出路的原因是现在市场不需要内容,他们需要的是内容带来的流量,这其实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所以现在内容已经做死了,你可以说好的内容会被发现,但不是所有好的内容都会被发现,这范畴其实不同了。反之流量之下很多内容真的是差的,但唯流量论之后,好内容更难出头,因为好内容真的需要时间精力人力物力,他的投入产出肯定是低的,嗯 一个好的出来已经有800个好的死了,这种牺牲是很可怕的,其实一样是以生命为牺牲单位,不单是真的有人因此抑郁或穷死,是内容的内在生命力,更可怕的是渴望做好内容的心越来越少。
    他:怎么突然就觉得悲观了呢
    我:嗯 我倒反过来看,是我们社会容不下悲观,悲观主义和乐观主义是一样的,他只是一种看问题的方式,你不觉得主流逼着你在乐观吗,这种才是我觉得最可怕的,虽然我的确同意唯心主义,主观可以改变客观,我们的社会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但我们是不承认唯心主义的,这种撕裂和虚伪带来的乐观,不是让我觉得悲哀是让我觉得可怕。
    这是昨天早些时候我们的一段对话,希望能给大家一点不同的意见和角度吧。

    今天又试着装了三个不同的求职软件,发现职位大同小异,试着投了两个,也是没有回应。
    我是不是该去学一些什么技能呢?例如:厨师?
    今天和另一个前辈讲述我的节目想法的时候,他跟我说他大概32岁左右的时候在北京已经投几百份简历没有回应那种了,还是几年前,他还是个男的,所有公司都冲着利润性价比来招人,但他们从来只考虑表面的性价比,不会思考人员流动和团队不稳定及从投培养的这些成本付出,他们只以钱来衡量。我们的社会怎么会对年龄介意成这样?
    晚安。
  • 2020年8月13日/14日 晴
    昨天因为事情耽搁了,没记录,今天一并补上。
    差不多加起来投了二十多份简历吧,只接到了一个猎头的电话,从对方口风中基本可以知道内容/市场/运营岗对于年龄还是有着一道难以言明的界限,即35岁以上老了
    今天把《论自由》看完了,买的这个版本的翻译读起来很不顺,作者虽然是以英国为例子讨论,并且写于一个世界之前,但非常有趣的是,许多结论竟然完美阐释了当下我们面临的问题和状态,读完的感觉就是,这100年完全在上世纪这些大家的预料之中,换句话说:文化并没有和科技同等跳跃式发展,而是被困住了。
    “闲”来无事,给我们自己的电台节目剪了一条Trailer,第一次尝试了文字快闪的形式,一个顺便就把“火就糊”电台的视频号也开了起来,果然自己喜欢的事情,主观能动力MAX。
    最近几天因为各种原因认识了好几个做餐饮业的朋友,要实现“小卖部老板娘”的梦想果然不是这么容易的事,但如果有机会真的想尝试一下,媒体“泡沫”得太久了,想做点“实际”的事情。
    如果真的能有个哈尔施塔特这般的小镇让我去呆着,我是真的愿意放弃城市生活,学习一些手艺。
    明天要去看《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的4K3D版了,想想挺有趣的,36.5岁的人了,还是去不掉身上幼稚鬼和理想主义的毛病,或许,是我不适合这个世界吧。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