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动力音乐黄敏男口述

avatar 党浩恩 2020-05-25 10:42:06

财宝天王咒有八个字:嗡贝夏哇那也梭哈。它是财宝天王的圣号。黄先生说,大家都会觉得,念它是保佑我们发财的,但在佛教的意涵中,它指向的是那个好老的道理:真正的财富,是人内心的富足。 他参与过华语流行乐坛的黄金时代,亦转向与之完全不同的音乐领域。这个故事好像有着戏剧化的转折与起伏,但我们觉得,它关于一个人,最重要的寻找和选择。 分享给你,愿你如他所说,在自己的那个台风眼中,安稳又快乐。   黄先生的第一座金曲奖奖杯 口述_黄敏男 1 | 芒草和归船  ▲ 小的时候,在基隆 小学毕业的时候,我和我妈妈说我想出国去。那时候台湾的政策是十四岁以内的小孩,可以去美国做小留学生。我知道之后很高兴。我妈妈说,一个人怎么行,我说怎么不行啊,反正我都是一个人。 那时候我不喜欢这个世界。小学里教的课,不喜欢,听不进去,也觉得和自己没关系。当时老蒋带了很多优秀的人,从内地到了台湾,所以老师中有一些外乡人,他们说的话有家乡口音,我也听不懂。那时在班上,我是倒数第二名,倒数第一的是一位脑子有些不好的同学。 就很少和人说话,觉得自己和这个世界隔着一层,没有什么连接。小朋友做游戏,跳格子,都没有兴趣,所以都是一个人玩。心里会想,来这个世界上,到底是要来做些什么呢。找不到答案,所以那段时间,过得不太开心。 那时家里的境况不错,我们住在山上一栋四层的房子里,前面是海,后面是山。我记得那个海有一个季节一个季节的样子。渔民出海去,一段时间后,带着鱼和他们的渔网回来,很多的船会在归航的日子里一起出现在那片海上,空气里都是鱼和海的腥味。 我住的房间可以直接看到山,可以看到那里的一颗芭乐树。它结出来的芭乐一点点小,老也长不大。山上还有芒草,叶子会割人,开花的时候细细密密的一片,风一吹,一大片都在飘荡。 2 | 想做医生  ▲ 在马祖服役时,左一是他 我们住基隆,往东骑十多公里会有海岸,会骑车去海里面游泳,有时不小心受了伤,或是平时生病,都去找我们那里的一个老医生,他在我家不远的地方,开着一个诊所。 他也是从大陆来的,有褐色的自然卷的头发,印象里面,永远穿一个破破的汗衫,肚子大大的。人家的医院都有冷气,他不是,就一台小小的电风扇,每天吹着自己,但外面人们候诊的那个房间,是有冷气的。 后来知道,他有一个基金会,他每个月就把看病赚的钱,放到那个基金会里去。我们那边有很多渔民,就会有海难,有些爸爸出去捕鱼,没有回来,剩下妈妈和小孩。他的基金会就是专门来照顾和帮助这些家属的。 后来去那儿当义工,骑着脚踏车,去帮那些家里的小孩复习功课。觉得我想要当这样的人。这个医生,过得很简朴,也很辛劳,但是因为在帮助别人,他整个人有一种喜悦和光辉的感觉。 高中毕业后,我还是想要去美国,想去学医。在台湾,成年男性需要服兵役,我就没有读大学,直接去当兵,计划退役后就出去。 在马祖当了两年兵,我哥哥大学毕了业,也在那里服役。服役结束后,我们就开始申请美国的学校,我申请到了杜克,他申请到了威斯康辛。办好了手续,我们就一边准备要带过去的各种东西,一边等着时间到。 其间有一天的晚上,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那时候,我们四层楼的屋子已经没有了,爸爸和妈妈早已分开,家里的状况已经和往日很不同,我和哥哥一走,家里就只有妈妈和妹妹,而且,我们两个人都去美国,会花很多的钱。在我们的传统思想里,男人是要照顾家庭和女人的,现在我们家里的两个男人,都长大了,我就突然意识到,我们怎么可以这么自私地跑去念书,把她们丢下呢。 第二天,我和哥哥谈这件事,我说我先不去了,你先去吧。我们说好,他先去念两年,拿到硕士回来,再换我去。 3 | 1988年,傻傻的张信哲穿着黄衫  在家里呆了两三个月,什么都没干。因为服役的时候每天都要跑步,就每天都去山上跑步。 有一天,妹妹回来和我说,滚石唱片在招人,你要不要去。 那是1988年,那段时间是华语流行音乐的黄金时期,整个社会,还有经济都在向上发展,特别是解严之后,出现了各种各样自由的表达和创作。 那时滚石有周华健,有李宗盛,有罗大佑。周华健刚出了第一张专辑,叫《我是真的付出我的爱》,罗大佑有《恋曲1980》《鹿港小镇》,李宗盛有一首歌叫《和自己赛跑的人》,歌词里面说:“亲爱的Landy 我的弟弟 你很少赢过别人 但是这一次 你超越自己 虽然在你离开学校的时候 所有的人都认为你不会有出息 你却没有因此怨天尤人 自暴自弃” 都是很激励人生的东西,这些人也正是青春壮年,很阳光很有活力。虽然那些流行歌曲里,并不全部都是正面的内容,也有伤感和怀疑,但表达的,都是很真实的感受和人性里的东西。那时候滚石给我的感觉,是在鼓励和触动着人心,做着很多有力量的事情,所以我想要去那边,就去应聘了。    ▲从上往下,是年轻时的李宗盛、周华健与罗大佑(图片来自网络) 到了滚石,做的工作是企划,有点像现在的内容包装。我们那个团队的成员里,都不是专业出身,大部分都是第一次参加工作的新鲜人,我们组合在一起,做的第一张专辑是张信哲的第一张专辑,叫《说谎》。 那个时候第一红的是张雨生,他个儿小小的,长得很阳光,很可爱。他那么小,又那么有爆发力,声音那么亮那么高。相比起来,张信哲没有那么有光芒,看上去土土的,脸黑黑,眼睛小小,讲话会时眼神会飘忽,是一个内向的男孩。 但他有一些很特别的地方。他有一种傻傻的朴实样,容易让女生觉得怜惜,然后他的声音,会有一些神经质的东西在里面,会牵动人内在的情绪。我们就开始想,要让他呈现出一个什么样子。 那时候台湾的成衣行业发展得很好,我们找了一家给他做衣服,选了一种厚厚的大黄色的布料,给他做了一个大大垮垮的衬衫,他瘦,肩膀会弓着,所以得要穿一个挺实又明亮的。领子的第一个扣子,一定要扣起来,显得木讷。我们那里的高中生,会穿卡其裤,所以再穿一个卡其裤,戴一个黑框眼镜,这样给他拍了专辑的照片。  ▲ 张信哲的第一张唱片,《说谎》的封面 我们没有想到要把他做成一个佷英俊很有光环的明星,就是跟着他自己的特质,去挖掘一些东西。他有一些傻傻的样子,可傻是一种可爱,让人喜欢和怜惜,不会有对于明星的那种仰视。他的声音会触动人,其实我们自己,每个人的内心里都会有一些纤细柔弱的地方,这样的人和声音,会容易让人有共鸣。 专辑发行的时候,我骑着摩托车一家家地去杂志社,找他们的主编和编辑聊天,给他们听我们的专辑,把我们的想法和他们讲。因为很投入,心里有憧憬,就很有热情去做事。还记得《说谎》是那年的七月二日发行的,每月七月一日到五日,是杂志的发行日,那个时间里,他上了七个杂志的封面,台湾几本最厉害的杂志封面上,都是张信哲。  ▲台北旧时的中华商场,那时的学生都在这里买卡带和唱片 4 | 我没有办法  ▲90年,在翁孝良的公司里学习制作 在滚石一年多后,得到许多的认可。也有许多唱片公司来邀约。 后来去了翁孝良的工作室学制作,去飞碟唱片做企宣和统筹,在BMG做主管,1993年回到滚石时,这个行业里的每个部分,企划、宣传、制作、版权、行政,都走了一遍。 九十年代开始,一些国际公司进入到台湾,带进来一些新的制作方法和商业模式,社会也在变化着,我回到滚石那时候,许多东西都和以往不同了。 因为唱片业发展得很好,技术也在发展,所以你只要有一点点会唱,也可以包装出来。或者你不太会唱,也可以。假设你唱得不好,唱了一次,再唱一次,我们把这两次的声音叠在一起,甚至制作人唱得蛮好的,也再唱一下,再给叠起来,就可以解决问题。 慢慢就发现,大家开始更加对表象上的形式有兴趣,注重感官的刺激,唱片公司开始把成本和重心放到过度的包装上,只要长得好看,训练一下,会跳舞,放到一个模式里去包装,也可以很红。 记得给赵传做专辑企划的时候,第一张的名字叫《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那个时候,我们在想着讲一个故事。 一个人,可能不太好看,有许多不如意,在落寞失意中,他的女朋友一直陪着他,所以他很丑可是很温柔。这张专辑出来后,赵传很红,然后第二张专辑叫《我终于失去了你》,在我们设想的故事里,一个因缘下,这个人红了,许多人捧着他,那个女朋友,却默默退下了。  ▲《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我终于失去了你》,赵传的两张专辑 就是有一个思索,明明是赚到的人,但为什么还会有这样的失落,在人生的际遇中,所谓的不好的里面,有很温柔的部分,在看起来光芒环绕的时候,也会有着另外一些欠缺和不尽如人意。 那时候大街小巷,所有人都在唱这些歌,流行音乐真的是我们生活里面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们在设想和制作的,都是这样的东西,就是对于人性和人生经历的描述,那种东西,会让人觉得很温暖,思索,或者好不舍。 但后来,大家都愿意把更多的成本在包装上,那些人性的东西已经越来越淡,造出来的东西越来越多,作品本身的力量就被分散了。到后来就发现,越懂得扮演,越酷越拽,越与普通人有距离,会容易被捧红。 我觉得,艺人是真的带着那种光明和真实的,一些东西,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但那时候,包装和造神的模式也证明了,人性也乐于接受虚假,人们被外在的形式吸引,容易被牵引而忘了自省。 其实人性里,什么都有。我们讲的没有自信、不觉察,那些比较负面的东西,都有。这样的包装和商业模式,是基于把那一面激发了出来,并且市场上反复验证,而且很成功。参与这个模式和产业的人在一次次的证明和获得利益中,说,你看,事情就是这样的,呵呵。 以前要推广艺人,我们和记者,是像朋友一样聊天和探讨这个内容。后来媒体开始说不要追求本质问题,而是要创造事件,让大家觉得刺激,我们就开始制造绯闻,这样容易被传播。开始请记者吃饭,然后买名牌的包,帽子,一些奢侈品的小配件去贿赂他,然后还要故意说,这是我从哪里回来,当作一个小礼物送你。也要跑夜店,那时候一些综艺节目的制作人晚上会泡夜店喝酒玩耍,为了保持关系,我就要去帮他们买单。 最早做音乐的时候,我们是以文化人自居的,我就想,现在我居然干这种事。而且我发现自己已经摸不准唱片的走向,做不出来激励人心和打动人的东西,但做了很多的“假”,我觉得是在愚昧众生,在骗人。 就觉得自己没有能力了,没有办法,心里很挫败。  ▲在流行音乐领域供职时,黄先生制作企划了许多专辑,合作的艺人有蔡琴、陶晶莹、东方快车、黄莺莺、陈淑桦、张信哲等等 5 | 功课 后来我离职了。拿着一笔遣散费,回到家。后来去帮朋友拍纪录片。 那段时间状态不好,常常失神,有一天做了噩梦,隔一天去跟人开会,精神很涣散。那天下了一点毛毛雨,我上了一座桥,因为刚好在修路,地上都是铁皮,我还放慢了速度。然后没多久,车好像被拍一下屁股一样,突然打滑,先撞到桥的左边,又弹到右边,来回撞了三圈。车停下来的时候,天窗弹开了,我看着天,啊了一声,突然觉得,被惊醒了。 有一个朋友,带我见了他修净土宗的师父。师父给了我一些功课,其中一个是每天要念一万遍佛号,还有一个是每天念七次大悲咒。 我就开始做功课。一万遍南无阿弥陀佛很快,师父给了我一串念珠,一百零八颗,念一句是一颗,念完不到一百圈。大悲咒四百多个字,我念了七次记住了。后来熟练了,也很快,有时候不到半分钟就念完一遍。 我也不知道它们是什么意思,就觉得先念就好,每天都完成。后来发现,每次专心念咒语,散漫的神志就会回来,注意力会集中,人也精神起来。 6 | 你们的名字  ▲麦积山石窟里的菩萨像与比丘像 (摄影_名取洋之助) 小的时候,有一次去海里游泳,游着游着突然觉得水里有一股力量,一直把我往更深更远的地方拉。那个力量让我离岸越来越远,身体渐渐开始没有力气。 看看远远的地方还有人,可是我害羞,不敢喊,就那么一下,就被拉得更远。那时真的开始慌了,以前从来没有那么害怕的经验,想完了,这条小命没有了。那个混乱的时候,突然有一个灵感出来,突然想到,我妈妈曾经跟我讲,她说,你如果有害怕的时候,你要去念那个阿弥陀佛。 我就不再挣扎,往海里潜,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在心里念着南无阿弥陀佛。念了三次,然后用力往上浮,看着那个岸,一鼓作气地冲。冲冲冲,冲到离岸近一些的地方的时候,正好有一个浪过来,推着我,把我拍到了岩岸上。 我一直不知道这些咒语是什么意思,不知道什么是南无阿弥陀佛,包括师父要我念大悲咒的时候,只是念就好,也没有想要去问为什么。要到很多年以后了,我才知道,原来大悲咒,是由许多菩萨的名号组成的,还有我们在念着的各种,其实是在念诵着梵语的这些佛菩萨的圣号。 其实佛陀并没有传什么咒,他不讲究这个。佛陀涅槃以后,大概两三百年之后,开始有了“念佛法门”。法门就是方法和途径,念咒语就是一种通过声音去修行的方式。通过念诵佛菩萨的名字,把注意力放到自己的内在,一心不乱,在日复一日的念诵和练习中,专注于这个声音,让自己的心沉静,安定下来,渐渐不容易为外界所干扰和困扰。 那个时候在海里面,念南无阿弥陀佛,应该也是这个道理。师父让我念大悲咒也是,神思不散乱了,力量就回来了。 后来这些咒语被衍生出了很多的意义,大家觉得,我念着佛号,会拉近我和佛的关系,形成连接,有非常神奇的力量可以帮我们克服困难,实现愿望。每一尊菩萨,都有它的象征意义,比如财神,药师佛,文殊菩萨,人们也会觉得,自己和某一位更有缘和相应,或者有相关的需要,就念这一位的名号,它就会来帮你。 在念佛的“功用”上,每过一段时间,就被赋予一些含义,这是它发展的历程,在一些好意下,被赋于了很多,让我们这些凡人比较能理解,也被吸引着去做这件事。 但佛陀说的其实不是这个。佛陀在说的,是力量是源自我们自己的,我们要依靠的,也是我们自己。于是念佛最早只是帮助我们的心专注,让我们的脑袋不想那么多,帮助我们把心定下来。如果把它当成一个根本,把希望托付给这些象征形象而不注重自己的内心,那就是错的。 7 | 财神和Marta  ▲左边是Marta,右边是财宝天王像 有一次,我在街市上听到在放佛教音乐。就是那种用鼻音在唱的,emm、emm的,好恐怖的声音。 我自己有念佛的体会,听到这个声音,突然意识到我们在生活中能听到的佛教音乐,都是这样的。我突然觉得气愤,这些团体拿了人家的善款,去制作了这样的佛教音乐,是浪费了众生的钱,没有把佛法很好地传续,还吓跑了很多人,听到这样的声音,年轻人是一定不敢亲近佛教的。 我就决定要自己来做佛教音乐,我想要打破这个阻碍。想要吓大家一跳,让人知道,它是很好的事,它原来也可以是这样子的。 做的第一张佛教音乐专辑,是《财神咒》,因为大家都很喜欢祂,那就从祂开始吧。 我们总是觉得财神管的就是升官发财:你布施,我保佑你有钱——但这其实这也是后来衍生出的解读。佛教中的财神,不是在强调这个。 它说的,不是在对物质的追求中获得满足,而是让我们的心里有富足的感受。懂得感恩和珍惜,好好对待和运用已有的,心里有一个富足的种子,就会处于一种稳定和积极的状态中,如果四处渴求,每天都在比,比如看人家有一个包,我没有,这样的心念里,不管物质条件多好,都会很匮乏。 那时候很喜欢一个叫Deep forest的音乐团体,他们会去到少数族群和自然界中收录声音,那些相对弱势的更接近自然的民族,会更少了粉饰,有更接近本能的天真——我很喜欢其中一位叫Marta的匈牙利女歌手,她虽然不是少数民族,但声音中有一种很自由和天然的频率,很像台湾高山族原住民的声音。 Deep forest用很现代的模式和技术来制作和包装音乐,就是用现代音乐的形式,来表达那些天然声音,让人更容易接受。受到他们的启发,我找了一位台湾高山族的原住民来演唱财神咒。她没有什么技术,没有被训练过,但声音很明亮干净,很通透。我觉得好的佛教音乐也应该是这样,自然,通透又直接的,没有多余的演绎。可能你不懂是什么意思,但就像吃到好的食物,听着会觉得舒服。 然后请了一位好莱坞的电影配乐来合作,因为电影配乐是一个更立体的工作,它需要考虑到情绪,画面,声音等等因素。也给它做了舞曲版,使用了舞曲那种富有动能的方式,可以给人有活力的感觉,而不是说,佛教就是冷冷的,没有起伏的。 这张碟是按照发烧碟的品质来做的。以往的佛教音乐,唱片行是不收的,因为卖不出去,这一张财神咒出来后,顺利地进入了市场。  ▲《财神咒》的专辑封面 那是1998年,正好临近春节,我们就在国父纪念馆的广场上做了一个活动,设摊卖碟。我找了一个舞蹈老师,带着一群学生,用它的舞曲版,在广场上跳舞。都是美女帅哥,穿着黑色的紧身衣,后面的背景是很大一片花坛。活动的反响很好,围看的有许多年轻人。我觉得很高兴,你们喜欢的,是佛教音乐啊。一个东西,不管是金刚经,还是财神咒,如果别人没有办法接受,你再高尚,再好,也是没有用的。 那时候我们在外面跳,室内也有音乐演出。那个外国音乐人听到了我们,就找出来和我聊天。她看我们的CD,觉得很妙,又可爱又喜气。聊了一会,我才知道,天啊,她是Marta,那个启发了我的,我最喜欢的声音。觉得真的好开心。 8 | 我想做的事  ▲与一位印度教的上师 Swami ji,相见时,会觉得亲切 后来,又做了很多专辑,有《文殊咒》《莲花生大士》《六字大明咒》《遥唤根本上师》等等,常常去到印度、尼泊尔这样的宗教之地录制和采集声音。 这些音乐的影响力和销售都佷正向,但要让公司能够周转,就要快速地发片,一年至少要发十张专辑,每个月的开销都很大,累积了很多的负债。 就接很多商业的案子,赚钱来做佛教音乐。为了准时还银行的贷款,就到处去借钱。朋友,亲人,前女友都借过,电话本都被翻烂了。有的时候会被嘲笑,好好的大公司不做,发神经做这个非主流的事情,也有很多人觉得说,你不要来影响我。 那几年的时间很艰苦,最难的时候,都想跳楼。每天半夜回家,因为不想让妈妈看见我那个忧丧的样子。 最难的时候,遇到过一个上市公司的老板,他调查过我的经历,觉得很好,准备投资一亿台币来做音乐,他只占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只有一个条件,就是不要做佛教音乐了,回到老本行做流行音乐。 考虑了一个礼拜,那时候背着好大的负债,我动心不动心呢,是动心的。 我一直在想。回答他的前一天晚上,回想这一路的过程,想到我成立这个公司,做佛教音乐是为什么呢,我做到了没有呢。我看看我自己,我想做好的佛教音乐,让年轻人也喜欢,让佛法这件事可以帮助到生活。我已经在路上了,这件事,我是可以做到的,现在的问题只是钱而已。 在前面的六天,我一直在想,如何拿到这个钱,可以一边做流行音乐,一边还做佛教音乐。那个时候,想到自己在动这样的脑筋,我都有点想哭。 就想,如果只是缺钱,那就缺吧,反正我的成果是有的,如果公司倒了,可是这些事情,这些音乐是存在的。 9 | 给观音菩萨  ▲2000年,第十一届金曲奖,黄先生领奖时的视频截图 有一天,我接到一个电话,是一位文化部的工作人员打来的。 她说有一天抱着小孩,路过一家店,店里在播放一首音乐,一直在哭着的小孩听到,就不哭了,她就进去看是什么音乐,一看居然是一张佛教音乐。 她买回去听,觉得很意外,和她的主管说了这件事,说我们台湾的佛教音乐已经有这样的进步了,我们应该要来鼓励。领导很支持,那一届金曲奖就增设了最佳宗教音乐这个奖项。她告诉我这个过程,说黄先生你一定要来报名。 金曲奖全球华语乐坛最大的音乐奖项,影响力很大,得过奖的有李宗盛、张信哲、张学友、王菲,张惠妹,周杰伦这些人,但从来没有宗教音乐在上面出现过。 报名之后,我们有两张专辑入了围,一个是《绿度母心咒》,一个是《大悲咒》。在颁奖晚会上的,我很紧张,做音乐这些年,都是在后台制作,从来没有在台前过,那时候害怕到在想,如果我得奖我可以不要,我不要上到台上去。 《大悲咒》得了那届金曲奖的最佳宗教音乐专辑奖,那是一个观世音菩萨的长咒。得奖的音乐,会场里会播放,它响起来的时候,心里很感动。就是在这样的场合里,响着这样的音乐,我觉得我已经办到了自己想做的事了。 颁奖嘉宾是范晓萱,我上台,脑袋空空,不知道说什么。那个年代里,得奖的人,都爱说把这个奖献给上帝。刚好我前面那一位音乐人,也是这样说的。我就突然有了一个灵感,我就说,刚刚朱约信说,把这个奖献给上帝,现在观音菩萨,自己也有一座了。 ▲第十一届金曲奖现场,黄先生领奖的片段。那是宗教音乐第一次出现在金曲奖中。 10 | 真的宋岳庭  ▲宋岳庭 拿了金曲奖后,积压的几千张CD卖了出去。后来又拿了好几届金曲奖的最佳宗教音乐。许多法王和仁波切都来找我,请我为他们制作音乐。我也一直做着这件事情,公司的情况也在慢慢好转。 2004年时,一位女士找到我,希望我为她的儿子制作一张专辑。这个男孩已经生病过世了,为他出一张作品集是她的心愿。她把他的作品收集了起来,找了滚石、环球、索尼这些唱片,但都没有成功。她想要我听听看。 我说我是一个做佛教音乐的,这个嘻哈我可能不太适合。 还是收下了那个卡带。晚上回去听。他是自己用双卡录音机录的,质量很不好,一些地方都脱磁了,声音都是波浪。 听着听着,听到了一首《Life’s a Struggle》,听着听着,就哭了。觉得这个男孩子就在我的耳边给我rap,真切地跟我介绍他的东西,说他的故事。 因为台湾的政策里,十四岁以下的小孩,可以去美国做小留学生,这个男孩就在十四岁的时去了美国。十九岁那年,朋友雇他开车,结果是去绑架一个人。事情发后他被推罪,判了三个月监禁,以及之后三年的居家隔离。 那时他的邻居里有很多黑人,他们都很喜欢rap,他也开始学着做。rap是一种节奏,需要音感很好,你不一定要说很高级的话,只是根据当时的真实感受做即兴的表达,也来不及装饰和雕琢。 后来他把他监禁这些年的感受和对人生的感觉,写成了这首《Life’s a Struggle》。歌词有一千三百多个字。他在里面说他的那些恐惧,他的软弱,他的困惑,他的愤怒,他的困境。很具体,很真实,到最后,也并没有得到解答,或者假的乐观和上扬。 他在里面说: “当时面临着终生监禁的我开始反省 铁栏杆之后又是个截然不同的景象” “我不能再沉睡下去 良心彷佛在笑我 它在说 有几天几夜老妈曾经为你以泪洗面” “我接起电话是老爸憔悴的声音 虽没见面却不难想像他当时的神情 刚听完他最近失业的消息 脑海里马上浮现祖母的话 警告我一定要争气” “你可曾经历 当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 平常跟你称兄道弟的人都突然失踪” “It's kinda funny 在人的眼里只有money 外表好像要帮你 却只是想帮他自己” “生命像海浪一样有时高有时低,你是否告诉自己坚强渡过各种时期” “亲爱的神 伟大的神 你可以怪我想法太过无知 但我只是人” “没有谁有权利拿他的标准衡量我” 然后用自己破破烂烂的设备把它录下来。 听到这个音乐,我觉得我和他是一样的。 我因为自己对咒语的感受,因为那个时刻的气愤,做了佛教音乐。他因为他的经历和痛苦,做了这首歌。没有条件,没有武器,可是那个“我”,我的激情,我的心,都全部准备好了,所以在唱它的时候,多么的真实。 这么纷杂的世界中,我们常常不懂得反省,不懂得往内看,不懂得去看看自己,但我听到的宋岳庭,不管他讲了什么样的语言,不管他是不是还无知和年轻,或者是不是很特别的人,但是在那一刻,他完全地面对了自己最真实的东西。 所以在听到它的时候,不觉得愤怒,感受到的,统统不是那些表面的东西。它是一种力量,超过了语言中的负面,是整个生命在诚实地表达。 第二天我去和发行部的人说,我要出版宋岳庭的音乐。他们很吃惊,说老板,我们已经很不容易站住脚了,我们现在出去,是一个最棒的宗教音乐公司,你要做嘻哈,里面还有fuck,这怎么行呢? 我说,我非常确定、非常非常确定,它是年轻人的佛教音乐。 我觉得,在许多的外界纷扰中,可以看向自己,也看见自己,是多么难也多么重要的事情。  ▲ 为宋岳庭制作的专辑 11 | 台风眼  宋岳庭的音乐做出来,得了第十五届金曲奖的最佳作词人奖。它红了后,影响了后面很多做嘻哈音乐的年轻人,他们的创作有了一些改变,开始有内省的内容,也有了些温柔,不是说些粗话,或者装个酷就是好的rap了。 那张专辑卖了很多,我的公司差不多一半的债务,都是从那里解决的,后来业绩也越来越好。开始做佛教音乐以来,我们一直不做宣传,资金都放在了音乐的制作上。从1999年公司开始,到五年之后好转,就觉得,许多的事情,都会自然到来,你只需要做好你的那一点点事就好。 后来读书,觉得老子很妙。他说“动者静之基”。我们生活的时空中,变化是常态,在因缘离聚的动态中,需要保持自己的那一点静止,就像那个台风眼,风暴圈下已经是一团糟了,但在最中心的位置是安静的,也像那个轮子滚动不息,中间的轴心是不动的。 其实佛陀的发现“中道”,说的就是这个。比如我们最基本的两种感受,苦与乐,我们体验它们,了解它们,但不会沉陷和依附在哪一方,而是站在中间,知道事情来时该怎么做:苦的时候怎么面对苦,乐的时候如何面对乐。在嘈杂中,不会慌乱涣散,一直看得到自己的心。 12 | 我的诺贝尔  ▲ 此刻 十多岁当兵时,我每天都写日记。军人是不可以写日记的,记录军中的生活也是一种泄密。所以我就在尝试用一些方式,比如隐喻之类的,去记录。 写着写着,有一天突然发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我们语言表达的方式,和我们受到的教育有关,和形成文字的那一套系统有关。它经由了一套系统的转化,呈现出来之后,已经不是那个最原本的感觉。简单来说,就是其实我们书写文字,用语言表达,有时并不能真正地表达出我们心底的感受和想法。 那时候很激动。想到了这件事,对我来说,就好像拿到了诺贝尔奖那样的重要。就是你会知道,除了表象和形式,还会有一些更内在和更本质的东西,需要去看到。 很多年后,我成为了一个佛教音乐的制作人。我觉得我找到了除了语言文字之外的另外一种表达的方式。在一些声音中,会有更加准确的表达和力量,它们会让我们有所启发,去看向自己,而你甚至不用知道,它在字面上的意思。 相比起以前的工作,我知道我现在面对人群是更少的。但这是我的选择,是一件我很确定的,正确的事。所以不会惶恐,因为找到了这一生带着走的东西,我会在那个安静的台风眼中。 13 | 简单道理 ▲左边是黄先生与老友小蟲,右边是与他的根本上师贝诺法王的合影 记得一次,要录一个音乐,作为一个仪式,清早六点,我到我皈依的根本上师贝诺法王的屋里去,我掀开门帘,很严肃地请他开示观音的法门。 他坐在一个角落里,就那样对着我笑。然后说,人与人之间,朋友也好、夫妻也好,说话要甜蜜,脸上要面带笑容,遇到有事情的时候不要激进,用自然平静的心,慈悲地去处理。 就是这样简单的道理,一个身体力行,走过路的人,会懂得的。 法海寺壁画里的普贤菩萨像。普贤菩萨是佛门中的“行者”,象征意义中有着践行之义。有宏愿,也有万行,都落实于身体力行中。 遙喚根本上師-遙喚根本上師Ⅰ来自原动力文化00:0003:14 ▲这一张专辑,获得2001年金曲奖的最佳宗教音乐专辑,它也是电影《可可西里》的主题曲和配乐,由贝玛仁波切唱诵。根本上师是佛教修习道路上重要的引领者,也可以理解为我们生命里最亲近最重要的老师。这张音乐,也缘起于黄先生对自己的根本上师的感念。 获得过金曲奖的黄先生制作和出版的音乐作品 ☟ 第十一届 最佳宗教音乐专辑 《藏咒精选I-大悲咒》 第十二届 最佳宗教音乐专辑 《藏咒精选II-遥唤根本上师》 第十五届 最佳作词人奖 《Life’s a Struggle》 第十六届 最佳宗教音乐专辑 《大宝法王在菩提迦耶》 第十七届 最佳儿童乐曲专辑 《爱与希望 · 生命的原动力》 第十八届 最佳流行音乐演奏专辑 《送你冬日蓝》 第二十四届 最佳儿童音乐专辑 《爱如小孩》 第二十四届 最佳流行音乐作曲人专辑 《爱无界》 黄敏男 1965年生 佛教音乐制作人

热门回复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