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徐坤:储蓄卡的图书馆  去小组页 > 蔡徐坤:储蓄卡的图书馆 1063个成员

新研室:光着脚的蔡徐坤

avatar 流浪的孤独恒星 2019-04-27 23:34:16

原帖地址: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365654667995606#_0


光着脚的蔡徐坤

20岁,在音乐中寻找“自由”。

考虑到近期的一些争议,在此特别说明一下,发布本文仅为分享一种观察视角,同时也欢迎不同观点的碰撞。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

作者 | 唐亚男

“不安全”的蔡徐坤

有人说,蔡徐坤面对汹涌而至的嘲讽、攻击,最安全的处理逻辑,是“自我引爆”。

对于沉湎于全民娱乐、热衷吃瓜的民众来讲,真相是怎样是不重要的,狂欢就够了。

他们说,你看 “前辈”多么“大度”?

大众忘了,在一年之前,同位“前辈”也选择了用一首Diss Track“硬刚”。

而今,“前辈”主动把自己拉下水,站在了自己曾经的“敌人”一侧,陪伴不明真相的大多数完成了一场“狂欢”。

许多“识时务者”说,在处理B站那件事上蔡徐坤团队没有“顺应”,并未遵守“规则”。然而,在无目的的娱乐狂欢之中,没有人会理会,针对蔡徐坤的嘲讽是不是源自一场早蓄谋已久的“恶意营销”,毫无底线的人格侮辱俨然已升级为一场针对20岁少年的“网络暴力”。

大众不一定会理解,为什么蔡徐坤既没有听营销规则的话,也没有听平台资本的话,更没有听那些把他拉向深渊、泥潭的“恶搞者”的召唤。他像在这个娱乐圈天真的光脚少年,再一次选择了一条不安全的路。

“来到这里一切归零单枪匹马出击

备受争议的风格特立独行招来了妒忌

一直咬紧牙关坚持走着的这条路uh

一旦站上舞台就绝对不会再认输

我总是被规定但我确信靠自己走到底

太多顾忌四面伏敌身不由己

uh让我无法呼吸bowl

Hater勾肩搭着背在我身后组着队

总有太多莫名其妙的罪名我都得背”

这是蔡徐坤在《偶像练习生》改编舞台上,自己写的一段歌词。

正如他自己在歌词中所言,“备受争议”、“特立独行”。

蔡徐坤的“不安全”,似乎是某种宿命。

对于真正熟悉和懂得蔡徐坤的粉丝们而言,“安全牌”,蔡徐坤虽然可以打得好看,但打安全牌的那个人就不是他了。对于“不安全”,他因此吃了不少苦头,也因此得到命运的褒奖。

如果蔡徐坤一路安全,2018年出道的名单也许会与他无关。4700余万全民制作人的真实票数,是同样S+级投资宣推的第二季节目《青春有你》无法企及的高度。

需要提醒一下的是,如果这场狂欢引导的节奏,是让大众对蔡徐坤这个标签的敌意来自对“资本”、“营销”、“包装”的反感,大众的“反击”,恰恰弄错了对象。

与那些“定义”截然不同,2018年个人练习生蔡徐坤的横空出世是全民制作人的自主选择。蔡徐坤这位新晋顶级流量的诞生,从“个人练习生”到C位,其实与”资本包装”完全无关。

这位背后没有“靠山”,全靠自己打破规则的异军突起者,用实力与热度创造的奇迹,打破了内地娱乐圈的上层牌局。

C端(大众)的创造力和自主选择造就了蔡徐坤,善忘的网络不该忘记,那一年,蔡徐坤是从偶像练习生这个节目走出的一个背后毫无“资本”、无公司支撑的个人练习生。

参加节目的前一年,蔡徐坤陷入与前公司的解约官司,孤注一掷,无从选择。

若不是18岁的蔡徐坤铤而走险,背负巨额解约费孤身一人北漂争取机会,我们可能也见不到而今这个,登上了流量顶端,却没有像一个流量艺人一样“经营”自己的蔡徐坤。

而今的蔡徐坤,百度指数、微指数依然居高不下。

和热度不降的人气产生反差的是,他依然像比赛之中那样,“靠自己走到底”。这位出道即“独角兽”的20岁超级新人,组建了自己的工作室,时不时就要被动地hold住一些“大场面”,惊险刺激。

2019年,仅10天的营业时间,3首原创作品。

当“不安全”被民众质疑的时候,谁又敢定论,是不是正是因为“不安全”,造就了一个横空出世,独一无二的蔡徐坤。

从“个人练习生”到“创业者”

单枪匹马突围

2018年4月6日深夜,《偶像练习生》决赛直播现场,拍下最后一个大合影之后,镜头撤下,观众散场。

台上的男孩们相互道别,有的经纪公司老板在用手机拍下自己公司练习生在台上的“高光时刻”,有的经纪公司负责人已经回后台等着载誉归来的练习生。

而那个以最高票数C位出道的蔡徐坤,也是前9名出道选手中唯一一个“个人练习生”的他,只是一个人默默地走回后台。

某个在娱乐圈浸淫多年的节目导演在微博上说,《偶练》进行过程中,各个公司的经纪、宣传团队在在朋友圈刷屏宣传,朋友圈中,唯独不见蔡徐坤。

“个人练习生”意味着,在比赛的过程中,没有人可以一起讨论和筹备初印象表演的一切事宜;没有团队帮你做“内容营销”;没有公司帮你和平台方谈判;没有同伴……

那么背景薄弱的蔡徐坤是如何在各大公司的争夺中,还能“断层”拿下第一名出道的呢?

资本本不需要对没有背景的年轻人妥协,直至看到了“全民”的力量。

蔡徐坤被网友,也就是他的IKUN们不分昼夜强势“打投”,一票一票送上C位。

而今的蔡徐坤在采访中笑称“KUN&IKUN”是一个组合,出道前,他把微博封面换成了KUN&IKUN,并注册成为商标。

如果说站上舞台是一场梦,那么IKUN则帮助蔡徐坤铺就了一条通向梦想的路。

“全民制作人”的参与感让观众们第一次感受到了对比赛结果拥有绝对主导权的快意,积极性极高。除了蔡徐坤自身舞台的强烈“吸粉”能力,他作为“个人练习生”,一次又一次地带领团队进行现场公演,依靠票数“决定”命运,几次行走边缘,却跌宕起伏的选择,危险却坚定的胜利,才是让那些不服输的同行者追随的动力。

单枪匹马,千军万马,是蔡徐坤身上非常明确的Slogan。也让KUN与IKUN的黏性非常强。

2018年4月粉丝数据 出自:骨朵网络影视

有趣的是,而今被“妖魔化”的蔡徐坤粉丝,似乎被“大众”认为普遍低龄、“无脑”,恰恰相反,比赛时有媒体数据显示,蔡徐坤粉丝的绝大部分人群集中在19-24岁,2019年Q1季度来自TME三平台的数据统计,2019年,蔡徐坤的听歌人群年龄也极具提升,23~30岁的圈层民众成为主力,甚至2019年第一季度,男性歌迷涨幅颇高。

2019年3月粉丝数据 出自:由你音乐榜统计

这样一群人,有消费能力,有话语权 ,在SNS平台上有极强的表达欲望与创造力。自然成为“资本”眼红的“最大资本”。

和“资本”面对面

《偶像练习生》决赛直播结束,散场时,蔡徐坤的粉丝们都在说:“坤坤以后真的就要进入‘內娱’(内地娱乐圈)了吧。”等她们走出直播场地,拿起手机就知道了,不但进入了,进入得还很强势。

一年过去了,蔡徐坤的流量表现依然坚挺。

2018年3月-2019年4月 蔡徐坤百度指数居高不下(看不清可点击图片放大)

于此同步进行的是,出道后的蔡徐坤,从未停止被恶意营销中伤。

从去年4月24日开始,“700万粉丝福利”事件,到一次又一次,被妖魔化的“蔡徐坤粉圈”,再到一场“不识蔡徐坤”的网络闹剧……

无论这个20岁的男孩怎样谨言慎行,但依然: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直到B站狂欢。

因为一次没有收费的“NBA新春贺岁形象大使”身份,怀着一片热忱参与的蔡徐坤,估计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当时参加《偶练》节目的“初介绍”视频,却因此被重新挖出来,被恶意剪辑,“借题发挥”。

在许多视频里 ,他被做成模型暴打,被剪辑到色情影像之中,被换脸到动物身上驱打羞辱,更可怕的是,被“砍下”头颅当球打,脸被劈成两半,画面鲜血淋漓,触目惊心……(目前,部分极端视频,已在蔡徐坤方递交律师函后被删除。)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在资本面前,这一次,光着脚的蔡徐坤,依然没有选择低头。

他只是轻轻对网络暴力说了一声“不”。

蔡徐坤委托律师向B站发出律师函,请求网站删除侮辱性质的视频,于情于理是对是错,对于大部分狂欢的参与者来讲,并不重要。许多人执意颠倒黑白,要蔡徐坤面对网络暴力一定要玩得起,不允许他说“不”。

在这样的“狂欢”之下,蔡徐坤的粉丝与偶像一同承受着网络暴力,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一个一腔孤勇的理想主义者,一个披荆斩棘从资本分猪肉的游戏独自闯荡出来的人,一个不屈服于命运的奋斗着,在当下,在未来,在雨中,最终会达到何处?我求的是有朝一日,我可以看到,所有敢于突破自我、挑战不公的人,无论多难多苦,最后都有一个配得上他们的结局。”

可惜,被淹没在一片“嘲讽”的声浪中。

出道后,他选择了自己成立工作室,并未背靠任何资本方。从目前看到的蔡徐坤工作室对他个人品牌的运作情况,和国外一些独立的唱片公司运作相似,给了他足够的时间“神隐”,营销也从简、从轻,确实没有资本介入的痕迹。

2019年Q1-Q2的选秀节目陆续上线,各路资本、媒体都在猜测,谁是下一个蔡徐坤,谁可以再造“蔡徐坤”。

到目前为止并没有试验成功,蔡徐坤依然是个孤例。

没有资本扶持,也不受资本掌控,蔡徐坤执拗地坚持着自己的节奏。

20岁,野蛮生长

自我“养成”

在2019年已经过去的将近4个月时间里,蔡徐坤仅仅有10天出来活动,剩下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写歌、录歌、发歌。作为一个顶级流量,他没有遵循传统营销制造的“顶级流量”的曝光与营业频率,但2019年,他的音乐作品“上新”频率却足够让人满意。

有数据统计,2019年第一季度,蔡徐坤在TME平台的听歌用户爆增197.63%。

不愿意割粉丝韭菜的他,前八首作品全部免费试听,免费下载。看起来,蔡徐坤对作品的传播意愿大于通过音乐“赚钱”。

4月19日,蔡徐坤发了新歌《Hard to Get》,这是他的第九首原创,上个月他才刚发了他的第一首EDM舞曲《Bigger》,他自己还在海外公演中呈现了自己REMIX的两首“旧作”。看得出他在音乐部分,对“尝新”的跃跃欲试和对自身成长的迫切。

蔡徐坤在偶像练习生之前,就已经自学编曲、创作,“绝不后悔”地用自己设计的造型,将第一首作品《I Wanna Get Love》搬上节目舞台。看得出,在孤身一人北漂的日子里,蔡徐坤保持着自我学习的能力,这让他出道之后,依然保持着一股“野蛮生长”的韧劲,这种极具少年气的“慷慨自负”一直延续到了他的如今对作品和个人风格的探索中,不受约束,“不拘常调”。

像很多不喜欢被定义的20岁年轻人一样,20岁的蔡徐坤,也在百无禁忌地尝试着。

作为“唱跳歌手”出道后,蔡徐坤不断体验着自己未曾挑战过的领域,在EDM领域的探索最为让人出乎意料,认真地玩起了DJ,海外公演也用到了一半DJ,一半唱跳的方式。

从去年8月发行自己首张EP《1》,到风格凸显,制作有明显进步的《Wait Wait Wait》,与林宥嘉合作中文单曲《没有意外》,尝试抒情,EDM风格的《Bigger》以及REMIX的《PullUp》,明显“越玩越开”,收放自如多了。

就如他自己所说,他在音乐里是自由的。不论是在资本市场里险象环生,还是在舆论风口处被围追堵截,蔡徐坤深刻明白,也明确表达过,对于一个渴望更长生命周期的艺人,留下来的是创造,更安全,也更自由的发声渠道是作品。

和优秀的音乐人合作制作新作,去最火热的、近距离接触观众的live现场表演。百无禁忌地接纳一切信息,贪婪地把所有对自己成长有利的占为己有。

越是往后的作品,越发能感受到他在舞台之外,于创作之中,在寻找“自由”。

在作品里自由

眼尖的粉丝发现了蔡徐坤《Hard to Get》封面里,他自己设计的荧光涂鸦。甚至在MV衣饰上,也有涂鸦元素。

他没有解释过这张封面的意图如何。

在《全美超模》的某一期里,制作人Tyra Banks让姑娘们把自己曾经遭受过的偏见和刻板印象“涂鸦”在身体上拍摄硬照,姑娘们健康优美的身体上涂满了那些狰狞的字样,硬照里她们展示着或伤痛、或悲愤、自信无畏的情绪。但不管是什么情绪,那都是一种力量,是在一片乌压压的偏见标签中,一个个体宣泄自我存在的方式。

当铺天盖地各种标签劈头盖脸地砸在蔡徐坤身上,他还可以如何为自己辩驳呢?

“我会把我想说的都放在我的作品里。”

对创作者而言,这也是个机会。

本雅明在《单行道》里“作家写作技巧十三则”中有一条建议,不要分享给别人你将要写的和你尚未写完的作品,因为这会消磨你的写作激情,而相反的,“想说给别人听的欲望会越积越多,但那最终会成为圆满完成作品的动力。”

换句话说,在真正开始创作之前,或许肆意的折磨,更能够激发创作者的表达欲望,让它们最终在作品里以各种形态爆发出来。

蔡徐坤说自己是一位“表演者”,他热爱舞台表演的一切,歌曲、唱跳、DJ,甚至舞台设计、灯光……他也正努力通过这一切来向世界介绍蔡徐坤,被挤压的表达欲望尽数在这里释放。

这也造就了蔡徐坤和音乐之间的信任与默契,他乐在其中,但这或许有些不足以为外人道也。

娱乐圈事务的运作是需要符合工业社会高效的逻辑的,在互联网传播环境下,在“注意力经济”的当下尤甚。而“神隐”做音乐,就意味着牺牲曝光率,曝光率对一个刚冒头的新人的意义不言而喻。

更何况,20年前鼎盛的流行音乐文化产业辉煌不再,目前流行音乐市场的流行趋势没有成型,也就无法培养出固定的音乐消费人群,消费无法被激活,市场是无法活跃起来的。音乐市场本身的不景气,也给用音乐闯入大众认知路线增加了难度。

可是蔡徐坤这个所有人眼中的顶级流量,却依然选择理想主义地在音乐领域深耕。

他说:I PLAY A LONG GAME. 一个20岁的年轻人开启了一段没有预设终点的长跑,他在刚刚起跑,精力充沛,情绪高昂,生机勃勃。

截稿日之前,最新更新的一篇微博中,蔡徐坤写道:

“晚安,我们都。”

2019年汹涌而至的全网黑,让蔡徐坤更紧密地包裹起自己,把情绪都流露在作品之中。

鲜少表露出的柔情时刻是珍贵的,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人们才想起,这个光着脚的蔡徐坤,只有20岁。

全部回复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