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IR PRODUCTION P.AIR PRODUCTION 1175P.AIRs

来吧,说说你去过的那些夜店和在夜店发生的故事

鹿鸣食野 2010-07-25
ONOFF、Destination、Suzie Wong、ALFA、PAVILION、VICS、MIX、Coco banana、GT BANANA 、Cargo Club、THE HOUSE、Tango Club、Banana babyface、Tang Club、Lan Club、Club LA……

你都去过哪些?你常去哪些?以及你在夜店里的故事?

————————

我上大学那会常去Banana和Destination。好像那会ONOFF已经关了。

那年圣诞节在Banana为了抢礼物摔了一跤,散场后和前前前前任BF打车到前门那间提前定好的旅馆丢了钱包和手机。。

其实已经很久没再去夜店了,也没什么,就是不想去了。
0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5条) 只看楼主

  • nico
    抢占红沙发
    这也是早年间在日坛南门的故事,03年正非典,可是CLUB FM依旧周末营业,唱机被搬到公园里,大家可以满山遍野的跑,公园黑到伸手不见六指儿,但上了小山坡儿可以看到长安街灯火通明,山下还有音乐在"动词,动词..."指引着方向
    最早的北京CLUB是KEEP IN TOUCH吧我觉得,然后是亮马河南岸的丝绒,我都只从门口经过了,实在实在没那个胆量进,那时小,没见过.后来在看到棉棉的小说里时不常的提到下了飞机就直奔丝绒,十分后悔没进去过,貌似门口见过嗡嗡.
    藏库LOFT,是因为有待做了某年的新年PAR LISTEN PORJECKT所以才去的,很丰富当然后来电子大牌ORB去打碟什么的都在那儿,不错
    李亨利的VOGUE88还有99都已成为红色记忆以及早晨错落的香水酒精香烟味儿,但我感觉的李亨利是相当有魅力儒雅善良单纯的一个人,他信佛,他不用说话就站在那里或坐在那里都会有很强的气场
    ON/OFF EWAN你没去过也不遗憾,现在玩的环境比以前好多了,玩的地方也更多了,当然我不太了解你们的世界,只略听说了之前@Lan的事件
    Destination和PAVILION只是经常路过曾经,我还以为是俩餐吧,因为我以前总早上路过那里,不知D夜晚的奥秘
    Suzie Wong又一传奇地儿曾经偶尔的PAR去,或者从一个地方转战到那里
    ALFA几次去都没位子,很火嘛,一次80'S par@alfa都阴差阳错没去成
    VICS陪同好奇的朋友去玩,呆两分钟就受不了了
    MIX、Coco banana、GT BANANA Banana babyface早期国际排名前几名的DJ来京都去这些地方的所以就去了,一回好象是DJ shadow来吧还是谁来着,到早上没什么人了都,看到王朔老师在那儿独自跳舞
    THE HOUSE新地儿吧,还没来得及体验,但听老ANIMAL说音乐还可以,不过人都90后...我真的没办法跟90后同处什么后宫美丽会之类,我自卑死了
    Tango Club大牌DJ乐队KTV场所有金鼎轩当陪衬,有面子有粉子有粥子
    当年CLOUD 9某人指着这座三层小楼跟我说这原来是他们中学的食堂,CLUB FM关闭之后的同年秋天C9成为唯一能去的地方,依旧是吴缨的设计,金粉的玉兰开在墙上,后来还能去天台在闷热的夏触摸夜空但又马上下起了雨.通常是10:00PM只有一两个人跳舞,到12:00排队排出门再到6:00AM依旧还是爆满.这是现在北街任何一个地方都比不了的,当年那条胡同传奇的串儿啊,羊脆刷了酱的特别销魂,有一次一群人占据大桌海吃,旁边有个小桌坐着崔健.可惜都拆啦,变CLOUD 9变CDG大波点啦,串儿摊儿变工地啦
    现在的进行时是在拥挤的灯笼期待白兔的重新开启,好分散人群也好换风格,无论抱怨什么,过去的中将过去,只活在当下享受这个过程就好,想玩就玩不想玩就面馆干编扁豆配小P酒或者麻辣烫罐饼跟小摊儿老板胡侃
    呵呵周末就是如此虚无但依旧需要虚无
  • 鹿鸣食野
    讲的很精彩
  • nico
    还能讲好长,就是想到哪儿就讲到哪儿了...
    但是似乎没什么勾人欲望的故事,我也不太知道GAY BAR的情况,还是那两期节目好听,传奇
  • nico
    上周终于好好ALFA了一趟
    累在2step drum'n bass里,那个高大的英国佬误解了我,我只是跟他跳舞玩,没别的想法,可是丫想多了
    于是我跟鱼鱼们玩,把他们都吓得躲了起来
  • [已注销]
    2008-06-20,我大二,第一次去昆明的夜店。

    迷乱的灯光,震耳欲聋的音乐,对着鬼佬不停扭动腰肢的女孩。


    看着浓妆艳抹,衣着光鲜,卖力放纵,随节奏舞动的人们。穿着朴素,不施粉黛,安静的像个观众的我,在那已然的成为了异类。

    年轻人、中年人、男人女人。都在,彻夜狂欢。

    SOHO太热闹,但我不讨厌这地方。

    我始终没有参与,我只是个观众。


    出了SOHO,到了一个夜宵店。

    惊觉,这个城市,此刻未眠的人还是很多。


    擦皮鞋的流浪人,捡食着别人遗弃的食物。

    找不到亲人的孩童尖声哭泣。

    开跑车的有钱人坐下要了一大碗煮米线。



    看着他们,我吃不下。


    其实这个社会却早就把一切都分得清清楚楚了。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