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家匯天主教堂 徐家匯天主教堂 728姐妹弟兄

『洋涇浜天主堂』聖母升天瞻禮特利騰彌撒

啓心郎 2010-07-25
日期:2010年8月15日(聖母升天瞻禮)
時間:10點
地點:洋涇浜天主堂(聖若瑟堂)
地址:四川南路36號(近豫園)
主禮:何為神父

禮儀為拉丁文,讀經和講道為中文,提供中拉丁文對照彌撒程序表。
堂區可提供停車。
2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23条) 只看楼主

  • 敬雅
    请问徐家汇天主堂圣母升天瞻礼弥撒时间如何安排的?
    唱经班有安排弥撒中拉丁文圣歌献唱吗?
  • 啓心郎
    徐家匯天主堂聖母升天瞻禮的彌撒時間安排尚未公佈
  • 看天羔
    徐家汇主教座堂有传统拉丁弥撒吗?
  • 啓心郎
    徐家匯沒有特利騰彌撒
  • stevenleo
    请问LZ,确认是10点吗?以前不都是10:30吗?
  • stevenleo
    还有就是,洋泾浜的脱利腾弥撒中,读经是用的新礼的读经集,在一些网站上看到国外有些堂区似乎也有这样的做法。但不知这样做是不是符合礼仪规范呢?

    当然,教宗希望新礼和旧礼之间能相互借鉴,相互补充,而且,“天主的教会”宗座委员会也正就在脱利腾弥撒中使用新礼的颂谢词、读经集和新的圣人庆节等一系列问题的可能性进行研究,但就当下而言,个人觉得,还是按现有的礼规来做比较好。读经嘛,完全可以在用拉丁文读过之后再用中文读一遍,既不会有违礼规,又能借此鼓励大家带上圣经去教堂,一举两得。
  • 啓心郎
    本次彌撒是為聖母升天瞻禮特別舉行的,並非通常的末主日彌撒,時間有所更改。

    對於彌撒讀經的問題,個人認為猶如無論是舉行新禮還是舊禮,都是出於牧民的需要,那麼神父也可以根據牧民的需要自由決定讀經的內容。有更好的建議,可在彌撒後與神父溝通。
  • stevenleo
    呵呵,下次和老何聊聊。
  • LDS
    和 stevenleo有同感。去年去过几次洋泾浜堂弥撒,感觉很好。只是发现拉丁传统弥撒读经是根据新礼的,且还有信友祷词。对于有信友祷词,我觉得,我们不能私自更改弥撒规程。礼规在传统弥撒经书中是很重要的。

    至于读经:弥撒的经文和读经都是相匹配的,指向同个主题,如果用新礼读经不适合吧。

    而且在西欧参加的传统拉丁弥撒,我没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一般都是先唱或念完书信或福音再念本地语言。

    最重要的是,这个问题网络上已有人经咨询过“天主的教会”委员会,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New Liturgical Movement网站2010年2月15日刊登过答复的翻译:4 “The calendar, readings or prefaces of the 1970 Missale Romanum may not be substituted for those of the 1962 Missale Romanum in Masses in the Extraordinary Form. ”
    第5点也值得关注:“While the liturgical readings (Epistle and Gospel) themselves have to be read by
    the priest (or deacon/subdeacon) as foreseen by the rubrics, a translation to the vernacular may afterwards be read also by a layman.”

    最后,领圣体的方式。就我经验所及,没有见过传统弥撒中站着手领的。一次在伦敦某著名堂区发现:神父对于用手领圣体的教友,会很和善地说这个弥撒必须以口领圣体。

    我不在上海,或许哪位朋友能与何神父交流下。
  • stevenleo
    多谢LDS。

    顺着你的介绍,我在网上又搜索了一下,发现这个话题还是蛮复杂的。Fr. Z的博客"What Does the Prayer Really Say?"里有篇文章就是探讨读经问题的(http://wdtprs.com/blog/2009/06/quaeritur-novus-ordo-lectionary-with-the-older-mass-tlm/),里面提及,“天主的教会”委员会在1991年时发过一个指引,里面说道:

    5. Following upon the "wide and generous application" of the principles laid down in Quattuor Abhinc Annos and the directives of the fathers of the Second Vatican Council (cf. Sacrosanctum Concilium, nos. 51 and 54), the new lectionary in the vernacular could be used as a way of "providing a richer fare for the faithful at the table of God’s Word" in Masses celebrated according to the 1962 missal. However, we believe that this usage should not be imposed on congregations who decidedly wish to maintain the former liturgical tradition in its integrity according to the provision of the motu proprio Ecclesia Dei. Such an imposition might also be less likely to invite back to full communion with the Church at this time those who have lapsed into schismatic worship.

    也就是说,当年委员会对于在传统拉丁弥撒中使用新的读经集还是持比较开放的态度的,但对于实践中如何使用,则没有给出规则和指引。而2010年的答复中却收紧了政策,而且也没有给出解释。当然了,新旧教会礼仪年日历的不同可能是个很大的原因,但是对于那些仅在主日和大瞻礼才做传统弥撒的堂区来说,应该也算不上特别大的障碍。

    ------------------------

    想想神父也挺不容易的,一天之内做新旧两种弥撒,如果读经不同的话,道理就得准备两篇,以何神父的道理通常的篇幅来讲,准备两篇就要花更多精力和时间了。
查看更多回应(23)/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