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许巍 许巍 25829少年

音乐如诗--------在许巍音乐的途中

[已注销] 2010-07-25
记得去年我跟一位成都的朋友的说,现在我已经不再听许巍的音乐了。上次他给我回信息说他也如此,但他还告诉我他买了许巍在成都演唱会的门票。我很佩服他对许巍音乐的执着,只是后来我试图提前结束和许巍音乐的亲密,因为我发现我在他音乐的故事里流淌着太多的忧伤,特别是旅途中的苍凉,在天空下孤独的对远方的遥望,那仗剑走天涯的梦想,曾使一颗年轻的心澎湃涤荡,在生命的旅程中寻找属于他的方向。很多人喜欢许巍是因为他扛起了崔健倒下的旗帜,把中国的摇滚写入了生命的血液之中。也有一些人喜欢许巍是因为他带着沧桑的呐喊,吼出了无数人迷茫下的彷徨。而我之所以爱上许巍的音乐,更多的是他那诗性的歌词,每一首歌都是一个怀揣梦想的人对生活的咆哮,而我那时正处于梦想的年代。每天图书馆,接着走向球场,在一阵酣畅淋漓的厮杀后,便一个人躺在球场的中央,傻傻的看着天空,那时候的贵阳,天空很蓝很蓝,我试着在天空中追寻白云的足迹,想在浩瀚的苍穹找到生命的意义,我以为只有许巍的音乐才能给我答案……
  
  用诗意的情怀去关心生命,用年轻的心去述说梦想。是我一直认为除《爱如少年》外,许巍专辑的哲学价值,他把人置于时空的碎片中,在游离的生命里,尽情的对生命呐喊,或许根本没有人去关心...
记得去年我跟一位成都的朋友的说,现在我已经不再听许巍的音乐了。上次他给我回信息说他也如此,但他还告诉我他买了许巍在成都演唱会的门票。我很佩服他对许巍音乐的执着,只是后来我试图提前结束和许巍音乐的亲密,因为我发现我在他音乐的故事里流淌着太多的忧伤,特别是旅途中的苍凉,在天空下孤独的对远方的遥望,那仗剑走天涯的梦想,曾使一颗年轻的心澎湃涤荡,在生命的旅程中寻找属于他的方向。很多人喜欢许巍是因为他扛起了崔健倒下的旗帜,把中国的摇滚写入了生命的血液之中。也有一些人喜欢许巍是因为他带着沧桑的呐喊,吼出了无数人迷茫下的彷徨。而我之所以爱上许巍的音乐,更多的是他那诗性的歌词,每一首歌都是一个怀揣梦想的人对生活的咆哮,而我那时正处于梦想的年代。每天图书馆,接着走向球场,在一阵酣畅淋漓的厮杀后,便一个人躺在球场的中央,傻傻的看着天空,那时候的贵阳,天空很蓝很蓝,我试着在天空中追寻白云的足迹,想在浩瀚的苍穹找到生命的意义,我以为只有许巍的音乐才能给我答案……
  
  用诗意的情怀去关心生命,用年轻的心去述说梦想。是我一直认为除《爱如少年》外,许巍专辑的哲学价值,他把人置于时空的碎片中,在游离的生命里,尽情的对生命呐喊,或许根本没有人去关心这些微小生命的价值,于是许巍叫我们自己去学会关心自己,因为每个人的伤痕只有自己明白是来自何方,但这种关心的尽头很可能是我们最终的迷失,找不到自己生命的方向。也就是说原本希望得到答案,到最后却越来越靠不到岸了。于是有人在北京郊外的音乐会上大声的对许巍怒吼,他们流淌着泪水,带着绝望的眼神,用指责的口吻问许巍:你为什么变了……其实许巍没有变,他的音乐仍旧在寻找生命的答案,只是我们太着迷于他音乐下的生命色彩,当我们看到的天空是黑色的时候,我们把罪责推到许巍的身上,许巍承载了过多的“误会”,到最后他自己也累了,开始在故乡、家、朋友中找回失去的温暖,而他曾经把温暖毫无保留的给了大理。这在他去年发行的《爱如少年》中一览无遗。在这张专辑中已经没有《在别处》时的反叛,《时光漫步》中的勇敢,《每一刻都是崭新》时的自由,于是他在《在路上》继续探寻何处才是最终的归属。经过几年的沉淀,他发现只有“爱”才可以包容一切,才能给他最真实的温暖。光阴像水流般改变着我们每一个人,许巍也不例外。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都需要一个家,需要来自家庭的爱,而这是儒家文化下每个人都无法逃脱的“宿命”。
  
  在华语音乐圈,我曾经停留在罗大佑、齐秦等老一辈音乐人的世界,认为他们是比较纯粹的人,把音乐做得很神圣,直到现在我都还承受着他们带给我生命的冲击。后来在大陆的音乐人中,许巍和汪峰的出现让我满怀期许,而后来周云蓬、左小祖咒的降临更让我对音乐的解读开始深入故事的背后,面向人性终极的诉求:生命过后的尊严、事实本身的回归,价值最后的坚守。即便很多人抱着怀疑的眼光去批判汪峰和商业的媾和,即便很多人悬挂挑剔的神情去痛斥许巍对音乐事业的逃离,但我认为这不应该是我们对音乐的最后希望,毕竟我们在他们音乐的世界只是一次青春的看守,因为我们都在成长,都会成长,也必然成长。我们或许悲痛过作为世界孤儿时的沦落,但汪峰同样也给了我们生命的光芒——持续对梦想的歌唱。而在许巍的音乐时光中,我们过多的注入了自己原生的情感:流离、痛恨、希望、失落、孤寂,还有在旅途的寻觅,而这最后的依归不就是对“爱”的渴求吗?记得犀利哥在面对记者的时候,缅怀漂泊和孤独的十年,也只是得出“想找一个女人来爱”答案!生命或许有过梦想、有过绝望,但生命最后的终极仍旧是在“爱”的尽头。
  
  海德格尔说,诗就是思。许巍音乐的价值关键在于它把音乐和诗思的完美结合,给了听众一种有别于常规的生命徜徉,海德格尔还说过,故乡是灵魂的本源和本跟。思想家思索存在,诗人道出神奇,歌唱者则把神奇化为生命的音符,在血液里流淌。我和成都的朋友都喜欢海子的诗歌,当然如果进一步的权衡,我是无法和他的痴迷相比的,在听着许巍的音乐走过这么多岁月后,我开始怀疑他和海子背后的“阴谋”,他们都试图把我们引向一片荒凉的地带,他们原本以为在哪里可以考古出生命存在的意义。但他们最后其实都是失落的。于是海子责问道:
  
  你从远方来
  
  我到远方去
  
  遥远的路程经过这里
  
  天空一无所有
  
  为何给我安慰
  
  是的,远方并不一定就能给我们安慰,许巍在《爱如少年》中唱到:我在远方,太多的岁月,时常会想起你。因为我们有太多的牵挂,这个牵挂或许是奉献给生命旅程中遇到的某一个人,在漫长的旅途中,我们疲惫后最想念的人,在心灵上最认同的那个人。但正因为她的若即若离,让我们的旅行被诗性的氛围侵扰,常常让我们无所适从,面对此景,海子悲凉的到出:
   
  万里无云如同我永恒的悲伤
 
  一个诗性的民族,满载忧伤和痛苦;一个诗性的生命,流淌苍凉和泪水。我倒期望这只是生命在某个阶段的短暂悲歌,而不是最后的终途。许巍是否已经到了生命的新旅程,如果我们仍旧停留在对过往的留恋中,不善于去选择性的忘记一些东西的话,那么我们无疑将遭受更多的伤痛。对远方的思索,不应该是对曾经的徘徊,而是勇气的延伸,梦想的综述。不管我们未来的远方是草原还是“战争”留下的伤地,但此时此刻我们应该继续对生命寄予期望,只有如此,当我们都老去后,再来回首,才发现生命的色彩原来并不单调。
  
  岁月如歌,音乐如诗,我们只有在进入后,找到一个转身的机会,才能走出音乐留给我们的哀愁。何况:
  
  灵魂本身必须在一个地方得到栖居——海德格尔




~转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