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宫崎骏 - appstore搜:开PA 宫崎骏 - appstore搜:开PA 104645成员

旅行梦幻岛——宫崎骏的世界(系列)

一石 2010-07-25
梦幻岛

“心里真是觉得快乐,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却流泪了……一点都不觉得悲伤,但当发现自己流泪的时候,鼻涕也流下来,真是一塌糊涂。这说明流泪从什么时候开始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发现自己一大把年纪(其实也还好了),却还象个小孩子一样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 ‘你这个人,真是的!’这样说自己其实是为了掩饰独自淌眼泪的害羞吧——私下里偷偷想,和我一样的人一定不在少数,这些眼泪带走了长年累月积在心中某些犄角旮旯的污垢也说不定。在安静的房子里看宫崎骏先生的动画片,心里就是这样奇特的感觉——爱和纯净的心真有这么打动人的力量吗?现实生活已经教我几乎不相信这些了。

虽然知道是动画,心里却一点都没有看动画片的感觉,到是觉得好像走上自己曾经在心里时常想象中的一座熟悉的梦幻岛。这种感觉真的好好啊。不能不去爱这座梦幻岛,是因为我的不为人知的成长的影子,我的青春岁月里朦胧的悲哀和困惑,在这座岛上,都如已经铺好了延伸向我的一条条路,在眼前象泛着纯蓝的雪白的七彩的浪花向我涌过来。登上这座在现实里可能永远都不会存在的梦幻岛(谁知道是不是有呢,我到希望这辈子能碰到能召唤来猫巴士的龙猫,碰到那个酷酷的天泽圣司,碰到琥珀川的小白,碰到波妞全心全意跟随的小小的宗介...
梦幻岛

“心里真是觉得快乐,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却流泪了……一点都不觉得悲伤,但当发现自己流泪的时候,鼻涕也流下来,真是一塌糊涂。这说明流泪从什么时候开始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发现自己一大把年纪(其实也还好了),却还象个小孩子一样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 ‘你这个人,真是的!’这样说自己其实是为了掩饰独自淌眼泪的害羞吧——私下里偷偷想,和我一样的人一定不在少数,这些眼泪带走了长年累月积在心中某些犄角旮旯的污垢也说不定。在安静的房子里看宫崎骏先生的动画片,心里就是这样奇特的感觉——爱和纯净的心真有这么打动人的力量吗?现实生活已经教我几乎不相信这些了。

虽然知道是动画,心里却一点都没有看动画片的感觉,到是觉得好像走上自己曾经在心里时常想象中的一座熟悉的梦幻岛。这种感觉真的好好啊。不能不去爱这座梦幻岛,是因为我的不为人知的成长的影子,我的青春岁月里朦胧的悲哀和困惑,在这座岛上,都如已经铺好了延伸向我的一条条路,在眼前象泛着纯蓝的雪白的七彩的浪花向我涌过来。登上这座在现实里可能永远都不会存在的梦幻岛(谁知道是不是有呢,我到希望这辈子能碰到能召唤来猫巴士的龙猫,碰到那个酷酷的天泽圣司,碰到琥珀川的小白,碰到波妞全心全意跟随的小小的宗介,虽然已经老了的我,再也没有那样的机会了,写这些的时候,眼睛里竟然又湿漉漉的,真是的),却觉得这座心灵的梦幻岛那么真实。或许正是因为感觉到真实,所以才在不知不觉中间把自己的爱憎和情感投入进入。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自己的泪水是不是因为这样想才开始流起来的。我同情的那些人和动物,喜欢的那些人和动物,爱着的那些人和动物,它们好像草木和大地亲密结合在一起那样,觉得自己和他们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从中我感觉到了活生生的生活在异世界里的自己的倒影时,就好像自己重新纯净的成长了一次。天真的波妞看到五岁宗介流泪时,用温暖的小手握住宗介的手说:‘你的眼里流水水了啊!’大概我的泪水也是这样的水水吧。超喜欢这样的话,听着这样的话,在这样的话里,感觉到爱的专注和纯粹里发生的如催化剂一样的奇妙变化,心中就会有风吹草浪一样的感动一阵一阵翻动起来。

面对日常嘈杂安静又充满种种不可知危机的生活,就会忍不住问自己:‘宫崎骏动画中出现的那些梦幻般的世界,那个梦幻岛,真的会存在吗?’可是,事实上,我已经登上它了啊。这么样想,自己就会幸福的微笑起来。真的觉得好幸福,但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我又会微笑着流泪呢?真是个无可救药的不争气的人啊,你无药可救了啊,你!”

这是一个把自己看成是宫崎骏迷的25岁的女孩子在看了《悬崖上的金鱼姬》之后写在日记里的话,我在网络上嗅着宫崎骏的味道到处闲逛时无意中看到了它,于是,就在这个绿色草坪一样的心情沙发上坐下来,读这些文字的时候,好惊喜,在宫崎骏的动画里,她的泪的记忆唤醒了我的泪的记忆,她的那种靠着直觉的对生命镜子的擦拭,让我也感觉到在看宫崎骏电影时自己做过的同样的动作。她所登上的那座如同天空之城般的梦幻岛,架起了一座特别的桥梁,把我和她心里出现的相似但又不同的梦幻岛连接在了一起。

“我们拥有过的一样的宫崎骏的世界,那一座座飘浮在岁月时光里的梦幻岛,其实是一片从童年到老年都不会轻易忘记的梦幻的群岛。”在心里如此惊叹的时候,就觉得《阿尔卑斯山的少女》里小莲的手拉起了好多双的手,她在阿尔卑斯山上草原和花丛里的笑声,分享给了所有和她相遇的人。或许,在某个雨夜,在巨大楠木树洞里睡觉的龙猫,会静悄悄的出现在某个孤独无助的人身边,在淅淅沥沥的雨中,龙猫撑着那把破旧的黑伞,带着沉闷的孤独的人,随着雨水的和声,跳起自由欢快的舞蹈……

1984年,宫崎骏完成了第一部真正意义上宫崎骏风格的作品《风之谷》。在1980年,宫崎骏在一份月刊上说:

我希望漫画电影里出现的机械,能籍着在地面奔驰、在水中潜行,或在广阔天空中飞翔,帮助人们从束缚中解放出来。
就像一辆时速可达三百公里的超级跑车跑出了最高速,也只是说明了有钱人比穷人更有钱一样。我觉得,漫画电影真正的乐趣,或许就像脚踏车和超级跑车竞速,结局是前者堂堂正正的赢得了胜利。那不是刻意造成的结果,而是动画师用障眼法巧妙的欺瞒了我们,让脚踏车的胜利充满了说服力。能做到这一点一定很让人愉快吧。
让观众的视野随着画面中的空间移动,在其中感觉到生命的那种解放感,用高空的风、云,和眼下无尽的美丽大地,向大家传达由衷的问候,希望有一天,我能真正画出那样精彩的画面和感觉。

让整个世界为之感动的《风之谷》、《天空之城》、《龙猫》、《魔女宅急便》、《红猪》、《幽灵公主》、《千与千寻》、《哈尔的移动城堡》和《悬崖上的金鱼姬》就是用这样的心做出来的。

对于自己的电影风靡整个世界,宫崎骏这样说:

我们制作的电影在欧洲上映,录影带在卖了几万份的时候(注:这些话说于1996年,那是个录影带大行其道的年代),若有人因此向我道贺,老实说我是不太高兴。我走电影这条路不是为了扬名海外,只是尽力而为罢了,即使到现在,我都不曾气馁过。有些人主张会赚钱的才是聪明人,那种人最好越少越好,那我就乐得清静了。

或许也正是这种制作电影的态度,才是宫崎骏作品能够感人的基础之一:没有杂质,没有任何拖泥带水,不会因为商业利益而去逢迎任何人,只有为我们生存世界的焦虑和困惑,为人生成长过程中的一级一级拾阶而上的台阶保存并擦拭它们如海洋一样单纯的质地,当我们看宫崎骏电影作品的时候,和这样的作品保持一种自发的生命感受的同步率就不会是那么令人迷惑了——人与人之间,只有坦诚平等的面对时,才能建立起一种真正的相互的尊重。如果说创造出精美艺术作品的所谓的大师是高人一等的,这样的人连同他的作品实在是让人爱不起来,即使一瞬间感动了我,刺激了我,当我体会到这样作品的背后投机取巧的种种机关,好像在某个时刻,观众的微笑、惊叹和泪水都是由这样的作品所预先把握住了一般——这样的作品,不管初看上去多么优秀,在我的记忆中,它也会逐渐消失掉。但为什么,很多年之后,当我想起那个娜乌西卡,想起希达,想起小魔女琪琪,想起千寻,就会觉得她们都如同邻家女孩那么亲切?在宫崎骏的电影里,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一种对心灵焦虑的抚慰,一种对纯净的爱的唤醒,一种看似浪漫想象的魔幻人生其实却完全映照着我们心里最真实的种种触动的共鸣。和吉卜林工作室的另一个当家监制高畑勋的《再见萤火虫》中阴暗低沉悲哀的基调不同,宫崎骏梦幻般的想象里,有飞翔的浪漫的热烈专注的爱的光彩。

生活本身是一个灰蒙蒙的世界,因此我们真正需要去向往去争取去拥有的,是那种时时被我们遗忘的灿烂阳光下生命的纯净和澄澈。不是这样吗?人是种特别容易健忘的动物。

面对毒品、艾滋病、核威胁的阴云和自然灾难频发的世界,宫崎骏说:“即使真的因为战争和各种人为的或者自然的灾难,世界或者国家都要绝没了,但我依然乐观的相信自己能够活下来。正是带着这样的心,我才有动力展开自己的工作。”

对创作,宫崎骏说:“当我决定成为一个动画师时,我决心绝对不抄袭任何人。”

就人类在整个世界中的位置,宫崎骏说:“当我开始做《风之谷》时,我的观点是一种灭绝的观点;当它结束时,我的观点是一种共存的观点。人们不能够太自大。我们必须意识到我们只是这个星球上众多物种中的一个小物种。如果我们希望人类再生存上一千年,现在就必须为它创造一个环境。那正是我们正在尝试做的事情。”

这些话,另一个20世纪我非常喜欢的法国作家尤瑟纳尔的作品中几乎能够找到相似的文本,在六七年的时间里,不管搬家还是旅行,我的书桌或者背包里都放着关于尤瑟纳尔的书,而在差不多十年左右的时间里,我模模糊糊朦朦胧胧的爱着宫崎骏的动画世界。在长久的时间里,让一个法国作家一个日本的电影动画人和我的跌宕起伏的生命旅程结伴而行,我从未深究过其中的原因。当我开始写这些文字的时候,才隐约感觉道,在对待世界的态度,对人类生存的焦虑,对生命的那种痴迷爱恋上,或深或浅,我们都是同源的人。

就象我为尤瑟纳尔写过不少的文字一样,正好利用一点安闲的时间,一边看着宫崎骏的作品,听着久石让的音乐,一边来写一写旅行宫崎骏梦幻岛的种种旧日岁月,真是一件快乐而又享受的事情。如果说这是我的独特的感受,还不如说是所有宫崎骏迷们的共有感受。

他的新作《借东西的阿丽埃蒂》就要在今年夏天上映,我在网络上已经看到这部电影翠绿色的海报,听到法国歌手兼竖琴演奏家塞西尔•科贝尔所演唱的令人陶醉的主题曲《Arrietty's Song》。

我心里宫崎骏的梦幻岛是个既清晰如画,又连绵不绝的岛屿,它一半处在阳光铺满的世界里,一半处在神秘变幻的云雾当中。进入这样的梦幻岛,开头那个25岁的女孩子所说的“带着幸福的笑的泪水”会重新再自己心里出现,因为宫崎骏是这样的宫崎骏,因此这样的感觉应该是必然的吧!

注:文中宫崎骏的话,摘录2006年有台湾出版的他的访谈录和随笔合集《出发点》。

3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5条) 只看楼主

  • 一石
    一.《阿尔卑斯山的少女》:当一座山走入心里

    1. 小莲和我

    《阿尔卑斯山的少女》的粉丝们大多是80后,象我这样的70后的应该不多。中央电视台放映《阿尔卑斯山的小姑娘》,是在1994年左右,那时候正在读小学的学生是这部动画片最忠实也是人数最多的粉丝群,最主要的是他们的人生随着这部动画片在一起成长。但我喜欢宫崎骏的几乎所有片子,对宫崎骏,我是属于那种沉默型无差别级的。不存在狂热,也不会去崇拜,只是不断在接近的时候试图去懂得宫崎骏所焦虑的那个世界和我自己所困惑的这个世界之间的关系。因为这种想法,宫崎骏对我来说就象是一座界碑,也是一个奇特的非常亲近的参考对象。

    逐渐成长中的《阿尔卑斯山的少女》的粉丝们说的最多的一句台词是:不是说这部动画片有多么精彩,而是说它和其它的动画片不太一样。

    为什么小莲的笑声里会有这样的魔力,为什么一个不满十岁的小女孩的生命会有阿尔卑斯山一样的重量?这样的问题只有真正看过这样的动画片,然后在人生的岁月里从童真走向成熟,由轻盈走向滞重的那些人才会有更真切的感受,相互谈起《阿尔卑斯山的少女》时,在会心一笑的同时,会禁不住发出“——啊——那是多么温馨的儿时回忆啊”这样的惊叹声,其中语气往往是温和而又是惆怅的。大概这样的人,头发花白了,还会有兴趣和自己的孙儿辈一起来重温这样的片子吧。因为《阿尔卑斯山的少女》不仅代表成长,而且还代表苏醒和某种洗礼。我把自己划入这类人中的一个。因为这么想,觉得自己有点傻,为这样的傻甚至还有一点点不知轻重的自鸣得意。

    《阿尔卑斯山的少女》实际上不算是宫崎骏的作品,而应该归到吉卜林工作室的另一员主将高畑勋的名下,从故事的生动到心理刻画的细腻,完全体现了高畑勋的风格。但这部励志温情的儿童动画的表现手法却是纯美浪漫的,美的人心和美的画面中流淌着浓浓的诗的味道,甚至我看的时候,在被未知的某个神秘因子触动了心里的神经,开始流起微笑的眼泪时,恍恍惚惚有一种做梦的感觉——这又是宫崎骏动画的显著特征之一。宫崎骏在这部长达52集的儿童动画剧里担任着场面设定和动画构成的角色,听说这个职位是专门因为宫崎骏才设置的。为拍摄这样的一部动画片,高畑勋、宫崎骏专门到阿尔卑斯山实地取景,他们为这部动画所做的所有努力,在我看动画片的时候都感觉到了。我感觉到了风吹过高地草原时滚动的麦浪的声音,感觉到了巨大枞树的低语,感觉到了山羊在蓝天雪山之下轻盈的象鸟儿一样跳动的那种快意,感觉到了阿尔卑斯老头子冷峻表情下温和善良的心里的温度,感觉到了纯真善良的小豆子质朴的眼睛映照出来的雪山流水的质地,当然,映衬在阿尔卑斯雪山之下小莲的笑声,这个阿尔卑斯山少女的笑声,用宫崎骏自己的话说,就象向是我们这个像污水池一样的世界里倒入的清流,虽然把这样的一瓶清水倾倒入这个世界的大污水池中仿佛无济于事,但如果人类不抱着这样的无望的决然的信心去做这样倾倒的事,我们就真是该没有任何希望了吧。

    从第一集开始,小丸子一样的小莲就抓住我的心。这个从生下来就没有了父母的孩子,虽然为阿姨蒂提所养育,但都是从一家寄存到另一家,小小的生命从初生就感觉到一种怜悯,爱在童年就已经苏醒,我看《阿尔卑斯山的少女》时时常被感动而流泪,就是因为小莲把对自己生命的那种怜悯象阳光一样映照到每一个她遇到的人和物身上,她那个小小的肩膀,她的那么稚嫩的心灵,因为自己遭受的苦难的生命,却能够以一种乐观的心去怜惜一切世上的生命。我流泪是觉得自己不如她,我流泪是为她所受的每一点点苦的不忍,我流泪是看到那么善良那么勇敢那么纯真的小莲,她在阿尔卑斯山的高地草原上奔跑着欢笑着,象是生命的童话。可能是高畑勋和宫崎骏的自然主义的人文情怀对这个世界有特别的失望,因此觉得需要把人性最纯净最有力的那一面展现出来,阿尔卑斯山少女的生命不是一块地层深处埋着的需要在人世不断打磨的原石,而是她从一出生就是一颗最透明的水晶。我们需要透过这面水晶来保留一些希望的种子,保留如何追寻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目的。自然之美和生命之爱这个时候就都有了一种特别的诗性,因为诗是灵魂最清晰的镜子。人保留最自然的敬畏,保有对自己尊严的卫护,将这两者统一起来,就是小莲的最简单最美好的生命世界。

    网络中很难看到央视版的《阿尔卑斯山的小姑娘》(这是国内最早的翻译名吧),我看的台湾版本的。希望有机会能收藏一套日语加中文字幕和一套央视版的。也算是为将来重温做些准备。
  • 一石
    2. 小莲的形象

    《阿尔卑斯山小女》里的小莲,被设置成小丸子一样的形象,装满了饱满生命力的小小身体和头发一角带点傲气的翘起的样子,让人自然想起铁臂阿童木的形象。

    如果见了宫崎骏和高畑勋两位老先生,可要问一问手冢治虫对他们的影响。这样的想法虽然太过虚幻根本没有实现的可能,但依然对小莲和阿童木之间是否存在因缘心存好奇。

    小莲的形象是那种让人一见面就想一把把她抱在怀里当做自己女儿的那种样子。她懂得礼貌,懂得爱护,懂得怜悯,懂得体谅,知道勤劳,而且能够发自内心的去爱所有被她看到的受到伤害的弱者。有些评论者说小莲这样的形象超越了大人对生活的那种承受力,而且心性对人心的了解似乎超过了一个成年人对生活的理解。对这样的评论者,说的刻薄一点,他大概没有经历过孤儿一般的生活,没有过人生颠沛流离的日子,因此会自然而然把自己蜗牛一样的幸福看成是生命逐步成长起来的必然的礼物。

    大概动画片第一集里小莲在城市里孤单无助的那种眼神就象钉子一样的留在人的脑海里,那时候的小莲只有五六岁的样子,和所有这样时候的孩子本应够在父母怀里撒娇,在温暖的家里嬉闹不同,小莲在这个时候,就已经开始知觉人生和生命的奥秘了。正因为对这个孩子有这种体谅,反过来,当我开始一集一集的看下去的时候,小莲用她的生命热情,让我感觉到她在唤醒我和体谅我。这个时候,就把小莲邀请到我的生命内部,小莲这个孤儿对我来说不是外人,而是那个可以给予我力量的一个特别的“自己”。

    宫崎骏说,要懂得动画中人物的心,要按他的生命频率来理解他所感触的世界,让后让他的每一个动作的情感渗透到每一个观众的情感当中。动画里的人物不断苏醒的生命和观众心里不断苏醒的生命两者最后结合成一个生命。当然,这不是我的生命,而是观众从动画人物身上延伸出来的新的生命。能做到这一点,我就感到满足了。

    小莲的形象无疑就是这样。我说不出来如何爱小莲,就如同我说不出来怎样去爱自己。但却想全身心的去拥抱这么一个孤单的勇敢的生命。
  • 转日
    好长......

    不过很用心 不错
  • 许流士
    mark
  • 一石
    3. 植物。动物。四季和人类赛跑

    未摘花

    春夏之间的阿尔卑斯山上,高地草原中间盛开着一个一个花圃一样野花的群落。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花海被陶醉的小莲,扑向花海,摘了好多的花。“我要用这些漂亮的花装饰我的房间。”
    傍晚,回到爷爷家里,爷爷问:“小莲,你觉得山上怎么样啊?”
    “好好玩噢,我明天还要去。爷爷,真的好漂亮噢,那个岩石上的火,老鹰,大角老大,还有小可爱。”

    看着傍晚时分晚霞映红了整个雪山,小莲拉着小豆子的手说,山都着火了啊。看着头顶盘旋的老鹰,小莲问小豆子,那就是老鹰啊,它们的家在雪山顶上吗?我们去它们的家好不好?夕阳下岩羊绛褐色的身影映在悬崖峭壁上,它们紧贴悬崖移动的身影就象是天空悬垂下来的一条环环相扣的链条,小莲问,小豆子,那是你说的大角老大吗?看到灯影子一样的棕色土拨鼠在远处岩石的缝隙里忽隐忽现,小莲笑着跳着,啊,小可爱,那是小可爱哎!

    但怀里还有美丽的花啊。小莲说:“爷爷,这是给你的礼物。”她解开小围裙,围裙里中午还盛开着的散发着清香的小花们都焉了,一幅萎靡不振的样子。
    “啊,这些花怎么会这样,本来不是这样的。”小莲感到心痛,失望的看着爷爷。
    爷爷说:“因为这些小花,它们想在外面晒太阳。如果是你的话,你也不希望被包在里面吧!”
    “这样啊……好可怜噢!”
    在坡地边上,小莲把花儿撒向空中,她对缓缓飘落的花儿们说:“对不起,以后我再也不会摘你们了。”好像是在对自己摘的花道歉,小莲对风中散落向四野的花说:“——再见了!”

    偶尔会记起小莲的摘花和她心痛的语调里许诺给飘在风中的未摘花的话。在人生三十多岁的时候,在这样的未摘花里,除了感觉到善意,还有更深的怜悯和救赎的力量对这个烟尘抖乱的世界的价值,虽然知道一切努力都会无比艰难,有时候甚至因为所有努力几乎无用而感觉到无力,但因为想起小莲这个孩子的缘故,所谓个人的一点努力的调子也就变得轻快起来。

    枞树的歌声

    阿尔卑斯山上爷爷木屋后面紧靠着三棵参天耸立的枞树,沿着枞树根部,埋了水管,连接着从高山上流下的雪水,水管的出口边砌起一个水池。
    水池里的水一年四季都不曾间断过。
    冬天,水池里的水是温暖的,夏天,水池里的水是清凉的。

    早上起来,在木屋顶层敞开的窗户口,小莲会看到爷爷正在劈柴,或者正在用大镰刀削着长起来的青草。“爷爷,早上好!”爷爷回头看着窗口兴奋的小莲,“小莲,早啊,这么早就起来了?”小莲一阵风的穿衣下楼梯,跑到草坪上,阿尔卑斯山上清新的空气里流动着草木的清香。“来福,你好!”差不多和小莲个头一样高的牧羊犬来福,微微睁开眼睛,“啊——噢”打个大大的哈欠,算是和小莲打过了招呼。然后,小莲冲到羊圈里,“小白,小雄,你们好!”两头山羊把头抵在小莲的怀里,和小莲一起跑出羊圈。“小莲,快去洗脸吧!”爷爷温和的看着蹦蹦跳跳和家里每一个成员打着招呼的小莲。“好噢,好噢!”小莲答应着跑到水池边,两只手伸到冰凉的水里:“啊,真舒服啊,爷爷。”洗完脸之后,小莲抬起头来,看着象五色彩衣一样闪动着点点光芒的巨大的枞树,三棵枞树在山风中发出“哗——哗——”的声音,清晨的阳光滑过枞树枝叶间的水滴,巨大的树枝和神秘的阳光在蓝得如水晶一样的天幕上晃动。小莲安安静静的抬头看着,倾听着。让后,她转身跑向正在忙碌的爷爷:“爷爷,爷爷,快来听,快来听,枞树在唱歌了。”“枞树唱歌了啊,我……好了,不要推,我去听,我去听了!”小莲连拉带拽的把爷爷拉到枞树地下。“爷爷,你听,枞树在唱歌哎,是不是,爷爷。”纵横交织的枞树的枝叶中间漏下的阳光和水滴的碎末,小鸟的叽叽喳喳的声音环绕着枞树,风使直指向高高云天的枞树摆出左顾右盼的样子。小莲拉着爷爷的手,爷爷握着小莲的手,祖孙两个安安静静的倾听着自然最纯净的歌。

    所谓枞树的歌声,或者说自然的有节奏的声息,不单单只是需要震动的频率影响到耳鼓的变化,而是需要有一棵象小莲那样的心,才能够真正听到吧。

    四季

    我写过好几篇关于四季的文章,在那些文章里,我让自己变幻成自然的一个精灵,穿越一层层时间的隧道。我没有去过阿尔卑斯山,自然无法感同身受的去说阿尔卑斯山四季的特色,但《阿尔卑斯山的少女》里四季的节奏,通过精美的刚刚好的画面和小莲的起伏变化的生活,能够让我清晰的感觉到。比如春天的第一声脚步是压在雪下的雪割草的粉色花朵带来的,阿尔卑斯山上几乎没有夏天,或者夏天很短暂,几乎觉察不出来。秋天也像是一幕大戏中的一个过场,当风声开始变的凄厉,叶子开始枯黄,花儿不在邻此皆彼的接连盛开时,冬天很快接踵而至,一夜起来,早晨的阳光下,世界就是一片银色装饰起来的神奇世界了。于是,就会出现雪橇这样一个道具,小豆子的雪橇,爷爷的雪橇,小莲坐在雪橇上,贴着阿尔卑斯山的光滑的山脊,象流动的自动把握方向的飞箭。飞速向前的雪橇“嗖——”的穿过几棵高树,又“嗖——”的滑过一到弧线,向冲浪一样的冲上一个山峰的凸起的浪尖,在空中滑翔过好长的一段距离之后,以更快的速度冲下山去。一路上偶尔会惊起正嚼着草根的野兔,偶尔还会惊起正停在枝头的山鹰。

    小豆子驾驶的雪橇在山林和动物精灵的世界上,带着小莲,在白色的雪的世界上飞舞。一种特别的生命和自然竞速的那种快感,这快感真是说不出来的让人心里产生一种特别的轻松和喜悦。有时候,当我像一块冰一样的凝固在生命的某处,等着命运之河把自己淹没时,雪夜上,那个在雪橇里裹了红头巾的小小的樱桃丸子一样的雪莲的影子就会冲到心里来。很奇怪,看《阿尔卑斯山的少女》的时候,很容易沉迷进去,那种纯净的善良,那种固执的怜惜,那种不忍的爱,还有动画片本身的精美,所有这些结合起来,让我在影响的记忆世界里,把一个特别的角落留给了小莲这样一个存在于动画世界里的小小的孩子。
添加回应

宫崎骏 - appstore搜:开PA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