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工大豆瓣 哈工大豆瓣 5562大直街92号住户

小说连载——命运之轮

[已注销] 2010-07-25
章一 惨不忍睹

2017年夏,流苏城
整个流苏城上空笼罩了一片阴霾的氤氲,路边人丁稀少,唯有一些四处游荡的无业游民还闲散得过活。多处破旧的楼宇已经坍塌,四处杂草丛生,蛾虫飞舞。大部分工厂倒闭,基于高科技营运的公司也无法再运作,大量科学家死于非难。整个城市的通信瘫痪,而全球互联网电缆也多处无法继续工作。不仅是流苏城,整个地球都几乎陷入此境地,全球人口大幅缩减,还不及上个世界三十年代那场二战后人口的三分之一。城市的多处住房早已空出,人们再也不用为买房而担忧了。这是一场人类史上最悲惨的战争!整个上个世纪的文明产物于今毁于一旦。而真正毁灭它的不是来自落后的文明而是来自更先进的文明,而且在毁灭的同时新的文明也在脱胎换骨中。先进的文明科技产物一旦利用不好或者被恶人所利用的话将会是无法预料的,毁灭还是灾难?可幸运地是这不是人类的灭亡,而是文明的另一种终止。幸存下来的人类将继续在这新架构的文明产物中继续繁衍。世界的格局已经改变了,原来横行全球的欧美大国如今已经不复存在,弱小的国家依然弱小,强大的国家失去了科技和军事的支持——现在正是全人类改造世界的开始。

城郊区处
头顶是炎热的太阳,遭到过破坏的高速公路坑坑洼洼,几颗杨柳树孤独地屹立在路边...
章一 惨不忍睹

2017年夏,流苏城
整个流苏城上空笼罩了一片阴霾的氤氲,路边人丁稀少,唯有一些四处游荡的无业游民还闲散得过活。多处破旧的楼宇已经坍塌,四处杂草丛生,蛾虫飞舞。大部分工厂倒闭,基于高科技营运的公司也无法再运作,大量科学家死于非难。整个城市的通信瘫痪,而全球互联网电缆也多处无法继续工作。不仅是流苏城,整个地球都几乎陷入此境地,全球人口大幅缩减,还不及上个世界三十年代那场二战后人口的三分之一。城市的多处住房早已空出,人们再也不用为买房而担忧了。这是一场人类史上最悲惨的战争!整个上个世纪的文明产物于今毁于一旦。而真正毁灭它的不是来自落后的文明而是来自更先进的文明,而且在毁灭的同时新的文明也在脱胎换骨中。先进的文明科技产物一旦利用不好或者被恶人所利用的话将会是无法预料的,毁灭还是灾难?可幸运地是这不是人类的灭亡,而是文明的另一种终止。幸存下来的人类将继续在这新架构的文明产物中继续繁衍。世界的格局已经改变了,原来横行全球的欧美大国如今已经不复存在,弱小的国家依然弱小,强大的国家失去了科技和军事的支持——现在正是全人类改造世界的开始。

城郊区处
头顶是炎热的太阳,遭到过破坏的高速公路坑坑洼洼,几颗杨柳树孤独地屹立在路边。一辆满载着货物的大卡车停在加油站。一个蓄着胡子的中年男子跳下车大喊着:“给我加五百公升柴油!”这男子上身赤裸,排骨依稀可见;左臂缠着绷带,染着嫣红的血迹;脚踩人字凉拖,露着膝盖的牛仔裤似乎全世界仅有这一条;凌乱的头发,琐碎的胡须,牙齿暗黄布满黑疮;塌陷的鼻梁上架着一个黑色框的眼镜框,而左框的镜片碎了一半。
“对不起,柴油没有了。”一个穿得破破烂烂的小伙计走过来。只见他懒散得挠挠后背不屑地看着眼前这个其貌不扬还戴着眼镜的人。
“有没有搞错?柴油都没有了么?怎么走到哪里都没有,你们这还有什么?有什么都行,快点我赶时间。”
“对不起,我们只能供应一百公升普通油,现在资源紧张,必须限量。”
“狗娘养的。”他回到车上取出一把来复枪对着伙计的头,“给我加满,要不就去见上帝把。”这下可把伙计吓破担子了,这骨瘦如柴,这狼狈不堪的装备,可谁会料到他随身带着家伙呢。
“冷静一下吧,陆兄,杀了他有什么用?省点子弹也许还有别的用处。”声音从副驾驶上传来。这个男人有着干净的肌肤,长长的头发用麻绳扎了起来。
无奈之下,伙计给他加满了油,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先生,油加满了,还有什么别的需要么?”
“妈的,十年前老子还是一个名牌大学研究生毕业,现在,他妈混口饭都不容易。”这厮望着眼前这个衣衫不整的少年伙计,不禁发出感慨。
“现在文凭就跟一张废纸了,别发牢骚了,赶紧上车,我们还得赶路呢。这天太热了。”
随着卡着远去,伙计终于舒了口气。

地点:国土安全局 时间:2017年6月7日

周瑜左臂夹着文件步履匆忙得走向办公室。“早啊,帅哥。”年轻的新人黄月英向周瑜抛了个媚眼。周瑜对月英微微点了下头。面色僵冷得继续走。周瑜对这种事情早已习以为常了。长得甚是帅气的他,深受周围女子的欢迎,浓黑的眉毛下一双坚毅的眼睛中闪露着智慧的曙光,自分手以来便留起了胡须,浅浅淡淡的上唇须更添加了几分男人的魅力;修长而又飘逸的长发很有几分古代将军的特色,古铜色的皮肤下闪映衬出他的桀骜不驯。穿一件白色的高领衬衫,版型整齐得依稀可见他硕实而又性感的肌肉。
周瑜,男,二十八岁,哈城人。由于小时候因为一起事故,儿时记忆全无。他的父亲在周瑜的存折上留下了高达七位数的存款。从小就没有父母在身边,而周瑜却从来没有在意,性格孤独的他深居简出,偶尔研究军事秘史,喜好文学哲学,故而很少出现在公众场合,自两年前与前女友分手后,至今仍保持单身状态。
“亮,这是张辽的资料,原来此人是被他们威胁的。”周瑜把几页打印出的A4文件摊在诸葛亮的办公桌上。
诸葛亮和周瑜一起可以说是公司十分卖力的年轻人,人称特工二人组。
“呵呵,好吧,曹操这个混蛋竟然抢了先机,也难怪,张辽这样的人会为了家庭而屈居于他们。那么这样就好办了。你去204房间等我一下,我一会过去找你。”亮专注得说,随后匆忙夺门而出。周瑜嘴角微微上翘,不知亮要甩什么伎俩,只好照办去204房间。
204房间是个明亮狭小的小型会议室,十分适合密聊。周瑜一进入这个房间就猜到了诸葛亮一定有什么秘密武器要拿出来了。
“看来这样的任务也只有你才能执行了,冷面的男子。。昂?”一个清脆的声音在周瑜背后响起。回头一看,只见是长得如稀有保护动物一般,但身材却高挑的黄月英正依在门口。
“唔,有新的任务了?看样子你老公已经偷偷告诉你了?公司可是有规定。。”话音未落只见诸葛亮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哎呀呀,都这时候了,还谈什么规定了,说不定哪天。你或者我,小命玩完了。”
随后诸葛亮走到黑板上,“周瑜,现在我要你回到2014年,张辽被暗黑组织绑架的那一年,你务必要保证张辽教授的安全,整个这起悲剧的最关键点就是张辽被暗黑组织利用,不然曹操是不会获得心灵控制器的。”诸葛亮说出这话的时候,周瑜打了个寒颤,平日里诸葛亮都是看上去大智若愚的,只有在关键场合才会这样,可是,“回到2014年?亮,你没开玩笑把?”
“好吧,老朋友,我就知道你会有疑问,这样的事情谁都无法想象到,当麦克斯韦发现电磁理论的时候有谁能预测到未来发生的事情呢?张辽博士的微观能量转移理论已经告诉了世人,现在已经是一个崭新的科学时代了。”诸葛亮解释道,“根据许褚博士的理论,时间和空间在某些特定场合可以发生蜕变,是的,就像椭圆的焦点在无穷远的时候会蜕变成一条支线。”
“许褚?”周瑜微微皱了下眉头在脑海里仔细寻找这个人的一切有用信息,“你说那个曾经在张辽手下的博士生?后来他。。。一个男人,去了美国麻省理工进修的那个长得十分奇特的男人?”
“嗯,是的,就是此人,他是张辽门下最得意的弟子,他的成就从某些方面已经超过了他的老师,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同是身为顶尖科学家的诸葛亮在提到此二人的时候也不禁钦佩起来。
“别多说了,你的意思是你已经研制出这种可以时间。。旅行的机器?”周瑜还是差异得不相信诸葛亮。
“嗯,我做过一个试验,经过我的精密计算我已经把一头小猪成功得送回了2014年,就是张辽教授发表那震惊世界的理论的年代。”说到此,诸葛亮正得以洋洋的对着黄月英笑。
“你确定这头猪不是回到公元前2014年么?要是我不幸回到远古时代,哦,天呢。那我怎么回来啊?”
“呵呵,放心好了,这个启动装置你可以随身携带,我已经把时间调好了,你只需按一下按钮就可以,顺便要提一句,这种装置需要的能量非常特别,回到那个年代以后,一定要保护好设备把他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因为即便是小小的电磁辐射也可能会使设备出错。到时候你可就回不来了”诸葛亮推了下眼镜框,“你现在马上回家去整理一下,保证带的东西不能超过一公斤,你的体重是74.5公斤 ,加上一公斤的随身物品刚好不超过150斤。时间传送器一次最多可以传送150公斤。所以,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不能和你回到过去。”
周瑜看着诸葛亮十分镇定自若而又专注的眼睛,暗自已经认可了诸葛亮,他无须多言,只需要向从前一样相信他的伙伴,信任在任何时候都是至关重要的。周瑜又望了望黄月英,此时的黄月英也沉默着,随后走出房间。
周瑜直接回到家中。家中除了他还有一个年过半百的灰发男子负责照料家中的财政支出;阁楼上还住着一对母女,母亲大约三十多一点,但也已经饱经沧桑,老去甚快,司职保姆,负责周瑜的生活起居;女儿还在上小学,从小失去父亲只能母亲在周瑜家打工赚钱。除此外,周瑜还养了一只哈士奇名叫丁丁,这条狗性格温顺,大概是周瑜在工作后朋友送的。
周瑜一进大门,丁丁就热情得扑上来,丁丁是个不喜欢叫的西伯利亚雪橇犬,长得十分强壮,蓝色的凶光格外透亮,只见丁丁蹲在地上,尾巴高高得翘着。周瑜从怀里掏出从超市买来的骨头向远方一扔。。丁丁无动于衷得向后一望转过来又继续望着主人。也许它早已知道,主人即将离开自己。周瑜想到此,心如刀割。
“吕蒙,吕蒙?”
这时,一个灰色头发的男子从楼梯上走下来凝重得看着周瑜,这个男人的目光多年来还是这么锐利,仿佛可以随时看透周瑜的心,因此这么多年来两个男人的同居也让周瑜历炼出冷酷的面容。这个灰发的男子叫吕蒙,面容苍老得他可以看得出他年轻时一定经历过很多大事件,这不是一个普通的管家,说话从来都十分谨慎,多而不言,少而补充;周瑜对吕蒙的状况一无所知,只知道他是父亲的老相识。
“工作怎么样?还像往常一样顺利把。”吕蒙注意到这非上班时间突然回家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即便周瑜表现得镇定自若,可吕蒙还是一眼看出来周瑜焦急的申请。“有新的任务把?”
“嗯,这次我要离开家一段时间。”尽管吕蒙是周瑜家的管家,但是周瑜对这个男人还是给予了极大的尊重,甚至在他的生活中,吕蒙就是周瑜的父亲。
“要去多久?”
“不知道,不确定。吕蒙,你知道我为国家安全局工作,这样的工作性质没有什么是无法预测的。”
吕蒙走到周瑜面前,在家里,虽然吕蒙是一个管家,但是他的着装完全像是一个事业型男士,休闲的西装,笔直的领带,相比这个喜欢穿白衬衫,牛仔裤的周瑜来说,更显得成熟。“孩子,你让我看了年轻时你的父亲。”

时光机回到了二十年前:
一个炎热的夏天,一辆黑色的保时捷停在桥头,一个穿着米格色衬衫,棕色直筒裤的男人,领着一个戴着黑框眼睛,目光看上去木讷而又没有灵性的七八岁大小的男孩。男孩穿着一身休闲还童装,作弊夹着一本漫画书。年轻的吕蒙走了过来,显然从车里走出来的男人是吕蒙的上司。
“郎儿,过来见过吕蒙叔叔。”
小周瑜只管看他的漫画书根本不理睬这个男人。其实这个男人正是小周瑜的父亲。
“以后郎儿就摆脱你了,你也可以退休,这个卡里面有足够的钱,够你们生活的。你们就去京都生活把。”
吕蒙看着他面前这个渐渐老去的男人,两鬓已然多了很多白发,但纵使岁月不饶人,可这个男人的眼神中还是闪露出他早年的自信和骄傲。
“交给我吧,我会抚养这个不爱说话的小孩长大成人的。公司方面我就不参与了。他现在。已经可以成为公司的顶梁了吧。”
“那孩子嗯,是个可造之才,过了这么多之久,随着我闷老去的这一辈,我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活着能看到下一代的茁壮成长真的已经让我很欣慰了,。”
“呵呵,那就好,我希望当初我们的初衷是正确了。我得走了。”
“一路保重,我的老朋友。”
吕蒙目送着眼前这个男人走进车,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之中,他瞥了撇小周瑜,还在一旁看漫画。心想,让这样的小男孩离开公司,他做的决定也许是正确。

“父亲?我几乎已经遗忘了这个词语。”
从小就没有父母,周瑜真的就漠不关心么,在旁人面前显得异常坚强,有种泰山崩而面色不改的冷静。其实,在私下里他问过几次管家。吕蒙告诉周瑜说他的父亲是一个商人,曾经他们一起经营着一个贸易公司,曾经有过一段美好的回忆,可惜谁都有不走运的时候,公司倒闭了,周瑜的父亲患上一个稀奇的病救治无效身亡。周瑜对此是将信将疑,可惜小时候的周瑜性格那么温顺,似乎对外界的一切都漠不关心,就更不愿追问下去。
周瑜来到院子里,家丁唐阿姨正在给修建花草,唐阿姨是个很负责任的人。
“唐阿姨,我离开家里一段时间,这些日子你还是照常工作就可以了,还有一定要照顾我的丁丁,它要是有什么闪失。。”
“知道了知道了,周瑜少爷,我会照顾好丁丁的。。只是。。”唐阿姨低头不好意思的两手挫着,“可不可以先把工资,,我的孩子上学需要这笔钱。”
周瑜二话没说,从怀里掏出纸笔在上面写了点东西,递给唐阿姨“你先拿着这些应该够了。工资从这里扣,剩下的等你有了再还吧。”唐阿姨早已乐开了欢了。
周瑜回到房间里,费尽心思想了半天也没有想明白什么东西在一公斤之内。他疲劳得在洗漱间的镜子前看着自己,发现自己真的已经不再年轻了,而眼下周瑜是不能考虑自己的婚姻大事的,整个世界已经陷入混乱。。。
“该死得暗黑组织。。”想到这个组织,周瑜想到的只有愤怒嫉妒恨。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周瑜回忆起了他的前女友,那个温柔可爱的女人再也不会回来了,她始终也是一个谜,仿佛周瑜身边的每一个重要的人都像周瑜自己的身世一样,扑朔迷离。曾经她们是何等的幸福。可是终究,她还是离开了周瑜。后来经过这场灾难,死的死,失踪的失踪,谁知道谁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呢。这时突然想起诸葛亮竟然能研制出时间机器,这简直是一个莫大的笑话。周瑜早已经料想到,如果时间机器再像当时张辽博士的理论被恶人所利用的话,那么这个世界将面临的不是文明的重构,而是真正人类的终止了。
周瑜索性什么都没有戴,匆忙赶回了公司。公司还是一片繁忙的迹象,不知道这群人还在为了什么而奋斗,流苏城在战争爆发前经历过政府的改革换面,旧的幕府被黄盖推翻,而黄盖,也悲剧得神秘死亡。其实周瑜心里早已认定,黄盖的死和暗黑组织是分不开的。
周瑜沿着长长地通道大步前行,通道四壁都是坚固的材料制成。顺便一提的是,这里建造在地下一百米处,当时的战乱幸运地没有波及到这里。终于来到了通道的尽头,周瑜将手放在人体磁波识别器上,门禁系统顺利进行安全识别。一进门就看到诸葛亮在埋头工作。而这个房间周瑜以前是没有来过的。它足够可以容纳一个巨型的霸王龙,四处都是电子控制设备,中心相连的就应该是诸葛亮提到的时间机器了吧。
“都准备好了么?”
“啊是的,也没有好准备的了”
诸葛亮回头镇定自若的看了看周瑜,“周兄,你应该知道这回的任务有多艰巨了吧,这个房间是整个公司安全等级最高的秘密房间,除了你之外,知道的也不超过五个人。。”他停顿了一下,“我老婆也不知道这里,这台机器其实不是我研制的,他是从另一个公司买来的。”

听到此,周瑜不禁流了一身冷汗,“买来的?你的意思是说,除了我们,其他人也拥有这台机器了么?那你知道是什么样的公司研制出来的么?”
“你应该能猜得到,是前身美国的诺尼亚公司,研制负责人正是许褚。我们公司和他们有协定的,据上层的意思是,他们公司和我们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是的,作为你的朋友,我必须负责人的告诉你,这台机器还不确定是否能把你送回确定的年代,而且,他们也没有做过把人送回去的实验,只是能把一头猪变‘没’了。”诸葛亮用右手掩饰着双眼。
“你是说。。很有可能我会回不到这里了?”
诸葛亮闭上眼,低下头,微微地点了下头。
“呵呵,我早就猜到了,怎么可能会有真的时间机器,也许这根本不是一个时间机器,或者那个变没了的,猪?已经去了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我不能轻易冒这样的风险,虽然我曾经是那么信任你,也许我们也不能只是为了改变这个世界而回到过去。许褚博士所谓的时空理论不一定是正确的。。”周瑜已经掩饰不了心中的焦急了。
“好吧,老兄,这次是我错了,我不能让你冒这么险,回去吧,公司上层已经给了你三个月的假期,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我也累了。。也许我也需要一个假期。”
“咳咳,我就说,怎么可能有时间机器,如果真的有,或许早就有人改变了未来了,那为什么我们还是这个状况呢?对吧。”周瑜调侃得试图让两人放松下来。
就这样,一场玩笑一样的时间旅行也化为了泡影,周瑜其实也是希望能够坐一次旅行回到过去,至少再见一次他心中最爱的女人。夜里,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都无法入睡,打开电脑,尝试下登陆qq系统,又一次返回找不到服务器的结果,看来互联网想恢复到当初的繁荣发达景象或许需要一段时间;也或许它再也回不来了。这次周瑜可以彻底得睡个安眠觉了。他的房间不算大,棚顶高大约三米,一个二米高的落地窗户外面是阳台,白色古代中国丝绸的窗帘随着夜风轻轻飞舞。
周瑜渐渐感到睡意融融,朦胧之间已经微闭双眼,眼前是一片黑色的沉寂,却还能依稀看见那飘舞着的窗帘,如女人的衣裳,又像飘舞的舞女裙角。是幻觉么?一个黑色的人影慢慢清晰,她是那样的美丽,小乔?(周瑜前女友的名字)难道真的是小乔么?周瑜此刻已经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了。却能清楚的看见这个人有着和小乔一样的面容,那是何等的美丽啊,一双忧伤闪着爱意的眼镜,只是为什么要戴着透明的面纱呢,难道不能让自己知道,小乔曾经来过么?难道小乔还活着么?眼前的这个女人真是妩媚的撩人,只见她伸出手轻轻的在周瑜额头上划了什么,那修长的手指还是那么迷人,只是多了一些冰冷和寒霜。她微微的眨了下双眼,然后便慢慢消失离去了。刹那间,樱花绚烂得开放,四月。满城飞起的粉色烟霞,弥漫在乡村的每一个角落。四月的和风徐徐地吹送,飞舞的花瓣簇拥着赏樱的人群,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象梦一样的神情,这种尽情享受生活时惬意放松的笑容,甚至比满城飞舞的繁樱更令人心动。这里。。这里是日本的千鸟渊!周瑜曾经带小乔来过这里,同是学生时代的他们,那个时候是多么纯情和幸福啊。只见小乔穿着租用来的日本和服,木屐敲打着地面发出‘啪,啪’的声响。好安静,听不见小乔的声音。渐渐的眼前一片黑暗……


章二 回到过去
(慕容妙风)
2014年3月28日 09:00 松滨市
“该死!哪来的这么大的雾!”看这本来阳光明媚的天突然变得氤氲黯淡,许褚不禁在心里暗骂。其实也难怪他心情不好----好不容易有个美女愿意跟他单独出游,本来正谈天说地的不亦乐乎,这会儿居然连人影都看不清了,这不是煞风景么!“咳,美女……”他清了清嗓子,正准备说话,却听那女人先开口了,居然是沧桑的男声:“我是一只来自北方的狼……”
“啊?”许褚诧异中,突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张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寝室的床上,手机还兀自在枕边唱个不停。“Oh,shit!”他迷迷糊糊的骂了一句,接起了电话。
“喂?许师兄救命啊!!”声音虽然因为焦虑儿略显沙哑,许褚还是一下子就听了出来,那是陆逊。
“怎么了?慢慢说!”陆逊这人虽说有些不学无术,但关键时刻还是很能沉得住气的,这么急切肯定是出什么大事了,许褚不禁也跟着着急起来。
“不能慢了~今天可是考研复试出成绩的日子……”陆逊的声音突然停了,像是在等许褚反应。
“!@#*¥&#%……就这事?!”许褚气结,同时却也暗暗松了口气。
“嘿嘿,嘿嘿……”陆逊的声音奇迹般的不哑了,语气里充满了谄媚,“这个对你来说当然只是动动手指头的小事了,但对我可是大事~!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切!唉,好吧~再帮你一次,不过……嘿嘿,记着老规矩哦……”陆逊的抬举让许褚小小的受用了一会儿,美梦被吵醒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哈哈~!那当然!晚上六点半,青阳路避风塘,我请客~”陆逊自然知道许褚口中的老规矩是什么意思。
“嗯,还有呢?”许褚懒懒的问。
“知道知道~叫着大乔和尚香她们,你就放心吧!”陆逊会意道。
“呵呵……成,那晚上见了~”

许褚伸了个懒腰,从床上坐起来,打开了电脑。许褚是G大的学生,现在在张辽教授门下读博士。两年前他参加了一个桌游协会,认识了当时大二的会长陆逊,一见如故,结为至交。陆逊这人最会玩,只可惜学习一般。许褚便偶尔利用自己的电脑天赋偷进学校的网站给他改改成绩。一来二去的居然给他混到了保研名额,也不知是狗屎运还是事在人为。
“嘿,这小子这次考得还不错么……够拿个一等奖学金的就行了,别太贪啊…””熟练的进入学校的网站,看到陆逊的成绩之后,许褚一边自言自语一边随便改了个不太离谱的分数。
“搞定,收工~!”轻轻松松完成了陆逊“交待”的“任务”,许褚懒懒的躺回床上,想着晚上能见到大乔和尚香,美美的开始了他的回笼觉。


2014年3月28日 17:00 怀源市
三月末的傍晚,天空还无力留住渐渐落下的夕阳。远方阴云凝结密布,压得空气都开始阴霾起来。
怕是又要下雪了吧。这样昏暗的天色总让人觉得会有不寻常的事情要发生。
而且……好冷……小乔忍不住往外套里缩了缩,像只小猫一样,将冻凉了的鼻尖贴在手中的咖啡杯上。这个时间,蓝溢酒吧里还没多少人,她也只是客串DJ,随便在控音室里呆着,放首清淡的曲子也就罢了。小乔在本市的M大读书,每周有一天会来这个这里唱歌赚些零花钱。酒吧的老板是个和善的大叔,从来只让她在后面唱歌不会见到客人,更加没有难为过她。

“嘟-嘟-嘟-”QQ上郭嘉发来消息。

----在哪呢?
----我在蓝溢啊,今天上班。
----哦,对哦……
----什么事啊?
----寝室有你一个邮包,你什么时候回来拿啊?
----呃……是我上次在网上买的书吧,忘了改地址了,对不起啊……我最近好像回不去……你等一下出去么?我让周瑜过去取吧。
----出去……要不我一会儿顺道直接送你家去吧。
----也好,周瑜应该在家呢。
----。。。 。。。你倒真信得过我……好吧,那你好好工作吧,拜拜~
----嗯,谢啦~拜……

我没有信得过你啊……只是什么都不信的话好累……看着郭嘉下线,小乔闷闷的想。
小乔和郭嘉原来是同寝的室友。相比于小乔,郭嘉的日子简单而投机得多。外貌平平成绩平平,整天懒懒散散的对什么都不甚用心,倒是有功夫把各个彩票的规律研究得透彻,却没见她中过奖。后来小乔跟男朋友周瑜搬出去住,就很少跟她联系了。
说道周瑜,那可是M大的知名人物了。阳光帅气的他一直被誉为M大校草,和低调清高的小乔在一起,不知道吸引了多少人的注意。而若说小乔的神秘内秀会被人当做故弄玄虚的话,周瑜的温柔体贴可是货真价实的杀手锏,引得无数小女生追捧不已,也难怪刚刚郭嘉说什么信不信得过的话了。
有点不安。小乔望着窗外的天空,习惯性的开始发呆。

天空中的阴霾随着暮色的缓缓降临渐渐的模糊不清了,然而横亘在城市上空的命运,才刚刚开始轮回。

-------------------------@@@@分割线@@@@----------------------------------

一小段。。呃。



2014年3月28日 20:30 松滨市
“询问手牌。”
“两张。”
“算了,拼了!决斗!”
“杀。”
“杀!”
“杀。”
“啊!死了……唉……”
“张老师赢了~哈哈!”
“哈哈,甘宁获得称号搬石砸脚……游戏结束!主公张辽获得最终胜利,我是本次游戏解说陆逊,谢谢大家支持!谢谢谢谢……”

避风塘的包间里,一桌人围坐在一起,其乐融融。刚刚结束的那局三国杀中,有人欢喜有人愁,不过大家在陆逊幽默激情的解说中都一直笑得前仰后合,兴奋异常。

嗯,趁着他们收牌的时间我们来认识一下其他人吧~
刚刚赢了游戏的是张辽,G大的一名教授,许褚和陆逊的导师。和别的教授不一样,他从来不为了发文章而发文章,只是专注于自己的研究,因此一直没有评上博导,也被同事们当成怪人,甚至连许褚陆逊这些选了他当导师的人都被人“另眼相看”。其实像这些经常跟他一起玩的人都知道,他也是一个挺随和的人。
坐在许褚旁边那个一直没说话的男生是黄忠,参加这个桌游社团最早的几个人之一。他偶尔会在厕所里贴些小广告什么的,关于这个还有个奇异的故事,不妨以后再说。据说黄忠有一个在本市当记者的姐姐,不过由于这位神秘的姐姐工作太忙,大家都没有见过。
被张辽打败的男声叫做甘宁,桌游社团的一份子,憨厚老实为人真诚,又很热心,一般什么事情都可以找他帮忙。
在旁边唧唧喳喳说笑的两个女孩子是大乔和孙尚香,是陆逊带来照顾许褚情绪的。

“来来来,再来一局再来一局~抽身份……”甘宁张罗着将身份牌扣在桌子上。
“阿嚏!”大家正要去拿牌,陆逊突然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然而本来热闹的屋子就这么突然静了。
陆逊茫然的看着大家,伸出去的手就那么可笑的僵在面前。可是每个人都像是被什么突如其来的力量震慑住了一般,呆呆的愣神。
“好像,有点不对劲……”黄忠吸吸鼻子,对旁边的许褚说。
陆逊有些不知所措的挠挠头:“确实……很奇怪的感觉……”
“着火了。”张辽用力推开包房的门,向外看了一眼然后平静的说。
“什么?!!!”其他人异口同声的喊道。
“好像不大……”张辽又扭头看了下外面,“还不快跑。”


与此同时,怀源市,一道闪电划过夜空。轰隆隆的雷声过后,这个北方的城市开始了今天的第一场雨。

(第二章完)


0
显示全文

回应 (25条) 只看楼主

  • 妙妙||随煜而安
    沙发沙发~~
  • 阿凉|与光相逢
    mark
  • 一头黑胖型猪
    好长...太晚了困了,明天看~
  • 流风回雪
    支持支持,期待下文!
  • 妙妙||随煜而安
    我觉得大家可能会需要演员表。。。
  • 阿凉|与光相逢
    其实我没看完……
  • 阿凉|与光相逢
    错别字真不少……
  • Blade
    顶小饼一个
  • 妙妙||随煜而安
    我深知跳票不是好事啊不是好事……先放这吧,等小饼回来了再挪上去。。。
  • 妙妙||随煜而安
    第二章 回到过去

    2014年3月28日 09:00 松滨市
    “该死!哪来的这么大的雾!”看这本来阳光明媚的天突然变得氤氲黯淡,许褚不禁在心里暗骂。其实也难怪他心情不好----好不容易有个美女愿意跟他单独出游,本来正谈天说地的不亦乐乎,这会儿居然连人影都看不清了,这不是煞风景么!“咳,美女……”他清了清嗓子,正准备说话,却听那女人先开口了,居然是沧桑的男声:“我是一只来自北方的狼……”
    “啊?”许褚诧异中,突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张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寝室的床上,手机还兀自在枕边唱个不停。“Oh,shit!”他迷迷糊糊的骂了一句,接起了电话。
    “喂?许师兄救命啊!!”声音虽然因为焦虑儿略显沙哑,许褚还是一下子就听了出来,那是陆逊。
    “怎么了?慢慢说!”陆逊这人虽说有些不学无术,但关键时刻还是很能沉得住气的,这么急切肯定是出什么大事了,许褚不禁也跟着着急起来。
    “不能慢了~今天可是考研复试出成绩的日子……”陆逊的声音突然停了,像是在等许褚反应。
    “!@#*¥&#%……就这事?!”许褚气结,同时却也暗暗松了口气。
    “嘿嘿,嘿嘿……”陆逊的声音奇迹般的不哑了,语气里充满了谄媚,“这个对你来说当然只是动动手指头的小事了,但对我可是大事~!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切!唉,好吧~再帮你一次,不过……嘿嘿,记着老规矩哦……”陆逊的抬举让许褚小小的受用了一会儿,美梦被吵醒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哈哈~!那当然!晚上六点半,青阳路避风塘,我请客~”陆逊自然知道许褚口中的老规矩是什么意思。
    “嗯,还有呢?”许褚懒懒的问。
    “知道知道~叫着大乔和尚香她们,你就放心吧!”陆逊会意道。
    “呵呵……成,那晚上见了~”

    许褚伸了个懒腰,从床上坐起来,打开了电脑。许褚是G大的学生,现在在张辽教授门下读博士。两年前他参加了一个桌游协会,认识了当时大二的会长陆逊,一见如故,结为至交。陆逊这人最会玩,只可惜学习一般。许褚便偶尔利用自己的电脑天赋偷进学校的网站给他改改成绩。一来二去的居然给他混到了保研名额,也不知是狗屎运还是事在人为。
    “嘿,这小子这次考得还不错么……够拿个一等奖学金的就行了,别太贪啊…””熟练的进入学校的网站,看到陆逊的成绩之后,许褚一边自言自语一边随便改了个不太离谱的分数。
    “搞定,收工~!”轻轻松松完成了陆逊“交待”的“任务”,许褚懒懒的躺回床上,想着晚上能见到大乔和尚香,美美的开始了他的回笼觉。


    2014年3月28日 17:00 怀源市
    三月末的傍晚,天空还无力留住渐渐落下的夕阳。远方阴云凝结密布,压得空气都开始阴霾起来。
    怕是又要下雪了吧。这样昏暗的天色总让人觉得会有不寻常的事情要发生。
    而且……好冷……小乔忍不住往外套里缩了缩,像只小猫一样,将冻凉了的鼻尖贴在手中的咖啡杯上。这个时间,蓝溢酒吧里还没多少人,她也只是客串DJ,随便在控音室里呆着,放首清淡的曲子也就罢了。小乔在本市的M大读书,每周有一天会来这个这里唱歌赚些零花钱。酒吧的老板是个和善的大叔,从来只让她在后面唱歌不会见到客人,更加没有难为过她。

    “嘟-嘟-嘟-”QQ上郭嘉发来消息。

    ----在哪呢?
    ----我在蓝溢啊,今天上班。
    ----哦,对哦……
    ----什么事啊?
    ----寝室有你一个邮包,你什么时候回来拿啊?
    ----呃……是我上次在网上买的书吧,忘了改地址了,对不起啊……我最近好像回不去……你等一下出去么?我让周瑜过去取吧。
    ----出去……要不我一会儿顺道直接送你家去吧。
    ----也好,周瑜应该在家呢。
    ----。。。 。。。你倒真信得过我……好吧,那你好好工作吧,拜拜~
    ----嗯,谢啦~拜……

    我没有信得过你啊……只是什么都不信的话好累……看着郭嘉下线,小乔闷闷的想。
    小乔和郭嘉原来是同寝的室友。相比于小乔,郭嘉的日子简单而投机得多。外貌平平成绩平平,整天懒懒散散的对什么都不甚用心,倒是有功夫把各个彩票的规律研究得透彻,却没见她中过奖。后来小乔跟男朋友周瑜搬出去住,就很少跟她联系了。
    说道周瑜,那可是M大的知名人物了。阳光帅气的他一直被誉为M大校草,和低调清高的小乔在一起,不知道吸引了多少人的注意。而若说小乔的神秘内秀会被人当做故弄玄虚的话,周瑜的温柔体贴可是货真价实的杀手锏,引得无数小女生追捧不已,也难怪刚刚郭嘉说什么信不信得过的话了。
    有点不安。小乔望着窗外的天空,习惯性的开始发呆。

    天空中的阴霾随着暮色的缓缓降临渐渐的模糊不清了,然而横亘在城市上空的命运,才刚刚开始轮回。

    -------------------------@@@@分割线@@@@----------------------------------

    一小段。。呃。。
查看更多回应(25)/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