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光衍与暗渎 光衍与暗渎 842暗渎

时光后话 作者:鞋子

清汀 2010-07-25

这个世界在他眼中开始支离破碎,黑暗的东西在这里随处可见。

他开始安静,温顺的像只猫,在这个地方游离,生活。空洞。所有的东西在他眼中都变的空洞。有时候会分不清虚幻和真实,认为这并没有区别。

他会用大部分空闲时间去睡觉,认为这样轻松,闭上眼就可以不去理会所有的事,偶尔去情人岛,去看那里满草坪做着的情侣,他真想一个个把她们强,奸了。可惜他已经老了。

在他看来浮华**的年代已经过了,至少现在看来他安静的时候就想快挂的老人,有时候会对着镜子长久的观望,表情呆滞。黄褐色的眼珠充满血丝,没有一点光亮从中露出,有多空洞无神。他们都说即使是夏天,他看起来也是在冬眠。

有时候会去开玩笑,但是很少人笑,在下班后的黑夜里,睡不着的时候会一支接一支的抽烟,抽到吐出血丝,他很少躁动,那是年轻人特有的情绪,他会偶尔嘲笑自己是不是太过矫情,对着镜子看的时间长了就发现真像一堆垃圾。

白天睡觉的时候他会把那个厚厚的黑色大窗帘拉上,阳光太刺眼,他会睡不着,如果那时候谁阻止他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翻脸。

每次喝酒都会浑身冷的发抖,不管是白的还是啤的,即使是别人都热死他也会感觉冷的哆嗦,身体一直在抖。然后那个男人总是会把衣服脱给他穿。每次都会深度的...

这个世界在他眼中开始支离破碎,黑暗的东西在这里随处可见。

他开始安静,温顺的像只猫,在这个地方游离,生活。空洞。所有的东西在他眼中都变的空洞。有时候会分不清虚幻和真实,认为这并没有区别。

他会用大部分空闲时间去睡觉,认为这样轻松,闭上眼就可以不去理会所有的事,偶尔去情人岛,去看那里满草坪做着的情侣,他真想一个个把她们强,奸了。可惜他已经老了。

在他看来浮华**的年代已经过了,至少现在看来他安静的时候就想快挂的老人,有时候会对着镜子长久的观望,表情呆滞。黄褐色的眼珠充满血丝,没有一点光亮从中露出,有多空洞无神。他们都说即使是夏天,他看起来也是在冬眠。

有时候会去开玩笑,但是很少人笑,在下班后的黑夜里,睡不着的时候会一支接一支的抽烟,抽到吐出血丝,他很少躁动,那是年轻人特有的情绪,他会偶尔嘲笑自己是不是太过矫情,对着镜子看的时间长了就发现真像一堆垃圾。

白天睡觉的时候他会把那个厚厚的黑色大窗帘拉上,阳光太刺眼,他会睡不着,如果那时候谁阻止他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翻脸。

每次喝酒都会浑身冷的发抖,不管是白的还是啤的,即使是别人都热死他也会感觉冷的哆嗦,身体一直在抖。然后那个男人总是会把衣服脱给他穿。每次都会深度的醉,然后头疼胃疼。他不会跟别人说,认为会显的矫情和做作。

在任意的某段时间他都会感到深深的绝望和难过。最近他总会一边回忆一边流泪。懦弱和安静。

他想写本书,把他所有认识的人都写在里面,他会把他恨的人残忍的写死,依然是懦弱不敢面对。

这里的天气开始变热,他意识到来这里已经快一年了,去年的时候背负着痛苦和背叛还有倔强离开。他开始变的越来越怨恨。他永远也忘不了那时火车穿过的平原和长满荒草的山,还有那光褐色的铁轨,像穿越一段荒凉的时间,然后开始一段新的生活,在这个潮湿温暖的城市,所有的一切都显的微不足道,即使是那些我曾在某一瞬间爱过的女孩。

他太老了,太老了。这里没人相信他还没到十八岁,呵呵。他可不是矫情。

他突然就想起爸爸,想起爸爸背着他从田地走回家的路,想起爸爸给他讲的故事和唱过的歌,还有那辆不知所踪的大自行车,还有爸爸上学时候的日记本。恍惚。时光苍白的就把这一切带走,出现了白发和一张平静的脸。

这样的生活他很满意,他也不需要谁再走进他的生活,或者不希望已经在他生活里的人离开。就算安于现状吧,他已经没有什么活力了。

他是个寂寞的垃圾

上帝不会眷顾我

死神是个拾荒者

只是忘记带我走

突然就想到这首诗。他多喜欢。

十七岁到十八岁这一年就在这个城市安静的过去了。


当时年少

满眼蹉跎

当时太年少…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更多相关帖子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