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光衍与暗渎 光衍与暗渎 840暗渎

夜幕降临,别问我是谁 作者:亡

清汀 2010-07-25
1.

夜幕初笼,亮起来的是灯,红色绿色拼出字母图案。

人声嘈杂,扭动着的躯体,灯光闪烁黑白间看不清那扭曲的脸。

斑斓色彩,调和着的液体,酒不醉人人自醉。

掏出火机点上烟。调侃着那一个个着装暴露的美女:“小姐贵姓?”


2.

深夜,扶着路灯,低着头用力的呕吐。

昏黄的路灯下,可以看出淡淡的烟熏妆和那精致的脸庞。


“我当初的时候,也是这样!”旁边的女人静静的吐出这几个字,乘上黑色奔驰车消失在夜幕中。

霓虹灯依旧闪烁,深夜的人流逐渐变少,最后一个人也没有了。

坐在马路牙子上,点着了一支烟。一辆白色的现代伊兰特警车停在了路边。

“小姐,您需要帮忙吗?”


3.

躺在床上,仿佛灵魂在割裂,黑暗中在排挤控制着另一个灵魂。

全身无法动弹,在意识清醒的睡眠中。挣扎着醒来,打开床头那盏灯。久久不愿再睡去。

因为她怕睡下去,明天的她就不再是她。


靠在床上,嘴里念叨着:“谁是我,我是谁。”


4.

“我出卖的是灵魂吗?”蹬上那双高跟鞋走出了门。

天亮,世界就走出了黑暗,因为开了灯。

女人依旧无所事事的行走在花园的边缘上,郊区的人匆匆奔向市区。

一个忙碌的城市,只有几个老头儿在不紧不慢的...
1.

夜幕初笼,亮起来的是灯,红色绿色拼出字母图案。

人声嘈杂,扭动着的躯体,灯光闪烁黑白间看不清那扭曲的脸。

斑斓色彩,调和着的液体,酒不醉人人自醉。

掏出火机点上烟。调侃着那一个个着装暴露的美女:“小姐贵姓?”


2.

深夜,扶着路灯,低着头用力的呕吐。

昏黄的路灯下,可以看出淡淡的烟熏妆和那精致的脸庞。


“我当初的时候,也是这样!”旁边的女人静静的吐出这几个字,乘上黑色奔驰车消失在夜幕中。

霓虹灯依旧闪烁,深夜的人流逐渐变少,最后一个人也没有了。

坐在马路牙子上,点着了一支烟。一辆白色的现代伊兰特警车停在了路边。

“小姐,您需要帮忙吗?”


3.

躺在床上,仿佛灵魂在割裂,黑暗中在排挤控制着另一个灵魂。

全身无法动弹,在意识清醒的睡眠中。挣扎着醒来,打开床头那盏灯。久久不愿再睡去。

因为她怕睡下去,明天的她就不再是她。


靠在床上,嘴里念叨着:“谁是我,我是谁。”


4.

“我出卖的是灵魂吗?”蹬上那双高跟鞋走出了门。

天亮,世界就走出了黑暗,因为开了灯。

女人依旧无所事事的行走在花园的边缘上,郊区的人匆匆奔向市区。

一个忙碌的城市,只有几个老头儿在不紧不慢的打着太极。


“小姐要不要尝尝粽子?”

一个乡下模样的大妈在推销着她的端午粽子,即使她每天都在卖。

“人只是衣服包裹着的一个肉粽。”她自言自语道。


5.

一座小小的城市,遍布着这样那样的麻将馆与洗浴中心、夜总会。

“红灯绿酒间穿梭的警察是穿着黑制服的狗,都跟黑社会是他妈一伙的。官匪一家。”

总是有人在喋喋不休的抱怨着社会的丑陋与不公。


音乐永远是DJ造出那嘈杂的动响,灯光永远是镁光的暴闪和那些蓝的绿的光束。

喉结动了动,喝下差不多的啤酒。喝醉之后那含糊不清的话,吐的一塌糊涂。

最后听见那句话,听得很清楚,“我要那个女人。”


6.

房间的床很大,扶着这么一个迷迷糊糊的男人走了进去。

吃了一片药,迅速的睡去,她恐惧夜,因为在黑暗中隐藏着冲动着的不安。

醉酒后的男人昏沉睡去,如同一个肉粽。


清晨,女人睁开眼睛,仔细端详这个睡在旁边的男人。

她有些不知所措。匆忙去了卫生间,尔后坐在沙发上等男人醒来,拿钱走人。

虽然男人什么也没做。


7.

“给我做老婆,我会给你想要的幸福。”

男人看着没有化妆但着装暴露的她平静的说了这么一句。


女人的泪水,竟莫名的啪嗒一声摔碎在地板上。没有人知晓。

男人穿好衣服,把钱和一张名片放在了桌子上。

女人勉强的露出6颗牙齿,她清楚自己此时的脸比哭还难看。


8.

“我怀疑自己有精神分裂。”

“有什么不好吗?每天醒来发现身边睡着不同的陌生男人是一件多么兴奋的事情。”

“女人嘛,吃五谷杂粮的动物,也食色。”


言语之间发现自己处在崩溃的边缘。怎么说自己也是奔三的人了。

拿出那张名片在手中摩挲。纠结一番之后,她决定打给他。

电话拨通,听筒传来那个男人的声音:“您好,哪位。”


9.

咖啡厅里面的一杯卡布奇诺,轻柔的音乐并不能减缓人们匆匆的步履。

如果时间就是金钱,人们就不可能放弃这些钱,不停的追逐就是城市忙碌的原因。

小城虽然不大,但也充满了形形色色的人物。


一辆沃尔沃稳稳的停在落地窗前的车位,对面写字楼白色的墙体,黑色的路灯杆,人行道红色的方砖,中间还有黄色的盲道,一棵法国梧桐正好也在视线之内。行人中有花枝招展的女人,也有满脸胡茬的男人,还有牵着几只各色氢气球的小朋友。


车门打开的那一瞬,一个生的富态的中年男子走了下来。向女子招了招手。


10.

“我前年死了老婆,生意很忙,家里没人照顾,虽然我没有孩子,父母也去世了,我需要家里有个伴,回到家里能看见一张笑脸,我的意思希望你能明白。”

女人用力的点点头,说:“明白。”

“我曾经问你们女人喜欢什么花?有钱花,随便花。这张卡给你,随便刷。”

“这就是你要给的幸福吗?”

“什么是幸福?”

“你怎么就会看中我呢?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

“直觉。”


11.

“民政局一楼向左拐是结婚登记处,向右拐是离婚登记处。二位自便。”


12.

汽车驶向城郊的一栋别墅,很大,有13个房间还有3个车库。

“这是房的钥匙,这个是车的钥匙。你很自由,只有一点,不准养男人!”

车库门缓缓打开,是一辆红色的马自达。


输入简单的密码,用钥匙打开了蓝色的房门。

偌大的房间里甚至没有一个佣人,他不回家,根本就不需要。


冷冷的色调,安静、冷清,与她处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


13.

她有些茫然,不知道要做些什么。

坐在沙发上,把抱枕抱在怀里,打开电视。两个主持人正在讨论某女聪明还是爱因斯坦聪明。

切换着一个又一个的频道,永远是喋喋不休的谈论着无聊的话题或者是广告。


最终她放弃了电视,点着一支烟,倒了一杯伏特加。


14.

三楼阳台上可以一览郊区的景致,北方的江南小镇一般的诗情画意。

天空有些铅灰色的卷云,对面的小湖里长满了芦苇。

风吹动芦花,浪一般的翻滚着,没有渔人,但有很多鸬鹚。


男人第一次回来是在一星期以后的一个晚上。或者是凌晨。

郊区夜晚能准确的听到汽车的轰鸣,她依旧失眠,于是起身给他开门。

男人一身的酒气,身边还有一个女人,穿着暴露妆扮妖艳。


女人没有理会,反正房间很多,眼不见心不烦。


15.

打开车库门,开出了那辆红色的马自达。

自动挡,丝毫没有开车的乐趣。汽车在郊区的水泥路上慢慢行驶。漫无目的。

电话忽然响起,自动接听,“好久不见,听说你嫁人了,还是个大款?”


16.

车前的人敬了个礼,“您没有系安全带,请出示您的驾照。”

那张脸很熟悉,身边依然停着那辆白色伊兰特警车。

动作利落的撕下罚单,车牌号很好抄,W6668。并且笑着说:“幸会。”

就在此时,女人却突然晕倒在地。


17.

打开手机的电话簿却发现里面没存任何人的号码。

也许她是孤独的,甚至没有任何朋友。


18.

“苏安颜。”男人叫喊着,“没拿钥匙,肯定走不远…”

看了眼身边的这个女人吼道:“还不快滚!”

女人哼了一声拿起手提包,摇着走了出去,然后听见了一声“砰”门被摔上了。


按下一串数字之后又按下了绿色的发送键。

迅速按下接听:“您好,哪位?”

男人火了,“我是他男人,你是哪棵葱?”

“哦,不要误会,我是警察,您夫人正在市医院,她因为过度疲劳晕倒了。”


19.

“没想到,竟然结婚了…”警察小声叹息道。


“这是哪?”女人睁开眼睛问道。没有人理会女人。

“可能患有一定程度的精神抑郁和轻微的精神分裂。”医生对着男人说。“疲劳的原因就是抑郁失眠。”

警察开着那辆警车走了,但凭着职业的敏感,早已记住了那串手机号码。


20.

“你好,苏安颜。”

“苏安颜?我叫苏安颜吗?你确定这条信息没发错?”


21.

“从今天起,不能再开车了,在家呆着按时吃药。”男人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告诉女人。

女人似听非听的没有表态。男人火急火燎的开上车走了。

偌大的房间又剩下了一个人,冷清,寂寞。


“你叫什么?”

“你真的不是苏安颜吗?”

“我不知道。也许是,也许不是。有时候是,有时候不是。”

当她按下发送键的时候,想想这句话,自己都感觉到恐惧。她怀疑这还是不是她自己。


22.

“去酒吧喝一杯怎么样?”

莫名其妙的就发送了“好。但我没车,你来接我。”


还是那辆白色伊兰特警车,却没穿制服,穿了一件条纹T恤和一条黑色西裤。皮鞋擦的很亮。像是很重大的场合一样。

女人没有化妆,没有脂粉的脸上显出病态与憔悴。

他没有打开右后门,而是打开了副驾驶座的门。女人没说什么,坐了进去。

女人一直没有说话,他说:“我想听听你的故事。”

女人陷入了沉思的表情。良久,说:“也许我叫苏安颜…”


21.

坐在高脚凳上,简单的要了两杯冰啤酒。就这样有得没的聊着。

女人仿佛一次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的说着自己的过往。

女人从来没那么高兴过,从来没有人陪她聊聊天。要么是那些色迷迷的男人,要么是那些妒忌的女人。嫁了个男人还总是每天都不回家。


“夜深了,我送你回家。”


22.

汽车的前灯,照在路上,远离城市聒噪与灯火的郊区那样宁静。

别墅的灯亮着,汽车停在院子里。男人立刻跳了起来,急忙打开房门。

看到警察扶着女人走下车,男人气匆匆的叫骂:“婊子就是婊子,花老子的钱养男人。”


男人破了产,房子没了,车子也没了,包括他送给她的那辆红色马自达。


23.

夜幕初上,一个妆扮妖艳、穿着暴露的女子行走在红灯绿酒间。


24.

“民政局一楼向左拐是结婚登记处,向右拐是离婚登记处,二位自便。”


25.

一个男人,喝着酒,一根手指挑起女人的下巴。

“苏安颜?”还是那张年轻俊朗的脸,没有穿制服,满身酒气“嫁给我,好吗?”

“对不起,先生。你认错人了。”

“怎么会认错呢?你就是苏安颜。告诉我!”


女人扭头走了,乘上一辆黑色奔驰车,消失在了夜幕中。


26.

“夜幕降临,别问我是谁。也许我叫苏安颜。”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