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玛格丽特·尤瑟纳尔 2250成员

关于《历史小说中的语言与笔调》阅读札记

一石 2010-07-25
1、关于日常自然对话的特征:

没有经过悲剧或喜剧文笔的修饰,也没有经过感情爆发的影响,这样的日常对话保持了它的自然,它的合乎情理的缺乏条理,它的复杂难懂的拐弯抹角,它的缺乏和它的弦外之音。
如实地而不经过任何其它手段记录对话,很奇怪,和留声机及照相机这两种再现物体的机械手段同时产生。
尽管有所区别,这些看法也同样适用于我们在事件的直接冲击下所形成的而未说出的话语。

注: 非常奇怪的是,尤瑟纳尔认为:再现话语这些未加修饰的不同形式成为浪漫性再创造历史的任何努力中的一块巨大的绊脚石,人们甚至在考虑,为此目的而应用于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初在欧洲所形成的小说的手段是否根本没有意义,特别是前人未曾留下任何相似的东西这一事实,是否证明这种形式非常不适合表现古人的情感。

就表现古人情感的语言形式,这样的话里透露出尤瑟纳尔对语言要求的纯粹性,一个现代人寻求最佳的语言形式表现古人情感,其目的是复活一些历史的片段,这种复活有强烈的自我意识,因此这种复活当中便隐藏了一种力量--在不知不觉中,引导读者在重现的历史里苏醒沉醒的自我,由此,作者和复活的历片段以及阅读者之间形成一种强烈一体的互动--一种深层理性的感动。这种感动从美感上其实是一种过滤...
1、关于日常自然对话的特征:

没有经过悲剧或喜剧文笔的修饰,也没有经过感情爆发的影响,这样的日常对话保持了它的自然,它的合乎情理的缺乏条理,它的复杂难懂的拐弯抹角,它的缺乏和它的弦外之音。
如实地而不经过任何其它手段记录对话,很奇怪,和留声机及照相机这两种再现物体的机械手段同时产生。
尽管有所区别,这些看法也同样适用于我们在事件的直接冲击下所形成的而未说出的话语。

注: 非常奇怪的是,尤瑟纳尔认为:再现话语这些未加修饰的不同形式成为浪漫性再创造历史的任何努力中的一块巨大的绊脚石,人们甚至在考虑,为此目的而应用于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初在欧洲所形成的小说的手段是否根本没有意义,特别是前人未曾留下任何相似的东西这一事实,是否证明这种形式非常不适合表现古人的情感。

就表现古人情感的语言形式,这样的话里透露出尤瑟纳尔对语言要求的纯粹性,一个现代人寻求最佳的语言形式表现古人情感,其目的是复活一些历史的片段,这种复活有强烈的自我意识,因此这种复活当中便隐藏了一种力量--在不知不觉中,引导读者在重现的历史里苏醒沉醒的自我,由此,作者和复活的历片段以及阅读者之间形成一种强烈一体的互动--一种深层理性的感动。这种感动从美感上其实是一种过滤效果。
3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9条) 只看楼主

  • 一石
    2、哲学对话是一种优秀的希腊体裁,后来出于模仿成为一种拉丁体裁:自然,文学传统在那里加入了辨证的传统.

  • 一石
    3、关于悲剧作家:

    悲剧作家,顾名思义,运用悲剧笔调,这一笔调常常出自史诗语言中的古代的表达方式和字眼。

    注:将作家纯粹划分成悲剧作家和喜剧作家,这里古希腊开始的现象,关于悲剧和喜剧的认识,我想独立的写成一篇:〈绝望与救赎;喜剧悲剧的轮回〉,除了理解悲剧和喜剧表层的含义,更希望从人类历史和人存在的生命特征这样的角度(也就是说加入一定的哲学思辨和人文情怀,来揭示喜剧悲剧的日常特征)来铺展开这一命题。



  • 一石
    4、对于历史学家的语言模式,更多的简单化和模式化,即使不远离事实,至少远离了围绕着事实所产生的声音的喧嚣。
    注:文学中所要达到重现效果,需要借助各种艺术的形式,而历史力图重现事实的努力,则要借助考古和各种当时的文献资料。文学重现的目的,对个人正是让人意识到存在一种和日常生活完全不同的自我世界,对社会,文学激发整个社会潜藏起来的各种活力,并由此为社会保存并设置了镜像。历史研究的目的,则最初应该归结到人恋旧的情结,还有对经验世界逐步建立起的系列化的价值认定。文明的特点之一,需要依靠历史的厚度来认可,这就让历史研究的目的变成一切经验集成和艺术汇集的古玩市场。历史感来自于往昔,而历史的眼光则是由过去的情势投向将来,如果说历史能修正和指导现在,并在一定程度上预设未来,那么,这仅仅说的是历史的作用。历史研究的目的,简简单单的仅仅是在重现过去。过去是历史的本体,而重现则不包含任何的艺术成份。
    现在回到历史小说上来,运用中国人传统的思路,这样的小说极容易写成演义,这完全是中国人写小说的思路。
  • 斥侯
    这本书在哪里??豆找不到
  • 一石
    好像有吧!2007年的时候朋友送我的,当时网络价是100左右,现在可能更贵一点,到网络上的布衣书局去找找看。
  • 一石
    5、对于历史看法,我们总是试图用某一个确定的观点来作一概括,就我们现在所处的历史这个点来说,我们寻找对某一事物的确定态度意味着我们对自己存在的肯定。但上溯到以往的历史,一些事件,因为时间之手的阻碍和打磨,已经变得模糊不清,不同时间段上,多种复杂因素的交织,对于历史的看法,一定是多种多样的,用尤瑟纳尔的话说:“……他们的目的,的确,是为后人树立榜样,象普鲁塔克,或者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按照对立推理,塔西坨亦是如此,或者是象修斯底德和波里比阿那样用于解析。”

  • 斥侯
    麻烦给个连接.
  • 一石
    布衣书局里没有,好多地方都找不到。其实这本书里大部分文字都是摘录的片段,东方出版社的那套翻译的也中规中矩,这篇文章,在尤瑟纳尔的文论集《时间这伟大的雕刻家》里也有。
  • 一石
    6、关于“历史名言”

    很多时候,我们处在这样的“历史名言”内部,在这样的“历史名言”面前,会字然而然的产生某种磁场,这种磁场就像一个限定了边界的区域,我们在这个区域之内觉得有所感悟,智识的天空忽然一明,心灵出现烛火一般会心的微笑。这可以看成历史名言的益处。但毫无疑问,我们被限定了,我要说的是,我们失去了理解这些“历史名言”的外部视野,也就是说,对了解产生这句名言的前因后果的欲望被遮掩了起来。“历史名言”是必然穿插到历史小说中的语言元素之一,对于富有同时又被形变而显得虚无的“历史名言”,尤瑟纳尔的简短认识却让人觉得鲜活生动,又意味深长!

    尤瑟纳尔说:
    “斯维都尼亚问我们描述了某些个人和政治家的真实面貌,但从这一系列的性格特征和风俗特征(注:关于性格特征和风俗特征这两个词,完全可以扩展成一篇深远的论文)中只是异乎寻常地游离出一句名言,从来没有一段对话,那怕是被大肆删节的对话。当然,不时地有一句“历史名言”,让人真伪莫辨(我们距离历史如此遥远,我认为,它真实与否并没有多大意义),使我们听到了犹如呼喊一样的响亮声音,或者是一句具有决定意义的话,概括了一个局面,永存后世。我们仿佛在虚无中听到这些名言,却听不到它之前或之后的话语或喊声。”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