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猫俱乐部 爱猫俱乐部 329329猫草

一张收据,666元

Hollan Zen 2010-07-25
今天新捡到了一只上吐下泻的小猫,想到了05年发生的故事,于是把当时写的文字转到这里。

----------------

666,从医院收费窗口里递了出来的单子上竟是这样一个数字。


第一天
事情很简单,却像是谁事先安排好的阴谋。在一个疲惫不堪的夜晚,在关于工作的口水声中,我们不知不觉拐上了平日不常走的路线,却看到路边的一只猫。它仰着头无辜地叫着,白色的毛中夹杂着各种污垢。它甚至没有力气跳上一旁很矮的台阶,一定是饿坏了。

我想带它回家喂它些食物,便抱上了它。我的手却感觉不到它的体重、摸不到肉,只能触到骨骼的轮廓。

我急匆匆买回猫粮,它急不可耐地望着,狼吞虎咽,顾不得与它斯文的外貌相衬。给它洗澡时,我看到它被水冲刷后的身体,像超市卖的冷冻鸡,毛皮下的骨头清晰可见。吹干了它身上的潮湿后,它显然更加虚弱了。它站立着蜷缩着,脑袋向下垂。它吐了。它拉稀了。我们把它放到一个箱子里,看到比无辜更可怕的衰弱。

把它带到附近的宠物医院,那里的裴大夫说从未见过这样的瘦,它体温已经下降,急需输液补充能量。我们决定给它输液并签了病危通知书。护士给盒子里放了一个热水袋,铺上报纸和一层卫生纸,将它放进去后,又灌了两个点滴瓶的热水放在它身旁。输液即将开始,可不论...
今天新捡到了一只上吐下泻的小猫,想到了05年发生的故事,于是把当时写的文字转到这里。

----------------

666,从医院收费窗口里递了出来的单子上竟是这样一个数字。


第一天
事情很简单,却像是谁事先安排好的阴谋。在一个疲惫不堪的夜晚,在关于工作的口水声中,我们不知不觉拐上了平日不常走的路线,却看到路边的一只猫。它仰着头无辜地叫着,白色的毛中夹杂着各种污垢。它甚至没有力气跳上一旁很矮的台阶,一定是饿坏了。

我想带它回家喂它些食物,便抱上了它。我的手却感觉不到它的体重、摸不到肉,只能触到骨骼的轮廓。

我急匆匆买回猫粮,它急不可耐地望着,狼吞虎咽,顾不得与它斯文的外貌相衬。给它洗澡时,我看到它被水冲刷后的身体,像超市卖的冷冻鸡,毛皮下的骨头清晰可见。吹干了它身上的潮湿后,它显然更加虚弱了。它站立着蜷缩着,脑袋向下垂。它吐了。它拉稀了。我们把它放到一个箱子里,看到比无辜更可怕的衰弱。

把它带到附近的宠物医院,那里的裴大夫说从未见过这样的瘦,它体温已经下降,急需输液补充能量。我们决定给它输液并签了病危通知书。护士给盒子里放了一个热水袋,铺上报纸和一层卫生纸,将它放进去后,又灌了两个点滴瓶的热水放在它身旁。输液即将开始,可不论皮管如何凶狠地在它的双臂上交替缠绕,它的血管就是不膨胀。一次又一次,它的双臂因为针头未进入血管而被药液顶出鼓包,接着血液随着针头的抽出溢出皮肤。一段血液猛然返入透明的塑料输液管,终于成功了!我们用手扶住它的爪子,以免它手臂弯曲。我们静静地等候并猜想着它所经历的故事。

凌晨3点我们抱着纸盒子走出医院。4个小时的守候,我们几近崩溃,却抱了希望。等它好起来就把它放了。


第二天
清晨,听到我们醒来的声音,它颤颤微微地爬出盒子,四只脚吃力地支撑着原本已经很轻的身子,虽然虚弱,但毕竟可以走动了。它对我叫,我给它喂了食物并将盒子里的纸换了新的。把它放回箱子,我们充满希望,离开了家。

下午我打开房门,听到它一声紧似一声的叫声,看到它从纸盒子里走出来,闻到它身上重新出现的生命味道。它喝了些奶。它还在拉稀。我嫌它脏,又一次用水冲刷了它的身体,尽管害怕这会使它体温降低。它在地上走动,我嫌弃它,冲它嚷,让它趴在盒子里不要乱跑。它仿佛听懂了我的话,进了盒子,但它并不躺下,站立在那里,头却只能搭在盒子的边缘。


第三天
它躲在盒子里不动,对什么食物都没有了兴趣。它仍然摇摇晃晃地走到装着猫砂的盆子里拉稀。
裴大夫电话询问它的情况,我忧虑重重。

我很恐惧,5分钟一次跑到纸盒子边看它是否还活着,它已经没有力气抬起头和身子,对我的呼叫毫无反应,唯有腹部微弱的起伏证明生命尚存。我带着它再一次来到宠物医院,裴大夫说需要住院治疗,我狠心交了住院费。我们离开时,它正在输液,可是这次已经无需扶住它的胳膊了,它已经没力气再动一下了。夜里,我们探望到的它依然躺着,比捡到它的那晚糟糕多了。


第四天
我很懒惰地躺在床上一天睡觉、看电视,没有想起它,想好心的大夫会把它治好的。晚上我们一同探望了它。它还是在那里躺着,睁着眼睛。它见到我们,一个劲地张嘴。它想叫,但叫出的到了嘴边仅仅剩下了微弱的气流声。它极力伸展后腿。盒子里很暖和,我们为它祈祷。


第五天
一天琐事过后,下午5点,裴大夫打来电话,说它快不行了,不要再在它身上浪费钱了。我却必须帮一个朋友等候机票,心里想着见它最后一面。

下午6点,我们在医院看到被毛巾遮住全身的它。

它死了。

掀开毛巾,它的双眼依然张着,眼睛却没了光泽,瞳孔的黑色布满整个眼框。臀部沾满粪便。

裴大夫给我们看了它的X光片,它肝脏的密度已经和骨骼一样了。是肝病。

它的消瘦是肝病造成。它之前不管怎样都宁肯站立或许也缘于肝脏的痛苦:它站立着蜷缩,它站立着将头搭在盒子上。它躺下或许是无奈之举。它伸展双腿时,或许是痛苦达到的极点。

医院退了我交的一些住院费,并开出一张收据,666元。

晚上8点,我们和医院的两个年轻护士带着封在纸盒子里的它和一把铁锹走到黑黑的铁路旁,那里有树,有埋在地下的另几只猫狗。土很硬,里面有坚硬的石头。不时,火车呼啸而过。费了一些力气,我们把它也埋了。

回来的路上,我忏悔,为我冲它叫嚷,为我内心耿耿于住院费的昂贵,为我一旦把它交到医生手中便减少了对它的关注。

每当听到火车路过的声音,我们就会想念它。

送它住院那天,我们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它小赖皮。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爱猫俱乐部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