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哲学人 哲学人 114860思想者

辩证唯物主义.哲学的意义

江雪 2010-07-25
第二章 哲学的意义

很久很久以前,我们有一个很老很老的老前辈,叫神农。我们的这个神农老前辈在经历了一次或若干次生病吃草病痊愈后,得出了一个结论:吃草能治病。在这个结论中,“草”是所有植物的最高抽象,“病”是所有不舒服的最高抽象,“吃”和“治”把“草”和“病”联起来,“ 吃草能治病”就成了一个很高的抽象。有了这个很高的抽象,我们的这个神农老前辈就开始尝百草。接下来,我们的老祖先们一辈一辈地积累什么草治什么病的知识。我们的神农老前辈在得出“ 吃草能治病”这个结论以前,应该不会闲得无聊,要去尝百草。如果是因为闲得无聊去尝百草,那就是把百草尝完了,也会与病联系不起来。
我们的语言的细胞是词,一个词可以有多个含义。比如,“花”这个词既可以是开的花,画的花,也可以是眼睛花。哲学用词必须确定含义。确定了含义的词叫“概念”。
哲学的概念是最抽象的概念,哲学的结论是最抽象的结论。结论的意义是可以指导实践,最抽象的结论的意义是可以指导所有实践。虽然知道“鬼不能害人”离治病救人还有很长的距离,但是,知道了“鬼不能害人”就为治病避开了一个很错误的方向。古今中外,因为请人驱鬼耽误了治病的例子,这里是不用例举的。不过,因为既没有抽象...
第二章 哲学的意义

很久很久以前,我们有一个很老很老的老前辈,叫神农。我们的这个神农老前辈在经历了一次或若干次生病吃草病痊愈后,得出了一个结论:吃草能治病。在这个结论中,“草”是所有植物的最高抽象,“病”是所有不舒服的最高抽象,“吃”和“治”把“草”和“病”联起来,“ 吃草能治病”就成了一个很高的抽象。有了这个很高的抽象,我们的这个神农老前辈就开始尝百草。接下来,我们的老祖先们一辈一辈地积累什么草治什么病的知识。我们的神农老前辈在得出“ 吃草能治病”这个结论以前,应该不会闲得无聊,要去尝百草。如果是因为闲得无聊去尝百草,那就是把百草尝完了,也会与病联系不起来。
我们的语言的细胞是词,一个词可以有多个含义。比如,“花”这个词既可以是开的花,画的花,也可以是眼睛花。哲学用词必须确定含义。确定了含义的词叫“概念”。
哲学的概念是最抽象的概念,哲学的结论是最抽象的结论。结论的意义是可以指导实践,最抽象的结论的意义是可以指导所有实践。虽然知道“鬼不能害人”离治病救人还有很长的距离,但是,知道了“鬼不能害人”就为治病避开了一个很错误的方向。古今中外,因为请人驱鬼耽误了治病的例子,这里是不用例举的。不过,因为既没有抽象的人,也没有抽象的事,所以,如果只有哲学知识没有其他知识,哲学知识除了可以传授他人外,就只有一个用处,那就是在和茶友一起喝茶时,可以填充喝两口茶之间的间隙。
只知道“长江滚滚向东流”而没有航船知识,是把宜宾船开不到上海的,不知道“长江滚滚向东流”,也有可能在宜宾合江门上了船,北望白塔,南望黑塔,过了岷江或金江就上岸,万里征程慢慢走,走到上海,脚都要走肿。
有船不坐,真是可惜。
(未完待续)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4条) 只看楼主

  • 多久
    什么玩意,自己写的吗,有点像维特根斯坦的语言分析
  • 江雪
    自己写的。
  • 吾道以一贯之
    名与相,这是历来让人困惑的。定义细了会陷于繁琐,定义宽范又会陷于虚妄,如何使名与相和谐统一是哲学的一个任务。
  • Simon
    补充:能指与所指。
添加回应

哲学人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